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五十七章 敢不敢赌?

第四百五十七章 敢不敢赌?

  逼死我的爱妾!

  那爱妾二字,显然指的是她小乔。

  只是,我明明还活着,夫君却为何说我被颜良逼死。

  原本满怀期望的小乔,这时却陷入了迷茫之中。

  她甚至在怀疑,那封书信是不是颜良伪造,但仔细看了半晌,那般俊秀如人的字迹,却又岂是旁人可以摹仿出来的。

  那书信,的确是周瑜的字迹。

  小乔的迷茫早在颜良意料之中,他便遥指吴营,冷冷道:“乔夫人,你可知对岸的吴人,正在为谁举哀?”

  小乔远望向吴营,心中忽然间涌上一个不祥的预感。

  难道说,是夫君有所不测吗?

  不可能,夫君若有不测,又如何能写这封信给我。

  小乔秀眉浅凝,茫然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把那封精彩绝伦的悼文,给乔夫人看看吧。”颜良摆手示意。

  周仓遂是上前,将昨天时,细作从吴营那边得来的悼文,双手奉了上来。

  小乔满怀狐疑的接过来一看,未看几眼,绝色的脸庞不禁大变。

  悼文中悼念的死者,不是别人,正是她小乔!

  而悼文的落款,竟然正是她那个念念不忘的夫君周瑜。

  在那悼文中,周瑜盛赞了小乔的刚烈忠贞,为保全贞节,不惜自杀殉身,此等高洁所为,实乃天下女子的楷模。

  那悼文是何等的悲切,词藻是何等的华丽,充满了周瑜对爱妾小乔的缅怀,更充满了对颜良的仇恨。

  在悼文的最后,周瑜以小乔的忠贞之举,来激励三军的士气,命他们鼓起复仇之心,追随于他,与颜良血战到底。

  看完这悼文,小乔双手已颤抖不休,脸色一般惊骇惨淡,眼眸之中更是充满了失望之色。

  “不可能,夫君不可能这么做……”

  聪明如她,其实已经猜到周瑜此举的用意,但那份对周瑜的敬爱,却让她不愿接受这残酷的事实。

  “江东美周郎,果然是聪明绝顶,他怕我用乔夫人你来羞辱他的声名,便是这般大张旗鼓的为你发丧,如此一来,天下人皆以为你已忠贞自杀,周郎的声名也得以保全,这一招,果然是够厉害。”

  颜良却用嘲讽的口气,将周瑜的目的揭穿。

  他太了解周瑜了。

  显赫的家世,俊郎无双的外表,精通音律的风雅,绝顶出众的智谋,文武双全的奇才……周瑜那颗俊美的头颅上,不知顶了多少令人羡慕的光环,在颜良看来,绝对称得上是高富帅。

  而且,还不是一般的纨绔高富帅,而是拥有着绝艳才华的精英高富帅。

  颜良猜想,在周瑜眼中,自己这个袁家的叛将,即使不是矮穷锉,最多也只能算是个乡下暴发户。

  似周瑜这样的精英,必然有着极强的自尊心,对荣誉和声名视之如命,绝不能容忍任何人辱没。

  但是,就是他这样的精英,如今心爱的女人,却落到了颜良这个土鳖暴发户手里,那种对他自尊心的打击,绝对比输掉一场仗还是难受。

  所以,颜良才会让小乔给他写一封报平安的家书。

  颜良就是要用那封信,明着告诉周瑜,你这精英的女人,如今就在我这个暴发户的手里,你能奈我何!

  颜良猜想,极重声名的周瑜,必然是恼羞成怒,一旦他因愤慨而失去理解,自然就会乱了分寸。

  周瑜自乱精神,正是颜良想要看到的。

  现在看来,颜良至少猜对了一半,周瑜为了维护自己的声名,竟然不惜编下小乔自杀殉命的谎言,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举丧哀悼的闹剧。

  为了一个女人,如此大动干戈,看来周瑜的确是有些乱了阵脚。

  而这无情的事实,如一柄利刃,深深的刺痛了小乔,令她那娇躯为之一颤“不过这样看来,周郎是不打算再要回夫人你了,不知乔夫人还想让本将送你回去吗?”颜良感慨着问道。

  小乔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悼文,还有周瑜那一封亲笔信,丰满的身躯微微阵颤,花容间涌动着悲伤与失落,隐隐还有几分幽幽怨意……

  颜良话已无情的撕碎了她自我的安慰,小乔知道,他那敬爱的夫君,为了保全自己的声名,已是决定无情的抛弃自己。

  享尽荣华富贵,受尽尊荣的她,如今只是一个弃妇,一件战利品。

  “驶近敌岸,本将要看看清楚周郎演的好戏。”

  颜良背负虎臂,高声一喝。

  数十艘战舰,开始向濡须口的吴军水营,耀武扬威般逼近。

  颜良还嫌不够,喝道:“把鼓敲起来,耍猴不敲锣打鼓怎么行。”

  号令传下,战鼓声隆隆而起,浩大的声势下,数十艘战舰竟是全然不把吴军当回事,摆出一副打算冲破敌营的阵势。

  身边的周仓见状,却忙道:“主公,我军不过几十艘船,这般逼近敌营,倘若吴军趁势冲出却当如何。”

  “放心吧,周瑜绝不敢出来,给本将再逼近一些。”

  颜良极是自信,下令战舰更嚣张的逼近敌岸,不多时间,竟已逼近敌营三十余步。

  这般声势浩大的动静,早已惊动了周瑜,正为“爱妾之死”而悲愤的周瑜,闻得动静,急是策马直奔水寨。

  周瑜原以为是颜军大举进攻,但来到岸边时,才发现敌舰不过三十余艘而已。

  “都督,颜军太过嚣张,不过三十余船也敢来攻,末将请率一军出击,定将这班来敌一举歼灭。”

  策马而来的潘璋,愤慨的请战。

  周瑜举目审视了一番敌情,却冷静道:“颜良这狗东西极是诡诈,他岂会用这丁点人来送死,我料他必是想以之为诱饵,诱得我军出击,本督岂能上他的当。”

  “都督英明。”潘璋恍然大悟,却又愤愤不平道:“可若不出击,难道就让敌军在咱们眼皮子底下耀武扬威吗?”

  周瑜冷哼一声,“想在本督面前耀武扬威,没那么容易,传令下去,速速调集全营弓弩手,给我乱箭射退敌军。”

  “诺。”

  潘璋应声而去,不多时间,近两千的弓弩手,便迅速的向岸边集结,一支支森然的箭矢,瞄准了江上的敌舰。

  正当周瑜打算下令放箭时,身边一名老卒突然叫道:“主公快看,那艘船上有个女人,看样子好像是二夫人呀。”

  那老卒乃是跟随周瑜多年的老仆,他口中的“二夫人”正是指小乔。

  周瑜身形一震,急是举目寻去,周围的那些吴军士卒也皆吃了一惊,齐刷刷的也举目远望。

  视野之中,但见几十步外的江面上,一名雄健的敌将傲然而立,形容极似颜良。

  而在那敌将身边,则是一名素衣的女子,长发飘飘飞舞,虽看不太清面容,但那脸庞的轮廓,那窈窕的身形,都隐约与小乔极是相似。

  夫妻多年,周瑜本能的就断定,那敌船上的女人,必然就是自己的爱妾。

  一瞬间,周瑜的心里闪过一丝惊喜。

  那惊喜一闪而逝,旋即,周瑜的脸上便涌上了无尽的愤恼之色。

  如果那女人是小乔,那旁边的男人,必是颜良无疑。

  自己的女人,竟然跟随在死敌身边,向自己来耀武扬威,这是对他何等的羞辱。

  周瑜怒了,厉声喝道:“二夫人早已自杀殉国,休得胡说八道,你们还等什么,给本督狠狠的射,射死这班敌贼——”

  这个时候,周瑜已经是骑虎难下,因为他已向全军宣告自己夫人已死,而且还为之举哀,这时若是承认船上的女人是小乔,岂能当众承认自己在说谎。

  堂堂美周郎,岂能让三军将士笑话自己是个说谎之徒。

  “可是主人,这要是一放箭,二夫……”

  那老卒惊得欲再劝,周瑜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吓得老卒只得闭上了嘴巴。

  号令下,战鼓声起,数千弓弩手抬手将射。

  而船头处,颜良神色闲然,似是有早所料。

  他只轻轻一摆手,亲军们便将早就准备好的坚盾扛了上来,层层叠叠的树起,在他和小乔的面前,竖起了一道铁壁。

  “乔夫人,这样一个距离,周郎恐怕已经能认出你来,夫人不妨猜一猜,周郎敢不敢放箭。”颜良淡淡笑道。

  “我家夫君没那么绝情,他必不会放箭。”

  小乔虽然很失望,但他对周瑜还存有一丝的希望,以为周瑜此前的绝情,只是迫不得已,他绝不会绝情到冒着射死自己的危险,向颜良的船只放箭。

  颜良却不屑一笑,“那夫人敢不敢跟本将赌上一赌。”

  “赌?赌什么?”小乔茫然道。

  “咱们就赌周郎会不会放箭,他如果似夫人所说,顾及夫人没有放箭,本将就放夫人回去。”

  听得此言,小乔心头顿时一震。

  沉吟了半晌,小乔狠下决心,咬牙道:“赌就赌,夫君他绝不会如此无情。”

  小乔对周瑜还是抱有一丝信心,相信那个如此宠爱自己的夫君,绝不会舍得射杀自己。

  颜良冷笑道:“很好,乔夫人果然有胆气,那倘若你赌了,又当如何?”

  犹豫了一刻,小乔鼓起勇气,毅然道:“如果是我输了,你想怎样就怎样,我任你随意处置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