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弃 妇

第四百五十一章 弃 妇

  车船,颜良的车船!

  周瑜惊住了。

  颜良的车船舰队,不是尚在夏口吗,如今怎会在细作毫无侦知的情况下,突然间从数百里外的夏口,出现在了湖口?

  周瑜的脑海里,霎时间闪现过无数的疑问?

  而他麾下的那些吴军将士,当他们看到颜军车船出现之时,也尽已惊几乎崩溃的边缘。

  此间不少士卒都是当年樊口一役的幸存者,他们可是亲身体会过车船那恐怖的攻击力,那次惨败的经历,不知在多少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。

  如今,再次目睹这般恐怖的战船,岂能不让他们惊惧万分。

  骚动骤然而起,部分惊恐到极点的吴军,甚至在尚未交战,就已经开始掉转船头,企图随时向下游逃跑。

  而这个时候,周瑜的神色骤然一变,他终于是想明白了真相。

  原来,颜良的离间之计,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让孙权撤掉他这个棘手的对手。

  颜良早就料到,他周瑜为了证明清白,会主动向湖口发起进攻。而为了诱使他上钩,颜良更是故意营造出防备松懈的假象。

  与此同时,颜良的车船舰队,却早已秘密的抵至柴桑,就等着他周瑜率军进攻柴桑之后,从侧后发动突然袭击。

  颜良真正的目的,乃是为了彻底的歼灭吴军的水军主力。

  “这个颜良,竟能想出如此诡绝的连环之计,他到底是人还是魔鬼!”

  周瑜的从头到脚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恶寒,生平头一次,他对颜良产生了深深的畏惧。

  惊诧的片刻间,颜军的车船舰队已迅速逼近,那一面“甘”字的大旗,正耀武扬威的飞舞。

  颜军来势甚快,吴军已是全线慌乱。

  周瑜却反而从惊恐中恢复,那俊朗的脸上,喷涌出了无限的愤怒。

  “颜良狗贼,几次羞辱,我周瑜今日就与你决一死战!”

  周瑜恼羞成怒,不顾军心已散,打算掉转船头,强行的与甘宁统帅的车船舰队决战。

  就在此时,西面的数百艘战舰,竟是不听周瑜的号令,率先脱离战场,向着下游抢先逃去。

  撤退之军,乃是鲁肃所统的右翼舰队。

  周瑜神色大变,万不料鲁肃竟然会临阵脱逃。

  “快发令旗,把鲁肃给我拦下!”周瑜大叫道。

  旗舰上的令旗急摇,但鲁肃却丝毫不听,反而以右都督的身份,下令全军向皖口撤退。

  周瑜的威望开始失效了,越来越多的战船,开始加入鲁肃逃跑的队伍,片刻之间,除了部分死忠于周瑜的水军,近一半的吴军都已加入到了撤退的队伍。

  水营内。

  经受住了石弹洗礼的吕蒙,还有他惊心动魄的士卒们,终于是得以喘息一口气。

  善于用兵的吕蒙,眼见吴军的霹雳船退去,大批的斗舰和艨冲顶上前来,他敏锐的意识到,吴军这是打算趁势一涌而上,攻入水营。

  数十轮的石弹打击下,他沿岸一线的防御工事几乎被摧毁大半,就连停泊在水道中的战船,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,此外,士卒的损失也达到了近千。

  这种不利的局面下,吴人若是强攻,能不能顶得住还是一个未知道。

  虽是如此,吕蒙也别无办法,他已抱定必死这决心,无论如何也要死撑下去不可。

  正当吕蒙喝斥着士卒,准备拼死应战时,意外忽然发生。

  他发现,耀武扬威的吴军舰队,非但没有向自家水营逼近,反而是有部分战船,竟是开始向东面撤退。

  而且,原本就规模的撤退,很快就演变成了大队人马的逃亡,只片刻的功夫,近有一半的吴船都加入到了逃亡的行列。

  岸上决心死战的颜军将士,都给吴人这莫名其妙的撤退,瞧的是个个呆住了。

  吕蒙也惊异不已,他猛然间想到了什么,急是策马奔上岸坡,居高远望,果然是隐约见长江西面方向,正有大批的舰船向着这边驶来……

  吕蒙染血的脸上,霎时间闪过无限的惊喜。

  他知道,那是颜良的援军,终于杀到了。

  时机已至,此时不反攻,更待何时。

  “主公的援军已到,全军听令,给我杀出营去,痛击敌军——”

  吕蒙兴奋的舞枪大吼,号令传下,全军尽皆振奋难当,这些隐忍多时的颜军将士,不用任何的鼓舞,一个个迅速的奔上战船,扬帆出寨。

  左营右营,吕蒙和凌统分率着近两万的水军战士,五百余艘大小战船,如出笼的巨鲨一般,倾巢而出,杀向正处溃境的吴军舰队。

  西面顺流而下的甘宁,也已率军迫近,与吕蒙等湖口水军,形成了呼应之势。

  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,颜军那漫天的旗帜耀武扬威,此时的周瑜,已是陷入了愤怒与失望的谷底。

  鲁肃的临阵先撤,颜军的内外合击,已经击碎了他残存的希望。

  “鲁肃误国,鲁肃误国啊——”

  周瑜仰天长叹一声,别无选择之下,只得下令追随他的战舰,也向东面撤退。

  三万吴军,仓皇而退,一路向着皖口要塞退去。

  这一次,颜良再不会给吴军安然撤退的机会。

  颜良给甘宁和吕蒙他们的命令,乃是对吴军穷追猛打,直至追到无法再追,方才能止步。

  于是两支水军便会师于长江,尾随着仓皇的吴军,一路狂追不休。

  一天之后,逃兵与追兵,先后进抵了皖口要塞水域。

  经过一天一夜的追击,吴军已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兵力,如今眼看着营塞就在眼前,无论是周瑜还是鲁肃,却都不敢进入。

  原因无他,只因颜军舰队尾随太近,倘若吴军逃入营中,根本还来不及设防时,颜军就已趁势杀入皖口营。

  那个时候,军心丧尽的吴军,将只剩下任敌宰割的份。

  不得已之下,周瑜和鲁肃只能弃了这座苦心经营,坚不可摧的要塞,继续向着下游夺路而逃。

  甘宁和吕蒙所率的三万水军,见得吴军没有逃往皖口营,遂也没有发进攻击,将该营置之不顾,继续追杀吴军主力。

  此时的皖口营中,守军不过千余,将领不过蒋钦一人,此等兵力,远少于当年固守柴桑的一万五千兵马,根本就威胁不到颜军的后路,故是甘宁等才会弃之不攻,将之留给后续的部队收拾。

  栈桥上,一袭雪影尚在风中凌乱。

  江风吹抚着她的三千乌发,丝丝缕缕的青丝遮掩了半边的容颜,更让她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。

  此时的小乔,正沐浴在江风中,等待着他丈夫的凯旋。

  就在一个多时辰前,巡江的哨船发回急报,声称上游处,大批的己军战船正向着皖口营归来。

  小乔听闻这个消息后,便以为那是自家的美周郎正得胜而归。

  欣喜的小乔,便和许多留守的士卒一样,纷纷的跑来岸边,来迎接那得胜的自家将士。

  风中驻立了一个多时辰的小乔,终于看到了自家战舰的影子,但很快,她和所有迎接的人一样,原本充满期待的表情,却变得惊疑无比。

  那一艘艘狼狈的自家战舰,急急而来,根本就没有打算归营的意思,径直从皖口要塞前掠过,继续向着下游疾驶而去。

  那般样子,哪里是得胜而归,根本就是败溃而逃。

  小乔甚至还看到了周瑜旗舰的影子,但那一艘熟悉的楼船,同样没有入寨,而随着大流向东退去。

  此时的小乔,还有留守的士卒们,方才意识到,出征的将士们,极有可能是败了,而接下来大批敌舰的杀到,很快映证了他们的猜测。

  眼见茫茫无尽的敌舰,汹汹如虎狼一般从江面向飞驰而过,小乔和所有留守的吴军士卒,都惊得是目瞪口呆。

  “怎么可能,夫君怎么可能败给那颜良,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惊恐的小乔,心痛如绞,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。

  “夫人,我军已然大败,颜军的大队兵马很快就要杀来,皖口要塞守不住了,速随末将退往皖县吧。”

  策马飞奔而来的蒋钦,一脸凝重的大叫道。

  眼见着自家丈夫,弃自己于不顾,先行逃去,小乔更心痛不已。

  无可奈何之下,小乔只能听从蒋钦的安排。

  于是,蒋钦便护着小乔,带着一千惊惶的守军,弃了这皖口要塞,向着皖水上游的庐江郡治所皖县逃去。

  蒋钦弃守皖口未久,另一支颜军水军便驶抵了此间江面。

  那是颜良亲率的三千虎卫亲军。

  这三千虎卫亲军,皆乃陆战精锐,但却根本不擅水战,原本蒋钦凭一千水军,完全能够守住。

  但此时蒋钦惊恐而逃,颜良和他的三千旱鸭子,便是兵不血刃,不费吹灰之力的攻陷了皖口空营。

  时隔数月,颜良终于踏上了这座让他恨到牙痒的坚固要塞,策马行进在那空荡荡的营垒中,颜良自是感慨万千。

  正是这座坚固的要塞,险些就坏了自己攻灭孙吴的好事,倘若没有庞统及时出现,献上那诡绝的连环离间计,今日他又焉能踏足此间。

  得知到守将蒋钦已率残兵退往皖县,颜良便道:“张文远的步骑在哪里了?”

  “回主公,张将军的兵马已在皖县西南四十里,相信明天就可以完成对皖县的包围。”周仓答道。

  颜良点了点头,目光投向北边,扬鞭道:“传令全军北上,先攻下皖县,再东下与兴霸他们会合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