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一晌贪欢

第四百二十七章 一晌贪欢

  孙尚香的乖巧顺从,让颜良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先休息吧,我改天再来看你。”

  颜良还是给孙尚香留了些尊严,他知道,此时的孙尚香是因为饿极了,所以才放下了尊严,可怜巴巴的乞求着自己。

  等一会她吃饱了,精神恢复过来时,势必会极是难为情。

  如今她既已顺从,颜良自要给她留有几分面子。

  起身而去,临走之前,颜良又叮嘱了一番婢女们,好生的照顾孙小姐,绝不可怠慢。

  而这时的孙尚香也顾不得什么,只顾享受着口中的美味。

  吃了一天的粥后,次日孙尚香才被准许吃肉,经过三天的滋补,孙尚香已基本从饥饿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。

  肉体上的痛苦尽管已无,但孙尚香精神上的压力,却是与日俱增。

  她知道,自己是用抛弃所谓的尊严,用顺从与屈服,换来了没被饿死的悲惨结局。

  和亲之事再无还转余地,自己也做出了承诺,那自己这身子,早晚就要被颜良所占有。

  一想到那种难为情的事,孙尚香心中就忐忑不安,害怕不已。

  只是,不知为何,一连数天,颜良却都不曾来看她。

  等待是一种煎熬,这时的孙尚香,潜意识之中,竟然有些盼着颜良前来。

  “孙尚香,你怎么可以有这么羞耻的念头,你是被逼无奈才屈从于他,他不来玷污你的身子岂不更好,你怎么还能盼他来呢……”

  躺在床上的孙尚香,狠狠的摇着头,试图摒弃脑子里那“不可思议”的羞耻念头。

  月上眉梢,人心如潮。

  正自思绪纷飞时,房门吱呀一声开了,孙尚香猛的坐起身来,却见颜良正大摇大摆的走将进来。

  孙尚香脸畔顿生几分红晕,精神一下子就紧张起来,一颗心儿也砰砰的加快了跳动。

  她不敢在颜良面前再摆大小姐的架子,赶紧站了起来,似迎不迎的上前几步。

  “孙小姐容光焕发,看起来身子恢复很好啊。”颜良说着,反手将房门“啪”的一声关上。

  诺大的房中,只余下他二人,孙尚香的紧张在加剧。

  她却只能佯作镇定,勉强的挤出一丝浅笑,“多谢颜将军关心,不知颜将军深夜到此,可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颜良从她身边走过,大咧咧的就坐在了榻上,目光在她身上肆意的扫着,“孙小姐这是明知故问了,本将今日前来,当然是来协助你履行承诺的。”

  孙尚香心头咯噔一下,绯红的羞色,如潮水般漫过香颈,转眼将那一张俏脸尽染。

  纠缠不安了许久,这般羞耻之事,还是避无可避。

  孙尚香心儿狂跳,却不知该如何回应,只将脸低了下去,不敢正视颜良的目光。

  颜良敞开了身子,拍了拍自己的腿,示意孙尚香坐过来。

  孙尚香何时曾与一个男人有过此等亲密的接触,自是羞得满脸通红,扭捏在那里,过去也不是,不过去也不是。

  “怎么,莫非孙小姐还没有尝够挨饿的滋味吗?”颜良流露出不悦。

  孙尚香身形一震,那饥饿难耐,生不如死的痛苦感觉,瞬间闪过脑海。

  那痛苦的折磨,早就摧残了她的意志,此时的她,宁愿是死也不愿再经受。

  孙尚香明白,身在乱世,此时的她除了面对现实之外,已别无选择。

  她只得强按下那羞耻之心,贝齿轻咬着朱唇,一双修长的腿儿像是灌了铅一般,缓缓的挪了过来。

  然后,她迟疑了一下,方才难为情的坐在了颜良的腿上。

  当她隔着那一层衣裙,碰触到眼前这男人的身体时,瞬间心头掠过一阵的酥晕,那沉甸甸的身段,也不禁发出微微的阵颤。

  终于驯服了这小野马,一想到孙权那死敌的妹妹,如今却怯生生的坐在自己的腿上,顺从而畏惧的迎奉着自己,颜良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。

  他大手一伸,顺势便将孙尚香蛮腰揽住,另一只手熟练的在这美物上肆意游移。

  孙尚香身躯微微颤抖,本能的想要挣扎,但她却只能强忍着那份羞意,轻咬着红唇,紧闭的双眼,凭由颜良的抚揉。

  她的喘息越来越重,幽兰般的吐气,吹动着颜良的脸庞,那种痒痒的感觉是愈加的撩人。

  颜良的嘴唇在她的香颈玉面间游移,忽然之间吻向了那樱桃小嘴,熟练的便是衔住那两片湿润的朱唇。

  孙尚香如被电流击中一般,身子猛的一颤,那雄性的气息,直搅得她心乱如麻,饱满的酥峰剧烈的起伏,呼吸急促到几乎要窒息。

  她迫不及待的张开嘴巴,想要大口的呼吸,却怎奈被颜良的热吻堵住,使她下意识的双手推拒着颜良的坚实的胸膛。

  她这般一挣扎,愈是激起了颜良的占有欲,一双虎臂反而将孙尚香揽得更紧。

  孙尚香只能强忍着那窒息的折磨,而那浓烈的羞耻心,也让她的身体转眼变得潮热难耐,鬓角悄然已浸出一滴滴的香汗。

  渐渐的,窒息与羞耻渐褪,经历过最初的难为情后,那女人家的本能,让她竟渐渐从中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惬意。

  颜良的亲吻,还有他的温存,就如同一双手儿,轻轻的挠着她的心头,那种酥酥痒痒的难耐感觉,竟是如此的让人无可抗拒。

  羞意渐去,几番抚慰后,孙尚香渐渐陷入了意乱情迷,一双如藕似的臂儿也将颜良脖子搂住,开始扭动着身姿,主动的迎合颜良的热情。

  而她的鼻间,竟也忍不住,会发出轻声哼呻。

  卸去了尊严的伪装,忘却了所谓的仇恨,此时的孙尚香,便和所有普通的少女一样,紧张却又期盼的,欲要迎接自己成为女人的洗礼。

  颜良嘴角掠过一丝暗笑,他知道,这位孙家大小姐,已经彻底的被自己驯服,已开始乐在其中了。

  血脉贲张,颜良的兴致,已然是达到了顶点。

  三下两下,罗衫已是粗鲁的被撕得粉碎,那一如玉雕琢的娇躯,浑身上下竟似雪一般洁净,没有哪怕一丝的瑕疵,这般曼妙的身体,纵使阅美无数的颜良,也不禁为之惊叹。

  此时,这是这样近乎于完美的身体,正一览无疑的尽收在颜良眼底。

  再难自持,颜良遂是拥美入榻,如虎狼一般欲要施展雄风。

  “将军,能否熄灯,尚香有些害羞~~”

  孙尚香蜷缩着身子,娇声的恳求着。

  “熄什么灯,清清楚楚,坦诚相待才有意思,哈哈——”

  颜良放声狂笑,抖擞精神,威武之躯征伐起那属于他的战利品。

  一个剑出如风,如龙翻腾,一个娇羞承欢,尽享雨露。

  红烛高烧,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,在窗影上摇曳。

  窗外是寒风瑟瑟,屋中那是春意昂然,温暖如火……

  那霖霖的春雨在肆意的淋落,巫山不尽,云雨不休,男人与女人的靡靡之意,回荡在了静寂的夜中。

  甘雨滋润了洼地,雄狮征服了新的领地,不知过了多久,那雷雨的轰鸣,终于停歇下去。

  一晌贪欢。

  ……次日,当颜良睁开眼时,已是天色大亮。

  乌发零乱的孙尚香,正依偎在他的怀中熟睡,一脸的容光焕发。

  经历了昨夜的成人礼,此时的孙尚香,已少了几分少女的稚嫩,多了几许成熟的韵味。

  想想昨夜的征服,当真是回味无穷。

  颜良兴致又起,正欲再展雄风时,耳边却响起了敲门声。

  “主公,江边水营急报,吴人船队已经快到了。”

  门外是周仓的声音,若非极重要之事,周仓绝不敢惊扰颜良的春梦。

  享受了孙权妹妹的颜良,当然不会忘记,此刻自己还正跟孙权处于交战当中,他当然不会因为一晌的贪允,就把正事忘之脑海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颜良应了一声,翻身下床,很快便穿戴好衣服,推门而出。

  “主公,吴人送嫁妆的船队已快接近水营,来船大概有十几艘。”周仓道。

  颜良已是一脸冷绝,将房门关上之际,点头道:“速去传令给诸将,让他们即刻做好准备,只等本将一声下令,便依计划行事。”

  “诺。”周仓领命,急是安排下去。

  当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时,床上蜷缩的孙尚香,方才悄悄睁开了眼睛。

  轻轻嗅去,身上还残留着昨天那糜烂的味道,轻轻被子掀开一角,那一片鲜如玫瑰的红印,清楚的印入眼帘。

  一切就像是梦一般。

  不知是喜还是忧,孙尚香的脸畔晕色渐起,轻声叹了一息。

  当孙尚香回味之时,颜良已策马而奔,春风得意马蹄急,直奔水营而去。

  驻马远望,但见十余艘吴船,正在自家战船的护送下,一艘接一艘的驶入水营。

  靠岸的吴人们,则把一口接一口的大箱子,三三两两的抬下岸来。

  不用想,那箱子里所装的,必然就是孙权所送的一百斤金和两千万钱的巨额嫁妆了。

  看着这般情况,颜良冷笑了一声,口中喃喃道:“碧眼儿,你等着吧,老子我马上就让你尝尝,什么叫做赔了妹子又赔钱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