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三十章 不降就剁你

第四百三十章 不降就剁你

  “那我二兄,还有我孙氏一族,夫君你又打算如何处置?”

  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但孙尚香到底还是姓孙,还顾念着自己这一族的命运。

  “孙氏一族的存亡不在我,而在于他们自己的表现。”

  颜良毫无犹豫,很干脆的回答了孙尚香。

  投降者,可以考虑留一条性命,顽抗者,必杀无疑。

  这就是颜良的回答。

  在颜良争霸天下的大业中,女人从来都不可能成为他心慈手软的原因,颜良并不会因为他纳了孙尚香为妾,就会选择对孙氏手下留情。

  任何敢负隅顽抗,阻挡他前进脚步之徒,都将是他杀戮的猎物。

  孙尚香听着是心头一震,颜良的那份冷酷与直白,让她感到了深深的畏惧。

  但她很快又意识到,颜良回答虽然残酷,但却是一个枭雄必做的选择,自己所嫁之人,的确是当世无双的枭雄。

  尽管心中有些酸楚,但颜良的坦诚,却对了孙尚香的味口,让她稍感几分欣慰。

  “妾身懂了。”

  孙尚香轻应了一声,便不再提孙家的事,只管尽心的给颜良擦身子,比之前来体贴,更要用心。

  水气朦胧,香气袭袭,又这般袒诚相待,眼看着孙尚香那雪里透红的绝色容颜,颜良的心中烈火,渐已熊熊燃烧起来。

  再难自持,颜良猛的将孙尚香抱起,将她抱入了木盆之中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孙尚香惊臆一声,又是羞又是笑,欲拒还休的推拒着颜良。

  颜良却哈哈大笑着,虎掌熟练的在水中游走,片刻之间,便将她衣衫尽解。

  水中的孙尚香,全身尽湿,热水的熏染下,那如雪的肌肤更透着诱人的红晕。

  她那湿淋淋的三千乌发,零乱的遮去了半边的俏脸,看起来更有一种野性之美。

  颜良雄心大作,兴致巨起,但将那娇躯按在水中,抖擞精神,卖力的征伐起来。

  惊涛拍案,神女吟吟,雄狮怒吼,那激烈的声响,杂糅成了一曲惊心动魄的靡乐,回荡在这军营之中。

  ……一夜的享乐之后,精神抖擞的颜良,遂是留甘宁等守营,亲率一万多步军,南下前往海昏城。

  一天之后,颜良与黄忠、魏延二将会合,两万多的步骑大军,对海昏城形成了包围。

  海昏城原只有董袭的五千败军,但此前陆逊奉命率一千兵马,前去相助董袭,却不想正逢颜军大举进攻,陆逊和董袭于海昏会合后,不得孙权的将令,不敢擅自撤退,便被随即杀来的颜军所包围。

  不日,颜良率一万多步军南下,两万五千的步骑大军,将海昏城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中军帐内,刀斧手林列,颜良巍巍坐于上首,一脸的冷绝。

  脚步声响起,神色黯然而不安的吕范,被带入到了帐中。

  那浓烈的肃杀之气,顿时让吕范心情紧张起来。

  “吕范,本将今日招你前来,你可知是所为何事?”颜良冷冷问道。

  吕范看了一眼左右刀斧手,苦着脸道:“观此阵势,莫非是颜将军想要取吕某的项上人头不成?”

  “错!”

  一声洪钟般的喝声,把吕范震得身形一颤。

  吕范暗松了一口气,原以为自己性命堪忧,不想颜良并没有砍他人头的意思。

  正自庆幸时,颜良却又道:“本将要令刀斧手把你砍成肉泥,然后丢到营外去喂野狗。”

  吕范大惊之色,额头转眼浸出一层冷汗,更是吓得身子微微颤抖。

  “吕范,本将可以参考一下你自己的意见,你是觉得本将应该先剁你的下半身呢,还是先剁上半身,我觉得还是从下半身剁起好,不然上半身一剁,你立马就咽了气,那多没意思……”

  颜良语气闲然的跟吕范商量着如何剁他,那般轻松的神情语气,仿佛要剁的不是人,而只是猪狗一般。

  吕范是越听越肝儿颤,额头的冷汗如断了线的珠子,刷刷的往下直滚。

  半晌,吕范才勉强缓过神来,颤声道:“颜将军,正所谓两国交战,不斩来使,将军要杀吕某,难道就不怕天下人笑将军没有气度吗?”

  吕范以为这样可以说动颜良顾及名声,这招对别人也许有用,但用在颜良身上却大错特错。

  “哈哈——”

  吕范的激将法,换来的却是颜良狂妄之极,目空一切般的嘲笑。

  “天下人怎么想,关得本将屁事,本将若是在乎他们如何看,当年就不会反了袁绍,我颜良就是要想怎样就怎么样,谁能奈何得了我。”

  嘲笑声中,颜良满口不屑,根本不将世人的眼光放在心上。

  吕范这下就没辙了,碰上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,纵使自诩辩才的他,此刻也无计可施。

  吕范尴尬在了那里,又惊又慌,一时语塞。

  笑声骤止,颜良道:“不过,看在夫人的面上,本将今天就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吕范,降就是生,不降就是死,你自己选择吧。”

  几乎绝望,以为必死的吕范,猛然间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  只是,这一丝希望,却如刀子一般,在他的心头狠狠的又是一刀。

  身为吴侯信任的说客,被吴侯委以重任,结果是赔了夫人又赔钱,最后还被人家给耍了一回。

  吕范自觉他已是很对不住孙权,倘若如今再投降颜良,那还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。

  吕范陷入了纠结之中。

  “看来吕先生是不打算归顺,子丰,叫你的手下们准备好刀吧。”颜良却不给吕范权衡的机会,摆手冷冷下令。

  周仓得令,向着帐前的刀斧手们吼了一嗓子,一众刀斧手们齐声一应,明晃晃的刀斧已瞄向了吕范,只等颜良一声令下,便如饿狼般扑上去,把吕范砍在肉泥。

  那森森的刀锋,瞬间把吕范残存的心理防线击碎。

  吕范再不敢犹豫,忙是拱手道:“将军乃当世雄主,范承蒙将军看重,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。”

  禁不住颜良的吓唬,吕范终于开口求降。

  颜良紧绷的肃厉脸庞,转阴为晴,一抹得意的笑容很快流露。

  他大笑一摆手,将左右刀斧手喝退,起身上前将吕范扶起,分外亲切的安抚起吕范。

  “前一刻还冷酷如冰,这后一刻就如此热情亲切,颜将军的城府当真是深不可测,就连吴侯也难以企及呀……”

  对待敌人比冬天还要寒酷,对待自己人,比夏天还要温暖,这素来是颜良的对人风格。

  刀斧手撤下,美酒被端了上来,颜良便以美酒为吕范压惊。

  几巡酒过,吕范是受宠若惊,不禁便道:“主公容人之量,当真乃世所罕见,范今归降主公,苦无寸功,主公若有羞遣,范必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。”

  吕范本是只想表表忠心,却不想,颜良等的就是他这一句话。

  当下颜良顺势便道:“既是吕先生如此立功心切,那本将正好有一件事,非你去办不可。”

  吕范顿时一怔。

  ……海昏城东。

  年轻的陆逊,正巡视于城头一线,俊朗的脸上,若隐若现着些许焦虑之色。

  远望着城外旌旗蔽天,声势浩荡的敌营,陆逊只能摇头一声轻叹。

  “当初若是主公听我之言,不轻易的与颜良决战,又何以会沦落到今天这地步,唉……”

  陆逊摇了摇头,又是一声暗叹。

  正自感慨中,陆逊的视线中,忽见数骑人马由敌营而出,直奔海昏东门而来。

  陆逊精神一紧,忙是大步流星的赶往城门所在。

  敌骑驻马于护城河外,当先那名文士大声叫道:“陆伯言何在,我乃吕范是也。”

  陆逊从城垛上探头观望,认出那人果然就是吕范。

  犹豫了一下,陆逊高声回道:“陆逊在此,吕先生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吕范面露几分愧色,却只得强作自若,高声道:“吕某如今已归顺颜将军,今特奉颜将军之命前来,有几句话要转告伯言。”

  吕范已降。

  包括陆逊在内,城上的吴军尽皆神色一变,不少人顿时面露鄙色。

  “吕范,你受孙氏厚恩,焉敢降敌。”陆逊也脸色一沉,厉声质问。

  归降,无非是惧一死而已。

  吕范自不敢明说,怕被人笑他贪生怕死,便故作从容道:“颜将军神武雄略,乃当世雄主,吕某之归顺,也只是顺应天意而已。陆伯言,主公命我转告于你,他很欣赏你的才华,只要你能将董袭的人头砍下,开城献降,主公必当加倍重用于你。”

  有旁人在场,吕范不敢改动一个字,将颜良事先的吩咐,一字不差的全部道于了陆逊。

  杀死董袭,开城投降!

  不仅是陆逊,城上所有的吴军都心头一震。

  陆逊当然不可能答应,当场就想慷慨拒绝了颜良的劝降,正欲开口时,吕范却已不再多言,拨马转身就匆匆而去。

  望着吕范远去的身影,陆逊心中是又惊又疑,俊朗的脸上疑色顿生。

  就在陆逊思绪飞转之时,闻讯的董袭已带着一队人马,气势汹汹的赶到了东城。

  一见陆逊,董袭便沉声道:“陆伯言,方才听说吕范那背主之贼来过,劝你杀了我,开城投降颜良,可有此事?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