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四十八章 我狂故我战

第四百四十八章 我狂故我战

  开战,已是势在难免。

  当初五万大军攻陷湖口,本可趁势突破吴军的各处防线,径直杀奔秣陵而去。

  只可惜,半道上却杀出了周瑜,在他的龟缩战术之下,强大的颜良屡攻皖口要塞不下,最终只能任由将士们胜利的锐气,一点一点的消弥干净。

  只要周瑜一天不主动出战,颜良就一天无法打开通往三吴的血路。

  而如今,庞统的连环离间计下,终于逼到周瑜要不得不主动出战,如此,正中颜良的下怀。

  诸将们虽不知颜良何以会有如此自信,判定周瑜必然会出战,但他们却深信,他们伟大的主公,绝对不会做出错误的判断。

  多少年来,百战百战的骄人战绩,正是颜良可以无视所有的质疑,独断专行的资本。

  “周瑜这龟孙子若是敢主动出战,这一次咱们一定杀他个片甲不留,大家伙说是不是!”

  老将黄汉升的热血已沸腾,挥舞着拳头兴奋大喝。

  “杀他个片甲不留——”

  “杀他个片甲不留——”

  黄忠这般一叫嚣,其余诸将,尽皆齐声怒啸。

  猎猎的战意,在这大堂之中熊熊猎燃,凛烈之极的杀意,正疯狂的流转。

  颜良扫视着兴奋好战的诸将,冷峻的脸庞间,强烈之极的自信,为之如火而燃。

  趁着诸将士气大作之际,颜良当即便做出了新的布署。

  湖口方面,以凌统和吕蒙二将,统两万水军,表面上营造出防备松懈的形势,暗中却加倍警觉,随时侦察皖口吴军的动向,一旦周瑜大军出动,立刻报往柴桑。

  陆上方面,黄忠即刻回往长沙,率领一万余步卒,由长沙郡向豫章军方面暗中运动,一旦战事开启,迅速赶往鄱阳与魏延所部七千兵马会合,从长江南岸向秣陵方向挺进。

  江北方面,张辽率步骑近一万,由夏口方面走山道向东,向庐江郡潜进,准备攻击皖口侧后。

  而此前退往夏口的车船舰队,则依然由甘宁统帅,为了防止吴人细作的侦查,从现在起就伪装成运粮船,分数批向柴桑方面秘密的聚集。

  这一支关键的水军,只等周瑜倾军向湖口发动进攻后,便即刻由柴桑顺流东下,以迅雷之势对周瑜的水军发起攻击,配合湖口的吕蒙军,务求将周瑜所率的东吴主力水军一举歼灭。

  作战计划下达,诸将各自散去,即刻赶往自己的岗位,只等柴桑的颜良一声号令,便依计行事。

  而颜良本人,为了麻痹周瑜,则继续保持跟周瑜的书信往来,以显示自己尚未窥到周瑜的图谋,仍还沉浸在离间计的实施当中。

  诸事已毕,众文武散尽,已然是夜幕将近。

  原本热闹的大堂,此时方才恢复了安静。

  颜良轻咳了几声,脚步声响起,一直居于偏堂的庞统,方才转入正堂。

  “士元先生,本将方才的安排,你可有什么看法?”颜良笑问道。

  庞统捋须道:“人言将军用兵如神,适才听将军的一番用兵,诸将各用其长,兵马分派的恰到好处,果然是名不虚传,庞某佩服佩服。”

  和庞统接触了多日,颜良对这个奇貌不扬,甚至说性格还有些怪诞的天才谋士,也算是颇为了解。

  颜良知道,此人眼界甚高,放眼天下都没几人能入他法眼,他能对颜良说一声佩服,自然不会是拍马屁。

  颜良很受用,听着很爽。

  “士元先生,本将有件事一直相问,先生为何要如此帮我?”

  颜良知道庞统有投效之心,但这些天来,庞统一直是以客人的身份为自己出谋划策,从未曾提到半个投效的字。

  时值今日,连环离间计将成,颜良自要探探他的心思。

  庞统捋须短须,淡淡道:“庞某若不显露些手段,帮将军打开通往秣陵的坦途,将来将军以庞某为谋主,将军麾下那些豪杰之士,又岂会心服口服。”

  庞统的这番回答,当真是让颜良大感意外。

  如颜良希望的那样,庞统确实表露了愿意为自己效力的意思,但他却丝毫不谦虚,一开口就直截了当的要当颜良的谋主。

  谋主啊,那可是诸侯手下,最擅长军谋战略的第一谋士。

  一方诸侯手下,杰出的谋士可能有一大堆,但能当谋主之人,却唯有一人。

  庞统的这份自信,当真是堪比颜良。

  不过,颜良却喜欢庞统的自信,喜欢庞统的狂。

  只迟怔了一下,颜良放声大笑起来,笑的是何等的豪情万丈。

  忽然之间,颜良感觉自己仿佛是撞见了知己一般。

  “本将麾下不乏狂妄之士,唯有士元才领悟了狂的真谛,看来你和本将一样,都是个狂人,很好,咱们两狂携手,何愁霸业不成。”

  颜良未因庞统的狂而有丝毫不悦,相反却是极端的欣赏。

  此时的庞统,也不禁放声大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痛快,就仿佛,费尽了多少心机,受了多少白眼,今日终遇慧眼视英者,能够看穿他这块旷世美玉,有多么大的价值。

  狂妄的笑声,回荡在空荡的大堂间。

  柴桑城头,那战争的阴影,再度浮现。

  ……皖口营。

  千军尽集,百舸升帆。

  夜色的掩护下,诺大的水营中,闪烁着无数的寒光,犹如漫天的繁星倒映在了大地上。

  那是数之不清的吴军士卒,正在手执着各式的兵器,默默无声走上栈桥,登上一艘艘的斗舰与艨冲。

  中军大帐之内,周瑜昂首驻立在那里,展开双臂,任由自己的夫人小乔服侍装戴甲胄。

  小乔一件件的将上下的盔甲,细心的替他扎紧,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,最后,才不太情愿的将头盔交给了周瑜。

  “夫君,这次你真的要亲自出战吗?”小乔那轻柔的吴语中,充满了关怀。

  周瑜重重的点了点头,“主公疑我与颜良勾结,密谋造反,事到如今,我已别无选择,唯有杀败颜良,方才能证明我的忠诚,打消主公的猜疑。”

  小乔轻叹了一声,面露几分伤感,似乎在为丈夫所受的不公待遇鸣不平。

  “可是,夫君不是说颜良那暴徒羽翼已丰,我江东难与其争锋,唯有坚守不战么。”小乔又不安道。

  周瑜携起了小乔的手,朱唇扬起一抹自信的笑。

  “原先是如此,但那颜良为施离间计,已撤了大半湖口之军,我细作也探知敌军防备松懈,此正是绝佳的进攻之机。那颜良以为主公因猜他的离间计,要将我从皖口调走,然后再趁机举兵,却万万料不到,我会抢在他动手之前,先给他来个致命一击。”

  小乔久随周瑜,耳濡目染,也算颇懂几分军事,听得周瑜这番解释,方才安心了不少。

  “放心吧,夫人你就在此静等我得胜的消息,如果运气好的话,为夫还会把颜良那狗贼的人头一并砍下。”

  周瑜何等的自信,仿佛一切尽在其掌握之中一般。

  小乔那暗皱的眉头,这才终于松展开来,她点头笑道:“我家夫君乃举世无双的名将,那颜良匹夫又岂是夫君对手,夫君放心上阵杀敌便,妾身在此静待夫君凯旋。”

  得到了自己女人的鼓励与祝福,周瑜仿佛更有了自信,再无犹豫,他转身便昂首步出帐外。

  大帐之外,鲁肃等不少诸将都等候已久。

  火把照耀之下,周瑜那威武自信的英姿,清楚的映入他们的眼帘,让所有吴军将士都为之一振。

  周瑜也不多看众人一眼,大步带风的就向着栈桥而去。

  鲁肃等诸将,紧随于后。

  鲁肃紧走几步,追至周瑜身侧,低声道:“公瑾,全军出击如此之大事,我还是以为当先向主公请示之后,再做决断不迟。”

  “战机稍纵即逝,哪里有时间去请示主公,正所谓兵贵神速,子敬你身为右都督,深通兵法,该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知道吧。”

  周瑜说话之时,连头也不回,话中显然还藏着讽意。

  鲁肃眉头微微一颇,欲待再劝。

  这时,周瑜却冷冷道:“当初主公赋予本督临机决断,先斩后奏之权,本督已决意出兵,子敬你若是不愿,自可往秣陵去见主公便是。”

  言罢,周瑜再无多言,大步流星直上楼船旗舰。

  鲁肃被周瑜狠狠的呛了一番,这下就无语可说了。

  尽管鲁肃这个右都督,名义上是跟周瑜共掌军机,但毕竟他才刚刚上任,权威未树,而周瑜的威望又太高,他这么一决定出战,即使是黄盖这等孙家老臣也没有反对。

  也难怪,如今湖口要塞之敌不过两万水军,且没有那要命的车船舰队,而且根据情报,敌方的守备情况似乎颇为松弛。

  周瑜选择这个时候出击,正合兵法之道,这班龟缩已久,早就憋着一股复仇怒火的吴将,岂又有不响应之理。

  诸将尽皆赞成,鲁肃虽明知周瑜出战,乃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却也是孤立无援,无法阻止。

  无奈之下,鲁肃只好暗叹一声,也往自己的战船而去。

  月升之时,三万吴军皆已上船,浩荡的杀气,在黑夜中汹涌的澎湃。

  登上顶层甲板的周瑜,环视着他数万精锐的将士,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在心中熊熊而生。

  深吸过一口气,周瑜剑指西方,高声喝道:“全军出动,直取湖口,报仇雪恨——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