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一十八章 横扫吴军,震怖孙权

第四百一十八章 横扫吴军,震怖孙权

  不光是黄盖、潘璋等诸将,以及吴军士卒,无不为颜军的新型战舰而惊奇。

  那种既没有帆,又没有桨,形似斗舰的战船,三层甲板上,还安装一根长竿,看起来极是奇怪。

  在吴人惊奇的注视下,甘宁率领着他这一百艘车船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冲入了敌阵之中。

  奉命阻击的潘璋,从惊异中回过神来,急是喝令弓弩手放箭,以阻截敌舰进逼。

  但因颜军的车船没有桨孔,吴人无法通过桨孔射杀划桨的水手,便无法迟滞颜军的冲击。

  两支舰队,很快就错身而过,展开了近肉的交战。

  舰侧的颜军弓弩手,通过形似女墙的船垛,向着吴军进行还射,以压制对方的箭矢火力。

  此时的吴军,惊奇之心已过,他们很快发现,颜军的新型战舰虽然造型奇怪,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厉害之处。

  “就凭几艘模样奇怪的破船,就想唬住老子么,当真是幼稚。”

  潘璋脸上流露出不屑,挥舞着战刀,喝斥着他的楼船逼近敌舰,企图用高度的优势,居高临下压制住迫近敌舰。

  便在此时,安装在车船后方的那根形似长桨之物,忽然之间转动了起来,长竿似车轮般扫过,隔着七八步之远,狠狠的拍向了吴军楼船的后部。

  七八名吴军猝不及防,生生的被那长竿给拍飞出去,纷纷惊叫着坠入江水之中。

  紧接着,那长竿在号子声中,又反扫而过,向着楼船上方的桅竿扫去。

  哗哧哧~~撕裂声中,高达几丈的帆布,生生的被撕裂,装有锋刃的长竿,连帆布带帆索,眨眼之间一同被切断。

  帆索一断,巨大的帆布脱落下来,忽的便将大半个船身给覆盖,被掩盖在下面的吴卒,顿时陷入了慌乱之中。

  原本自信的潘璋,瞬间表情便石化,那惊恐的神情,仿佛不敢相信,颜军战舰上,竟然配备了这等不可思议的“秘密武器”。

  远处观战的颜良,看着敌舰帆折,淡然的脸上,终于流露出一丝冷笑。

  车船之上装的那玩意儿,叫做拍竿,乃是在后世一种叫作拍舰的主力战舰上,大规模采用的近距离攻击武器。

  当时颜良在想到车船之后,考虑到虽然有了机动性的优势,但若缺乏足够的攻击力,仍不足以克敌制胜,于是颜良灵机一动,便又想到在车船上加装拍竿。

  颜良很快就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妻子黄月英,这对他的这位聪明的妻子来说,自然算不得什么难事,黄月英稍加改变,便重新调整了设计。

  这一百艘结合了车船,还有拍舰,形如“大杂烩”的战舰,如今正抢眼的向交战两军,展示着他强大的攻击力。

  大惊失色的潘璋,急是喝斥士卒把覆落的帆布掀开,尽管他丧失了帆力,但他还有桨的动力,潘璋决定掉转船头,尾追上擦身而过的敌舰,给敌人从后一击。

  但就在潘璋刚从帆布中钻出来,他和他的士卒还惊魂未定时,潘璋原本就惊诧的表情,更是惊到合不拢嘴。

  斗大的眼珠之中,吴人们惊恐的发现,原本顺流的敌舰,竟然连船头都没有掉转,就神奇般的倒退了回来。

  没有帆,没有桨,不掉转船头,战舰竟然能够溯流倒行,此等神奇的场面,简直是闻所未闻。

  瞬息之间,潘璋和他的一船士卒,统统都惊呆了。

  吴人当然做梦也不会想到,这种通过踩踏齿轮来提供动力的车船,只要船舱底部的水手们改变踩踏的方向,就可以轻易的改变齿轮转动方向,进而使原本顺流的车船,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就可以逆流倒开。

  车船上的甘宁,却正以一种戏谑的目光,欣赏着吴人那一张张惊诧的脸。

  利用吴人惊恐失神的破绽,甘宁大声喝道:“拍竿对准了敌舰的尾舵,根老子狠狠的拍。”

  大喝声中,几名猿臂虎躯的力士,操纵着那一根硕长拍竿,借着车船倒退之势,顺势便向楼船尾部的舵拍了上去。

  只听得“咔”的一声轰响,楼船的木舵被生生拍折,一名操舵的士卒也顺势被拍飞出去。

  失去了舵与帆的楼船,单凭着仅存的桨,根本无法控制整艘楼船的方向,诺大一艘巨舰失去了控制,只能乱转着顺流漂去。

  船上的吴卒们晕头转向,完全陷入了惊恐之中,而潘璋也完全失去了方寸,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能任由着他的旗舰乱漂。

  失去方向控制的楼船,等于是失去了作战能力,甘宁作战成功,马上又摧船前进,向着别一艘的敌舰冲去。

  当潘璋的旗舰失利之时,迎击的百余艘战舰,在颜军这全新作战方式的打击之下,业已陷入了全面的混乱之中。

  数不清的士卒被拍落,一面面的云帆被撕裂,尾舵被毁坏的战舰,同潘璋的旗舰一般,陷入了乱漂的境地。

  吴人对于这全新的进攻模式,全然没有任何抵挡的余地,只片刻间,潘璋的舰队便就此瘫痪。

  冲破了防线的甘宁,率领着他首战得胜的车船舰队,趁势杀入了混乱的战团之中。

  原本处于优势的吴军,面对着这突出其来的特殊打击,岂能招架得住,但凡车船所过,几乎无人能挡。

  那一面“甘”字的大旗,耀武扬威的从西杀出,从东杀出,以迅雷之势,将吴人的舰队从中撕为两半。

  黄盖惊了,周泰惊了,徐盛惊了。

  数万吴军将士,统统都陷入了恐慌之中,即使经验最丰富的战士,在此强大的冲击之下,也失去了斗志。

  而吕蒙和凌统却是惊喜万分,此时此刻,他们终于见识了这种新型战舰的强大杀伤力时,方才恍然大悟,为何他们的主公能够有着绝对的自信击败敌人,原来,竟是有此利器。

  “杀吴狗,杀啊——”

  原本处于劣势的颜军将士,他们斗志重新被点燃,一艘艘斗舰,一艘艘的艨冲,如蛟龙一般四面八方的扑向敌舰。

  在此重击之下,吴军很快就全面崩溃,指挥体系完全失灵的各舰,在颜军强大的攻势之下,无不望风而逃。

  而那些失去动力的斗舰和楼船,上面的吴军只能弃却大船,改换走舸向着下游逃去。

  杀红了眼的颜军将士,岂能容许敌人轻易的逃跑,密如飞蝗的箭矢,穷追不舍的向惊恐的敌人。

  而那些硕长的拍竿,竟整船整船的将吴人走舸拍翻,那些落水的吴卒,被江水吞噬者,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大江之上,吴军的惨嚎之声凄厉震天,漂泊的尸体,几乎覆盖了大半个江面。

  此刻,尚留在后方观战的孙权,已是面色惨然,满脸的冷汗,整个身体竟也在战栗抖动。

  此时的这位江东之主,已是被己军的败溃给吓呆了。

  所有的自信,所有的复仇之焰,所有的自尊,都在这一刻烟销云烟,化为了无限的惊怖。

  “怎么可能,那狗贼,怎么可能造出如此战船,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孙权的脑海一片空白,只余了一下大大的惊叹号。

  他当然想不明白,造船水平落后的荆州,连楼船都造不出来,又怎么可能造出如此恐怖的战船。

  而且,这种战船的推进方式,还有攻击方式,都是他孙权做梦也无法想象的到。

  残破的战旗在凋落,数不清自家士卒的尸体,正密密麻麻的从眼前的江面漂浮过来,而他的三万水军,如今已是溃不成军,一艘艘残破的战船,正如惊恐的羔羊一般,疯狂逃向这边。

  刹那间,孙权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。

  他更觉心头仿佛被重锤狠狠的一击,胸口疼到几乎喘不过气来,整个身形也摇摇晃晃的向旁跌去。

  “主公——”随侍的陆逊惊叫一声,忙是上前扶住。

  孙权从晕眩中清醒过来,万般惭愧的自责道:“伯言啊,我应该早听你的建议,不该轻易出击才是,没想到,那颜良竟然如此……”

  诡诈、神奇、可怕……此刻孙权已不知如何来评价他的对手,他甚至连怒骂的勇气都没有。

  陆逊又何尝不是惊骇,尽管他猜想到颜良可能会留有后手,但他却没想到,颜良的后手竟是如此致命,致命到让吴军根本没任何反抗的余地。

  “主公,大势已去,赶快撤退吧,若是给颜军追上来,一切就都完了。”陆逊尚保持着一线冷静。

  己军的败军已逃近,颜军紧追不舍,不消多时就能迫近。

  这时的孙权,哪里还有再战之意,长叹了一声,有气无力道:“撤退,速速撤退吧。”

  船行掉头,孙权在二十余艘战舰的保护下,抢在溃军抵达前,急急匆匆的向下游逃去。

  西面观战的颜良,此时终于能长吐一口气,仿佛积聚已久的怒火,终于在这一战得到宣泄。

  左右周仓等将士,亦是兴奋到顶点,欢呼之声,如有春雷一般响彻大江。

  那一双双望向颜良的眼睛,更是充满了惊叹与敬佩,惊服于他们的主公,竟然能有如此的破敌奇策,率领着他们这班荆州军,终于能够在大江上,堂堂正正的击败宿敌吴军。

  意气风发的颜良,马鞭一指,高声道:“全军继续追击,本将要直取柴桑——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