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玩火自焚

第三百九十二章 玩火自焚

  风起了,风中充满了血腥的味道。

  身后的那面大旗,被江风吹得猎猎作响,旗帜的一角,在颜良的眼前晃来晃去。

  举目远望,江心处的吴人舰队依旧未退,而且大小战舰进进退退,似乎在重组着什么。

  尽管相距太远,颜良无法看清敌舰的全景动向,但一名优秀统帅所具有的战争直觉,让他的心中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揣测之际,吴人舰队终于又动了起来。

  重组后的数百艘战舰,再度扬帆激桨,向着北岸的己营浩浩荡荡而来。

  “吴人莫非没吃够我们的箭,还想硬攻不成?”老将黄忠质疑道。

  说话间,吴军已再度逼近,颜良举目远望,却发现这一回吴人舰队的阵形,与刚才的进攻有所变化。

  原本布列于前,充当着移动铁壁角色的楼船和斗舰等大型战舰,退居于后,反而是数十艘走舸航行在了前头。

  吴人的这般变化,颇为怪异。

  黄忠冷笑道:“吴人是被射昏了头吗,竟以走舸为前驱,咱们只消一轮射袭就能把上面的吴卒射光。”

  黄忠虽生于荆州,但于水战却并不精熟,故是才会说出这番轻视的话来。

  颜良却知那黄盖乃精通水战的宿将,他绝对不会是那种,在其所擅长的水战领域,出此昏招的人。

  黄盖这般特殊的布阵,必然另有用意。

  颜良眉头暗凝,思绪飞转,急速的思索着敌军的用意。

  正当这时,一直沉默的吕蒙,忽是猛然省悟,急道:“主公快看,如今南风忽起,正是顺风放火的绝佳时机,吴军那几十艘走舸,必是火船无疑。”

  一语惊醒,颜良脑海中也猛的大悟。

  怪不得方才战旗在眼前晃动之时,他心中就隐隐有些担忧,而今被吕蒙这么一提醒,他才意识到,那时的自己,就已经在担心吴军会借风放火。

  曾经的历史上,赤壁之战,周瑜借凭着几十艘火船,就一举击垮了曹操不可一世的大军。

  此等血淋淋的战例,颜良如何能不知。

  曾经的历史中,正是黄盖施放火船,如今这樊口一役,又是黄盖想要放火,这还真是巧。

  “这个黄盖,倒还真是爱玩火……”颜良嘴角掠起一丝冷笑。

  吕蒙见颜良一点都不急,忙提醒道:“主公,若是吴人果然想放火,我们光凭岸上的弓弩,只怕是难以阻挡,是该派出战舰的时候了。”

  颜良点了点头,当即喝道:“甘兴霸何在?”

  “末将在!”甘宁早就摩拳擦掌。

  颜良马鞭摇指,厉声道:“本将命你率三千水军,见机出击,务必将要将吴人火船挡下。”

  甘宁慨然道:“主公放心吧,若是放过一艘火船过来,主公尽管治末将的罪便是。”

  言罢,甘宁策马而去,直奔栈桥而去。

  号令之声响成一片,三千多的精锐水军士卒,迅速的登上战舰,数十条艨冲就位,只消甘宁一声号令,就可以杀出水寨去。

  江面处,吴军舰队已再次逼近到箭袭范围,颜良当即下令,数千弓弩手,再度以铺天盖地的箭矢,向着逼近的敌舰发进猛攻。

  吴军顶着漫天的箭雨,拼死的向着樊口营逼近。

  黄盖驻立于战舰前头,一众亲军举着四五面大盾牌挡在前面,堪堪的挡住袭来的弩车铁箭。

  眼见得舰队已逼近至颜营,黄盖目光一凝,大喝一声:“放火船——”

  号令传下,前方走舸上的士卒,迅速的燃起火把,将藏在船身中的柴草火油点燃。

  熊熊的烈火迅速的滋生,只片刻之间,三十余艘走舸,尽皆化为了狂燃的火船。

  船上的士卒急换上身后母舰,牵连的绳索尽皆被砍断,三十余艘火船,便如那吐着火舌的怪兽一般,借着南风之势,向着颜营扑去。

  岸上,颜良的剑眉也凝成了一线,目光之中透射着冷峻,那熊熊的火焰在他的眼眸中闪烁。

  果然和吕蒙猜测相同,黄盖当真是用了火攻。

  左右将士,眼见着火船扑向水营来,所有人的心头无不跟着一紧。

  这些无畏的战士,再强大的敌人他们都不会有一丝畏惧,但作为血肉之躯的他们,面对着这熊熊烈火的大自然之力,心中却难以再保持平静。

  紧张的气氛,顿时在大营上空弥漫开来。

  颜良的目光投向了远处的栈桥,心中暗忖:“兴霸啊兴霸,接下来就看你的了,千万别让我失望。”

  火船顺风疾急,转眼已飞驰而近。

  艨冲上的甘宁,判断准了时机,手中的铁戟向前一指,大叫一声:“全军出击,给老子挡住火船,一艘也不许放过。”

  大吼声中,令旗摇动,战鼓声轰鸣而起。

  数十艘艨冲飞驰而出,水手们划桨的号子声如雷而响,狭长的艨冲舰,载着三千多无畏的勇士,迎着那烈火熊熊的火船而上。

  火船施放后,黄盖已下令舰队放慢前行的速度,作为一名有经验丰富的水战将领,黄盖很清楚用火攻的每一个步骤。

  他必须等到火船撞入敌寨,将沿岸一线的敌营一并烧起时,才能率领全军攻上岸去。

  否则,如果他进攻的太快,则自家的舰队,很可能被大火所殃及。

  就在黄盖紧绷着神经,打算看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时,他猛然间发现,大批的敌舰从水寨中冲了出来,勇敢的扑向了他疾行的火船。

  黄盖知道,这是颜良发起了反制,对方要用小型的艨冲舰,强行的截住自己施放的火船。

  黄盖当然不允许颜良这么做,他当即大喝道:“全军放箭,给我瞄准冲出来的敌舰,狠狠的射击。”

  号令传下,百余艘吴舰上的弓弩手,迅速的调集了射击的目标,将射击的对象从敌营转向了冲上来的颜军艨冲。

  数千支利箭,借着顺风之力,挟着破风之势,呼啸着如雨点般向甘宁的艨冲队倾落而去。

  如此密集的箭雨这下,若是换作普通的艨冲舰,怕是早就被射成了马蜂窝,只可惜,黄盖所面对的这般十艘艨冲,却非是一般的舰船。

  颜良其实早在出兵之前,就已经深刻的研究过了吴人的战术,当他准备打一场防守反击战时,就提前估计到吴人可以采用火攻战术。

  故是,在吕蒙的建议下,颜良下令对军中的数十艨冲,进行了加固防御的改装。

  甘宁所率领的这几十艘艨冲,船身外围在原先的基础上,又新加了两层之多的牛皮,而整整三层的牛皮防御,足以阻挡天下间最锋利的箭矢攻击。

  面对此等超强的防护力,吴人箭雨虽然猛攻,淋落的箭矢更是钉满了敌舰外壁,让整艘船看起来如被射成刺猬一般可怕,但实际上,船身中的颜军士卒,却并未有几分中箭受伤。

  在舰船的保护下,甘宁和他的战士们迎着箭雨而上,片刻间就接近了迎面驰来的火船。

  “伸出撑竿,拦住火船!”

  甘宁挥舞着铁戟,咆哮般大吼着。

  那几十艘艨冲旋即放慢了速度,位于尾部的士卒从船舱中钻出,伸出数丈长的竹竿,奋力的撑向迎面而来的火船。

  这种特制的撑竿,顶部将有铁制尖端,可以轻易的粘住火船,却不必担心被火势烧及竹制的竿身。

  水手们熟练的操控着艨冲,竿手们则通过协力的作用,将火船的航向扭转过来,最后松开撑竿,让火船顺着江流之势,反向长江下游驰去。

  经过大约一刻钟的努力,三十余艘火船,悉数的被甘宁和他的战士,改变了方向,顺流而去。

  岸边处观战的颜家军将士,他们紧绷的神经,终于得以舒展。

  颜良暗松了口气,拍着大腿兴奋赞道:“甘兴霸,真是好样的!”

  颜良这边兴奋,江面上,黄盖和他的吴军士卒却傻了眼。

  黄盖万没想到,颜军的准备如此充分,那几十艘艨冲敌舰的防护力如此之强,在自己这般密集的箭矢下,都能毫无无伤。

  而那三十余艘改道往下游飞驰而去的火船,更是令黄盖神色大变。

  黄盖所率领两万先锋舰队,乃是调整过航向,以从南向北之势,向颜敌营进攻,所以,那掉转方向的火船,根本伤不到他。

  但下游处孙权统帅的后续大军,却仍处于自东向西的逆游方向,火船这般一去,岂非正好撞向了孙权的主力舰队。

  黄盖心暗呼不好,急是叫道:“快,速速派出快舰,一定要把火船拦下——”

  当黄盖的快舰,尾随着火船追出去。

  下游数里处,孙权还昂首的驻立在巨大的旗舰上,以一种必胜的表情,远远的观望上樊口方向。

  当他看到靠近敌营一线的方向上,出现了火船的影子时,嘴角不禁掠起了一丝得意的冷笑。

  “公覆不愧是公覆,如今南风正盛,正是用火攻的好机会,看来今天这场战斗,很快就会结束了。”

  孙权表情愈加自信,他的脑海中,已经开始构画出颜良的大营,被火船烧成火海一片的“壮观”景像。

  只是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远处的敌营,却始终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画面。

  正当孙权感到狐疑时,突然间,高处的哨兵惊叫道:“不好了,火船向着我们这边冲来啦——”

  孙权原本自信的表情,陡然间变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