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五十五章 对付傲娇的手段

第四百五十五章 对付傲娇的手段

  良辰美景好时节?

  小乔茫然了一下,旋即反应过来,惊觉了颜良话中的邪意。

  她的脸畔,顿时掠上一抹绯红,眼眸中的惊羞之色,更如潮水般涌现。

  惊慌之下,小乔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步,似乎怕颜良突然间扑上前来,将她撕剥个干净一般。

  “你这无耻之徒,焉敢出言不逊。”小乔一声喝骂。

  显然,颜良善待于她,给她好吃好住,让小乔又重拾了尊严,以为颜良忌惮于她的夫君。

  此时的小乔,全然忘了白天之时,颜良是如何拍她的肥臀的。

  “你敢再说一句不中听的话,本将就剥一件你的衣服。”颜良边是喝茶,边是冷冷道。

  小乔怒了,根本不惧威胁,厉声道:“姓颜的,你别以为我怕你,我家夫君可是江东美周郎,你敢对我不敬,夫君他定饶不了你。”

  颜良脸色一沉,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二话不说,大步流星的就向小乔走来。

  小乔花容一变,急是挪着小碎步便往后退,退不得几步就背撞上了墙,已是无路可退。

  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,你别过来!”惊慌中的小乔,乱舞着臂儿,试图阻挡颜良近身。

  几步逼近的颜良,却一伸手,虎掌将她的两只手腕锁住。

  接着,那虎熊之躯往上一顶,便将小乔柔软的身子紧紧的挤在了墙上。

  “敢不听话是吧,很好,就让知道什么叫言出必行。”颜良冷笑一声。

  左手钳住小乔的手腕,空出来的右手往她肩膀一搭,五指一抓,只听“哧啦啦”的一声响,小乔上半身的襦衣,已是给他撕剥了下来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小乔一声尖叫,立时羞到面红耳赤。

  外面的襦衣被剥,上衣便余一件薄薄的纱衣,内中粉嫩的香肩,还有那高高隆起的抹胸,隐隐约约尽收眼底。

  素来只受周瑜宠爱的小乔,如今不但被另外一个男人身形相压,还被人家剥到以如此“丑态”袒露,小乔只觉尊严受到莫大的羞辱,羞愤到几乎怒不可遏。

  “无耻暴徒,焉敢无礼,放开我——”

  惊羞中的小乔,还没记住颜良的警告,依然愤然大骂。

  “还敢不敬,看来乔夫人你是嫌不够凉快啊,很好,本将成全你。”

  冷哼一声,颜良那虎掌往下探去,猛一用力,又是“哗”的一声,却是将小乔下半身的襦裙也撕了下去,襦裙一撕,内中的小裤便呈现出来。

  小乔眼眸怒火熊熊,羞恨难当之下,恨不得将颜良碎尸万段。

  恨极下,小乔张嘴欲要又骂。

  颜良却是表情冷漠,手已搭在了她的那层薄衣上面,就等着她开口再骂。

  这要是再扒下去,小乔上身就是遮掩尽去,香肩和那半边的酥脯,就要肌肤袒露给颜良。

  这一下子,小乔就惶恐了,那已经冲到牙缝边的骂词,硬生生的是给咽了回去。

  堂堂江东美周郎的女人,被颜良轻薄也就罢了,倘若是再给颜良看了自己的春光,传将出去,她还有何颜面去见周郎。

  小乔害怕了,她终于知道,眼前这个可恨的男人,乃是狂妄至极之徒,自己的威胁对他根本就是无用。

  再强作高姿态,只是自取其辱而已。

  眼见小乔紧咬着红唇,不敢再吱声,颜良这才满意,冷笑着将小乔松了开。

  挣脱束缚的小乔,急是从颜良的臂弯下钻过,双臂掩着身子便冲入了内室之中。

  颜良也跟了进去,却见小乔正打开柜子,从中拿取新的衣裙。

  颜良也不回避,只站在那里,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她穿衣。

  被这个男人扒衣服也就罢了,眼下还要被他盯着看着自己穿衣,这对小乔来说,无疑又是一种羞辱。

  “你,你能不能出去。”小乔抱着衣衫挡在身前,颤声道。

  “这整座皖城都是本将的地盘,我想在哪里就在哪里,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出去。”颜良很傲慢的答道。

  小乔这下知道,这个可恨的男人,他分明就是想故意的轻薄自己,羞辱自己的尊严。

  但明知如此,小乔却又无可奈何,她只能红着脸,紧咬着朱唇,尽量侧对着颜良,手忙脚乱的将襦衣襦裙换上。

  颜良欣赏着换衣的小乔,但见她举手投足之间,处处都流露着风情韵味,那标致的身姿,更是透露着诱人的成熟味道。

  绝色的容颜,再衬上这堪称完美的身材,周瑜啊周瑜,你当真是艳福不浅呐。

  只是,你的艳福就此到头了,我颜良会替你好好照顾她的。

  神思之际,小乔终于是穿好了衣服。

  重新裹上了遮羞之物,小乔自觉那受伤的尊严也得到了修补,形容重新的庄重了起来。

  “颜将军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  小乔极力的保持着平静,压抑着对颜良的愤恨,不敢再出言不逊,口中也尊称他一声“颜将”。

  “这样就对了嘛,早点屈服,又何至于自讨没趣。

  颜良满意的点了点头,忽然抬手击了两下掌。

 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,几名侍从趋步出内,将笔墨纸书砚等物件,送了近来,摆放在了小乔旁边的案上。

  小乔看着案上之物,不禁面生狐疑。

  “乔夫人,请吧。”颜良眼光示意了一下。

  “你这是……”小乔依旧不解。

  颜良便道:“本将此来,就是想请乔夫人给周公瑾写一封亲笔信,笔墨已伺候好,就请夫人动笔吧。”

  小乔愣怔了一下,眼眸中蓦的闪过惊色。

  “你想用我威胁夫君,让我劝降夫君,这绝没有可能,我宁死也不会写这种信。”小乔一脸的决然。

  颜良却冷哼了一声,“你也太小看本将了,本将要灭周瑜,还用得着拿一个女人做威胁吗。而且,你也高看了自己,周瑜是什么样的人,又岂会为了你一个小妾,就向本将服软。”

  小乔自以为自己的身份重要,颜良抓到她是奇货可居,岂料颜良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。

  小乔自觉尊严又遭受打击,心中隐恨,却又不敢发作,只得扁着嘴道:“那你想让我写什么?”

  “很简单,就是一封报平安的家书而已,告诉周瑜你在本将这里吃的好,住的好,让他不用担心。”

  “仅此而已?”小乔似有不信。

  “仅此而已。”

  小乔沉默了一会,问道:“那我若是不写呢?”

  “不写,嘿嘿。”颜良也不正面回答,只以一种充满邪意的目光,肆意扫着小乔那绝美娇躯。

  他这委婉的暗示,已经很明显。

  小乔自知他什么意思,不禁脸畔生晕,惊慌之意重燃起来。

  “此人粗鲁无礼,堪比禽兽,倘若我拒绝了他,还不知道要受他何等羞辱,只是一封报平家的书信而已,我写了又如何……”

  思绪翻转,小乔很快就说服了自己。

  她便瞪了颜良一眼,提起笔来,闷闷不乐的写起了信。

  这信的内容,自是按照颜良的意思,不敢稍有吐露自己所受的“羞辱”。

  半晌后,书信已成,小乔把笔往案上一掷,站起身来退在一旁。

  颜良将信拿起来审阅了几遍,方始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乔夫人果然是识时务之人,放心吧,你这报平安的信,本将会很快送给周郎。”

  说着,颜良转身欲走。

  小乔忽然想到了什么,便忙道:“颜将军,不知你打算什么时候送我回夫君那里。”

  她以为颜良让她写报平安的信,乃是为了向周瑜示以缓和之意,便天真的以为,颜良会放她走。

  颜良却上前一步,伸手将小乔揽入怀中,趁她还不及反应时,已重重的吻向了她的香唇。

  愣怔了一瞬,小乔猛然惊醒,万料不到颜良会突施“轻薄”,惊羞之下急是拼命的挣扎。

  只是,她那柔弱的身子,又岂能挣得过颜良虎臂的束缚。

  颜良死死揽着她,久久的品味了半晌她的朱唇香舌,方始才将她松开。

  小乔吓得是满面羞红,急是往后退去,生恐颜良还有更进一步的无礼之举。

  “乔夫人,现在你还觉得,本将会放你走吗。”

  丢下一句反问,颜良已转声笑着扬长而去。

  如此倾城的佳人,又是宿敌的女人,颜良若是拱手放她走,那就不是颜良了。

  这般美味的猎物,要慢慢驯服她,慢慢的品味才有意思,颜良自也不急于一时。

  他大笑着扬长而出,身后房门吱呀呀的关上,看着手中那封小乔的亲笔信,颜良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复仇般的冷意。

  “周瑜,你不是狂吗,你不是看不起我颜良吗,我倒是很想知道,你看到这封信时,会是怎样一种恼羞成怒的表情。”

  门外处,颜良策马而去。

  房中,小乔却是惊怔在了那里,久久之后才回过神来。

  脑海之中,被颜良撕剥衣服,被颜良强行亲吻,那种种羞耻的画面,挥之不去的不断闪现在脑海。

  小乔的心扑嗵扑嗵的跳着,羞耻难当之下,却不知为何,竟有一丝惊心动魄的刺激。

  她猛力的摇头,拼命将那些不堪的画面摇去,脑海中最后所剩的,却只余下颜良临走前的那句话。

  “这暴徒看来是不打算放我走了,我被困在此地,还不知要受他如何蹂躏,夫君,快来救我啊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