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五文钱引发的血案

第四百二十八章 五文钱引发的血案

  当吴人还在往岸上搬箱子时,甘宁已飞奔而来,直抵颜良跟前。

  “禀主公,万事皆备,只等主公一声令下。”

  颜良点了点头,“不急,咱们先去会一会那吕范。”

  颜良拨马步向岸边,栈桥上指挥的吕范,瞧见颜良到来,忙是上前来见。

  拱手见礼,吕范笑呵呵道:“颜将军,一百斤金,两千万钱的嫁妆,下官皆已送到,一文不少,将军是否要清点一下。”

  颜良看了看吕范身后遍地的箱子,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点一点吧。”

  说着,颜良一扬马鞭,示意一眼,会意的周仓便带着一众亲军,把那箱子一个个打开,点起了妆嫁。

  吕范就傻眼了。

  他方才所说“点一点”,只不过是客套话而已,一百斤金不说,那两千万钱多个千把文,少个几千文的都是再寻常不过之事,又有谁会去计较。

  令吕范感到惊奇不解的是,颜良就像是个守财奴似的,还真的要派人去点。

  “点就点吧,反正我们这嫁妆只多不少,还怕你挑出刺来不成……”

  吕范心下暗暗一想,却也不好阻拦,便尴尬的笑着,任由颜良来点钱。

  点钱的事交给周仓,颜良便将吕范一行带往了大帐。

  主宾坐定,颜良一句话也不说,只管闲品香茗,低头翻阅兵法书简。

  大帐中的气氛,一片的沉寂。

  那种沉寂,让吕范越发的感到不自在。

  半晌后,吕范实在忍不住,便拱手道:“颜将军,如今嫁妆已送到,却不知颜将军打算何时言和撤兵。”

  “钱还没点清楚,你急个什么劲,你放心,点清楚了钱,本将即刻撤兵还荆州。”

  颜良连头也不抬,应付似的回了一句。

  吕范讪讪一笑,却也不敢再多问,只怕惹恼了颜良,心中却在琢磨着颜良究竟在搞什么玩意。

  半个时辰后,帐帘掀起,周仓一脸恼色,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。

  “怎样,数目点清楚了没有?”颜良放下了书简。

  周仓愤愤答道:“启禀主公,末将已反复点了数遍,吴人的嫁妆中少了整整五文钱。”

  “什么,少了整整五文,这还了得!”颜良一听,顿时大怒。

  那吕范却是愣住了,一时间思维跟不上趟来。

  那可是两千万钱,就算是数也至少得花上个一两天才能清楚,这个周仓区区几个人,才半个时辰就点清楚,已经是下可思议,而且还是反复点了数遍。

  更不可思议的是,数清楚也就罢了,竟然还能精确到少了五文钱。

  吕范震惊时,颜良已是拍案而起,怒喝道:“孙权既是想求和,却连五文钱都要吝啬,他如此没有诚意,实是对本将莫大的轻视,本将岂能容他。”

  面对大怒的颜良,吕范顿时就慌了,忙是解释道:“将军息怒,这其中定有误会,我家主公连这上千万的钱就送来了,又岂会吝啬区区五文钱,误会,这定是误会。”

  直到此时,吕范还以为颜良的发作,乃是因为钱的原因。

  而颜良却根本无视他的解释,绝然道:“你不必再说了,孙权既然没有诚意求和,本将还求之不得,周仓何在!”

  “末将在。”周仓拱的而应。

  颜良眼眸中涌动着杀机,厉声道:“传本将之命,令甘兴霸等诸将,速率水军出击,直取湖口。”

  “诺。”周仓得令,大步流星的出帐前去传令。

  吕范顿时是惊骇万分,他是万万也没想到,颜良会因为少了五文钱,就盛怒到发动战争。

  就在他急欲再解释之时,心头却猛然一震,蓦的是恍然惊悟。

  他的思维终于是跟上了节奏,此时方才是意识到,原来颜良压根就没有打算跟他们言和,人家是早就做好了开战的准备。

  “我早该看出来,他怎会非要去数钱,还会因少了五文钱就怒到开战,那只不过是人家的借口罢了,吕范啊吕范,你当真是蠢不可及……”

  吕范心中暗骂着自己,猛然省悟的他,惊恐的脸上,不禁挤出了一抹苦笑。

  “颜将军,你当真是诡诈多端,看来前次吕某来时,你就已经算计好了,借着和亲为掩护,对我湖口要塞发动突击,对吗?”

  吕范拉长着苦瓜脸,黯然的问道。

  戏也演够,颜良脸上的肃厉也消散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些许冷笑。

  “看来吕先生总算是明白过来了,本将也不妨明告诉你,荆扬二州势不可共存,你以为,本将会因为区区一个女人,还有那几箱子钱,就会放过近在眼前的良机吗。”

  颜良也不再隐瞒,道破了心机。

  吕范面如死灰,颜良那残冷之词,让他感觉自己就似一个小丑,被无情的戏耍。

  自嘲了半晌,吕范叹道:“颜将军之智计,当真非常人所及,但不知如今之势,颜将军打算如何处置吕某。”

  吕范自知上当,以为必死无疑。

  颜良却全无杀意,笑道:“吕先生不必紧张,你好歹也是本将和孙小姐的媒人,放心吧,本将不会杀你。”

  言罢,颜良便喝令将吕范“请”下去,好生的伺奉,不得怠慢。

  吕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,只能唉声叹气而去。

  这时,颜良走出大帐,举目远望江岸。

  但见一艘艘的战舰正驶出水寨,绵延数里的舰队,正铺天盖地的向着下游顺流杀去。

  “碧眼儿,多谢你的妹子和嫁妆,你好好等着吧,我的回礼马上就到。”

  ……黄昏,湖口要塞。

  斜阳将余晖洒在江水上,溅起了朵朵金鳞,黄昏的时水寨,分外的静谧。

  孙权驻马远望,望着柴桑的方向,却是一片的惆怅。

  “不知小妹会受那颜良何等的折磨,唉——”

  孙权长叹了一声,充满了无奈。

  自从答应和亲之后,孙权的脑海之中,不时的就会浮现出自己那娇贵的小妹,正在颜良那恶狼的胯下,痛苦的承受折磨的画面。

  每一次,孙权的心都跟针扎似的痛。

  就在今天早上,也是在这里,孙权送走了吕范和十几艘吴船,那些船上装着的,是孙权连夜从秣陵库府运来的巨额金钱。

  送妹又送钱,而且对方还只给了他十日的期限,孙权知道,这是颜良在故意的羞辱于他。

  但在这种情势下,为了顾全大局,孙权只能把那无尽的恨,继续往肚子里咽。

  “吕范的船想必这时候已经到了柴桑,那颜良看来果真是中了主公的美人计,只要颜良退兵,容得咱们喘过气来,到时三面突袭柴桑,必可复夺此重镇。”

  身后的鲁肃知道孙权难过,便是用那美好的蓝图,来安慰这位江东之主。

  孙权伤感的情绪,这才好转了几分,冷哼道:“颜良狗贼,终究是目光短浅,我孙权发誓,今日的耻辱,将来我必叫他十倍偿还。”

  孙权紧握着拳头,发下了誓言。

  鲁肃忙拱手道:“以主公之神武雄略,肃相信将来必能洗雪今日之耻。”

  孙权轻捋着紫髯,眉宇渐渐再起傲然。

  正当孙权畅想着如何报仇大计时,江面上一只哨船由西急驰而归。

  片刻后,潘璋策马飞奔而来,惊叫道:“主公,大事不好了,哨船回报,西面十里的江上发现大批敌舰,正向着湖口杀奔而来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孙权大吃一惊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同样也震惊的鲁肃,急问道:“敌船来了有多少?”

  潘璋道:“据斥候称,敌船至少有五百余艘,估算敌军少说也得有两万多人。”

  五百敌舰,两万水军!

  这恐怖的数字,往昔根本入不了孙权的法眼,但在这个时候听来,却足以令他肝胆俱裂。

  霎时之间,孙权猛然明白过来,原来自己是又一次中了颜良的诡计。

  那个袁家的叛将,假意跟自己和亲息战,勒索了一大笔钱财,却趁着自己放松戒心之时,突然之间尽起水军前来攻打湖口。

  “阴险,颜良这狗贼,竟如此阴险——”

  惊醒过来的孙权,恨得是咬牙切齿,一张脸涨得是通红。

  而出此和亲之计的鲁肃,眼看着自己的妙计,赔上了孙家小姐,赔上了巨额的钱财,却非但没有令颜良上当,反而是给了对方可趁之机。

  鲁肃心中,那个羞愧啊。

  就在他主臣二人,又是惊,又是愧之际,又一只哨船飞驰而归。

  斥候回报,颜军已在七里之外,而且这一回斥候声称,颜军战船数量有七百艘之多,水军数兵至也有三万人。

  七百战舰,三万水军,这已经是颜良水军倾巢而出,而且其中还有令吴人闻风丧胆的车船舰队在内。

  “主公,敌军来势太快,仓促之间,我军根本不及出营迎击,依肃之见,不若速弃湖口寨,退往下游庐江郡,据守皖口。”

  一听到弃湖口,孙权神色顿时一变,厉声道:“就算水战不得,也当死守湖口营,岂能如此轻易弃却。”

  孙权正当慷慨之时,又斥候飞奔而来。

  “禀主公,南面急报,颜军突然大举增兵艾县,数万步骑对董将军发进攻猛,董将军力战不敌,已被迫退往海昏,颜军沿修水东进,连破数县,已深入豫章腹地。”

  北面大敌当前,南面又传噩报,霎时间,孙权已是惊的乱了方寸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