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一十四章 吓唬碧眼儿

第四百一十四章 吓唬碧眼儿

  三十大板!

  诸葛瑾吓了一跳,他万没有想到,颜良竟会对他用刑。

  他想到了颜良会一怒之下,下令将他斩首。

  他也想到了,颜良会欣赏他的胆色,和颜悦色的劝降于他。

  再不济,他觉得颜良大不了也就是将他软禁起来,像对付其他那些降将一样,软磨硬泡的把自己关到归降为止。

  但诸葛瑾却没想到,颜良竟然要打他三十大板。

  对一个素来风雅的名士来说,被人脱了裤子打屁股,这简直是一种莫大的羞辱。

  “颜良,你要杀便杀,焉敢如此对我——”情急之下,诸葛瑾大叫起来。

  颜良却无视他的吼叫,坐看着周仓亲自动手,将大呼小叫的诸葛瑾拖了出去。

  诸葛几兄弟,无缘无故的跟自己作对,现在,必须是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。

  似诸葛瑾这般单有名声,智谋却一般之徒,对颜良更没有多大用处之人,降了便罢,胆敢不降,打的就是你。

  嚎叫中的诸葛瑾,被周仓生生的拖出了堂外。

  周仓一捋袖子,三两下便将诸葛瑾的裤子扒下,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股。

  冷笑一声后,周仓猿臂抡起,大板子带着风的便落了下去。

  啪—啪—啪—

  清脆的板子声,和着诸葛瑾杀猪般的嚎叫声,回荡在大堂之中……

  胡车儿、沙摩柯等众将,皆感解气,个个叫好。

  三十下板子终于结束,诸葛瑾被打得是皮开肉绽,气息奄奄,差点就昏死过去。

  收了棍子,周仓又将诸葛瑾拖了回来。

  颜良俯视着屁股开花的诸葛瑾,冷笑道:“诸葛瑾,这就是在本将面前硬气的下场,怎样,滋味可好受吗?”

  “颜良,你这狗……”

  诸葛瑾颤巍巍的艰难爬将起来,满脸的愤怒,似乎还想出言不逊。

  颜良已摆手道:“子丰,你给本将听清楚了,他再敢有半句出言不逊,你就把他拖出去,再打三十大板。”

  “末将遵命。”周仓还嫌不过瘾,挽起袖子打算再活动活动。

  诸葛瑾却是吓了一跳,那“狗贼”二字已到嘴边,却只能生生的咽了回去。

  所谓的胆色,终究只是装出来的罢了。

  颜良冷笑着,眉宇中那份不屑,愈加的浓烈。

  不敢开口的诸葛瑾,只能强忍着怒气,沉声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想把我怎样?”

  颜良可以一刀宰了诸葛瑾,不过转念一想,此人杀了虽简单,或是留他一命,将来或许还另有用处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便喝道:“来呀,把此人押往襄阳,好好看管起来,本将另有用处。”

  号令传下,几名亲军虎士汹汹上前,将诸葛瑾五花大绑,拖了出去。

  地面上残留的,只余下诸葛瑾屁股上滴落的血迹。

  当天,解决了诸葛瑾之时,颜良便即率领着一万五千人的得胜之军,沿沅水东归而去。

  大军出沅口进入洞庭湖,于东岸的巴丘城休整一晚,次日便起程进入长江,顺江而下径往樊口而去。

  ……

  樊口以南,七里。

  五百余艘战舰,横亘了整个江面,茫茫白帆密密麻麻,一眼望去,如翻滚的云团一般。

  三万人的吴军舰队,正逆江而上,向着樊口的颜军水寨进发。

  巨型的楼船旗舰上,孙权扶剑傲立,满脸雄心的环视着他强大的舰队。

  这已经是近半月以来,孙权第四次对樊口的颜军大营发动进攻。

  自从陆逊向他献计,以巨金重贿蛮王沙摩柯,请其率五溪蛮军反于武陵,逼得颜良不得不调走了一万步军,回往荆州平叛,从那时起,孙权就在积极的,趁势对樊口敌军发动猛攻。

  如今樊口的甘宁所部,水军不过两万,而孙权却拥有着三万的精锐水军。

  凭借着兵力上的优势,孙权相信,在敌营颜良没有坐镇的情况下,自己绝对有能力攻陷敌营。

  只是,让孙权感到苦恼的则是,甘宁等樊口诸将的抵抗,竟是异常的顽强,自己的大军连攻数次,竟是生生奈何不了那区区两万敌军。

  孙权曾寄希望于五溪蛮军,能够将颜良拖得越久越好,但最新的情报却是蛮军数败于颜良,那些愚蠢的蛮人,看起来远非是颜良的对手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孙权不得不再度派出诸葛瑾,希望能够凭借诸葛瑾的智谋,助长蛮军的战力,不说让他们攻陷武陵,威胁江陵重镇,至少也可以把颜良拖在武陵,令其抽身不得。

  但孙权也很清楚,颜良机谋诡变,麾下不乏绝顶谋士,蛮人即使有诸葛瑾相助,也未必能够拖延太久。

  所以,经过了数天的休整,孙权再度尽起大军,这一次,他是抱着必胜的决心而来,不击破樊口敌营,誓不罢休。

  船行渐急,樊口敌营已隐约可见。

  令旗摇动,一艘艘的斗舰与艨冲,徐徐而动,结成攻击的阵型,开始向着敌营进逼。

  以黄盖为首的两万先锋,聚集了三百多艘战舰,率先向着敌营进攻。

  迎击黄盖的,自和先前一样,是如雨的箭矢。

  但是这一次,吴军早有准备,他们已经装备了后方赶制,从江东连夜运来的大坚盾。

  吴军士卒举着坚盾,迎着淋落的箭雨,奋力向前。

  而就在吴军逼近水营时,颜营之中,突然冲出了百余艘艨冲,迅速的穿插入吴军舰队,展开了一场近身的接船肉搏。

  远处观战的孙权,眼见敌军竟然主动出击了,冷峻的脸庞不禁流露出惊奇之色。

  前几次的进攻当中,颜军因是兵力不足,从未曾敢主动派水军出营迎战,只有两万兵力固守水营。

  而这一次,面对着自己更为强大的攻势,颜军竟然出人的意料的主动进攻了,这不禁让孙权大感意外。

  颜军的主动出击,一下子扰乱了吴军的进攻节奏,吴人巨舰被颜军艨冲四下穿插,一时间显得有些应战不及,转眼之前,数艘斗舰便被甘宁攻破。

  “哼,不过是困兽之斗而已,主动出击也好,倒让我省了不少事。”

  孙权嘴角扬起一抹不屑,遂是准备下令,他亲自率领的一万后军,也即刻前进,加入到战团之中。

  战鼓轰鸣,帆影如涛,数百艘战舰高歌猛进,向着混乱的战团挺进。

  正这时,一艘走舸哨船,从下游飞驰而来,很快靠近了旗舰。

  一名斥候登上楼船,直上五层甲板,来到了孙权跟前。

  “启禀主公,孙将军急报,五千蛮军突然杀至柴桑,颜军兵势大增,孙将军快要扛不住了,请主公速派援军。”

  听得这惊人的消息,孙权神色大变。

  “蛮军,什么蛮军?”孙权惊问喝道。

  斥候道:“回主公,看那旗号,乃是五溪蛮军,为首的蛮军头领,似乎叫做沙摩柯。”

  沙摩柯!

  五溪蛮军!

  刹那之间,孙权如若跌入了寒冷衣深渊,整张脸瞬间苍白到吓人。

  五溪蛮军,那不正自己花重金所诱,用来牵制的颜良的吗?

  那沙摩柯,不也正是五溪蛮王吗?

  这沙摩柯和他的五溪蛮军,不在武陵牵制颜良,却为何突然出现在柴桑以南,而且还对他的吴军发起了进攻?

  转眼之间,无数的疑问冲击着头脑,孙权思路陷入了惊诧和纷乱之中。

  便在孙权惊诧难解之时,上游又一艘哨船飞驰而来,前来的斥候,又给孙权带来了一个更加震惊的打击:

  上游十里处已发兵数百艘颜军战舰,大约万余人的兵马,正顺流而下,直奔樊口而来,敌方旗舰上,赫然树着“颜”字大旗。

  颜良亲统的大军,前来援救樊口了。

  孙权又是心头重重被一击,不仅仅是他,在场的吴军诸将,也尽皆惊慌不已,不敢相信如此惊人的事实。

  “主公,这多半是颜良已经平定了后方叛乱,降伏了那蛮首沙摩柯,故才分兵两处,想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年轻的陆逊,第一个从惊诧中回过神来,道出了他的猜测。

  孙权身形一震,听着陆逊的话,将诸般突发之事联系起来,便想除了陆逊所说的那般,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解释。

  “诸葛子瑜这么快就为颜良所败了吗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惊恐的孙权,暗暗咬牙,不断的摇着头,似乎不敢相信这事实。

  整个舰队已处于停滞不前,等待着孙权下命令。

  而上游的天水尽头之处,隐约已看见茫茫帆影出现,那必是颜良亲率的援军杀到。

  此时,陆逊忙劝道:“主公,没想到颜良能这么快就杀回来,如今柴桑以南战势有危,今日一战于我军已不利,以末将之见,不若先撤兵回营,再作下一步计议。”

  “撤兵,又是撤兵……”

  孙权紧咬着牙关,满脸的不甘之色。

  精心策划了五溪蛮的反叛,屡次自信百倍的进攻,如今却再一次为颜良这个匹夫破坏,变成了一场泡影。

  原本的优势与主动,这一转眼间,就因沙摩柯的改换门庭,演变成了不利的局面。

  孙权岂能甘心,他只觉得,自己的尊严,再一次被颜良深深的羞辱。

  “主公,事不宜迟,请速做决断。”陆逊已有些急迫。

  孙权远望着上游渐渐清晰的敌影,愤慨渐褪,一种无可奈何涌上心头。

  沉默了半晌,孙权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有气无力道:“传令下去,全军撤退吧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