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五十六章 贱 妇!

第四百五十六章 贱 妇!

  两天后,濡须口。

  一万吴军驻扎于此,士气低落,惊魂未定,这就是吴军现在的真实写照。

  中军大帐内,周瑜正面色阴沉,一动不动的盯着手中的那道情报。

  那是来自于皖县的急报。

  皖县在半天内被颜军攻破,蒋钦降颜,他的夫人小乔也落入了颜良的手中。

  皖县的失守,蒋钦的降敌,均在周瑜的意料之中,但小乔的沦陷贼手,却让周瑜大感意外。

  他素闻颜良好女色,自家那国色天香的美妾,如今落入颜良的手中,会遭如何的对待,周瑜再清楚不过。

  周瑜的脑海中,甚至出现了这样的画面:

  颜良那狗贼威风凌凌的站在那里,而自己的女人小乔,却一丝不挂的匍匐在那里,屈服于那狗贼的淫威,任由那狗贼的蹂躏……一种又酸又痛的感觉,如针一般扎在了周瑜的心头。

  他猛的摇动脑袋,将那些自我的暇想极力的摒弃,半晌才缓过来。

  而后,一种埋怨之意,却又随即涌上心头。

  “为什么不选择自尽,保全名节,偏偏让自己落在颜良那暴徒手中,为什么要让我堂堂美周郎的名声蒙羞——”

  周瑜暗暗咬牙,怨恨之意愈浓。

  正当周瑜咬牙切齿时,帐帘掀起来,潘璋步入了帐中。

  周瑜立刻将一脸的怒意收起,迅速的恢复了平静自信的表情。

  “都督,适才颜良派了人来,送来了这封信,说是夫人的亲笔信。”

  周瑜神色一变,猛的看向潘璋。

  潘璋不敢正视周瑜,低头将那封信双手小心的献上。

  自己的女人既是落入了颜良手中,却为何还能给自己写信,莫非,颜良是想用小乔来威胁我不成?

  周瑜眉头暗皱,手臂微微有些颤抖,满怀着狐疑将那书信接过。

  拆将开来,细细一看,那的确是小乔的亲笔信。

  只是,信中的内容,却大出周瑜的意外。

  信中,小乔并没有透露半点被威胁之意,只如寻常那般,向他报平安,叫他不要担心自己。

  那意思,仿佛是她在颜良那里呆的很开心,根本不需要自己的担心一般。

  周瑜的脸色,渐渐阴沉了下来。

  他宁愿小乔在信中,哭诉着颜良如何粗暴的待她,甚至是颜良以她的性命,来要胁自己投降,那样的话,他还会好过一点。

  但是现在,自己女人所受的待遇,却与想象的截然相反。

  仿佛,她竟已是屈从了颜良那匹夫,而且还乐在其中。

  周瑜那聪明的脑袋,从小乔的这封信中,脑补出了这诸般的猜测。

  越想越恼,越想越恼,周瑜突然之间将手中的书信,气呼呼的撕了个粉碎。

  “贱妇——”

  满帐飞舞的碎屑中,周瑜嘴里冷冷的挤出了这两个字。

  那贱妇二字,分明就是在骂小乔,潘璋又如何听不出来,这不禁令他吃了一惊。

  要知道,周瑜虽有正妻,但自纳小乔为妾后,却对其宠爱万千,在旁人看来,小乔俨然已拥有着正室的地位。

  但现如今,周瑜竟是狠心的斥小乔为“贱妇”,就连潘璋这个外人下属,都感到有些吃惊。

  “夫人身陷敌手,怕也有些迫不得已,还请都督息怒。”潘璋小声劝道。

  “刘表之妻,刘备之妻的先例在那里,她若是顾及到我周瑜的名声,就该当场了断,何至于身陷敌手!”

  周瑜语气冷绝,满含怨意。

  潘璋愣怔了一下,似乎不敢相信周瑜竟会说出如此冷酷绝情之词,但旋即,潘璋便沉默下来,体会到了周瑜的难处。

  当年刘家父子的两位夫人蔡氏,落于颜良之手,结果却沦为了颜良的玩物,那蔡氏甚至还以自己的一幅裸像,活生生的将刘表给气死。

  而那刘备的两位夫人,同样陷于颜良之手,却被颜良设计,逼得刘备被迫写下休书,成了天下人笑话的对象。

  种种先例都证明,颜良这个好色成性之徒,任何敌人的妻女落入他的手中,都不会有好结果,颜良都会想方设法,让他的敌人因此而蒙羞。

  颜良的诸般恶迹,当年周瑜没少用愤慨的语气,与小乔讲述,小乔又岂会不记得。

  既然如此,她就应该知道,她只要落入颜良的手中,必会沦为颜良的玩物,更被颜良的用来羞辱他周瑜。

  故是在周瑜看来,小乔如果真的敬爱他这个夫君,真的识大体,就该以死来保全名节,来保全周家的声名。

  残酷的事实却是,小乔不但选择了苟活,而且还亲自修书,反过来羞辱周瑜。

  诸般种种,如何能不让周瑜为之怨恨。

  “唉——”

  潘璋轻叹了一声,似是为周瑜声名受损而难过,又似是为小乔的遭遇而同情。

  感慨了片刻,潘璋小心翼翼问道:“都督,不管怎样,夫人眼下确已落入颜良之手,不知都督打算如何应对。”

  周瑜踱步于帐中,凝眉沉思,琢磨着应对之策。

  “我周瑜可不是刘备或刘表,我岂能因一个女人而让美周郎的声名蒙羞……”

  周瑜踱步半晌,蓦的停下了脚步,俊美的脸庞间,已然浮现出几分诡秘的冷笑。

  ……江风袭袭,那一支船队顺着江流,向着东方疾驶。

  天高云远,两岸青山绿田,风光无限。

  江东,果然乃富饶之地。

  颜良负手立于船头,欣赏着江风岸景,心中豪情如火。

  从皖口出发,一路经虎林、南陵、临湖诸县,沿江大片的土地,都已纳入他颜良的版图。

  黄忠所率的一万精兵,业已攻下了陵阳、安吴、宣城等丹阳郡南面所属诸县,从陆上向着秣陵城高歌猛进。

  颜良的兵锋,已然深入江东腹地,正以强大的攻势,向孙权统治区的心腹秣陵分进。

  船行渐急,前方的江面处,自家的舰船已渐渐多了起来,午后时分,颜良在虎卫亲军护送下,进抵了江南岸的赭圻城。

  赭圻城乃南岸的一座小城,人口不过数千,但却正对着江对岸的濡须口,地理位置颇为重要。

  为了防止被周瑜的江北吴军截断后路,吕蒙等所统的三万多水军,便暂停了对秣陵的进军,以赭圻城为依靠,建立起了临时的水旱大营。

  颜良不可能给孙权太多的喘息机会,故是他一收到吕蒙的战报,便迅速的从皖县出发,赶来了前线亲自掌控全局。

  坐舰进入水营,吕蒙等水军诸将,早已迎候于栈桥。

  颜良下船与诸将相见,自然少不了对这些劳苦功高的将领,好一番的嘉奖称赞。

  接着,颜良又亲自巡视了诸营,慰问他的这些英勇的将士,探望了那些受伤的士卒。

  颜良的到来,使得原本就锐气正盛的三军将士,更是振奋鼓舞,整个赭圻大营,很快就陷入了欢欣鼓舞的沸腾之中。

  巡视已毕,颜良去往离营不远的赭圻城下榻。

  吕蒙陪同入城,边走边道:“主公,周瑜拥兵濡须口,末将以为,当先集中兵力,攻下濡须口,扫清后路,方才能兴兵再攻芜湖的鲁肃。”

  颜良却摇头一笑,“子明无需劳心,不出数日,我料那周瑜必弃却濡须口,撤往淮南。”

  吕蒙心中一奇,猜想自家主公必有妙计,正待问时,却见一骑飞奔而来。

  “启禀主公,使者刚刚带回了周瑜的回信,请主公过目。”

  颜良接过那封信,拆开来一看,却是笑了。

  正当吕蒙好奇,颜良为何会因周瑜的信而笑时,又有一骑斥候飞奔而来“启禀主动,江北细作发回情报,言是濡须口的吴人忽然开始素缟举哀了。”

  素缟举哀!

  吕蒙等诸将,皆是吃了一惊,唯有颜良,只是眼眸一动,仿佛早所预料。

  “吴人为何素缟举哀,是谁死了?”吕蒙忙问道。

  “据闻吴人乃是为周瑜的夫人乔氏举哀,吴人皆道乔氏在皖县城破时,自尽而亡,周瑜感念其忠贞,便令全军为其举哀,以激励人心。”

  听得这解释,众将又是一惊,一双双眼眸齐刷刷的望向了颜良。

  吕蒙等皆是在惊奇,那周瑜的夫人,明明不是落入自己主公手里了么,周瑜却为何要为一个还没死的人发丧,还宣称他的夫人是自杀殉国?

  颜良看看手中的书信,再听得斥候的回报,此时的颜良,已是窥破了周瑜的心思。

  “周瑜啊周瑜,你还真是够绝情的呢……”

  他也不言破,只冷笑一声,策马往赭圻城而去。

  当天休息了一晚,次日天一亮,颜良便去往水营,上得战船,声称要实地探查对岸濡须口的吴营。

  那艘缴获的楼船旗舰徐徐出营,在数十艘大小战舰的护送下,向着对岸的吴营驶去。

  颜良站在上层甲板,远望着对岸,果然见吴营中一片素白。

  轻盈的脚步声响起,舱门打开,一脸不安的小乔走上了甲板。

  一看到对岸那素缟举哀的吴营,小乔那绝色的脸上,顿露几分狐疑。

  “未知颜将军带我来这里,却是什么意思?”小乔茫然道。

  “上次夫人的那封信,周瑜已经有回信了,夫人且看一看吧。”说着,颜良从袖中抽出一封帛书。

  小乔听得自家夫君有回信,顿时面涌喜色,忙是将那帛书一把夺过。

  那信上的字迹,再熟悉不过,的确是周郎的字。

  小乔如获至宝,满怀欢喜的细细看去,原以为上面会是自家夫君的关怀与问候,岂料,信中却只有短短数行字:

  “颜良狗贼,你逼死我爱妾,此仇此恨,周瑜若然不报,誓不为人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