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零八章 粗浅之计,何足道哉

第四百零八章 粗浅之计,何足道哉

  进攻的时刻已到。

  颜良长刀向前一划,厉声喝道:“众将士随本将冲下山去,生擒沙摩柯,杀尽蛮兵——”

  暴喝声中,颜良一人一骑,如黑色的闪电一般,破风而出。

  五千血热沸腾的将士,他们那昂扬的斗志,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。

  用不得任何的鼓舞,这些铁血男儿轰然而动,追随着他们神武的主公,如潮水般向着山坡下冲涌而去。

  而这个时候,山坡前,土道上的那些蛮军,却拥挤在了一团。

  周仓率部从山坡前经时,按照事先的计划,将大量的绊马针洒在了身后的大道上,借着夜色的掩护,这些绊马钉便成了冷兵器时代的地雷,封住了整条大道。

  急追而至的蛮军,在这般天色昏暗的情况下,又焉能注意到大道上的“地雷”,一路急奔的他们,在几乎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,当先的人马中,便有成百成百的倒霉鬼,狠狠的踩中了地上的绊马钉。

  脚上受伤的几百号蛮军,痛得栽倒于地,捂着脚板是大嚎大叫,不但是惊扰了军心,更是封住了后军前进的路线。

  九千号不明所已的蛮军,便是拥挤在了大道上,混乱成一团,不知所以。

  中军所在的沙摩柯,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,但见队伍堵拥不进,前边又传来己家蛮兵的嚎叫声,惊疑不解的沙摩柯,急是策马前来查看。

  分开众军,沙摩柯直抵前军。

  当他看到那坐倒在地上,捂着脚板痛叫的蛮兵时,不禁大生狐疑,当即便命点起火把来。

  几百支火把随即点燃,当视野清晰时,沙摩柯和数千蛮军,尽皆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  放眼望去,目之所及,但见那大道之上,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那种奇形怪状的铁钉,犹如遍地的荆棘一般,覆满了整个大道。

  正是这种铁钉,刺伤了沙摩柯的蛮兵,封住了蛮军的去路。

  沙摩柯随手拾起一枚绊马钉,借着火把细细一看,心中不禁惊叹:“没想到那颜良竟然能造出如此奇物,当真是闻所未闻……”

  沙摩柯感慨之际,邢道荣已策马而至。

  “大王,大军为何停滞不前?”邢道荣不解的大叫道。

  沙摩柯将那绊马钉扔给了邢道荣,冷冷道:“看吧,颜军用这些小东西封住了去路,还怎么追。”

  邢道荣接过那绊马钉,端详了几眼,眼中不禁也流露出惊疑之色。

  颜良明明回信,声称今晚将亲率大军,直接杀入蛮营腹地,而今却只派了数千兵马前来。

  而这数千劫营之军,也未攻入营中,反倒是只放火烧毁了营栅,似乎早料到他们会有伏兵一般。

  再看现在,这些撤退的颜军,竟然还随身携带着绊马钉,仿佛有意要将他们吸引至此,然后再封住他们的去路一般。

  诸般的疑点汇聚在心头,邢道荣隐隐感觉到,自己的诈降之计,似乎已是为颜良识破。

  念及于此,邢道荣不敢马虎,急道:“大王,颜良很可能已识破了我的计策,我们还是速速退回大营为妙。”

  沙摩柯也为种种的不利而疑心,这时听得邢道荣之言,便也不及多想,急是喝令全军掉头回营。

  便在九千多拥挤的蛮军,叽叽喳喳叫嚷着,你推我掇的试图掉转方向时。

  异变突生。

  那震天的喊杀之声,如黑夜中的惊雷,瞬间撕破了这夜的沉寂。

  那滚滚的铁蹄奔腾之声,更如山崩地裂一般轰响在耳边。

  借着火光扬首望去,沙摩柯和他的九千蛮军,惊恐的看到,侧面的山坡上,数不清的敌军,正漫山遍野的狂涌而下。

  一瞬之间,本就焦躁不安的五溪蛮军,转眼陷入了无限的恐慌之中。

  伏兵,是颜军的伏兵!

  惊恐的叫声响成一片,前所未有的畏惧情绪,如瘟疫一般在全军之中迅速的蔓延。

  这昏暗的夜色之中,看清楚有多少敌兵,隐隐望去,仿佛有成千上万的幽冥鬼兵,正卷涌而来。

  “我们中计了,快撤——”

  邢道荣惊叫一声,拨马便逃,沙摩柯迟疑了一下,也赶忙拨马向大营方向逃去。

  九千蛮军轰然而散,如受惊的羊群一般,追随着他们的大王望风而逃。

  山坡上,颜良率领的五千兵马,已经冲杀过半。

  大黑驹四蹄如飞,纵行如风。

  蛮军点起的火把,更是清楚的暴露了自己,让颜良寻找到了更清楚的攻击目标。

  颜良知道蛮军前队处,洒有大量的绊马钉,他当然不会向那里冲去。

  颜良和他的五千勇士,冲杀而下,乃是直奔着蛮军队伍的中央处而去。

  铁蹄滚滚,转眼如风而至。

  伴随着一声闷雷般的暴喝,颜良手中长刀如电而出,似一头疯狂的巨狼一般,一头扎进了那惊恐的羊群。

  刀锋过去,两颗蛮兵的人头,齐刷刷的被斩飞出去。

  另一名蛮兵不及躲闪,那脆弱的身躯,竟被颜良胯下的战马撞飞出去。

  “咔咔”声中,战马四蹄从那被撞倒的蛮兵身上踏过,马与人加起几百斤的重量,眨眼便将那可怜的蛮兵踏得筋骨粉碎。

  颜良无视蛮兵的惨叫声,战刀如狂风暴雨一般扫出,肆意的收割的人头。

  与此同时,大批的颜军将士杀到,汹汹的狂滚,转眼将蛮军截断,嗜血的战刀,无情的斩向那些惊恐万状的蛮兵。

  血流成河,尸叠遍野……

  狂杀之中的颜良,猛然抬头,但见火光这中,邢道荣与沙摩柯,两人一前一后,纵马向着这边逃来。

  颜良的嘴角掠起一抹狰狞的冷笑,纵马如风,杀破乱军,直杀向那逃来的二人。

  乱军之中,邢道荣最先看到了颜良,惊惧之色瞬间袭遍全身。

  此时此刻,当他亲眼看到颜良时,他才惊恐的确信,颜良竟真的是识破了他的诈降,顺势来了一个将计就计。

  先前所有的自信,所有的自以为是,所有对颜良智计的嘲讽,而今,却全部都成了笑柄。

  奔逃中的邢道荣,满腔的羞恼。

  自信无全的邢道荣,自不敢与颜良交手,便想如今为颜良拦住去路,却当如何是好。

  这时,身后同样惊恐的沙摩柯,则高声叫道:“邢道将军,你我二人联手,一同战退姓颜的这厮。”

  沙摩柯跟颜良交过手,知道颜良武艺有多厉害,自不敢单独对敌,就想和邢道荣联手,或许还可以逃过这一劫。

  邢道荣灵机一动,忙道:“我攻他左翼,大王攻其右翼,你们联手宰了这厮。”

  沙摩柯信心稍振,遂是鼓起勇气,挥舞着铁蒺藜,纵马呼吼着向着颜良左翼冲杀而去。

  而那邢道荣却有意的放慢了马速,让沙摩柯冲在了自己的前边。

  就在两马相隔一个马身时,邢道荣一咬牙,猛的一勒马头,扭身和沙摩柯分开,试图绕过颜良的阻挡。

  邢道荣以为,沙摩柯才是颜良的首要目标,两选其一,颜良必会选择擒杀沙摩柯,那自己便可趁此时机,逃过颜良的阻截。

  沙摩柯眼见邢道荣临阵变卦,不禁大为惊怒,正待喝骂时却已来不及。

  疾冲而至的颜良,距离他只有五步之遥。

  而颜良,眼见邢道荣弃沙摩柯而去,旋即明白了怎么一回事,他的嘴角立时掠过一丝蔑视。

  “反复无信的家伙,倒是狡猾,你以为本将会放过你吗!”

  冷笑之中,颜良忽然也纵马变向,弃却了沙摩柯,改变了那邢道荣截堵而去。

  心腔悲愤的沙摩柯,原来打算抱着必死的决心,与颜良交战,却怎想到颜良竟然放弃了他,改去阻杀邢道荣。

  惊异之下的沙摩柯,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也不及多想,急是纵马而过,向着大营方向狂逃而去。

  那邢道荣却是大惊失色,万不想颜良竟然是会冲着自己而来。

  惊骇之际,颜良已如闪电一般,斜刺果疾射而至,手中那一柄长刀,更挟着雷霆万钧之势,斜斩而来。

  避无可避的一击。

  无路可退,邢道荣只有狠狠一咬牙,舞起手中大斧,倾尽全身之力回身相挡。

  刀与斧,两柄利器,瞬间相撞。

  吭——惊雷般的轰响声中,飞溅的火星瞬间照亮了邢道荣那惊恐的脸庞。

  那长河般的巨力轰击之下,邢道荣虎口震裂,手中大斧竟是拿捏不住,脱手而飞,而他那诺大的身躯,竟也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腾空而起倒飞出去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闷响中,邢道荣重重的跌落于地,身躯在地上滚出三丈多远方才停下。

  摔得头晕目眩的邢道荣,口中已是鲜血狂喷,胸口肋骨也断了数根,却仍撑着一口气,试图爬起来逃跑。

  就在他刚刚摇摇欲坠的站了起来时,颜良已拨马而回,铁塔般的巨躯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  身受重伤的邢道荣,万没想到,颜良的武艺竟强到这般地步,一招间就将自己震飞。

  又惧又痛的他,哪里还顾得许多,当即便跪伏于地,伏首道:“末将知错,请主公恕罪,请主公恕罪啊……”

  面对着邢道荣的求饶,颜良的表情却冷绝如铁,刀锋似的眼眸中,迸射着杀机与鄙夷。

  “就凭你这三脚猫的智谋,也敢背叛本将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  邢道荣又羞又惧,只是磕头不止,苦苦求饶。

  颜良缓缓扬刀,冷冷道:“背叛本将的下场,只有死路一条,安心去吧。”

  话音方落,再无留情,长刀愤然挥下。

  无耻的哀求声骤止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飞上了半空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