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三十四章 恩威并施

第四百三十四章 恩威并施

  火光与黎明之光的照射下,颜良终于头一次看清了陆逊。

  正如颜良想象的一样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完全是一副儒将的气质。

  至于陆逊,当他看清颜良的形容之时,却不禁暗暗吃了一惊。

  颜良诡诈多端,在陆逊看来,颜良必是一身城府深沉的样子,但眼前所见颜良,却是粗犷而雄武,外表看起来完全不过一赳赳武夫,却怎想那样豪迈的形容之下,竟是隐藏着深不可测的智谋。

  陆逊暗吸了一口气,拱手道:“陆逊在此,颜将军,不知你可否放我和我的部下一条生路?”

  还是太年轻啊,老子我费了大半天的周折,就是为了抓你这条大鱼,你以为老子会轻易放过你么。

  “陆伯言,孙权大势已去,你再追随他是没有前途的,归降吧,本将保你能大展才华,保你陆家在江东的地位不受动摇。”

  颜良抛出了橄榄枝,而且他知道,收降陆逊这样大族出身的人才,单纯的个人荣辱是不足以打动他的,必须要牵扯到他们整个家族的前途命运。

  陆逊神色一怔,似乎没料到颜良如此看重于他。

  他也不假思索,当即道:“陆某只是一职位低微的小角色,焉敢劳动颜将军如此看重。”

  颜良冷笑了一声,“小角色往往有大智慧,当初你的那条诱反五溪蛮军之计,可是给本将添了不少麻烦,本将岂能忘了你这个深藏不露的小角色。”

  陆逊闻言一惊,他当初向孙权献这条计时,乃是私下所献,事后也并未向旁人太过声张,以至于吴军中有不少将领,都不知道此计乃他所献。

  就连吴人诸将都不知道之事,颜良却了如指掌,这又如何能不叫陆逊感到震惊。

  “这颜良如此料事如神,当真是世所罕见,怪不得他能连连识破我的计策,难道是天要灭孙氏不成?”

  陆逊心下震惊之极,那惊色更是无法压制的涌现在脸上。

  面对着满脸惊色的陆逊,颜良却只云淡风轻,丝毫不以为然。

  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陆逊,沉吟半晌,默默道:“若是陆某不打算投降,不知颜将军打算如何处置?”

  “你若是不降,便是不孝之徒。”颜良声音陡然间肃厉起来。

  陆逊神色一愣,一时变得茫然起来,心想自己为主尽忠,不肯背叛,此等忠义之举,怎就会变成了不孝之徒。

  颜良却冷冷道:“如果本将所知没错的话,你叔父陆康,乃是为孙策所杀,而且孙策所杀的,还有你江东诸多亲朋故友,如此看来,那孙策实可属你陆家的大仇人。你陆逊不想着为陆家报仇雪恨,却反过来为仇人的弟弟效忠,你这不是不孝之徒,还能是什么。”

  陆逊闻言神色一变,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,很显然,颜良这番话是揭破了他的伤疤。

  当年孙策取江东时,为了树立威名,的确是杀了不少江东士人,这其中就包括陆逊的叔父陆康,陆逊对此焉能没有记恨。

  然后来孙氏对江东的统治渐固,陆逊为陆家的利益设想,便不得不放下仇恨,在孙权的征辟下,出仕为孙氏效力。

  虽说表面看起来,孙家与陆家的仇恨,已是化干戈为玉帛,但在陆逊心底,又岂能真就把杀叔之仇,当作未曾发生过。

  为孙权效力,实属不得已而为之也。

  陆逊是没有想到,颜良竟把他的家底摸得这般清清楚楚,更在自己陷入绝境之时,公然揭自己的伤疤。

  惊谔的陆逊,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  颜良知道,陆逊对孙家的忠心,已然在动摇。

  或者说,陆逊对孙权压根就没有忠诚可言,能够维系他为孙权效力的驱动力,唯有利益而已。

  沉默了半晌,陆逊叹道:“将军料事如神,将陆某的虚实看的是清清楚楚,不过,诚如将军所言,就算是为了陆家,逊只怕也无法接受将军的美意,我可不想让陆家重蹈凌氏一门的覆辙。”

  陆逊所指,乃是孙权因凌统之叛,怒灭凌操一族之事。

  他这是在害怕,倘若自己归顺于颜良,孙权一怒之下,也会把陆家斩尽杀绝。

  颜良却并不感到意外,他早料到深谋远虑的陆逊,会考虑到他家族安危的这一点。

  当下颜良便道:“难得你如此为家族设想,好吧,本将就给你一个机会,容你暂时暗降,待到本将扫平江东,灭了孙权时,再明降不迟。”

  暗降?明降?

  陆逊愣怔了一刻,以其之聪明,很快就悟到了颜良此话之意。

  明降,便是像是凌统那样,反戈一击,为颜良主动去攻打孙权。

  暗降,自然便是不抛头露面,不主动跟孙权交锋,只留在颜良的身边,出谋划策。

  而这暗降的话,在外看起来,他陆逊只是被颜良所俘,至于降还是未降,旁人莫知。

  如此一来,孙权则握不到把柄,自然就不好对陆家下手。

  换作是别的将领,颜良当然不会开出如此优厚的归降条件,不过陆逊有王佐之才,而且乃江东大族出身,争取到他的归降,于颜良有极大的利处,便是因此,颜良稍稍放宽些条件,也未尝不可。

  “本将乃是欣赏你的才华,才会放宽条件,陆伯言,希望你是一个识时务的人,不然的话,董袭就是你和你这五百残兵的下场。”

  说着,颜良手一摆,周仓纵马上前,将一物扔在了他的面前。

  那滚落于地的血淋淋之物,正是董袭的人头。

  陆逊的神色大变,那张狰狞血污的人头,一瞬间给了他前所未有的震撼。

  他的脑海中,竟是俨然出现了自己被颜良刀锋斩过的画面,那种死亡的味道,如同感同身受一般,直令他浑身为之一颤。

  陆逊已经感受到了冷绝的杀意,正无声无息的压迫而来,他知道,颜良绝不是在和他说笑,如今最后通碟已下,只要他敢说一个“不”字,顷刻之间,自己和五百残兵,都将如董袭那样身首异处。

  旷野之上,鸦雀无声,死一般的静寂。

  无数双颜军将士眼睛,都在死死的盯着他,恨不得即刻扑上来,将他撕成碎片。

  性命、陆家、血仇、孙权……诸般思绪在陆逊的脑海中翻腾,他已经是用尽了全力,在权衡着利弊。

  最后,陆逊的目光,定格在了董袭那血淋淋的人头上。

  凝视许久,陆逊长吐了口气。

  “身死名灭,倘若今日葬身于此,又谈何陆家的复兴,况且,这颜子义有雄主之姿,气度和智计都远胜孙仲谋……”

  当陆逊再次抬起头时,目光已变得无比的坚定。

  他沉顿了片刻,遂是翻身下马,向着颜良拱手躬身。

  虽未明言,但这个臣服的举动,不是归降颜良,还能是什么。

  曾经历史上的东吴四大都督,吕蒙已入麾下,而今陆逊又伏服归顺,得此奇才,颜良如何能不得意兴奋。

  “好啊,甚好,甚好,哈哈——”

  颜良放声大笑,笑声中是何等的狂妄,何等的兴奋。

  东方发白,旭日初升,朝霞将整个战场染了一层金黄。

  陆逊已降,董袭身死,海昏城不攻自破,整个豫章郡已再无吴军。

  随着董陆军团的覆灭,孙权主力的东逃,与荆州毗邻的豫章、鄱阳二郡基本已丧失了抵抗。

  颜良拿下海昏后,遂命魏延等分兵四出,先后攻下南昌、余汗、鄱阳诸城,全取了扬州西面诸郡,在陆上形成了对会稽、吴郡等江东腹地的威胁。

  当颜良所向披靡,肆意的攻略孙权西线的地盘时,滚滚长江上,一叶扁舟正逆流而上,疾行在前往皖口的路上。

  船头处,那个高冠长剑,面如美玉的男子,正负手而立,远望着滚滚的江水出神。

  “不想我卧病半年,形势竟会演变成这样……”

  周瑜眉头紧锁,望水兴叹。

  半年前的那场武平之役,身为吴军北线都督的周瑜,被颜良识破了计策,大败于颍水河畔,自己也身负箭伤,不得不再次归往吴中养病。

  这半年来,周瑜听了夫人小乔的劝告,只安心养病,不问世事,总算是恢复了七成的健康。

  但就在数天之前,静养在家的周瑜,却突然接到了孙权的征召,命他即刻赶往皖口主持军事。

  那个时候的周瑜,方才得知了孙权损兵失地,被颜良打得溃不成军的惊人消息。

  于公于私,周瑜都无法再等,当即起程赶往了皖口。

  江风起,冬末的江上,天气甚是寒冷。

  舱门吱呀一声开了,容颜绝色的小乔从舱走到了船头,将一件披风轻轻的披在了周瑜的身上。

  周瑜回过身来,见是小乔,紧凝的眉头稍稍松展,露出一丝笑意。

  “夫人,军中艰难,你还是回去吧,不必非得陪着为夫。”周瑜携着小乔的手道。

  小乔却摇头道:“夫君身体未愈,妾身岂能放心得下,妾身这回一定要留在军中照顾夫君。”

  小乔的关怀,让周瑜心中一阵的感动,便是不再反对。

  “夫君,听说那颜良极是厉害,主公眼下损兵折将,才想起请你来对付颜良,妾身只怕这是把难题推给了夫君你。”

  他便握紧小乔的手,目光投向西方,眉宇间扬起一抹傲然之色。

  这位江东美周郎,傲然道:“夫人放心,为夫这次重掌军权,便和那姓颜良的新仇旧恨一起清算,早晚必取其人头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