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九十九章 又一粒金子

第三百九十九章 又一粒金子

  嗖嗖嗖!

  冲至城前的吴军弓弩手,在盾手的掩护下,斜扬身形,向着城头的颜军放箭,试图通过箭射,来压制颜军的远程打击。

  其余刀盾手,则冲至城墙根底下,将大盾高高的举过头顶,以抵挡城头砸下来的罗石。

  处千后续的吴军,呐喊着狂奔向前,冒着箭矢越过壕沟,一窝蜂的躲入了墙根处的大盾底下。

  紧接着,数十张云梯也被抬着强行穿过壕桥,直抵城前。

  “都他娘的动起来,把云梯给老子竖起!”冲至城下的董袭,挥舞着战刀,大声喝斥着。

  嗬嗬嗬~~咆哮的号子声中,吴军奋起勇力,将数十张云梯,在东城一线竖了起来。

  在董袭和各级军官的喝斥下,吴军开始从大盾底下钻出,鼓起勇气,拼死顺着云梯向上攀爬而去。

  转眼之间,整个东城墙面上,吴人便似蚁附一般爬满。

  城头上,魏延往来奔走,从容的指挥着颜军将士顽强的防守。

  撑竿手们将着粗长的撑竿,几人一齐用力,暴喝着将钩中城垛的云梯推翻。

  惊叫声中,几丈长的云梯倒翻出去,附于其上的吴卒纷纷向两翼本能跳开来,从几丈高空跳下,不是摔得半死,就是当场毙命。

  而那些不及跳开的士卒,则被沉重的云梯生生的压成肉泥,下方不及躲闪的吴卒,亦有不少被云梯压伤。

  惨叫之声,如潮而起。

  颜军士卒更将人头大小的罗石,无情的砸向云梯上攀爬的吴卒,但凡中者,无不是脑浆迸射,筋骨碎烈,惨叫着坠下城去。

  魏延纵步行至城南一侧,正逢一名士卒被城下箭矢射倒在地,一名勇敢的吴卒双手已经趴在了城垛上,想要趁虚登上城头。

  魏延眼急手快,低喝声中,手起一刀便斩将下去。

  “噗”的一声脆响,那名吴卒的双手,从手腕处齐刷刷的被魏延锋利的战刀砍断,断手的吴卒惨叫着,翻倒坠下了城头,身体正好撞在了一块滚落的罗石上,顿时便摔成了一团肉泥。

  紧接着,魏延用大刀抵住跟前云梯,双臂青筋暴涨,奋然用力。

  伴随着雄浑的低吼声,那蚁附着三四人的云梯,竟是被魏延凭着一己之力,生生的给倒推了出去。

  轰隆隆~~沉闷的撞击声中,又是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起。

  眼见主公亲自撑翻一张云梯,左右的颜军将士无不大受鼓舞,众将士奋发勇气,不惜性命的杀向敌人。

  而魏延着喘着粗气,竖着长刀傲视着城外,仿佛在向观阵的鲁肃示威一般。

  城外处,鲁肃的表情很凝重。

  城墙一线颜军的防守做得是天衣无缝,眼看着一张张被叉翻的云梯眼看着从梯上飞身坠落的己军士卒,鲁肃清楚,想要通过云梯来攻上城头,现在似乎已变得不太现实。

  鲁肃的目光移向了城中央处,他现在只能寄希望城门处的冲车队,能够攻破敌门,这样的话,他的军队就可以从城门一涌而入,凭借着人数的优势,一举将敌人辗平。

  轰——轰——轰——中央处,二十余名虎背熊腰的吴卒,正推动着那辆冲车,用巨大的攻城锤一次次撞击着城门。

  冲车的两侧,数十名盾手高举着大盾,形成了一片遮蔽,抵挡着从城下射下的箭矢,还有不断砸落的罗石。

  形如活靶子一般的吴卒,不时有人倒在城头猛烈的攻击下,紧接着便有士卒勇敢的冲上来,填满空档,继续无休止的进行攻门。

  艾县因是小城,并没有建造瓮城,一旦吴人冲破这道城门,便将再无阻拦的涌进城内,颜军的防线也将宣告全面的失守。

  城门内侧,几十名健壮的颜军士卒,用身体紧紧的推挡着大门,以血肉之躯,奋力的缓冲着冲车每一次的撞击。

  伴随着轰隆隆响声,城门已被冲撞了有四十余下,大门的中央处已开始现出裂痕。

  危险的信号已经出现。

  前军指挥的董袭看到了破城的希望,他旋即将更多弓弩手投入到城门处,以箭袭来压制颜军,为自己的冲车队进行掩护。

  此时,魏延已经意识到了城门处的危机,他大步带风的提刀赶了过来。

  他低头扫了一眼城楼下方,却见那巴掌大的地方,密密集集的挤满了吴卒,那层层叠叠的大盾,如龟甲一般形成了密集的防御阵。

  这般密集的防御,无论是罗石还是箭矢,似乎都无可奈何。

  形势紧迫,魏延已别无选择。

  “用火攻,给老子上火油——”魏延扬刀大叫道。

  听得魏延的暴喝,左右军士都吃了一惊。

  此时若用火攻,固然能够奇效,迅速的烧毁敌军冲车,但因冲车离城门太近,这般一起火,岂不是会将城门也一并烧着。

  只是,将令已下,士卒们又岂敢违命。

  “让开,快闪开!”

  喝骂声中,几名士卒抬着火油桶冲将上前。

  其余士卒迅速的将事先准备好的火把浸过火油,点燃之后毫不犹豫的扔向了城下吴军的冲车队。

  那浸过火油的火把,一旦触及吴军的木盾,立时便将之点燃,几十根火把扔将下去,转眼之间,那一片的盾阵尽皆起火。

  嚎叫之声大作,吴人哪里还顾得许多,惊恐的将木盾扔掉,反应慢者身上的衣甲已被点燃,整具身躯转眼间烧成了火人,凄惨嚎叫着在地上打滚。

  盾阵一散,冲车立刻露了出来。

  这时,城上的颜军抓住机会,将火箭、火把,一切可燃之物,迅速的投向冲车。

  诺大的一具器械,转眼间就燃成了熊熊大火,火势迅速的就开始向城门蔓延。

  此时,魏延见状,急又大喝道:“快,快向城门泼水,休得令城门被点燃。”

  魏延的这道命令,令本是担忧的将士们灵机一动,个个面露惊喜。

  于是,几十号提着事先备好的一桶桶水,疯了似从内侧向着城门泼去。

  大股大股的冷水,迅速的将整面城内从内至外的浸湿,坚挨着城门处的撞锤此刻也被燃着,但那熊熊的火焰,却无法将已湿的城门点燃。

  城门内侧,上百名士卒能接力的方式,不断的将装满水的木桶运往前边,不断的将冷水泼上城门,以保持湿的状态。

  烈火熊熊,诺大的一辆冲车,转眼就被烧毁,而相接的城门,虽被烧了几处黑痕,却依旧坚固。

  而城门外侧的吴军,却被大火烧得一片慌乱,在留下了数十具烧焦的尸体后,一窝蜂的溃散而去。

  魏延坚决的施用火攻之策,终于是将轰击城门的吴军击退,保住了大门不失。

  城门处敌人的溃散,极大的鼓舞了全军的士气,东城各线的颜军将士,尽皆热血沸腾,疯狂的向吴军反击。

  与之相反,吴军的士气却遭受打击,攻击的力度明显减弱。

  远处,观战的鲁肃见得此状,不禁摇头叹息了一声,深为冲车队的失败而惋惜,更为魏延守城有方而暗生赞叹。

  “没想到,这个不名一文的魏延,竟是有如此用兵之能……”

  鲁肃暗自感慨时,前军董袭已派了人飞马而来,请求鲁肃将余下的兵力,也悉数投入攻城之中。

  显然,董袭这是在攻城不济的情况下,希望人数上的优势,强行再攻。

  鲁肃却道:“敌军守备有方,如今士气已钝,不宜再强行攻击,传令下去,且鸣金收兵,来日再战。”

  攻城不利,鲁肃只能选择暂且退兵。

  金声响起,一万多的吴军只得依令撤退,再留下了近两千具尸体后,汹汹的攻潮终于褪散。

  血战逼退敌军,城头上的数千颜军将士,用耀武扬威的欢呼声,送别失利的吴人黯然的匆匆退去。

  鲁肃远望着沸腾的敌城,心中暗叹:“不想颜良竟有如此良将,看来想要夺还艾县,今后的战斗必将更加艰难……”

  ……樊口。

  魏延第二封捷报,很快就送到了颜良手中。

  两万多吴军的全力攻城,被魏延的顽强的击退,强攻不济的吴军,开始在艾县四面下营,对魏延的七千守军采取了围困战术。

  魏延则在战报中,自信的声称,他事先已从艾县附近诸县,搜刮了足够的粮草,他绝对有信心把吴人的两万多大军,死死的钉在艾县,并请颜良不必有丝毫担心。

  “不想这文长年纪轻轻,竟有如此实力,当真是了不起,主公竟能挖掘到这般了得的年轻之将,实在令末将佩服。”张辽的语气中,有种刮目相看的赞叹。

  当年张辽追随吕布,威震中原,扬名于天下之时,魏延还只是刘表麾下一名藉藉无名的小军官,即使如黄忠这等荆州本地将领,知道魏延名号的人也不多,更别说是张辽。

  故而在先前时,张辽对于颜良把奇袭艾县,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魏延时,张辽还曾私下怀疑过,这个无名的荆州年轻小将,是否能够胜任。

  事实却再一次证明,颜良的确有着不凡的识人之能。

  颜良确实有识人之能,但他的这份能力,却多要归功于他穿越者先知先觉的能力,至于这般秘密,颜良自不会与外人道知。

  面对张辽的赞叹,颜良却只付之一笑。

  淡淡一笑后,颜良欣然道:“文长表现的如此出色,咱们岂能闲坐于此,也该是给那碧眼儿一些颜色的时候了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