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二十三章 软 了

第四百二十三章 软 了

  孙尚香在威胁颜良,颜良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自己,当年他尚实力弱小时是如此,今日他坐拥两州之地,威震天下时更是如此。

  “还敢威胁我,很好。”颜良脸色一沉,喝道:“不用砍手砍脚了,把这姓孙的直接给老子五马分尸。”

  孙尚香神色惊变,却没想到自己这威胁,竟是送了自己堂兄的小命。

  情急之下,孙尚香惊怒道:“颜良,你敢杀我兄长,我饶不了你。”

  孙尚香的语气虽比方才软弱了不少,但还存有威胁之意。

  颜良心中愈加不爽,却是摆手示意部下且住。

  孙尚香以为颜良被自己唬到了,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岂料,就在她正待再言时,颜良却忽然又道:“先把这姓孙的削成人棍,然后再千刀万剐,待他痛不欲生时,再把他活生生的丢去喂狗。”

  孙尚香大惊,谁想颜良非但没被她唬住,而且手段还一次比一次的残忍。

  这下孙尚香算是明白了,自己的威胁对这个暴戾的男人根本没有丁点用,人家如今大败你们孙家,岂又会将你放在眼里。

  几名亲军依令动手,已经准备拿孙瑜开刀。

  那孙瑜脸色惨然,仍没有求饶,但眼睛却痛苦的望向孙尚香这边,那般眼神,似乎在向自己的妹妹求救一般。

  孙瑜的眼神岂逃得过颜良的眼睛,他知道,这位号称刚勇的孙家将领,其实内心中已然恐惧,只是畏于名声不肯出口求饶,却将这求饶的羞耻之事,寄托在了自己的堂妹身上。

  颜良刀锋似的眼眸中,掠过了一丝蔑意。

  而孙尚香已是急到花容浸汗,心中更是进退两难,极是纠结。

  不向颜良求情吧,就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堂兄被残忍的杀死,孙尚香于心何忍。

  可是,自己身为孙家大小姐,何等尊荣的身份,却又如何能向颜良这个死敌,这个暴徒示软求情,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又将何在。

  纠结之时,颜军士卒的刀锋已经亮出,准备去剁孙瑜的手。

  最后的时刻,孙尚香再也顾不得许多,忙是咬着牙道:“颜良,我求你不要伤我的兄长。”

  这匹骄傲的小野马,终于是开口服软了。

  颜良心情大为畅快,但见孙尚香表情依旧恨恨时,脸上的不满却仍未褪。

  “孙小姐,我没错吧,好象你在向本将求情,不过我看你这一副表情,倒不像是在求情。”颜良讽刺道。

  孙尚香已觉尊严受损,到了这一步,也别无选择。

  她只得心怀着恨心,却将脸上的怒容极力的压制下去,只低着头,默默道:“颜将军,尚香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兄长。”

  看着那张黯然的花容,颜良这下才算满意。

  “懂得服软的女人,本将最是欣赏,好吧,就看在你的在子上,本将留他一条狗命,来人啊,把这姓孙的押下去,好生的看管。”颜良摆手喝道。

  其实颜良本就不想杀孙瑜,此人即使不降,但对他而言,也是一件极有利用价值的战利品,同诸葛瑾一样,将来都会有大用,留他们一条性命自也无妨。

  颜良之所以一番威慑,不过是要杀一杀这两姓孙的锐气,让他们不敢在自己面前放肆。

  孙尚香眼见颜良手下留情,不禁暗松一口气,眼眸望向自家兄长,目光中充满了关切。

  而那孙瑜逃过一劫,心中虽是暗自庆幸,但却是一脸的恼恨,他看向孙尚香时,目光中还有几分怨意,似乎是觉得孙尚香向颜良屈服,丢了他们孙家的名声。

  孙瑜的那般眼神,如针一向扎向孙尚香,令她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委屈之意。

  他兄妹二人的神情变化,又岂逃得过颜良的眼睛。

  待到孙瑜被押走,颜良便感叹道:“你为了救他不惜放下尊严,可人家还怪你损了孙氏的威名,孙小姐,本将倒真是为你觉得不值。”

  颜良的话,更是刺痛了孙尚香,她默默的咬着朱唇,神色黯然不语。

  颜良也赖得再跟她多说,遂是令将孙尚香一并押走,自己则与黄忠会合,向着柴桑城而去。

  此时孙瑜和七千能战的吴军,已尽数被覆沿,柴桑城所余下的,不过几千丧失了战斗力的残兵,还有一城饿到易子而食的平民而已。

  不消一兵一卒,颜良的大军便顺利的进入了柴桑。

  这座长江中流战略要地,扼守着扬州与荆州咽喉的重镇,如今终于再一次的插上了“颜”字的大旗。

  一年多前,颜良也曾占据了柴桑,但那一次用的是奇袭的手段,他的真实实力,并不足以守柴桑,最终不得不把柴桑烧成白地,退回了荆州。

  但是这一次,颜良却是用绝对的实力,重占柴桑,并且他不但有信心守住柴桑,更要将此地打造成他进军江东的前进基地。

  柴桑攻陷,城中残存的百姓,自然也就成了颜良的子民,粮草充足的颜良,当即下令放粮赈济灾民。

  这些已经达到易子相食的饥民,活命之恩让他很快忘记了颜良入侵者的身份,对这位新的统治者自是感恩戴德,万般的拜伏。

  柴桑城中除了数万平民之外,还有近五千的吴军降卒,加上先前的俘获,这一场与孙权的大战当中,颜良总计约俘获了近八千的降卒。

  这八千降卒皆为熟习水战的精锐之士,若能将之编入自己的军中,再加上从吴军手中缴获的数以百计的战舰,颜良的水军实力便将更上一层楼。

  于是在对这些降卒加以安抚,让他们吃饱之后,颜良便将这八千降卒拆散成数营,分别送往江陵、夏口、襄阳等地,重新进行整编。

  攻占柴桑后不久,颜良便大赏三军,封赏有功之将,大肆庆贺这场来之不易的大胜。

  而当颜良沉浸庆功的喜悦中时,位于湖口要塞的孙权,还有他的那些吴将,却在舔食着惨败的伤口。

  两万水战的损失,孙瑜的一万多兵马,柴桑战役中,孙权损失了几乎超过三分之一的兵力。

  这惨重的损失,对只拥有扬州一州的孙权来说,几乎是无法弥补的。

  消息传往江东,三吴震怖,即使是那些三岁小孩,听闻颜良之名也不敢再哭闹。

  湖口要塞,中军大帐中。

  孙权的脸色阴沉暗淡,一双碧眼中闪烁着愤怒和无奈,双手中紧紧攥着的,是刚刚从柴桑发来的情报。

  柴桑失陷,族兄弟孙瑜和他的胞妹孙尚香,尽皆为颜良所俘,数千吴军将士也尽降颜良。

  孙权那个恨啊,他既是恨颜良,又是恨怨孙瑜无能,不守他的将令继续坚守。

  愤怒之下,孙权将自己那族兄大骂了一通,把柴桑失陷的责任,统统都推在了孙瑜的身上。

  众将默默的听着,心中却暗自叹惜,均为孙瑜暗暗叫屈。

  自柴桑被围的二十余天里,孙权好容易在湖口聚集了两万多的兵马,口口声声称将绝不会放弃柴桑,更不会抛弃孙瑜和一万多被围将士,一旦时机成熟,必将举兵西进以解柴桑之围。

  然而,孙权口号声喊的响,实际上却似乎被不久前的惨败吓破了胆,始终不敢向柴桑派一兵一卒。

  众将们都知道,柴桑城存粮无多,孙瑜能够在粮绝的情况下,守了整整一个月,已是非常的不易。而今粮草断绝,率军突围失败被俘,也是无可奈何之事。

  孙权大发了一通脾气之后,心情似乎在舒畅了几分,将那情报狠狠撕碎扔在了地上。

  “柴桑乃我江东门户,断不容失,我发誓一定要将之夺回,尔等有何良策,都畅所欲言。”

  孙权喘着气又喊起了口号,但底气却分明不是那么足。

  诸将均知在这种兵力大损,士气低沉的情况下,想要夺回柴桑几乎没有可能,但都怕惹恼了孙权,便无人敢吱声。

  孙权见众将沉默不语,便不悦道:“你们一个个都苦着脸做什么,胜败乃兵家常事,难道你们只因一败,就被颜良吓到不敢再战了不成。”

  诸将面面相觑,依旧无人吱声。

  孙权脸色愈加脸色,便把众将扫了一眼,目光最后定格在了鲁肃身上。

  “子敬,你说说看,我们该如何夺回柴桑。”孙权问道。

  鲁肃干咳几声,深吸过一口气后,拱手道:“夺还柴桑是自然要的,不过肃以为,以我军眼下的实力,不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,就想夺还柴桑,恐怕是不太可能。”

  鲁肃到底地位不同,最后还是敢道出事实,他这么一说,其余诸将也纷纷点头。

  孙权眉头一皱,沉声道:“不夺还柴桑,难道就坐等着颜良由柴桑举兵东进,入侵我江东腹地吗。”

  “颜良与我军大战数月,他的士卒怕也需要休整,肃以为,我们不妨趁这个时候与之言和,好为我军重振旗鼓争取足够的时间。”

  一听得鲁肃提及言和,孙权神色立变,当即便要发怒。

  这时,鲁肃不等孙权开口,抢先又道:“当年勾践卧薪尝胆,方能击灭夫差,成就霸业,主公乃当世无双的雄主,为了将来的大业,稍作些忍让又有何妨。”

  孙权也知道他现在的实力是夺不回柴桑,之所以一直叫嚷着要反攻,无非是要面子而已。

  鲁肃也聪明,知道自己主公要面子,便很巧妙的铺了台阶给孙权下。

  果然,欲要发怒的孙权,转眼就平静了下来,皱着眉头苦思了半晌,却是轻声一叹。

  “颜良如此正占上风,就算我们想言和,他却未必肯。”孙权忧虑道。

  鲁肃忙道:“肃倒是有一计,或许可令颜良言和。”

  “什么计策?”孙权一喜。

  鲁肃轻咳了几声,道出了两个字:

  “和亲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