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五十三章 擒 美

第四百五十三章 擒 美

  城外围城的,那可是颜良啊。

  那个传闻杀人如麻,残暴无良,连江东小儿听到名字,都不敢再啼哭的恶魔。

  身为周瑜妾室的小乔,更是听了不知多少关于颜良的恶言,她对此人自然是又恨又怕。

  而今,城池将破,若然自己落入颜良的手中,岂非生不如死。

  念及于此,小乔岂敢再有犹豫,急是翻身上马,随着蒋钦向城北而去。

  攻城的四面中,北面颜军的数量最少,不过两千余人而已。

  城门打开,吊桥放下,蒋钦忽然率领着数百精锐,出其不意的从城中杀了出来。

  围城的颜军似乎没料到吴军竟然还敢杀出城来,仓促应付之际,没能拦住一心求生的吴军。

  蒋钦大杀一场,生生杀出一条血路,护着小乔望北疾奔而去。

  出皖县沿皖水北上,不数日就可抵挡六安城,吴军在那里驻有千余兵马,蒋钦所想,乃是护着小乔逃往六安,然后再做打算。

  一路狂奔,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远,蒋钦也好,小乔也罢,都开始暗自庆幸起来,以为逃出了升天。

  “也不知夫君现下如何了,我逃出去后,一定要尽快和夫君会和才是……”

  小乔策马奔行之际,心中暗自神思。

  正自出神之际,前面奔行的蒋钦,陡然间勒住了战马,两百多号气喘吁吁的吴军,也尽皆停下了脚步。

  “蒋将军,为何停下不走了。”小乔神思收敛,拨马去往了前面。

  “夫人,恐怕我们是走不了了。”蒋钦目色阴沉,提枪向着前方略略一指。

  小乔秀眉轻扬,明眸远望,望向前方不远的山口所在,一张花容,瞬间也变得苍白无比。

  但见前方百步之外,一座军阵横亘于前,如铁壁一般堵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  若想去往六安,必要穿过前方大别山东缘的山口,而那一支敌军,正是恰到好处的将他们截断在此。

  军阵中央,那一面“颜”字的大旗,猎猎的飞舞。

  军阵之前,颜良胯坐着大黑驹,巍巍如山的身形矗立于前,手中斜拖的那柄长刀,幽幽反射着冷绝的寒光。

  四面围城,颜良又岂会那么轻易的让蒋钦和他的残兵逃脱。

  北面的兵力之所以少,乃是颜良故意的留下破绽,好让死守不利的蒋钦从北面突围。

  而早有所料的颜良,早就率了他的虎卫军,悠闲的在此等候了多时。

  时机,刚刚好。

  鹰目如刃,远远扫去,在那班仓皇的敌军中,颜良果然看到了一名女子的身影。

  尽管相隔有些距离,还看清楚那女子的容颜,但那一袭窈窕的倩影,却是清晰可见。

  那女人,想来便是小乔了。

  “哼,周瑜,你屡次三番的跟我作对,这回你的女人落在我手里,也算是报应了。”

  颜良的脸庞上,泛起一丝复仇的快感。

  他拨马上前几步,扬刀一指,高声道:“蒋钦,你已无路可去,下马投降,本将就考虑饶你一命。”

  蒋钦乃东吴年轻将领中的翘楚,其智勇虽不及吕蒙和凌统,但也颇有些能耐。

  而且,蒋钦乃淮泗人士,对于两淮一带相当熟悉,将来颜良迟早要进攻两淮,那时熟知风土地理的蒋钦若是归降,自然有其用处。

  一员良将,一员美人,今日颜良要打包带走。

  对面处,蒋钦和他的残兵,眼见阻路者,竟然就是传闻中的颜良,这些身经百战之士,霎时间个个惊惧万分,仿佛见了魔鬼一般。

  恐惧如瘟疫一般,迅速的在众残兵间扩散,转眼间,原本就惶惶的吴军,已然丧失了斗志。

  面对着颜良几乎命令式的招降,蒋钦一时沉默。

  他知道,而今身处绝境,自己又绝非是颜良的对手,倘若硬冲,只怕是九死一生。

  但若投降,身负叛名不说,还要将乔夫人陷入颜良之手,自己岂对得起周瑜的信任。

  蒋钦纠结之时,小乔却道:“蒋将军,你受主公和公瑾厚恩,自当死战以报,岂能降敌。”

  小乔这慷慨之言,让心存了降意的蒋钦不禁脸色一红,面露尴尬。

  “末将自可死战,只是若使夫人有个三长两短,却当如何是好。”蒋钦为难道。

  小乔却正色道:“我虽是女流,岂又是那贪生怕死之辈,那颜良也不是战无不胜的神,蒋将军全力一冲,咱们或许还能杀出一条血路。”

  小乔一介女流,尚如此不畏死,这让暗生降意的蒋钦不禁暗生愧意。

  骤然间,蒋钦降意收敛,一股豪情油然而生。

  “夫人且跟紧末将,末将就为夫人杀出一条血路!”

  蒋钦战意陡生,挥枪向着身后部卒一招,高喝道:“兄弟们,想活命的就随本将杀出一条血路去——”

  大喝声中,蒋钦跃马纵枪,飞射而出,向着颜良直奔而去。

  身后小乔也一声清喝,拨马紧随于后。

  而那两百多残卒,却没蒋钦那么有勇气,在他们看来,想保性命最好的办法就是投降,而不是做无畏的自杀式冲锋。

  当蒋钦奔出十余步,回马看时,却惊诧的发现,只有不到三十多名士卒追随而为,其余那百余号人,皆在原地不动。

  蒋钦的心头,蓦的涌起一股悲凉之意。

  再抬头时,颜良却横刀立马,巍巍而立,仿佛根本没把冲杀而来的他放在眼里,只凭一己之力就可以收拾了他和他的三十余名部下。

  蒋钦怒了,他感自己的尊严,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。

  愤怒中,他拍马快行,如风一般扑向颜良,手中那柄银枪,挟着一腔的愤怒,如电光般刺向颜良。

  巍然而立的颜良,面对狂冲而来的蒋钦,嘴角却掠过一丝不屑的冷笑。

  蒋钦那一枪方自出手,颜良便已断知眼前这敌将的武艺,也不过是文聘这般二流水准罢了。

  年轻小将,不知天高地厚,也敢向我挑战,好吧,就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是绝顶的武艺。

  目光如炬,猎猎的杀气,瞬间腾身而起。

  就在那刺来之枪,只有尺寸之遥时,颜良猿臂忽的一晃,还未看清他如何动作,手中那柄长刀已横荡而出。

  汹涌如潮的狂力,横扫而过,瞬间扑面而至的压迫力,几乎让蒋钦有种窒息的错觉。

  “此人的力道,竟然如……”

  惊骇未及时,刀锋已然袭至。

  吭——一声闷响中,蒋钦只觉长河般的力道,顺着兵器直灌入身体,瞬息之间,竟是震得他几有一种五腑欲裂的感觉。

  狂力震击下,蒋钦只觉头晕目眩,手中银枪竟是拿捏不住,脱手被震飞出去。

  一击,兵器脱手。

  两马错身而过,蒋钦尚未清醒过来时,那明晃晃的刀锋,已反手袭向了蒋钦的背后……

  此一刀,快如闪电,避无所避。

  蒋钦心恶寒骤生,只以为自己将命丧黄泉。

  但就在刀锋斩至的刹那,颜良突然一变刀势,刀背“砰”的一声重重的拍在了蒋钦的背上。

  蒋钦一声闷哼,张口便狂喷一蓬鲜血,那诺大的身形,在颜良的重击之下,竟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离鞍而出,狠狠的摔落在了几丈外的地上。

  落地的蒋钦劲力未消,连着滚出数步方才停下,这一拍一撞之下,身受重创的蒋钦虽是保住了性命,但却已再也爬不起来。

  出招收招,只在瞬息之间,随后冲来的吴卒还没看清时,主将蒋钦已是倒在了地上。

  原本还抱着一线希望的小乔,见得蒋钦眨眼间被颜良收拾,不禁是骇得花容大变。

  她原还以为凭着蒋钦的武艺,勉强可与颜良一战,但却没想到,颜良的武艺竟比传闻中还要恐怖,竟在瞬息间就解决了蒋钦这等江东猛将。

  惊怖之下的小乔,想要收马时却已来不及,那一袭白色的身影直扑向颜良这边。

  此时相隔数步,颜良回身时,已看清了小乔的面容。

  那果然是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庞,纵使是阅美无数的颜良,也不得不承,周瑜果然是艳福不浅。

  英武的脸上,一丝邪色涌上。

  扑至的小乔不及多想,急是从腰间拔出一柄防身的短剑,挥起那柔嫩的臂儿,本能般的向颜良刺去。

  剑锋袭至,直刺向他的心口要害。

  颜良却不紧不慢,刀锋只向旁移了三寸,不偏不倚,轻轻的就磕在了刺来的剑锋上。

  虽只轻轻一击,但小乔感觉到的却是一股大力,她那柔弱的素手岂再握住得剑柄,痛哼一声中,短剑便脱手而飞。

  那一骑,错马而过,颜良左臂探出,顺势便将小乔夹去。

  小乔眼见颜良要生擒于她,急是缩身想要闪避,她跟随周瑜已久,好歹也是学过些许武艺,这一缩倒也颇为轻巧。

  只是,这三脚猫的功夫,又岂快得过颜良身法。

  颜良本是想夹她的蛮腰,岂料小乔这般一缩,腰倒是从颜良的臂下滑过,却被颜良的虎臂顺势夹住了胸部。

  生平,她还是头一次被周瑜之外的男人,触碰自己的那般部位,这一夹之下,小乔顿时是惊羞无比,本能的就惊叫一声。

  惊羞的叫声中,颜良轻轻一提,已将小乔如拎小鸡似的提了起来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