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三十九章 送财使者

第四百三十九章 送财使者

  颜良当然不会知道,在他睡着的时候,他的两位“抢来”的夫人,已经成了知心的好姐妹。

  当然,颜良也不屑于去关心这些。

  一个志在图谋天下的男人,如果整天把心思用在琢磨老婆小妾上面,能够成就霸业就怪了。

  颜良的手段很简单,只要你们把我伺候好,其他那些爱耍些小心眼的女人把戏,但凡不超过我的底线,都懒得去管她们。

  一夜快活,这一晚颜良是睡得特别的香。

  当他睁开眼来时,已然是日上三竿,两位风情万种的夫人,也如小鸟一般,依偎在他的身边。

  颜良想到也没什么紧要军务要处理,便也不急着起来,想要拥着美人再舒舒服服的睡上一个懒觉。

  正当这时,却听得帐外周仓道:“启禀主公,许别驾有要事求见。”

  许攸要求见。

  颜良本想让许攸呆会再来,不过转念一想,周仓明知自己和两位夫人在帐中休息,还敢出声惊扰,想来那许攸必是有紧急的要事。

  颜良精神自没有为温柔乡所困,念及于此,他便叫许攸在外帐等候片刻,自己侧伸着懒腰坐了起来。

  这时那两个美人醒了来,见得颜良有公务要处置,便忙也起身,粗粗穿戴起衣衫,一起服侍颜良穿衣洗盥。

  她二人你端水来我拾衣,配合到极有默契,不时间还彼此笑上一笑。

  看着她二人这般默契的样子,颜良心中不禁暗奇,便想难道是昨夜一晚春宵,自己充当了导体,让她二人心意相通了不成。

  好奇之际,衣容已然整了干净,颜良便也不再多想,昂首走出了外帐。

  此时许攸已在帐中,正负手来回的踱着步子,嘴里还哼哼着不知名的调子,似乎是有什么喜事一般。

  “咳咳~~”颜良轻咳着坐于主座。

  许攸回头见是颜良到了,忙是上前躬身见礼,拱手笑道:“主公今日精神甚佳,看来是昨晚一定休息的很好。”

  他那般笑眯眯的样子,一看就知另有玄音,想来他也知道三夫人马云禄到来之事。

  许攸本就是生性不羁,作为元功之臣,众文武中,也就是他敢私底下跟颜良开上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
  “你个老不正经的。”颜良手指着他,也笑着反击了一句。

  许攸捋着白须,嘿嘿的笑而不语。

  颜良饮过一口茶,清了清残留的酒意,笑容很快收敛下来,问道:“子远,你这么急着见本将,莫非是有什么要紧事吗?”

  许攸这才想起来,玩世不恭的表情马上收起,表情变得认真起来,那张老脸上,重新流露出几分喜色。

  “主公,老朽的细作不久前收到情报,那益州刘璋已派了使者前来荆州,目下其船已过樊口,正望湖口而来,照这情势,多半是要来面见主公。”

  益州,刘璋……熟悉又遥远的两个词话,就这么忽然间进入了颜良的脑海。

  说起来,颜良已经和刘璋做了多年的邻居,却从来都没有打过一次交道。

  刘璋暗弱。

  作为一名穿越者,颜良不用任何谋士为他分析,就能自信的下出这样的评价。

  事实也是如此,颜良鲸吞荆州,北下许都,东破孙权之时,坐拥百万之众的刘璋,却还在被张鲁这个只拥有二十万人口的汉中神棍欺负。

  在颜良看来,益州那块肥美天府之国,早晚也将他盘中之餐。

  而刘璋,不过是暂时替他看门护院,直等着颜良杀入川中,将他扫地出门。

  尽管刘璋暗弱,尽管荆州与益州相邻,但重山之险却让无能的刘璋,拥有了最强大的武器。

  曾经的历史上,刘备在拥有内应的条件下,还打了整整三年才拿下益州,而以颜良的见识,自不会放着中原和江东的大片地盘不去抢,却不远千里的去花数年时间去强攻益州。

  不是不攻,而是时机未到。

  便是因此,颜良自攻下荆州之后,就一直对刘璋这个邻居视而不见。

  但在这个时候,刘璋却主动的派了使者前来,这不禁让颜良对其重新予以了关注。

  “未知刘璋的使者是何人?”颜良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  “老朽已打听清楚,来使乃益州别驾张松。”许攸答道。

  张松啊,如雷贯耳的名字。

  曾经的历史上,若不是张松暗中勾结刘备,诱其入川,刘备能否成就帝业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  熟知历史的颜良,又岂会不知张松其人,如今一听到来者是此人,颜良的心头自是微微一震。

  “本将据有荆襄多年,也不见刘璋这个邻居来打个招呼,他这个时候却派别驾前来,也不知他是打得什么算盘。”颜良不动声色道。

  加驾乃州牧治下最高级别的佐官,刘璋以此等重臣出使,可见他对此之重视。

  许攸眼眸眯成了一道缝,捋须笑道:“西凉诸侯覆灭,曹操全据雍凉,对两川的威胁骤增,主公全据荆豫,连破东吴,威震于天下,则以刘璋之软弱,又如何能不惊恐呢。”

  “子远你的意思是,刘璋是因畏惧威胁,所以才派张松前来结好不成。”

  “多半是如此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认同了许攸的看法。

  历史上,曹操大军南下,逼降荆州之后,刘璋就曾畏惧曹操,派蜀兵前来荆州为曹操助战。

  那么今日颜良崛起于荆州,实力与日剧增,刘璋这小子忌惮之下,派人来主动修好也是情理之中。

  不过,颜良却比许攸想的更深,许攸只看到了表面,熟知历史的颜良,却看到了其他。

  “那么,以先生之见,颜良应当如何对待这个张松。”颜良先不言明自己心思。

  许攸冷哼了一声,“张松乃蜀中名士,主公此番当向他示以威霸,让刘璋畏于主公,更让蜀中士人心中震慑,则往后主公率军平定益州之时,蜀人畏于颜良威名,便可不战而降。”

  许攸底气甚足,他给颜良设计的这套“恐吓外交”,确实也符合颜良此时的实力。

  不过,许攸却小看了蜀人的斗志,更小看了张松。

  颜良便也不明言,只笑道:“如何对待那张松,本将自有分寸。”

  ……两天之后的黄昏,炊烟袅袅而起,湖口水营上空,弥漫着丝丝缕缕的饭香,已是到了晚的时候。

  营中的文武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有的打算用餐,有的则已回帐倒头准备大睡。

  正当众人刚刚放松下来时,却忽然接到颜良将令,命他们前往水营栈桥去集合。

  诸文武们不敢怠慢,忙是从各营各帐赶往了水营。

  栈桥之上,颜良身披红色披风,负手而立,已西望已久。

  不多时,众人尽皆赶来,皆列于颜良的身后,心中揣摩着主公为何要急召他们前来。

  许久,颜良未曾开口,只那么静静的远望着西边,仿佛在等待着什么。

  “不知主公召我等前来,有何事吩咐?”许攸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本将召你们前来,是叫你们陪本将一起迎一个人。”颜良头也不回的答道。

  迎一个人?

  众人顿生狐疑,皆想荆州那边还能有什么重要人物,竟让主公率领着全营文武要员一起相迎。

  难道是夫人黄月英要来吗?

  这也不对,就算是主母要来,主公独自相迎便是,也不会把他们统统召来,这可是并无先例的。

  就在众人寻思之际,数艘船已由西面驶向了湖口水寨。

  当先一艘哨艘率先驶至,一名斥候叫道:“启禀主公,益州使者已到。”

  益州使者?

  众将这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原来自家主公聚集他们在此,原来乃是为了迎接益州的使者。

  旁人便罢,许攸却是吃了一惊。

  区区刘璋那弱者的使者,用得着以如此大的排场,这么大的规格进行迎接么?

  “主公,不过是一个张松而已,待他人到了,将之召来相见便是,主公何必这么隆重的相迎。”许攸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尔等放心,今日咱们大排场的迎接张松,他日此人必会百倍报还咱们。”

  颜良微微而笑,言语中似另有玄音,只是许攸却难以揣测得出。

  历史上的张松,虽位居高位,但对于刘璋这个软弱无能之主,却早就心存反意,不然也不会和法正等人密谋,趁着出使之机,将益州献给刘备。

  不过,张松虽是想把益州献给曹操,只因曹操对其有所轻视,故才一怒之下改献刘备。

  颜良自知这张松自恃甚高,故才要摆下这排场,以显示自己的诚意。

  许攸的细作就算是再密,也不到张松的脑子里,自然万万也不会想到,这位益州别驾竟存有“卖主”之心。

  说话之间,那一艘主船已然驶入水寨,靠上了栈桥。

  桥板放下,片刻后,一名身形矮小,相貌颇有些的于丑陋的男人,昂首阔步走下了船来。

  来者,正是张松。

  当张松看到栈桥上一大堆的人在等候于他时,脸上不禁掠过一丝惊讶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会受如此重视。

  这时,颜良却已大步上前,笑道:“本将久仰永年先生大名,今日一见,当真是幸会呀。”

  “下官益州别驾张松,见过颜将军。”张松忙也见礼。

  “永年先生一路辛路了,本将已在帐中备下薄酒,请先生移步营中。”

  颜良遂叫牵马过来,他便和张松一起,并肩齐驱的步向中军帐去。

  能被威震天下的颜良亲自相迎,还能跟颜良并马齐驱,如此高的礼遇,实在是令张松感到有点受宠若惊。

  “人言这颜良甚是狂妄自大,如今一见,怕是传闻有虚啊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