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零一章 再遇奇才

第四百零一章 再遇奇才

  诸将看到颜良脸色有异,顿时都安静了下来,似乎感受到了些许不妙。

  “主公,莫非是荆州出了什么事吗?”吕蒙问道。

  颜良的神色瞬间恢复如常,将那一纸帛书往案上一扔,只淡淡道:“没什么,不过是武陵郡的五溪蛮造反而已。”

  五溪蛮反了!

  诸将神色一变,无不面露几分惊色。

  吕蒙将案几上的情报接过,仔细一看,那年轻的脸庞间,不禁也眉头暗皱。

  吕蒙手中所握着的,乃是来自于武陵太守廖立的求援急报。

  廖立在急报中称,五溪蛮族暗中拥立蛮人沙摩柯为蛮王,聚起五溪蛮兵两万之众突然造反,一路沿沅水东进,连克数县,已于数日前包围了武陵郡郡治临沅城。

  蛮兵甚众,廖立麾下不过两千郡兵,临沅城危在旦夕,故是廖立才抢在蛮兵围城之前,派人抢先出城,星夜前来樊口求救。

  武陵郡东南多山,其中散居了许多蛮夷,这五溪蛮的来源,乃是因为他们聚居于沅水上游的五条溪流之畔而得名。

  此五条溪流,分别为雄溪、辰溪、武溪等溪流,其中又以雄溪部最为强大,而这个沙摩柯,则正是雄溪部首领。

  这五溪蛮不习王化,同江东的山越人一样,聚啸山林,屡屡反叛。

  不同的是五溪蛮数量不及山越,屡次造反均掀不起什么波澜,自刘表统治时期就一直很老实,颜良攻取荆州后,五溪蛮各部首领,也都表示了效忠新主。

  但让颜良稍感意外的是,原本沉寂老实的五溪蛮,竟会选择这样一个关键性的时刻,公然造反。

  造反也就罢了,竟然还敢围攻武陵郡所,这简直是对颜良统治权威的公然挑衅。

  颜良心中怒火正是燃烧,但身为主帅的他,却要在众将面前,表现出从容冷静的样子。

  “五溪蛮臣服已久,如今却在这个节骨眼上造反,这个时机还真是有些蹊跷……”吕蒙眼眸中闪烁着狐疑颜良却冷笑了一声,不以为然道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这定是那碧眼儿施的诡计,派人暗中潜入武陵,煽动了这班蛮夷造反。”

  众人恍然大悟。

  吕蒙微微点头,却又狐疑道:“孙权麾下,最富智谋者,无非周瑜和鲁肃,眼下周瑜在吴中养病,鲁肃被钉在艾县,却不知是谁给孙权出了这条计策。”

  “难道是他……”

  颜良的脑海中,猛然间闪过一个人名。

  那个人,自然便是陆逊。

  曾经历史上的东吴四大都督,如今已悉数登场,唯有那个陆逊却还尚未露面。

  颜良根据所知的历史,粗粗一推算陆逊的年纪,此时也当二十出头,差不多已经开始代表江东陆家,为孙权出仕。

  原本的陆逊,虽在平定山越之叛中初露锋芒,但却是东吴灭关羽,取荆州时才脱颖而出,受到孙权的重用。

  不过此时历史进程已然大变,连吕蒙这样的东吴四大都督之一,都已经归顺了自己,那么年轻的陆逊提前展露才华,倒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沙摩柯和他的五溪蛮反了,如何平叛才是王道。

  “主公,武陵毗邻南郡,蛮子们的造反不可轻视,末将愿率一军前去讨平。”张辽义不容辞,当即站出来请战。

  颜良却没有答应。

  张辽固然是猛将不错,但其最擅长的还是统领骑兵作战,武陵一地多山,不利于骑兵展开,况且张辽对荆南的地形又不熟悉,以他前去平叛,反倒并非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只是,眼下最擅长作战的黄忠,正跟孙瑜交手,而同样擅长步兵作战的魏延,亦在艾县拖着鲁肃的大军。

  至于其余吕蒙、甘宁、凌统等水将,又要防范东吴的水上攻击,亦不能轻易的调动他们。

  算来算去,颜良身边还真没个合适的将领可以派出平叛。

  正当这时,一直沉默的贾诩,忽然开口说道:“五溪蛮敢公然反叛,无非是以为主公身在樊口,无暇顾及。老朽以为,唯有主公亲提之军,出其不意的前去平叛,这才能给叛军造成极大的震撼,如此,方能尽快的平定反叛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对贾诩的进言深以为然。

  权衡片刻,颜良猛然起身,高声道:“文和言之有理,本将已决定亲率一军,急往武陵前去平叛,尔等谨守樊口,勿与吴人交锋,只待本将归来便是。”

  决意已下,颜良毫不迟疑,当天便率军由樊口出发,连夜赶往武陵。

  樊口水旱二营本有军三万,其中步军一万,水军两万,颜良此去只带走了一万步军,以及周仓、胡车儿等将,却留甘宁、吕蒙、贾诩等文武,率两万水军谨守大营,以防吴军趁势来攻。

  ……巴丘。

  樊口虽距武陵有数百里之遥,但因有水路之利,颜良的一万大军顺风而行,两天后的黄昏,便是抵达了这座荆南重镇。

  巴丘城位于洞庭湖东岸,南控湘水,北阻长江,乃是长江一线,仅次于夏口的军事重镇。

  颜良的大军若由巴丘而发,横穿洞庭湖入沅口,再沿沅水西进,不数日大军便可直抵武陵郡治临沅城下。

  而在临沅城中,廖立和他的两千郡兵,已被沙摩柯率领的两万蛮兵围困了多日。

  战舰徐徐的驶入巴丘水营,船未靠岸,颜良便见得马良率一众官吏,已是等候在了岸边。

  当初平定荆南之后,颜良将包括巴丘在内的长沙北部数县割出,新建了一个汉昌郡,原是以魏延为汉昌太守,在此镇守。

  如今魏延率军随征东吴,颜良便调了马良前来代任太守,以驻守此战略要郡。

  船行靠岸,颜良大步得下得船来,马良等上前恭身相见。

  颜良摆手示意他们免礼,步入营中而去,边走边问道:“临沅方面的形势如何了?”

  马良紧随在颜良身边,答道:“五溪蛮人数虽众,但兵器却甚精良,连重型的攻城器械也造不出来,再加上廖公渊守城有方,临沅城到目前为止,还算是固若金汤。”

  武陵郡隔着洞庭湖与汉昌郡相邻,而临沅城位于沅水下游,距洞庭湖并不远,故是马良对临沅方面的战事也颇为清楚。

  马良所说的情况,跟他事先所推断的也大致相同。

  五溪的那班蛮人,常年蜗居于武陵的深山之中,不习汉人教化,平素与外界的交流甚少,基本还处于那种原始的部族体制。

  这些蛮夷因是与汉人的交流少,故而也很少学习到汉人的优秀文化和技术,似冲车、壕桥这种精良的攻城器械,他们自然是造不出来的。

  没有精良的攻城器械,山地野战还罢,想要攻破临沅这样的郡治坚城,却非是易事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面露满意之色,“廖公渊这个人,看来是用对了,走,咱们帐中说话。”

  廖立本就为武陵名士,其人在历史上曾为诸葛亮称为“旷世之才”,只因后来与诸葛亮政见相佐,再加上此人自恃才高,因是不被重用,便对朝廷多番批评,故而被诸葛亮贬职流放。

  身为穿越者的颜良,自然知晓廖立的名声,而当初平定荆南之后,颜良正要征辟一批在刘表时代不被重用的人才,廖立恰为武陵名士,颜良便征辟其为武陵太守。

  如今看来,廖立能够做到坚守临沅,并及时的派人求援,已算是尽到了职责。

  说话间,颜良已步入军帐,径直坐上了主位。

  马良等一众巴丘文武,尽皆入内,侍立于两旁。

  颜良刚刚询问了几句关于武陵的情况,帐帘掀起,一名十五六岁的年轻儒生步入了帐中。

  帐中官吏甚多,那年轻的儒生看起来也不太起眼,只是低调的移到马良身后,附耳低语了几句。

  马良便拱手道:“属下猜想主公必会发兵平叛,故已将部分原定运往樊口之粮,改运至了巴丘,足可抵万余兵马一月之用。”

  “你能提前做出布署,为本将节省了不少时间,做得很好。”

  颜良赞许了几句,目光却转向了马良身后那个年轻人,饶有兴趣的问道:“季常,不知你身后哪人是谁,怎的本将先前似乎没有见过。”

  “哦,他是属下的幼弟,此番调动粮草,属下就是吩咐他去办的。”

  马良说着,忙向身后的年轻人使了个眼色。

  那年轻人虽只十五六岁,但却一点都不紧张,从容的向着颜良一拱手道:“马谡见过主公。”

  马谡……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,颜良不禁眼前一亮。

  熟知历史的他,当然知道马谡的才华有多出众,倘若历史上诸葛亮能善加培养使用,马谡足以成长为和法正相媲美的绝顶谋士。

  只可惜马谡善谋而不善战,街亭一役被诸葛亮错误使用,结果酿成了失街亭的悲剧,不但蜀汉第一次北伐失败,就连马谡也被诸葛亮所斩。

  而今见这马谡,年纪轻轻便气度从容,处事干练,倒确实有几分少年奇才的雏形。

  “年纪轻轻便有处事之才,看来马家果然是人才辈出啊。”颜良微笑着赞道。

  “主公过奖了,谡只是措筹了下粮草,略尽些绵薄之力,实在算不得什么。”马谡倒是表现的很谦虚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忽然心生一念,便问道:“马谡,本将此番亲征武陵,关于平叛之战,你可有什么看法?”

  颜良这是灵感突发,想要试一试这个年纪的马谡,是否已富有军谋。

  马谡似乎没想到,自家的主公会就这么重要之事,询问他这个毛头小子,一时显得颇为意外。

  不过他的心情很快就平静了下来,沉思半晌之后,拱手道:“回主公,谡窃以为,主公此番亲征五溪蛮,当以兵战为下,心战为上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