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零四章 服还是不服

第四百零四章 服还是不服

  刀锋未至,那强烈之极的压迫力,已如瀑布一般疯狂的扑至。

  那般前所未有的压迫力,瞬息之间,竟使沙摩柯有种将要窒息的错觉。

  沙摩柯心下惊骇,未及交手,他便感知他的对手,绝非寻常之辈。

  尽管如此,但沙摩柯对自己的武艺也深为自信,岂会还没交手,就被对手的气势所压制。

  喉结如铁珠般蠕动,沙摩柯的嗓子里爆发出一声雄浑的怒啸,奋然的举起铁蒺藜相扛。

  吭——山崩地裂般的轰响声中,颜良的战刀狂斩而至,刀锋上所挟的巨力,竟将沙摩柯那碗口般粗实的臂膀,生生的给撞压了下去。

  一击之下,沙摩柯只觉双臂剧麻,一瞬间竟如同失去了知觉一般。

  紧接着,他便感觉到那排山倒海一般的狂力,如崩决的洪流似的,汹涌的灌入他的身体。

  狂力的冲击之下,气血翻滚如浪,五脏六腑竟有种将要崩碎的错觉。

  沙摩柯倾尽全力,方才勉强的镇抚下激荡的气血,心中不禁惊忖:“此人的力道竟强悍如斯,颜良军中,竟然有如此厉害的人物。”

  惊诧之际,两骑已错马而过。

  沙摩柯生恐颜良趁势再袭,急是拨马转身欲敌,但转身之际,却见那敌将勒马于三步之外,并没有趁势再攻,反而以一种目空一切的眼神,傲然的盯着他。

  沙摩柯全神戒备,将铁蒺藜一横,厉声道:“本王不杀无名之将,那汉儿敌将,报上名来。”

  果然是沙摩柯。

  颜良嘴角斜扬,掠起一抹冷笑,“我颜良坐拥两州之地,都还没有称王,你们这些蛮夷才占了几座山头,就敢称王称霸,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吗。”

  颜良!

  眼前这敌将,竟然是颜良!

  沙摩柯狰狞的脸庞陡然一变,圆睁的眼眸中,瞬间闪过一丝惊色。

  他知道此番颜良是亲率一万多兵马前来平叛,但他没有想到,此间设伏敌将,竟然会是颜良本人。

  五溪蛮人虽深居山中,鲜与外界来往,但沙摩柯素喜结交汉家豪强,对于荆州发生的剧变,却也打得的一清二楚。

  沙摩柯早就听闻过关于颜良的种种传说,有人说颜良阴险诡诈,有人说颜良武艺超绝,当世无人能与争锋,但对于这些传闻,沙摩柯均没有放在眼里。

  年纪轻轻便登上五溪蛮王之位沙摩柯,便如那井地之蛙一般,同样有着目空一切的傲慢,他根本就不相信,这世上有人武艺能够超过自己。

  而在他看来,那些关于颜良的所有传闻,都只不过是那些胆怯汉人恐惧的谣传罢了。

  如今,身中了颜良亲自设下的伏击,感受了颜良那一刀无与伦比的强悍,此时的沙摩柯,才惊恐的意识到,关于颜良所有的传闻,竟然都是真的。

  颜良洞察人心,他从沙摩柯的眼神之中,看到了几分恐怖。

  他喜欢那种被人畏惧的感觉。

  当下他便刀锋一指,冷冷道:“沙摩柯,本将对尔等五溪蛮部不薄,你竟然敢受孙权蛊惑,公然背叛,实是罪不容诛。而今本将亲率大军前来征讨,你还不下马投降,更待何时!”

  沙摩柯本还心存一丝惊惧,但颜良的那一句“还不下马投降”,却将这位蛮王给激怒了。

  “姓颜的,我沙摩柯乃顶天立地的英雄男儿,岂能降服于你这等背信弃义的叛将,纳命来吧——”

  沙摩柯一声暴喝,纵马狂冲而来,手中铁蒺藜径袭向颜良面门。

  面对着狂冲而来的沙摩柯,颜良长刀斜拖,巍巍如塔般,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。

  一招交手,颜良已判知沙摩柯的武艺,不过与凌统、文聘之流相当,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  他的傲慢无视,却是有着绝对的自信。

  眼见颜良无动于衷,沙摩柯愈加被激怒,狂扑而至时,手上已尽起生平之力。

  暴啸声中,那铁蒺藜撕破空气,急袭而至。

  只距数尺时,颜良剑眉一凝,猿臂影而动,尚未看清他如何出招时,那一柄明晃晃的大刀,已如一轮弯月,斜斩而出。

  后发而先至,势沉如山,快似闪电。

  沙摩柯神色大惊,未想颜良不但刀势狂重,身法竟也如此之敏捷,这一刀竟然是能抢先攻至。

  眼看着刀锋斩向脖颈,大骇之下的沙摩柯,哪里还有再攻之心,急是半道收招,猛的一竖铁蒺藜挡在身前。

  哐——又是一声猎猎的金属激鸣。

  星火四溅中,颜良巍然不动,稳似磐石。

  而遭重击之下的沙摩柯,气血激荡之下,嘴角瞬间浸出一抹血迹,而那庞然巨躯竟也被震得坐立不稳,若非双腿拼力夹紧马腹,整个人已是被颜良这一刀震飞出去。

  “此人武艺,竟然强到如此地步……”

  沙摩柯心中大惧,刚刚涌起的喷怒,已被颜良这一招彻底的击碎。

  而在他还来不及品味那一如的神妙之时,颜良的第三刀,第四刀,已是接踵而至,如狂风暴雨一般袭向沙摩柯。

  层层叠叠的刀影,化做一团铁幕,将沙摩柯全身包裹其中。

  凌烈之极的刀锋之势,直逼得沙摩柯手忙脚乱,穷于应付,更无半点蛮王的气势。

  沙摩柯几喘如牛,神经紧绷到了极点,苦苦的应付着颜良的进攻。

  而颜良却气息平稳,神态自若,每一招出手都潇洒从容,仿佛与他交手的敌人,根本不值得一战。

  转眼之间,十余招走过,沙摩柯已是败相频出,全无反抗之力。

  以颜良的武艺,若是想取沙摩柯性命,倾尽全力的话,不出数招而已。

  颜良之所以未尽全力,跟他打过了十余招,一方面是想向沙摩展示自己的超绝的武艺,另一方面却是他记着马谡的那句“心战为上”的计策。

  杀一个沙摩柯固然简单,但却杀不尽五溪人,今日杀了个沙摩柯,明日就会再蹦出一个土摩柯,石摩柯来,五溪蛮部再度反叛,终究是一件头疼之事。

  十余招走过,威慑已毕,已没有再纠缠的必要。

  当下颜良一声沉喝,手中招式猛然加快,狂澜怒涛般的攻势急攻而上。

  招势一增,沙摩柯顿感压力倍增,整个人已是凌乱之极。

  一刀斜向袭至,沙摩柯急是斜举铁蒺藜相挡。

  身法一变,背后破绽顿出。

  颜良长刀于半道上猛一变招,如电光一般,反身向着沙摩柯的后背袭去。

  快如闪电,已是避无可避。

  一瞬之间,沙摩柯的心头涌上无限的惊悚,知道自己已是必死无疑。

  刀锋袭至的刹那间,沙摩柯的脑海猛然间闪过一个念头:

  或许,我不该反叛……这念头随着刀锋一闪而过,沙摩柯已做好了受死的准备。

  然而,就在刀锋将要斩落的一瞬间,颜良手腕一抖,猛然变招,变削为拍。

  砰!

  一声沉闷的响声中,刀背重重的拍在了沙摩柯的身上。

  尽管没有致命,但这一拍之下的力道仍是惊人,只听得沙摩柯一声闷响,诺大的身躯,便如那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从马上倒飞了出去。

  “嗵”的一声,沙摩柯重重的摔落于地,撞的一瞬,张口便喷出一蓬血箭。

  沙摩柯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活着,挣扎着剧痛的身躯,想要从地上爬将起来,颤栗着抬起头时,眼间视野已被巨大的阴影所笼罩。

  颜良那铁塔般的身躯,巍巍如山一般挡在了他的身前,那滴血的刀锋,就搁在他头眼咫尺之间。

  “为……为何不杀我?”沙摩柯知道颜良是刀下留情,不禁惊异的颤声问道。

  “杀你,易如反掌,何必急于一时。”

  颜良冷笑了一声,浑身都弥散着藐绝之意,压根就没把沙摩柯放在眼里。

  当沙摩柯还在挣扎时,胡车儿率领的一众兵马已杀至,虎熊之士们三下两下便将沙摩柯反绑了起来。

  沙摩柯被俘,原本就陷入困境的一万多蛮兵,顿时士气丧尽,土崩瓦解。

  丧失了抵抗意志的蛮兵,丢盔弃甲,不顾一切的往山林中窜逃而去。

  这些蛮兵是幸运的,幸运的是他们久居山林,这般逃入山林中,反而是让颜军不好追击。

  颜良的目的已然达到,便也不屑于再多杀敌军,当即下令全军停止追击。

  此一役伏击之战,杀敌三千之众,更是俘虏了两千多蛮兵,其余五溪蛮众,尽皆如鸟兽四散,逃窜入了山林之中。

  颜良便挟着大胜之威,沿沅水西进,直取二十里外的沅南城。

  此时沅南城中五溪守军,闻知援军兵败,蛮王被俘的消息,无不是人心大恐,焉有再战之心。

  两千丧失了抵抗意志的蛮军,忙不迭的弃城而去,加入了败溃的队伍。

  颜良兵不血刃,轻松收复了沅南城。

  大军入城,安民已定,已然是夜深之时。

  颜良直入县府,肃然端坐于大堂,堂前百余刀斧手分列两翼。

  “将那叛贼沙摩柯,给本将带上来!”颜良沉喝一声。

  过不多时,被五花大帮,铁青着脸的沙摩柯,便被押解了上来。

  颜良冷视沙摩柯,厉声喝道:“沙摩柯,如今本将已生擒了你,你可心服否?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