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三十六章 第一人

第四百三十六章 第一人

  关中,长安。

  曹操率领着他那凯旋之师,昂首阔步的进入长安城,接受了一城士民的夹道欢迎。

  此时的曹操,自然是志得意满,春风得意,比当年扫平河南,据有中原时还要兴奋。

  中原之地虽大,但却是四战之地,曹操没有一日不过得是如坐针毡。

  但雍凉二州则不同了,东有雄关之固,南有秦岭之险,据有此二州,只有他威胁别人的份,别人再休想威胁到他。

  此时的曹操,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安稳觉了。

  得胜的次日,汉帝刘协在早朝之上,对他的曹丞相进行了厚赏,将曹操的食邑增加到了万户。

  而当天的朝议上,甚至还有朝臣上奏,奏请汉帝策封曹操进位为公。

  这道奏议让汉帝惊出了一身的冷汗,一时慌得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  自从汉高祖斩白马盟誓,非刘氏为王,天下共击之后,称公称王就成了权臣篡权的标志信号。

  不过,曹操本人马上对此表示了反对,声称自己已位极人臣,万不敢再受公爵之封。

  曹操的主动谦辞,好歹让汉帝松了口气,那些试图附议的大臣们,见曹操表现出坚辞的态度,便也只好作罢。

  朝议散,回往相府。

  一班霸府幕僚们相继前来,真正的朝议,这时才在此间刚刚开始。

  “丞相,荆州急报,颜良已于不久前大败孙权水军,柴桑所属豫章、鄱阳诸郡,已尽为颜良所据,孙权如今已退守庐江。”

  同郭嘉一同负责情报的刘晔,将这最新的情报奉上。

  此言一出,不仅是曹操,其余霸府众僚们,也是吃惊不小。

  “孙权的水军不是号称无敌于长江吗,他至少也当战成个平手才是,怎会为颜良所败?”

  曹操不知详情,穷尽了所思,自然是想不明白,颜良如何能在水上击败孙权。

  刘晔遂将颜良如何以车船,出其不意,一举将孙权击垮的战事,尽数道了出来。

  这时的曹操,方才是恍然大悟。

  然而,明白了真相的曹操,脸上的惊异之色却是愈重。

  “这个颜良,先有连弩,又有弩车,今又造出了什么车船,这个河北匹夫,他脑子里究竟都装的是些什么,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奇技淫巧?”

  惊异之下,曹操忍不住置疑道。

  麾下,无论是刘晔,还是郭嘉,或者是荀氏叔侄这等绝顶聪明之士,均是猜之不透。

  他们实在也想不明白,那个原本被世人评价为“有勇无谋”的匹夫,自官渡之役后,一夜之间变得足智多谋就够令人惊奇的了,却怎还屡屡能造出许多不可思议的兵器,在关健时刻改变战争的结局。

  更不可思议的是,如此一个聪明绝顶之人,更有当世绝顶的武艺,纵然连关羽、许褚这等绝世武将,亦战之不下。

  在场的这些谋士都是通晓古今之士,但他们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,古往今来,除了颜良之外,谁还能达到如此不可企及的高度。

  最终,他们即使嘴上不说,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这残酷的事实:

  颜良乃古往今来第一人。

  眼见众幕僚们无人吱声,曹操沉声道:“颜良这小子如今已势大如此,若再容他吞并江东,天下谁还能制他,看来本相必须得给他点颜色看看了。”

  曹操此言,自有对颜良用兵的意思。

  这时,刘晔却忙道:“启禀丞相,商县守将前日发来奏报,数日前颜军已加强了武关的兵力,如今武关之敌已增至了七千之众,照此看来,颜良似乎已有所防备。”

  一听这话,曹操刚刚涌起的战意,马上就蔫了下去。

  很明显,人家颜良知道你曹操平定的雍凉,早防着你再攻南阳。

  以武关之险,于加上七千精兵,纵使他曹操起七万之军,也未必能攻下。

  况且,就算费了半天力攻下来了,那时的颜良想必已率大军赶至,难道要在人家的地盘上,和颜良进行决战吗?

  上次南阳兵败的惨痛教训,曹操自不会忘记。

  “既然颜良有所防备,再强攻南阳就不太现实,依彧之见,既然无法扼制颜良坐大,便当集中精力,尽快壮大我们自己。只要丞相能扫平中原,一统北方,纵使那时颜良已据有半壁江山,又有何惧。”

  荀彧的一席话,将曹操狭隘的思维中拉了出来。

  沉吟半晌,曹操目光陡然一凝,高声道:“文若所言极是,东取中原才是首要之事,颜良那厮就先放在一边,如今雍凉已平,后顾之忧尽除,也该是重启东进战略的时候了。”

  ……湖口营。

  颜良策马而行,巡视于诸水营,督视着士卒们加紧训练。

  如今冬末入春,春耕时节即将到来,尽管颜良节节胜利,却也不得不暂时停下了进攻的步伐。

  打仗打的不光是士卒,更打的是后勤,颜良聚集在前线的五六万大军,后方就必须要征调十几万的役夫,进行运粮、筑城的后勤工作。

  则今春耕在即,十几万的丁壮如果不能下地,势必会对整个荆州的经济造成不小的影响。

  况且自周瑜执掌皖口吴军以来,孙权一下子变的聪明了许多,将两军交界的大批百姓内迁,实行了坚壁清野的政策,这使得颜良无法以战养战,这种情况下,荆州的经济好坏,就对颜良下一步的作战,有着更加重要的影响。

  再则,不久前颜良也对皖口要塞做了试探性的进攻,事实证明,周瑜确如颜良所猜想的那样,玩起了坚守不出的战术。

  水上决战,颜良可以依靠车船的优势,但吴人若是坚守不出,颜良一时半会就有点没办法。

  在没有想出破敌之策前,颜良只能选择暂时停止进攻,顺便也让将士们休整一下。

  正自巡视之时,忽见周仓飞奔而至,大叫道:“主公,大事不好,三夫人和四夫人打起来了。”

  三夫人,马云禄?

  她什么时候来了,怎还会和孙尚香给打起来?

  颜良神色一怔,也不多想,急是拨马往大帐飞奔而去。

  大老远之时,颜良便听得女人的清喝和兵器的碰撞之声,似是一场激战正在继续。

  转过一座营帐,举目望见,但见一白一红两道身影,正在中军大帐前翻飞舞动,两柄银枪更是溅出漫空的流光。

  凝目看去,果然见白衣的马云禄,正与红衣的孙尚香,斗得正凶。

  “她二人怎么会打起来?”

  颜良翻身下马,左右那些围观的士卒,见得自家主公来了,忙是如有浪开,自觉的让出一条道来。

  颜良本待喝止她们的激斗,但见她二人斗到不分胜负之时,忽然又起了兴趣,喝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。

  马云禄的马家枪法,孙氏的霸王枪法,均乃枪中一绝,难得见这两路枪法对上,闲来无事,倒不妨欣赏上一番。

  颜良兴致一起,便负手于胸前,兴致勃勃的观战起来。

  枪影重重,寒光流射,飞火与白虹纠缠在一起,杀得是难解难分。

  马家枪法以招数变化多端为重,招式繁复而力道不足,相反,孙氏的霸王枪则以刚猛为主,胜在一力降十会,招数上反而比较简单。

  这两路枪法各有所长,同样也各有其短,她二人的修习境界又相差无几,自然是谁也压不倒谁。

  颜良是和马超交过手的,同一路枪法在马超的手中,威力自是十倍于马云禄。

  至于孙尚香,料想他的武艺也远不胜其兄孙策,颜良脑海里不禁在想象,如果孙策还活着的话,若同马超交锋,不知会是何等场面。

  正自神思之际,蓦见他二人齐声一喝,一白一红两袭身影相对撞至,两柄银枪更似电光一般射出。

  寒光流转的锋刃,直扑对方的胸口而去。

  她二人这一招,已是倾尽全力,双方身形不避对方之枪,仿佛都抱着死战之心,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一般。

  颜良心头顿时一惊,以他绝顶的武艺,自是看得出来,她二人这是逞强好胜,宁可抱着两败俱伤的危险,也非要分出个雌雄不可。

  到了这个份上,颜良就不能再看热闹了,他可不想看到他的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妾,血溅在自己的眼前。

  眼见两柄银枪,瞬息间就要刺向对方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颜良身形一动,如风一般冲入战场,众人还未看清他如何动作时,那巍然的身躯,已是挡在了她二人之前。

  马云禄和孙尚香激斗正烈,谁也没有想到,自家的夫君会突然之间出现,无不是花容惊变。

  只是她二人招式已然用老,来不及收式,手中银枪硬生生的就刺向了挡在中央的颜良。

  枪锋将至的一刹那,颜良身形忽的向后偏了寸许,轻枪的避过了袭来的枪锋,猿臂抬起,虎掌顺势便抓住了枪竿。

  腕间猛一用力,但听得“咔嚓”两声齐响,那两柄银枪已如败朽一般被轻松折断。

  “大营之中自相激斗,成何体统!”颜良厉喝一声,将手中折断的枪头扔在了她二人面前。

  马云禄和孙尚香吓得是身形一震,花容间尽显惧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