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零七章 自以为是

第四百零七章 自以为是

  次日。

  颜军大营。

  “这个邢道荣,做事还真是利索,这么快就把沙摩柯给糊弄住了。”

  颜良语气中暗含着讽意,将手中的那封密信,示于了众人。

  那是邢道荣派亲信送来的密信,邢道荣在信中称,蛮王沙摩柯对他已全无防范,他约请颜良今晚率军前来劫营,他将里应外合,趁乱将沙摩柯一举擒获。

  “主公,若是这个邢道荣说的是真的,这倒真是一个破敌绝佳机会。”周仓兴奋道。

  胡车儿也叫道:“前番主公宽宏大量,放了那沙摩柯,这蛮子不思悔改,竟然还敢聚兵再战,车儿这次定将他的人头砍下,献于主公。”

  胡车儿这般一嚷,其余诸将,尽皆热血激昂,纷纷叫战。

  诸将只顾着血战,却似对邢道荣此信的真假,全然不曾有过怀疑。

  颜良和沉默的马谡对视一眼,二人眼中皆闪过一抹诡笑。

  啪~~颜良猛一拍案,欣然喝道:“诸将听令!”

  大帐之中,鸦雀无声,一众诸将尽皆肃然静听,怀着蠢蠢欲动之心,兴奋的等着颜良下达命令。

  颜良环视诸将,便是发出了一道道的将令。

  当周仓等诸将,各自领到了颜良分派的任务时,这一众虎狼之将的情绪,却从兴奋变为了惊奇。

  ……夜已深。

  三千兵马,借着月色,在沿着沅水的土路上疾行。

  那“周”字的大旗,在夜风中呼呼作响,和士卒们的脚步声一样,都被不远处的滚滚水声所吞噬。

  这三千士卒,人衔枚,马裹蹄,每一个人的背上,皆背了一捆柴草。

  周仓纵马疾行,率领着他的三千兵马,匆匆的前行。

  这一条大道,沿沅水绵延西进,直通十五里外的蛮军大营。

  行军中的周仓,精神警觉,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剔,生恐自己的兵马被蛮军的哨骑发现。

  但让周仓感到惊奇的时,他的队伍行军十余里,却并未遇上任何敌方斥候,他的军队,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沿着大道,畅通无阻的向着敌营前进。

  “主公当真料事如神,蛮人果然没有任何防备……”

  周仓暗自感慨,便是催督兵马,加快前行。

  月过中天之时,周仓率领着他的三千兵马,顺利的接近了敌营。

  深藏于夜色之中,周仓举目查看蛮军营垒。

  但见敌营一片灯火通明,几名蛮卒徘徊于营门口,懒懒散散的,周仓甚至还能看清楚他们打嗑睡的样子。

  整个蛮营,一片的安静,看似全然没有任何防备。

  此等景况,正是劫营的大好时机。

  周仓深吸了一口气,翻身上马,扬刀大吼一声:“弟兄们,随我冲入敌营——”

  大吼声中,周仓纵马舞刀杀奔而出。

  喊声骤起,身后那三千颜军,皆如猛虎一般,咆哮着向着敌营冲去。

  三千颜军,从幽灵一般,从黑夜中杀将出来。

  那守门的一众蛮兵,眼见敌人突然杀到,皆如老鼠见了猫一般,吓得一轰而散,尽皆逃窜而去。

  周仓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,便是率军径直杀近了敌营。

  按照劫营的惯例,周仓此时当率大军,从营门突入,杀入敌营腹地,一路杀奔蛮营的中军大帐而去。

  只要摧毁了中军所在,整个蛮营的斗志和指挥体系,便将彻底的瓦解。

  但此时的周仓,却未趁势冲入营中,而是横刀勒马,喝止住了他冲涌的大军。

  “全军停止进攻,快,给老子放火烧营——”

  大喝声中,三千颜军将士们,麻利的将背上所负柴草解下,纷纷的堆积在了敌营营栅一线,开始放起了火来。

  看着那蔓延而起的火焰,周仓嘴角掠起一丝冷笑,口中喃喃道:“蛮子们,好好的看戏吧,嘿嘿……”

  当周仓的劫营之军,向着蛮营发起冲击时,蛮营外围的林中,一万多双狰狞的眼睛,却在凶光闪闪的死盯着灯火通明的大营。

  黑暗之中,那两骑巍巍之躯,正并肩而立。

  并立的二人,正是邢道荣与沙摩柯。

  耳听着喊杀之声从大营方向响起,那二人沉静的神情,同时为之一振。

  马蹄声响起,一骑斥候飞奔而来。

  “报大王,数千敌军正冲我营寨。”

  听得斥候的报告,那二人对视一眼,皆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沙摩柯竖着拇指,向着邢道荣赞道:“邢道将军,你当真是料事如神,那颜良果然中了你的计策了。”

  邢道荣拥捋着短须,满脸的得意之色,冷笑道:“大王只需稍待片刻,只等颜良的兵马杀入营中腹地时,咱们再伏兵四起,定可一举将敌军围杀。”

  沙摩柯重重点头,向着斥候喝道:“再去探察,随时向本王报告敌军的动向。”

  斥候飞奔而去,沙摩柯和邢道荣志意风发,自信心达到了顶点,二人谈笑风生,已经开始在谈论着围歼掉颜良的劫营之军后,如何趁势再攻破颜良大营。

  甚至,二人已经畅想到攻陷临沅,独据武陵自立这般长远的未来。

  “大营方向起火了——”

  正当二人畅想之时,某个眼尖的蛮兵,忽然间喊了这么一嗓子。

  那二人身形一震,急是转头望去,当他们看到营门一线,熊熊而起的火焰时,不禁神色惊变。

  沙摩柯脸上的志气风发,陡然间消沉大半,惊道:“怎么回事,颜军怎的不进攻,反是放起了火来。”

  惊呼间,斥候再度飞奔而来,报称几千攻近大营的颜军,并没有趁虚攻入大营,而是在营门一线放起了火来。

  “邢道将军,这是怎么回事?”沙摩柯大声惊问道。

  邢道荣一脸的自信虽已收敛大半,便仍是处惊不乱,思索片刻,冷静说道:“大王莫慌,这定是敌军临时改变了策略而已,咱们当随机应变,立刻发动围攻。”

  事到如今,沙摩柯也没有别的办法,他总不能纵容的敌人任意放火,将自己的大营烧成白地。

  无奈之下,沙摩柯当即传下号令,全军提前发动了进攻。

  战鼓声冲天而起,撕破了夜的沉寂,一万多五溪蛮军,呐喊着从林中冲出,四面八方的向着大营处的颜军围杀而上。

  此时,周仓正怀抱着长刀,以一种看热闹的表情,饶有兴致的盯着沿营一线,那一道道被烧毁的营栅。

  三千汹汹而至的颜军将士,没有一人冲入敌营,尽皆在玩火。

  “还不出来么,再不现身,老子就把你们整座大营一并烧了……”周仓心中暗忖着。

  正自神思之际,蓦听得隆隆的鼓声冲天而起,直刺耳膜,四面八方,那野兽般的喊杀之声,如潮水般围卷而来。

  周仓神色一震,举目环顾四周,但见月色与火光的照耀下,隐隐约约似有无数的身影,正从黑暗中脱出,向营门方向的己军扑来。

  “这些蛮子当真埋有伏兵,只可惜,蛮子们做梦也不会想到,他们的所作所为,早就在主公的意料之中。“周仓的嘴角,掠起了一丝冷笑。

  旋即,勒马回身,大喝一声:“敌军已出,全军撤退。”

  号令传下,周仓便率领着他的三千兵马,即刻的向着己方大营方向撤去。

  因是周仓军未杀入敌营腹地,故是他的三千兵马,便能轻松的抢在蛮军合围之前,顺利的从包围圈的缝隙之中逃了出去。

  当颜军“逃走”后的一刻钟后,邢道荣和沙摩柯率领的一万蛮军,才从四面八方合围而来。

  只是,为时已晚。

  “吁~~”

  勒马营前的沙摩,看着燃烧的营栅,看着敌军逃去的影迹,满脸的阴怒之色。

  纵马而来的邢道荣,面对着沙摩柯那质问式的眼神,心中不禁暗生几分愧疚。

  他远望了一番敌势,便叫道:“大王,敌军尚未逃远,咱们当率军趁势追击,尾随着敌军败卒,或许可以一举攻破敌营。”

  沙摩柯听得邢道荣的建议,阴怒之色稍减,看看被烧着的营栅,便想若是就此罢休,岂不白白让敌人烧了营栅,徒损了士气。

  稍加权衡,沙摩柯便豪然道:“好,咱们就追杀出去,本王就不信攻不破颜良大营。”

  怒火与豪情双重作用之下,沙摩柯当即与邢道荣,尽起九千大军尾追颜良军,却留一千蛮军守营,顺便扑灭火势。

  于是,他二人便率领着九千蛮军,一路不停,向着周仓军穷追而去。

  七里之外。

  那一座小山丘上,颜良正驻马而立,怀抱着长刀,静静的观看着山坡下的形势。

  月色照耀下,那巍巍如铁塔般的身躯,铁甲反映着寒光,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  身后,五千颜军将士,如那没有生命的兵马俑一般,无声无息的驻立在夜色之中。

  静寂之中,每一个人的脸上,却都涌动着热血狂燃的激荡。

  脚步声响起,借着月色,隐约可见一支兵马从土道上正在经过。

  夜色深深,颜良并不能清楚的看到山下的情况,尽管如此,但他却并没有下令发动进攻,却似胸有成竹一般,能够判知那支黑暗中的兵马是敌是友。

  那一支队伍很快远去,大地重新恢复了平静。

  但那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,过不多时,另一支队伍,又匆匆的从山坡下经过。

  未有多时,忽然之间,山下那支队伍之中,骤然间爆发出了嚎叫之声。

  那此起彼伏的惨叫,撕破了夜的沉寂。

  颜良剑眉一横,那沉静如水的眼眸中,蓦的凶光毕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