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二十四章 送妹

第四百二十四章 送妹

  “和亲?”

  孙权面露茫然,一时没听明白鲁肃这话的意思。

  “肃听闻那颜良素来好色,而孙小姐又有倾国倾城之容,如今孙小姐既已不幸落入颜良手中,肃便想,主公何不顺水推舟,将孙小姐嫁与颜良和亲,如此,那颜良为美色所诱,或许就会同意与我们言和。”

  鲁肃不紧不慢,洋洋洒洒的道出了他所谓的和亲之计。

  孙权神色立变,摆手怒道:“此计绝不可行,我孙家的女儿,既岂嫁给颜良那匹夫,况且此事若是传将出去,天下人皆知我孙权是被逼无奈而将妹妹嫁与仇敌,我孙权的颜面将何存。”

  说到底,孙权还是在顾忌面子。

  这时,鲁肃便耐心劝道:“正所谓能屈能伸,方才为真英雄,主公今日出此下策,实为权宜之举,将来扫灭颜良,报仇雪恨,今日的屈辱只会让天下人更加钦佩主公的胸襟气度。为了大局,恳请主公三思啊。”

  鲁肃又用心良苦的给孙权搭了梯子,此一番话后,原本表情绝然的孙权,表情也渐缓和下来。

  他站将起来,踱步于帐中,苦思冥想着,似乎在做着艰难的抉择。

  思索良久,权衡了半天利弊,孙权又是一声无可奈何的长叹。

  当他转过身时,那紧皱的眉头已然松开,只余下些许忧虑。

  “子敬说得对,我孙权若连此等气度都没有,又如何成就大业,只是这件事事关小妹终身大事,我也不敢私自做主,还得派人先禀明母亲大人才是。”

  孙权所说的母亲大人,正是吴国太。

  鲁肃却又道:“如今形势紧迫,湖口去往秣陵,这一来一回不知要耽搁多少功夫,正所谓长兄为父,肃以为,孙小姐的婚事,主公大可先斩后奏。”

  孙权想想也是,柴桑距湖口不过几十里,颜良的五万多大军随时可能发动进攻,这和亲之事是万万耽搁不得。

  思索再三,孙权狠狠一咬牙,喝道:“来人啊,速将吕范传来。”

  ……柴桑城。

  庆功宴已持久了三天,将士们疲惫的身心,也因这欢庆的气氛而恢复了不少。

  军府之中,颜良已经在和诸文武们商议着,何时起兵向湖口发动进攻之事。

  正自讨论着用兵之事时,堂外亲军却来报,言是东吴的使者吕范求见。

  “孙权此时派吕范前来,必是求和也。”颜良立刻下了定论。

  诸将却似有不信,颜良便叫将那吕范传入。

  不多时,一名中年文士趋步入内,向着颜良拱手一拜,笑呵呵道:“吴侯麾下从事吕范,拜见颜将军。”

  颜良俯视着他,冷冷道:“吕范,孙权派你前来,是不是因为打不过本将,所以就想要求和了。”

  吕范没想到颜良如此直白,连让他说些客套话的机会都不给,一时尴尬在了那里。

  众人见得吕范此状,便知道自家主公料事如神,果然猜到了吕范此来用意。

  颜良却嘴角掠过一丝得意。

  他太了解孙权了,这个极善权谋的碧眼儿,实力强大时,就会心高气傲,实力弱小时,又会卑躬屈膝,能屈能伸,实有勾践之奇。

  如今这种形势下,长江上的攻守之势已逆,孙权放下脸在来求和,自也是正常。

  那吕范尴尬了片刻,讪讪笑道:“孙颜两家本无仇冤,此前的冲突均不过是误会而已,我家主公对颜将军其实是素来钦佩,今派下官前来,正是想与颜将军化干戈为玉帛,两家息兵休战,从此和好。”

  “本将的五万大军,随时随地都能举兵东下,一举荡平江东,他孙权想跟本将言和,试问他能有什么言和的资本。”

  颜良一点面子都给吕范,冷绝傲慢的言语,挑明了他扫平江东的雄心。

  吕范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,勉强笑道:“是这样的,我家主公有一胞妹,容貌倾城,贤良淑德,主公他便想将这胞妹许于将军,以彰显我家主公修好的诚意。”

  听得此言,不仅是颜良,在场的众人皆是神色一动,尽为孙权的提议而感到意外。

  颜良却笑了,心想孙权这小子不仅脸皮厚,而且很阴险,他这是想学历史上对付刘备的手段,要给自己使美人计。

  冷笑一声,颜良便道:“原来孙权还有此等美意,那本将倒想问一问,他的这位绝色的胞妹,现下人在何处?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吕范额头又滚落一滴冷汗,讪讪道:“孙小姐她现在就在柴桑,想来将军也应该知道。”

  “什么,孙小姐竟在城中,本将怎么不知道,子丰,你知道吗?”

  颜良明知吕范指的孙小姐,就是那孙尚香,却是故意佯作不知。

  周仓忍住笑,拱手道:“启禀主公,末将猜想,这姓吕的所说之孙小姐,应该就是当日在柴桑城外,主公亲手所擒的那个孙小姐。”

  颜良这才做恍然大悟之状,目光转向吕范,“本将想起来了,莫非你所指的,就是那个叫孙尚香的丫头。”

  “正是,正是。”吕范忙道。

  啪!

  颜良猛然拍案,神色陡然间肃厉声比,刀锋似的眼眸中,杀气迸射。

  那吕范吓得一哆嗦,背上冷汗直冒。

  颜良死盯着他,沉声道:“那姓孙的女人乃本将的战利品,本将想怎处置她就怎么处置她,孙权想用一件属于本将的东西,来换取求和,他还真是有诚意。”

  颜良的威怒,直把吕范唬得浑身颤栗,背上转眼已浸出了一层冷汗。

  这位东吴的“媒婆”暗吸几口气,极力的平伏下紧张的心情,讪讪道:“颜将军息怒,我家主公的诚意,日月可鉴。如果颜将军愿意言和,我家主公可从孙氏宗族中,另择一女儿许与将军。”

  吕范反应倒是快,临时替孙权的决策进行了调整。

  颜良肃厉的表情,这才缓和了几分,“美人本将有的是,又岂会稀罕孙家的女人,倘若孙权真有诚意的话,江东之中,本将倒还真有一个中意的女人。”

  吕范大喜,忙道:“不知谁这么幸运,竟能得将军垂青。”

  颜良嘴角掠起一抹邪笑,缓缓道:“本将听闻你家主公之母吴氏,已是守寡多年,本将倒是有可考虑将她收纳为妾,不知孙权是否愿意。”

  此言一出,吕范神色大变。

  他万万没有想到,颜良竟然所指的女人,竟然是他们的吴国太。

  吴国太虽育有孙氏数子,但其年龄不过三十又五,若是寻常女人,这个年纪再改嫁倒也无妨。

  但吴氏可是堂堂吴侯的母亲,孙权若是将自己的母亲送给颜良为妾,自己岂非成了颜良的儿子,若然如此,只怕不消颜良来攻,整个江东士民对孙权便已鄙夷之极,到时人心瓦解,谁还愿为其效命。

  这个条件,简直是对孙权的莫大侮辱。

  颜良就是要侮辱孙权,这个反复无常的碧眼小儿,对自己狂妄了已久,欺凌了已久,今日攻守之势已逆,颜良若是不痛快的羞辱孙权,他就不叫颜良了。

  主辱臣子,自觉受了大辱的吕范,此时再也隐忍不住,顿时勃然大怒。

  当下他神色一沉,厉声道:“颜将军,我家主公乃是诚心求和,倘若颜将军一味相辱,无意言和,我江东上下,百万士民,宁可拼个鱼死网破,也绝不受此奇耻大辱。”

  面对吕范的大义凛然,颜良也打算撕破脸皮,正当这时,一旁的贾诩却向他示以眼色。

  颜良何其之聪明,稍稍一睹贾诩的眼色,便会意了他内中的意思。

  思绪飞转,计策已生。

  颜良旋即哈哈大笑起来,“江东果然不乏义士,本将只是开个玩笑而已,你何必如何当真。”

  吕范那一腔的怒意,瞬间给颜良压了下去,他被颜良变化无测的态度弄得是莫名其妙,一时怒也不是,不怒也不是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这时,贾诩开口道:“主公,老朽看吴侯也颇有诚意,主公胸襟宽广,不若就接受了吴侯的美意,两家共结姻亲,从今往后以柴桑为界,互不相侵,岂非两州百姓之福。”

  听得此言,吕范也把前番受的辱给忘了,忙道:“文和先生所言极是,此正是我家主公的意思。”

  以目前的形势,颜良根本无需跟孙权联姻言和,但贾诩既然这么说,必定有其道理。

  颜良便配合着贾诩,装作考虑了起来。

  这时,贾诩起身凑近吕范,低声道:“我家主公的意思,你还没看出来么,吴侯嫁妹,若是不陪送些嫁妆,怎么配得上吴侯一州之主的身份。”

  吕范一怔,旋即明白了颜良的意思,人家这是在要钱呢。

  “未知颜将军需多少嫁妆才满意?”吕范也小声向贾诩询问道。

  贾诩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,淡淡笑道:“嫁妆只是表面文章,意思意思就是了,无需给太多,我看吴侯就送个金一百斤,钱两千万吧。”

  一百斤金,两千万钱!

  吕范心脏扑嗵一跳,惊想你这可是狮子大开口,当我江东吴是冤大头啊。

  “这个,是不是有些太……”

  吕范还想商量时,贾诩已拱手朗声道:“主公,吕先生说了,主公若肯纳孙小姐为妾,吴侯愿送一百斤金,两千万钱以为嫁妆。”

  吕范又吃一惊,心说这可都是你开的价,我什么时候答应了,你这不是坑人么!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