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一十六章 战!

第四百一十六章 战!

  当天傍晚,颜良的那道八字战书,送到了吴营。

  中军大帐之中,肃杀的气氛在疯狂的流转。

  孙权端坐在那里,双目深凝,脸色阴晴不定,死死的盯着手中的战书。

  那八个字毫无书法可言,看起来无比粗糙,但就是那粗糙的字迹中,一笔一画都仿佛透射着一股子狂傲之气。

  透过那八个字,孙权仿佛看到了颜良充满了挑衅的脸。

  “主公,颜良既然是自己找死,想跟咱们决战,那还等什么,打他个狗娘养的!”

  猛将周泰一腔愤怒,大吼着叫战。

  “咱们耗了几个月,等的就是颜良狗贼出营决战,现下他送上门来,还有什么可犹豫的,末将愿为主公死战,定取下那颜良狗贼的人头。”

  陈武也热血沸腾,慷慨愤怒的叫战。

  此二员将领,皆乃东吴猛将,他二人一叫战,其余如徐盛、潘璋等将,无不纷纷附合。

  “战,战他娘的。”

  “杀了颜良,一雪前耻。”

  “杀颜良,取荆州。”

  ……大帐之中,一时热血沸腾,猎猎的杀意在疯狂的燃烧。

  孙权那紧皱的眉头,正在渐渐的松开,浓烈的杀意,在他的眼皮中如火闪烁。

  心中,一股莫名的兴奋,正在迅速的袭遍全身。

  此时的孙权,正盼着能够速战,只苦于颜良死守不出,而今,颜良竟然主动的下了战书,岂不正中孙权的下怀。

  尽管自开战以来,屡屡的失利,但孙权仍充满了信心,他相信,抛开所有的诡计,只要颜良敢在这大江之上跟他一战,他无敌的东吴水军,必将毫无悬念的取得最后的胜利。

  兴奋的众将中,唯有一人沉静不语。

  那冷静之人,正是陆逊。

  “伯言,你以为我军当战否?”孙权向陆逊询问。

  尽管五溪蛮军最终没能顶住颜良的攻势,但陆逊所献的这条计,确实给孙权争取到了不少的时间,此时的孙权,已对这位年轻的儒生颇为看重。

  “近日有斥候回报,听闻那颜良已从襄阳调来了一万水军,也就是说,目下颜良在樊口的水军,已经达到了三万之众,这个数目与我军的兵力恰好相当。末将猜想,这才是颜良敢主动挑战之所恃,至于战还是不战,末将以为还当谨重考虑。”

  陆逊此言,自是在委婉的表示,不应该轻易出战。

  这时,徐盛却道:“颜良纵有三万水军又如何,他的士卒能有我们这般精锐吗?他的战舰能有我们这么精良吗?他想凭三万破烂水军,就想跟咱们无敌的水军较量,我看他是在做梦。”

  孙权本还因陆逊之言而有所犹豫,但他的犹豫很快就被徐盛的自信给打破。

  “说得不错,颜良连楼船都造不出来,他的战舰如何能与我们在江上抗衡。今颜良这狗贼既是自己来送死,我心意已决,三日之后,全军尽出,与那狗贼决一死战!”

  孙权奋然起身,豪情万丈的做出了开战的决定。

  陆逊眼眸中掠过一丝隐忧,却只得闭口不言。

  “决一死战——”

  “决一死战——”

  帐中诸将疯狂的吼叫着,滚滚沸腾的复仇战意,几乎要将这军帐爆裂一般。

  ……三天后,樊口营。

  身着重甲,腰悬长剑,背披赤色披风,巍巍如战神一般的颜良,手提着长刀,坐胯着黑色战驹,徐徐的走向岸边栈桥。

  三万水军将士,皆已全副武装,森森如林的刀戟,几欲将苍天映寒,浩荡凛烈的军势,令天地变色。

  那一张张钢铁身躯,坚如磐石般列阵,当颜良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时,那无数双眼睛,霎时间迸射出了激动万分的神情。

  百战百胜,神一般的主公,就在眼前,如何能不叫这些年轻的战士,心为激荡。

  吕蒙、甘宁、凌统等诸将,见得颜良策马而过,纷纷低头致意,毫不掩饰他们对颜良的敬意。

  驻马岸边,颜良环视着林列的将士,心中,一股豪情油然而生。

  隐忍了许久,等待了许久,他等的就是这一天。

  所有积蓄的愤怒,都将在这天爆发。

  深吸一口气,颜良高声道:“众位颜家军的将士,本将知道,吴人逼迫了你们这么久,欺凌了你们这么久,你们每一个人的心中,都积蓄了无尽的怒火,本将和你们一样,对孙权和那些屡屡入侵我的吴狗,早就恨之入骨。”

  洪钟般的声响,遍传全营,盖过了那滚滚江水声,回荡在众将士的耳边。

  鸦雀无声的他们,血脉中的战意,正在迅速的被点燃。

  “时值今天,本将已忍无可忍,决心与吴人一决死战,今日,本将命你们将心底的怒火尽情释放,追随本将,痛痛快快的大杀一场,我们要让自以为是的吴人知道,谁者这滚滚长江真正的主人——“金属般的厉呼,冲天而起。

  全军将士的热血,霎时间达到了沸腾的顶峰。

  “杀吴狗——”

  “杀吴狗——”

  三万将士挥舞着手中的兵器,狂声怒吼,心底的闸门已然被打开,积聚已久的怒气,正汹涌如洪流一般倾泄而出。

  颜良如刃的目光向着东面望去,长刀一扬,厉喝一声:“全军出发——”

  号令传下,三万将士怀着激荡的心情,井然有序的开始登上各自所在的战舰。

  甘宁策马而去,奔往了停泊在水营最内侧的车船舰队。

  而那些登上普通战船的将士,则对那一艘艘外形奇特的车船,产生了浓厚的不解。

  “子明,你看甘兴霸的战船,怎连桨孔也没有,难道这些船不用桨就想作战吗?”凌统满脸狐疑问道。

  因是为了增加保密性和突然性,甘宁所率的车船舰队,前日晚间时候,借着夜色的掩护进抵水营,故是大部分的将士,对于这种新型的战舰还都十分的陌生。

  吕蒙眼中也闪烁着狐疑,“主公一直说这一万水军,乃是留着破敌之用,莫非主公就是想凭这种新船来击败吴军么?”

  吕蒙同满腔狐疑,尽管他热血澎湃,对此战的得胜深信不疑,但对那一艘艘的新型战舰,究竟有何强大之处,却尚未能想明白。

  令旗摇动,嘹亮悠长的号角声吹响。

  吕蒙和甘宁所率的前部舰队,率先驶离水寨,四百余艘斗舰和艨冲为主力的普通舰队,迅速的在江面上结成了攻击的阵势,接着,甘宁所率的后军车船舰队,也开出了水营。

  此时的颜良,也登上了一艘车船,随行于后军之中。

  尽管颜良不习水战,但此战关系重大,就算不会亲自驱船上阵,颜良也必须身在水军将士们中间。

  只有他的存在,才能给这些将要浴血的将士,以最大的鼓舞,让他们知道,他们的主公,正在和他们并肩而战。

  齿叶击水声渐起,六百艘大小战舰,三万名水军战士,颜良所拥有的全部水军家当,倾巢而出,向着下游浩浩荡荡的驶去。

  天高云淡,风势舒缓,正是大战的绝佳时节。

  尽管已是入冬时节,江上天气甚寒,但将士们却浑然不觉寒意,那涌动的热血,足让他们感受到灼烈。

  “颜”字的大旗,在江风的吹抚下,猎猎作响。

  颜良扶剑而立,刀锋似的目光直射前方,旁边的周仓扛着他的大刀,亦是神情肃然。

  舰队顺流徐行数里,前方天水的尽头,茫茫的云影开始映入眼帘。

  不多时,那平铺于江面的云影,渐飘渐近,视野中,那影像终于也清晰了起来,吴人的舰队,终于现出了它们狰狞的面容。

  近七百余艘大小战舰,横亘宽阔的江面,如一条白色的巨龙,正咆哮而来。

  当先开路的,乃是三艘巨大的楼船,数十艘斗舰环伺左右,其中穿插的艨冲,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未战,吴人已亮出了他们巨舰的优势,仿佛试图以此来打击颜军的士气。

  尽管颜良位于后军处,但穿越片片帆影,颜良依然能看得见吴军那巨大的舰影,那种让人一眼看去,就有一种心理威慑的感觉。

  数万颜军将士,握紧了兵器,神经尽皆紧绷起来。

  前军斗舰上的凌统,目光冷肃,死死的盯着迎面而来的吴军,紧咬的牙齿在隐隐作响。

  对在那一艘艘战舰,那一面面旗帜,凌统可谓是再熟悉不过。

  就在数月之前,凌统与他们还是并肩而战的战友,但是今日,形势已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,昔日的战友,今日已成死敌。

  杀父灭门之仇,岂能不报!

  “谁敢阻挡我杀孙权,谁就是我凌统的死敌!”

  心中,复仇的怒焰在狂燃,凌统握紧了手中的战刀。

  舰队越行越快,两支庞大的舰队,相距已不足里许之远。

  对于水军来说,这个距离已经进行到了交战的范围。

  后军处,令旗摇动,战鼓声冲天而起,轰轰的响声盖过了那滚滚的江水之声。

  进攻的信号已然发出,决战就在眼前。

  斗舰上的凌统,等的就是这一刻,遂是愤然扬刀,向着前方的敌人一指,厉声道:“全军进攻,杀尽敌贼——”

  数百艘的战舰,陡然间加快了速度,如水上的狂鲨一般,向着吴军舰队扑将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