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两位夫人

第四百三十七章 两位夫人

  左右诸将士,耳听得颜良这一喝,虽知不是在斥自己,却也均是吓得浑身一颤。

  颜良目光四下一扫,鹰目如刃,士卒们哪敢再围观,赶忙都是悻悻的散了。

  颜良瞪了她二人一眼,冷哼一声,拂袖步入了大帐。

  马云禄和孙尚香均是面露愧色,都低着头,小心翼翼的跟了进去。

  颜良往那里一坐,板着脸道:“说吧,你们是怎么一回事,为何会打起来?”

  方才当着众部下的面,颜良自要拿出主公的威严,这时已无外人,情绪便要缓和许多。

  这两位夫人紧绷的心弦,这才稍稍的松缓了几分。

  马云禄容颜含笑,说道:“夫君误会了,我们哪里是在打斗,妾身只是听闻尚香妹妹也是用枪的好手,所以才和她切磋一下而已。”

  说着,马云禄已贴了上来,媚眼如丝,手搂着颜良的胳膊,做起了撒娇之状。

  见得马云禄和颜良如此亲昵,孙尚香的俏脸间,悄然掠过一丝嫉妒。

  水灵灵的眼眸子一转,她便也贴上近前,学着马云禄的样子,将颜良的胳膊搂了住。

  “云禄姐姐说得正是,妾身只是和姐姐切磋武艺,哪里是在打斗,夫君误会了。”

  孙尚香的声音比马云禄更娇,那般嫣然的笑脸更媚。

  颜良的脸色已更为缓和,却仍冷哼了一声,“你们两个当为夫是好糊弄的么,若真是切磋武艺,怎会有方才那般拼命的招式,那架式分明是要同归于尽,两败俱伤,为夫若是不及时出手,你们两个恐怕这会已血溅当场,生死未卜了。”

  颜良拆穿了她们的借口,很严肃的训斥着。

  二人被揭穿了心思,均是面露惭愧,低着头静听教训。

  “你们都给本将记着,你二人既为我颜良夫人,今后便是自家人,凡事要互相忍让,互相扶持,谁要是敢因争风吃醋而自相残杀,别怪我把她打入冷宫,从此再无相见。”

  身为一方雄主,身后有三妻四妾是常事,女人们彼此间为了争宠,有些嫉妒,耍些女人的心眼也可以理解,若是她们都和和气气的,反是没了味道。

  但是,颜良的容忍却也是有限度的,斗嘴可以,但斗到舞刀弄枪,要出人命,颜良却是万万不会允许。

  所以这时,颜良也就不给她们留面子,直白的对她们进行警告。

  二女也是身形一震,面上的惭愧和畏惧之色愈重。

  “我说的话,你二人可都记下了吗?”颜良最后一次发问。

  “妾身记下了。”她二赶紧点着头应诺。

  见得她二人乖巧顺从,颜良的肃然的表情,这才松缓下来,冷峻的脸上重新浮现出了笑意。

  马云禄和孙尚香二人,眼见自家夫君脸色转阴为晴,二人紧绷着的心,这也才放松下来。

  “对了,你不留在襄阳,却怎想起来湖口前线?”颜良目光转向了马云禄。

  马云禄这才想起了正事,忙道:“还不是因为妾身父兄的之事,妾身前日听闻那曹贼攻破了祁山营,将妾身父兄逼得去投奔张鲁,妾身恨意难平,故才专程赶来湖口,想请夫君发兵杀了那曹贼,为我马家报仇。”

  果然如此。

  其实不用马云禄说,当颜良听闻他这位三夫人到来时,颜良就已经猜到了分。

  曾几何时,马家好歹也是与韩遂并立的西凉第二大诸侯,好歹也是威震关陇。

  可是现如今,曾经威风凌凌的马氏一族,如今却被曹操杀到如丧家之犬一般,连最后的地盘都没有保住,还灰溜溜的逃去汉中,去依附张鲁那个神棍。

  马云禄虽然嫁给了颜良,但好歹也是马家的女儿,又如何能不为马家的沦落而悲愤。

  曹操,这个马家的死敌,马云禄又岂能不恨之入骨。

  “曹操乃为夫死敌,夫人尽管放心吧,总有一天,为夫会灭了此贼。”

  颜良郑重的做出了保证,却又道:“不过,灭曹贼却不是此时,夫人只怕还要隐忍一段时间。”

  灭吴之战已开启,颜良当然要一鼓作气,岂能半途而废,给那孙权得以喘息之机。

  不过到底有孙尚香在侧,颜良也不想当着马云禄的面,伤他这位新夫人的面子,故是未有明言。

  马云禄是聪明人,自然很快就明白了颜良的言外之意。

  她虽深恨曹操,想要报家族之仇,但自知嫁既是嫁与了颜良,凡事自当以颜良的大业为。

  马云禄也知眼下颜良正专注于灭吴,即使要为她报仇,也是分身分暇。

  “只要夫君有朝一日能为我马家复仇,妾身就心满意足了,夫君自不必急于一时。”马云禄很识大体的宽慰道。

  马云禄的懂事,令颜良颇感欣慰,伸手在她妩媚的脸蛋上摸了一摸。

  而旁边的孙尚香也不笨,自知颜良暗中所指是什么,心中不禁有些落寞,她见颜良又当着自己的面,去抚摸马云禄,神色便愈加黯然。

  颜良洞察人心,又岂会觉察不到孙尚香的伤感。

  当下他便哈哈一笑,左拢右抱,将两个美人往怀中一拥,“今日不谈公事,本将就好好陪陪我的两位绝色夫人。”

  颜良大笑之时,顺势在孙尚香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。

  孙尚香虽已不再是少女,但被颜良当着别人的面,这般亲昵还是头一次,不禁眉色含羞,脸庞悄生晕色,先前的那伤感的心情,似乎也一扫而空。

  于是颜良便叫备下酒菜,在这大帐之中,与他的两位美人,肆意的饮酒作乐。

  如今战事稍停,诸营都处于休整当中,也没什么情急的大事需要颜良即刻处理,诸将们闻知三夫人来了,便也都很识趣,没人来打扰自家主公的兴致。

  暖帐之中,红烛高烧,酒香四溢。

  已然饮到半醉,两位夫人因是酒意上头,人也放开许多,气氛渐至融洽。

  “美酒在喉,若是再能有一段歌舞助兴,那就更妙了。”一脸酒气的颜良,笑道。

  “夫君若有兴致,妾身愿为夫君献舞一曲。”

  马云禄兴之所致,从颜良的怀中滚出,醉步帐中,翩翩起舞。

  她所跳的那舞蹈,虽不及汉家舞蹈那般精致,但却处处彰显着妩媚,举手投足之间,极尽媚惑。

  颜良看得是心中怦然而动,眼中邪笑渐盛。

  轻舞片刻,马云禄旋转着从颜良身边擦身而过,那抚面而过的裙角,将丝丝缕缕诱人的体香袭入颜良的鼻中,令他心神一阵荡漾。

  兴起之下,颜良猛将她的裙角抓住,想将她拉入怀中亲热一番。

  却不料,只听得“哗啦啦”一声响,他没将马云禄拉入怀中,反是将她裙子撕下了大半。

  那雪白如玉的足儿,那光滑剔透的修长腿儿,顿时便撕露了出来,白花花一片的撞进了颜良的眼帘。

  那绝美的景致,瞬息间竟让颜良感到有种窒息的错觉。

  马云禄本还惊于衣裙被撕破,但当她瞥见颜良那荡漾的眼神时,朱红的嘴唇却是抿然一眼,如水的眼眸中掠起一丝异样的媚笑。

  她便旋转着顺势远去,再度起舞时,边是起舞,边是从外到里,一件件的开始解下自己的衣衫。

  罗衫尽解,一件件的扔落在地上,那藕似的臂儿,那雪堆砌的淑峰,诸般绝美的景物,一点点的揭开了神秘的面纱,一点点的撞入了颜良的眼帘。

  颜良一口口的吞着酒,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这极具异域风情,妖媚无限的夫人,几有血脉贲张的冲动。

  而一旁侍奉的孙尚香,却没想到马云禄竟是一点不害臊,竟然能那样自然的跳起那等羞煞人也的邪舞。

  马云禄语笑媚妩,从容大方的紧,倒是孙尚香反而羞得是脸畔潮红,心儿跟着扑嗵扑嗵的狂跳。

  但是孙尚香很快就发现,她所认为的羞舞,自家丈夫却看得兴致勃勃,那般神情,更似对马云禄喜欢的不得了,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。

  见得颜良此状,孙尚香很快就产生了危机感。

  她虽已嫁与了颜良为妾,却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,如今颜良灭她的娘家是势在必行,将来她在颜良的众位夫人中,便将是最没有靠山的一个。

  这也就是说,将来她的地位如何,完全只能靠自己来争取。

  眼见颜良全神贯注的盯着马云禄,却浑然不觉自己的存在一般,孙尚香焉能不感到危机。

  到了这般地步,孙尚香自知不能坐视不顾,她便是狠狠一咬牙,决定把矜持那种没用的东西,统统的抛掉,只要能取悦到颜良,她什么事都能做。

  “一人独舞多无趣,妾身愿与姐姐共舞,同为夫君助兴。”

  孙尚香低眉含笑,也起身步入帐前,起舞弄影,竟是学着马云禄那般样子,也轻解罗衫起来。

  孙尚香虽然好武,平素根本没学过舞蹈,但她冰雪聪明,却是一学就会。

  只须臾间,她便也舞得有模有样,妩媚之处,丝毫不逊于马云禄。

  就在颜良惊喜的目光中,又一如玉雕琢,无暇光洁的完美之躯,袒诚无比的尽入眼底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