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二十二章 对付不服的女人

第四百二十二章 对付不服的女人

  霎时间,孙尚香懵了。

  她虽只芳年十五六岁,性情又外向,但到底也到了知男女事的年纪,于男女之别还是知道的。

  自懂事以来,何曾有一个男人,对她做出过这等“轻薄”之举,她那丰腴不失弹性的翘臀,还是第一次被人触摸。

  尽管是隔着一层衣衫,但这也足以让这位正值豆蔻的孙家大小姐,瞬间惊呆在那里。

  “好肥的腚,果然是习武的女人,看来平时没少骑马,哈哈——”

  颜良一拍之下,言语邪荡,笑声更是肆意。

  孙尚香惊谔了一刹那,旋即惊醒了过来,一张俏脸瞬间红潮袭涌,如水的双目更是迸发出无限的羞愤怒火。

  “你个无耻之徒,竟敢轻薄本小姐,我要杀了你——”

  孙尚香羞恼无限,那修长窈窕的身子,开始拼命的挣扎,一双手儿还疯了似的拍打着身边的颜良。

  看着眼前折腾的孙尚香,颜良忽然间,有些能够体会到历史上刘备的难处了。

  想曾经孙刘联盟,孙权硬是把他如花似玉的妹子嫁给了刘备,表面看起来,刘备似乎是老牛吃嫩草,占了莫大的便宜似的,不过现在看起来,刘备的日子估计并不好过。

  似身前这小野马,又好舞刀弄枪,脾气又烈,就算有着绝色的容颜,估计刘皇叔也是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。

  以刘备那时的身份地位,什么样温柔如水的女人没有,又怎会喜欢如此闹腾的烈女。

  只可惜,孙尚香面对的却是颜良。

  眼见她折腾不休,颜良脸一沉,喝道:“小野马,你给我老实点,若再敢折腾,本将就扒了你的裤子。”

  “你敢,你个无耻之徒!”孙尚香羞得满脸通红,依旧大骂。

  “笑话,这世上还没有我颜良不敢之事。”

  颜良冷哼了一声,一只手按住孙尚香,腾出一只手伸入她的腰际,顺势就要往下扒。

  孙尚香这下就慌了神了,她没想到这个颜良竟然说做就做,毫无一丁点的顾忌。

  她便想若是自己裤子真被他扒了,身体袒露在外,到时还有何脸面见人,羞也得羞死。

  念及于此,原本还有几分嚣然的孙尚香,这时就怕了,如那泄了气的皮球一般,立刻就不敢再折腾了。

  这一招果然有效。

  颜良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,点头笑道:“这就对了嘛,做俘虏就要有做俘虏的觉悟,你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,你现在可不是什么狗屁孙家大小姐,而是我颜良的阶下之囚。”

  说着,颜良已拍马徐行,领着数千兵马,前去与黄忠会合。

  孙尚香那百余名部下,眼见主将被擒,哪里还敢有反抗之心,均已是伏地投降。

  孙尚香身子不敢再挣扎,却仍满脸怒意,贝齿紧咬,一副恨不得将颜良碎尸万段之状。

  耳听着颜良“羞辱”性的言语,孙尚香恨恨道:“姓颜的,你猖狂不了多久,总有一天我二兄会来救我,到时候我必亲手斩下你的人头,以报今日之耻。”

  好大的口气,颜良想笑。

  “口气倒是很狂,很好,那你就等着瞧吧,看看到底是你砍下我的人头,还是我砍下那二兄孙权的人头,本将我不但要砍孙权人头,我还要灭你孙家一门。”

  孙尚香狂,颜良更狂。

  孙尚香气恨不已,娇喘吁吁,一时却不知如何回应。

  这时,颜良嘴角却掠起一丝邪笑,“你放心吧,就算再不济,有一点我可以保证,在你砍我上边这颗头时,我下边那颗头,一定会提前弄死你,让你没有这个机会。”

  耳听着什么,“上边这颗头,下边那颗头”,孙尚香就糊涂了,毕竟是未经人事,不知颜良话中玄机。

  “什么两颗头,他明明就只一颗头,下边又怎会多出一颗头来……”

  孙尚香茫然之际,欲待张口再反唇相击。

  颜良却冷冷道:“别怪本将没警告你,你若敢再嚣张一句,本将照样扒你的裤子,不信你就试试。”

  孙尚香恶语已到嘴边,被颜良这般吓唬,只得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,满脸的羞怨之色,却不敢再吱半声。

  “这才乖,哈哈——”

  颜良“啪”的一声,在孙尚香的翘臀上又是一拍,放声大笑着纵马向前。

  孙尚香再次被“羞辱”,恼羞的是面如霞红,怒喘不休,直恨不得将颜良碎尸万段,却碍于身为俘虏,已无反抗之力,只能恨恨咬着切,默默的承受着颜良对自己的“轻薄”。

  行不出里许,那面“黄”字大旗,映入了眼帘。

  此时,一场毫无悬念的阻击战已经结束。

  七千饥饿的吴军,又岂会是黄忠所率的精锐长沙兵的对手,一番厮杀之后,七千吴军死伤大半,其余三四千人尽数投降。

  眼见黄忠纵马而来,颜良便将孙尚香安在了另一匹马上,将她的手脚绑在了马鞍上。

  纵马而来的黄忠,臂上如提小儿一般,夹着一名敌将,来至面前时,将那敌将狠狠的扔在了地上。

  “主公,此贼就是吴军主将孙瑜,末将如主公所令,已生擒下了他。”黄忠苍老的脸上尽是兴奋,显然这一场杀得痛快。

  “堂兄——”

  孙尚香见得孙瑜,不由得惊呼一声,本就恼恨的俏脸上,又添了几分难过。

  垂头丧气的孙瑜从地上爬了起来,眼见着妹妹没能逃出去,同样也被俘虏时,神色不禁愈加黯然。

  颜良拨马向前一步,居高临下俯视着孙瑜,马鞭指着他,冷冷道:“孙瑜,原本你是死罪,但本将宽宏大量,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你可愿归降本将?”

  孙瑜乃孙氏一族中,极有威望的一名宗室将领,倘若能迫使他归降,这对孙权乃至整个江东士民的心理,必然会造成沉重的打击。

  灰头土脸的孙瑜,抬着瞪了颜良一眼,却只冷哼一声,似乎都不屑于跟颜良说话。

  又是一个敢在颜良面前耍傲气的俘虏,对付这样的人,颜良最有经验。

  当下颜良也不怒,只扬鞭道:“子丰何在?”

  “末将在。”周仓策马上前。

  颜良指着孙瑜道:“这个人不说话,看来是个哑巴,你去检查一下他的嘴巴,看看他有没有舌头。如果他有舌头,却不说话,那就是藐视本将,你就把他的舌头给本将拔出来喂狗。”

  “遵命。”周仓捋起袖子就准备动手。

  孙瑜身形一震,方知颜良“心狠手辣”并非虚名,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色。

  “我孙瑜既已被俘,要杀要剐随便,休得相辱。”孙瑜抢在周仓动手之前,大叫道。

  “原来不是哑巴。”颜良冷笑着一摆手,示意周仓住手,“你难道听不懂人话吗,本将刚才在问你,你降还是不降。”

  孙瑜恨恨道:“你侵我州土,杀我将士,亡我百姓,无恶不作,我孙瑜乃堂堂大好男儿,岂能降你这种暴徒。”

  这位孙家大将,慷慨激昂,句句话中都充满了对颜良的控诉,仿佛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一般。

  话音方落,颜良却放声大笑起来,笑声之中是充满了不屑与讽刺。

  “好一个大义凛然,好生的委屈啊,本将倒想问一句,当年又是谁趁我颜良势弱,公然入侵江夏,围我夏口数月之久的。”

  面对颜良的讽刺,孙瑜神色一怔,那般正义凛然之色收敛了几分。

  孙瑜不得不承认,当年颜良与孙家是无冤无仇,确是他孙家为了趁乱取荆州,主动发兵进攻江夏。

  孙瑜怔了一下,却又故作昂然道:“荆州本为刘表所有,当年江夏也不过是被你强占,我孙家进攻江夏又有何不可。”

  “很理直气壮啊,不过本将记得,这柴桑乃至整个江东,同样也是你孙氏从别人手里抢来的,本将今日攻取,又有何不可。”颜良讽刺道。

  孙瑜这下就尴尬在了那里,瞥得是满脸通红,不知如何反唇相击。

  看着不知所以的孙瑜,颜良冷哼一声,“这乱世之中,比的就是谁的拳头大,你们孙氏还不是以武力起家,学谁不好,学起了人家刘皇叔,装什么假仁假义。”

  “颜良,你休逞口舌之快,总之你要杀便杀,我孙瑜绝不会降你。”

  孙瑜被讽得是满脸通红,言语上敌不过颜良,便是恼羞成怒。

  胆敢在颜良面前嚣张之人,从来都不会好下场。

  眼见孙瑜这般狂,颜良脸色一沉,厉声道:“想死可没那么容易,来人啊,把这厮给本将砍去手脚,削成人棍,然后当作礼物,送给孙权那碧眼儿。”

  颜良当然没那么变态,他不过是用这般恐怖的手段,来震慑孙瑜,看他还能硬到什么时候。

  正如他所料那样,此言一出,孙瑜神色顿时大变,眼眸中的惊恐之色,更是难逃颜良锐利的眼睛。

  眼见汹汹而上,准备动手的颜军士卒,孙瑜是又慌又急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而这时,一旁的孙尚香却是惊骇万分,生恐孙瑜遭毒手,也顾不得许多,急是叫道:“颜良,你敢伤我兄长,我孙尚香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