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踢孙权屁股

第三百九十四章 踢孙权屁股

  老兵没有听错,他们的这位年轻的主将,说的就是要攻打艾县。

  艾县一地,位于豫章郡的最西端,也是修水这条水系的起始之第一县。

  而这豫章郡,恰恰荆州所属的长沙郡相邻,当年刘表尚在统治荆州之时,其侄刘磐就曾屡犯艾县,侵略豫章郡,结果为太史慈所败。

  这个豫章郡人口稀少,算不得什么富裕之地,对于东吴来说本算不上什么极其重要的大郡。

  但豫章郡的特殊之处,却在于柴桑城本也隶属于此郡。

  修水河自西向东,经西安、永修、海昏数县后,最终汇入了鄱阳湖。

  而沿鄱阳湖北上,数日之间就可以进入长江,直抵柴桑以东。

  这也就是说,魏延这支兵马,若是能成功的攻入豫章郡,便有断绝柴桑之后,切断了东吴五万大军与江东联系的威胁。

  这正是当日贾诩为颜良出的计谋。

  贾诩很清楚,吴人两番被颜良从陆口小道,从南面陆路攻入柴桑腹地,故是此番孙权举兵西进,事先必会在柴桑南部诸处山口严加布军防范。

  而贾诩则巧妙的变换思路,建议颜良派兵改攻豫章,从豫章郡威胁柴桑以东。

  只要魏延的这支奇兵,能够攻入豫章郡,则孙权害怕与江东的江路被断,即使不即刻撤归大军,也必会抽调兵马南援豫章郡。

  而那个时候,魏延也不需要继续进攻,只消据兵固守,就可以轻松的拖住相当数量的吴军。

  如此一来,孙权在兵力被削弱的情况下,对樊口的进攻自然也就会被拖延。

  颜良在权衡过贾诩的献计后,便是果断的做出决断,由魏延来完成此次奇袭的任务。

  此条计策,除了颜良和魏延这些高级谋士将领外,普通的军官和士卒根本无从知道,而魏延手底下这七千将士,从出发那一刻起,都一直以为要走陆口小道去攻柴桑之南。

  直到此时,魏延才向他们揭晓了迷底。

  恍然大悟的士卒们,来不及品味那份惊喜,休息未久,魏延便下令全军再度出发。

  魏延很清楚,吴人为了防备第三次上当,必然会在幕阜山一带安插了不少细作,以随时侦察己军的动向。

  也许,此时此刻,吴人的细作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,正将情报飞马送往孙权手里。

  魏延所要做的,就是即刻改道,抢在孙权得知他此行真正的攻击目标之前,翻山越岭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掩杀入豫章郡。

  七千颜家军将士没有时间过多的思考,身为铁血的军人,他们也无需用脑,他们所要做的,就是无条件的服从。

  全军疾行,花了整整三个时辰的时间,方才翻越东面的山梁。

  不久之后,修水河就进入了视野,魏延率军顺着河谷继续东进,越是往东,地势就越显平坦开阔,行军的速度也得以加快。

  当残阳只余下最后一道斜晖时,魏延的视野中,终于出现了那一座目标城池。

  艾县,那一座豫章郡西陲的小县,如今正安静的躺在修水河畔,沐浴着西沉的阳光,正待投入夜的怀抱,却浑然不知,数里之外,正有一群饥饿的野兽,用闪烁着凶光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她。

  “走了这么多天的山路,他奶奶的终于到了!”

  此刻,魏延心头何等的痛快,猎猎的杀意正有眼眸中急速狂燃。

  他的身后,那七千汗流浃背,衣衫褴褛,一个个累到跟狗似的颜军将士,他们眼眸里也闪着亢奋的凶光。

  “弟兄们,前面就是艾县,城里有的是好酒好肉,有的是白花花的婆娘,随老子杀进城去——”

  魏延怒吼一声,纵马舞刀如风而出。

  好酒好肉,白花花的婆娘……还有什么能比这些东西,更能激起这样一支疲惫之军的斗志,七千战士血脉贲张,如饥饿难耐的野兽一般,轰然而出,追随着魏延杀奔向艾城而去。

  ……数里外,艾县。

  城头上,那名年轻的小将,正无精打采的例行巡视着城头。

  小将的名字,叫作太史享,正中东吴大将太史慈之子。

  当年刘磐屡侵豫章,无人能制,孙权便任命太史慈为建昌都尉,令其管辖艾、西安、建昌和海昏诸县,以应付刘磐的入侵。

  江东兵为私有,太史慈奉命被调往寿春后,带走了大部分的部曲,余下不到八百部曲,则由太史享统领,坐镇艾县,为东吴拱卫豫章郡的西陲。

  当年刘磐被太史慈所败,本就不敢再犯豫章,而随着刘磐为颜良所杀,荆州易主,以及颜良将重心转向北方,长沙郡对豫章的威胁从此骤减。

  多年以来,豫章郡就再未遭受过来自于荆州的入侵。

  故是镇守艾县,对于太史享来说,可以说是一件名符其实的闲差。

  扶剑立于城头,望着西沉的落日,太史享轻叹了一声,喃喃道:“终日闲于此地,不知何时才能率军上阵杀敌,像父亲那样建功立业,为主公开疆拓土啊……”

  太史享惆怅的叹息着,很显然,身为名将之后的他,并不喜欢这份闲差。

  日将西沉,又是无聊的一天将过。

  太史享感慨了一会,安顿好守值之事后,便准备转身下得城去。

  而就在他刚刚转身,一只脚还未踏上斜梯时,忽然之间,他的耳朵里似乎听到了什么异动。

  太史享本能的竖起了耳朵,缓缓的转过身来,重新的回到了城垛前。

  那异声来自于西面,他寻着声音抬起头,举目向西,面带狐疑的望去。

  那大道的尽头,隐隐约约,似乎有一股尘雾正卷积而来。

  太史享身形微微一震,心头间,骤然涌起了一种不祥的感觉。

  那尘雾越来越近,片刻之间便袭近,原本细微的声响,也变成了天崩地裂般的巨响。

  尘雾之中,数不清的人影,如幽灵一般从中杀出,那迎风飘扬的旗帜,赫然的大书着一个“魏”字。

  “是颜……颜军!”

  太史享的脑壳嗡的一声轰响,无限的惊骇,如潮水般瞬间袭遍全身。

  颜良的军队不是全部集结在樊口,正在应对主公亲率的六万大军进攻么,如何会突然之间出现在艾县?

  而且,看那密密麻麻的敌影,足有六七千之众。

  这样一支军队,又是如何瞒过了细作的侦察,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艾县?柴桑方面又为何没有任何的提醒?

  太史享的脑海里,瞬息间涌上数不清的疑问,但他却来不及去细索,因为那汹汹的敌潮,已然如狂风一般扑卷而至。

  七千颜家军将士,转眼间杀到城前。

  盼望着杀敌立功的太史享,这个时候面对真正杀到的敌人,只能惊慌失措的喝斥着他同样惊慌的部下,去抵挡那虎狼般杀到的敌人。

  城外处,魏延却在狰狞的冷笑。

  “一切都和主公料想的一样,艾县的吴人果然毫无防备,今日,终于到了我魏延建功之业之时了,嘿嘿。”

  冷笑声中,魏延扬刀大喝,指挥着他虎狼般的士卒,不顾一切的,四面八方的向着城头冲去。

  艾县的城防本来也算坚固,但因太史享的疏于防备,此刻城上的兵马只有四百余人,而西城面对魏延主攻方向的兵马,仅仅不到两百余人,如此少到可怜的兵力,如何能抵挡魏延军的进攻。

  零零落落射来的箭矢,如同在给颜军挠痒痒一般,更是无法阻止这些虎狼之士冲锋的脚步。

  七千多号人,各自抱着一捆柴草丢进护城壕中,转眼间就将深达几丈的深壕填满,越壕而过的颜军士卒,如潮水一般开始抢登城墙。

  尽管没有云梯这等正规的攻城器械,但魏延此行却不携带了大量的飞钩,几百条铁爪钩住城墙,数千号人沿着百余步的城墙一线,全面的发动进攻,城上区区两百多吴军,如何能够应付得过来。

  转眼之间,上百名颜军勇士便抢上了城头,与城头的吴军展开了混战,而分身无暇的吴军,只能任由越来越多的敌军爬上城来,纵然太史享仗着一身武艺,连着斩杀数名敌卒,也阻扯不了这浩大的登城之势。

  随着轰隆隆一声巨响,吊桥已被斩下,艾县的西门也被颜军从内而开,城外大批的颜军,开始如潮水一般向大门涌去。

  见得这般状况,太史享心知大势已去,再死扛下去,自己今日就要丧命于此。

  他不及多想,急是杀下城头,拨马上了大道,欲往城东方向逃去。

  就在他催马不及时,为时已晚。

  大开的城门处,数不清的颜军如虎狼一般咆哮而入,为首的魏延更是威不可挡,肆意收割着人头。

  抬头猛见不远之处,太史享正试图逃跑,魏延二话不说,纵马舞刀,如闪电一般便杀奔而上。

  手中那一柄长刀,挟着雄浑之极的力道,如狂澜如涛一般,当头斩向太史享。

  敌势杀来太快,太史享根本躲闪不及。

  身为名将之后的他,这时也仿佛被激起了雄心,他遂是剑眉一横,鼓起勇气,擎起大刀,奋力相挡。

  暴喝声中,魏延那一刀已是狂袭而落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