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零九章 落汤鸡

第四百零九章 落汤鸡

  沙摩柯逃过了一劫。

  这位蛮王一直想不通,颜良为何选择放过自己,反去阻杀邢道荣那厮。

  “管他的呢,邢道荣这厮好生卑鄙,让他两个阴谋的汉儿厮杀,老子我趁机撤逃便是……”

  沙摩柯暗自庆幸,马鞭挥得更急,一路狂奔着向着大营方向奔去。

  他的九千蛮军,近有半数皆为颜良的伏兵所拦截,此时跟随沙摩柯逃回来的,不过四千余残兵。

  兵力虽损兵过半,沙摩柯却并没有绝望。

  他便想此番从颜良的计谋中死里逃生,成功的逃回大营之后,他就退兵回沅陵城,坚壁不出,无论颜良使什么手段,都不会再跟这个狡猾的汉人交战。

  “老子我不跟你交战,看你能耗多久。”

  沙摩柯心中盘算着,抬头望去,但见前方火光闪烁,大营已是依稀可见。

  这位蛮王长松了口气,催促着心有余悸的部下,加快向大营狂奔。

  大营已清楚可见,营栅一线的大火已被扑灭,黑色的余烟弥漫不尽。

  因是营栅被烧毁,外围已添了许多鹿角,临时做防御的工事。

  “大王回来了,还不快搬开鹿角——”

  一名先行奔到的蛮兵,站在烧毁的营门前,大声喝叫着。

  嗖——寒光掠动,破空声响,一支利箭穿过了黑暗,从营中射出。

  但听“噗”的一声,不偏不倚,正中那蛮兵脑门。

  那劫后余生的蛮兵,甚至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,就瞪着惊诧不解的眼珠,晃晃悠悠的栽倒在了地上。

  正自狂奔的沙摩柯,大吃一惊,急是勒马止步。

  瞬息之间,眼前亮起一片灼烈如昼的白光,仿佛太阳有刹那间升起,将整个黑夜撕破。

  那陡生的强光,直将沙摩柯和几千残兵,刺得是眼目眩晕,几难睁开。

  几千号人拥挤在了大营外,纷纷抬起胳膊来遮挡着光线。

  当沙摩柯的眼睛,渐渐从刺痛中适应过来,当他缓缓的放下手臂时,他才看清楚,原本沉寂的大营,竟是忽然间竖起无数的火把。

  火光照耀下,更有数之不清的凶目,正死死的盯着他。

  颜军,那是颜军!

  沙摩柯倒吸了一口凉气,无尽的惊骇袭遍全身,原本狰狞的脸上,尽是茫然与惊恐。

  “颜……军,怎会占了我大营!”

  沙摩柯嗡的一下,一片的空白,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眼前发生之事。

  正当之时,营门大开,胡车儿纵马提刀而出,厉声道:“沙摩柯,你计了我家主公计策,我胡车儿已袭据了你的大营,你不下马投降,更待何时。”

  原来,颜良在廖立的提醒,以及马谡的献计下,早就料到邢道荣所谓的里应外合,乃是诱敌之计。

  故是颜良便命周仓率数千兵马,佯作夜劫敌营,诱使沙摩柯率军追击,而颜良却于半道截杀。

  而就在沙摩柯尽起大军追击时,颜良又命胡车儿另率数千兵马,由小道抄袭敌营,趁虚将之攻取。

  此时此刻,真相大白,眼看着耀武扬威的胡车儿,沙摩柯方自恍然大悟。

  省悟过来的沙摩柯,心中不禁大为震怖,暗忖:“没想到那颜良竟如些智计诡诈,该死,老子不应该听信那邢道荣,当坚守不出才是……”

  惊恐之时,胡车儿已不耐烦,当即下令全军放箭。

  嗡鸣之声骤起,等候已久的千余弓弩手,闻令放箭,飞蝗般的箭矢穿破夜的黑暗,直奔慌乱的蛮军而去。

  惨嚎声大作,挤在一块的蛮军不及躲闪,转眼间被射倒了一大片。

  沙摩柯本还想杀入营中,击溃这般袭营敌军,重新将整座大营夺回来。

  然这如雨的箭矢,却压迫得沙摩柯抬不起头来,又如何反夺大营。

  耳听着凄厉的嚎叫之声,左右的蛮兵如脆弱的麦竿一般,被死神的镰刀无情的收割着生命,沙摩柯情知形势再难逆转,再这么死撑下去,他这堂堂蛮王便要死在这里。

  无奈之下,沙摩柯只得拨马而逃,率领着一班残兵,又折返而回。

  方逃出不过数里时,猛见前方火光大作,喊杀之声大作,却是颜良的追兵已然杀至。

  沙摩柯大惊失色,前路大营被阻,后路颜良大军又杀至,无路可逃之下,灵机之动,向着南岸的沅水逃去。

  天蒙蒙亮时,沙摩柯终于逃至了沅水滩边,此时蛮兵皆已四散,沙摩柯身边所余,不过百人而已。

  沙摩柯便命残兵将刀枪尽数断去刃头,再搜集了几棵枯木,勉强的扎起了几排筏子,百余号人就借着这竹筏,狼狈不堪的划向了对岸。

  对岸方向一片安静,并不见颜军一兵一卒,沙摩柯便想逃到对岸之后,再沿沅水西下,便可抢在颜军之前逃回沅陵城。

  筏子方入水未久,岸边处,颜良就率领着大军追至。

  几千号杀到意犹未尽的颜军将士,眼看着沙摩柯等一众残兵,如此侥幸的逃出升天,个个是恨得咬牙切齿,可惜却只能望水兴叹。

  唯有颜良,却神色平静,只昂首闲然的看着远去的沙摩柯一众。

  “真是太可气了,只差一点咱们就能逮到那厮了。”胡车儿恨恨骂道。

  颜良却冷笑了一声,淡淡道:“有什么可气,沙摩柯想跑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  听颜良那口气,似乎任有办法捉住沙摩柯,但现今敌筏已远,就算马上扎筏子也来不及,等到筏子扎好时,沙摩柯和一众蛮兵只怕早就上了对岸,溜得无影无踪,又谈何追击。

  胡车儿满腹狐疑,颜良却只神色云淡风轻,一派从容,只笑望着涛涛沅水。

  百余步外,沙摩柯也在得意的望着北岸这边。

  看着那些汹汹的颜军,无奈的止步于岸边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,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逃离,沙摩柯那个得意啊。

  “哼,颜良,纵然你智谋鬼诈,终究也有算什么失误的时候,倘若换成是老子的话,必在这岸边埋伏一军,又岂会容我轻易的逃脱,哈哈——”

  沙摩柯越想越庆幸,越想越得意,原本惊恐的脸上,悄然又泛起几分得意。

  这位蛮王的心中,渐渐又开始对颜良产生了鄙视与不屑。

  “下游有船来了!”

  正当沙摩柯得意时,不知是哪个眼尖的蛮兵,突然间惊叫了一声。

  沙摩柯吃了一惊,急是望下游处望去,但见下游数百步外,十余艘走舸飞驰而来,当先那艘走舸船头,一员敌将扶刀而立,甚是威风凛凛,正是周仓。

  沙摩柯神色大变,万没想到自己这张乌鸦嘴还给说中了,人家颜良竟然真是伏下了一军,就等着在水上伏击于他。

  岸边处,当颜良看到周仓率军出现时,嘴角掠过了一丝冷笑。

  战前他就已经推测到,沙摩柯走投无路之下,多半会选择强行渡沅水逃窜,故是颜良便命撤还大营的周仓,改换走舸,巡游于沅水,以防止沙摩柯逃跑。

  如今周仓得到了信号,急急的向着此间赶来,看起来是来得正及时。

  胡车儿眼见周仓出现,方才知道自家主公早有安排,不禁惊喜道:“原来主公早有安排啊。”

  颜良眼眸掠过一丝得意,便环抱长刀,饶有兴致的举目远望,欣赏着这场水上的追歼。

  水上的沙摩柯眼见敌船飞至,心中大恐,急是喝斥蛮子们拼命划水,试图抢在敌军追近前,抢先逃上对岸。

  只可惜,那粗粗搭制的筏子,又岂能快得过颜军精良的走舸。

  片刻间的功夫,周仓率领的十余艘走舸就飞驰而近。

  相隔十余步时,走舸上的颜军就开始乱箭射之,蛮兵们的兵器尽皆用来做了筏子,手中无遮无挡的,岂能躲过过利箭的急袭,几番乱射下,惨叫声中,便有半数的蛮兵中箭,栽入了沅水之中。

  余下的蛮兵们惊恐万状,拼命闪躲着箭矢,哪里还有心操纵筏子,这几排竹筏失去了控制,便是打着转向下游乱漂而去。

  沙摩柯心急如焚,却只能手舞着铁蒺藜,拼命的抵挡袭来的箭矢,眼看着身边的蛮军一个个被射杀,眼看着竹筏失去控制,乱漂而去。

  周仓眼前射得也差不多了,便指使着舵手,操纵着走舸向着沙摩柯所在的竹筏飞驰而去。

  十步……五步……一步……但听“砰”的一声重响,急驰而至的走舸,重重的撞上了迎面而至的竹筏。

  重击之下,那原本就扎的不结实的竹筏,瞬间被撞到解体,四分五裂。

  沙摩柯身形一晃,脚下一个踩空,诺大的身躯“扑嗵”一声便跌落入了沅水中。

  未及惊叫声,嘴里已是呛入了大股的河水。

  五溪人虽临水而生,但到底是山里人,沙摩柯的水性并不好,这般一坠水,转眼就慌得胡乱扑腾,灌了一肚子的水。

  看着那狼狈的蛮王,周仓乐得哈哈大笑,坐看他被灌了个够,眼看着就要沉下去时,方才叫船驶近,猿臂一伸,便将那沙摩柯生生的从水里提了出来。

  嗵!

  沙摩柯被重重的扔在了甲板上,被水呛得七晕八素的他,半点狰狞的气势也没有,只趴在那里,大股大股的吐着河水。

  猛的一阵大咳,周仓等众人惊奇的看到,从沙摩柯的嘴巴里,竟然是吐出了一条小鱼儿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