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五十八章 小乔的报复

第四百五十八章 小乔的报复

  任我处置么?

  小乔昂着头,秀鼻倔强的上扬,目光中充满了坚定,仿佛对周瑜充满了信心。

  颜良嘴角斜扬,掠过一丝冷笑。

  “很好,咱们就一言为定,本将就跟夫人打上这一赌。”颜良欣然道。

  小乔娇哼一声,扭过头去,不再看颜良。

  她那般傲娇的样子,似是对这个赌约志在必得。

  “女人毕竟只是女人,你们又怎会真正了解男人的野心……”

  颜良亦负手而立,傲对敌岸。

  如刃的目光,透过层层叠叠盾牌的缝隙,直射向对岸的吴营。

  敌营处,战鼓之声隆隆而起。

  听到那战鼓声,小乔本是傲娇的花容,陡然间掠过一丝惊色。

  她跟随周瑜多年,对于军中之事也略有所知,她自然听得出来,那骤起的战鼓,代表的可是进攻的号角。

  “难道,夫君当真要向我放箭吗?不可能,夫君不可能这么绝情!”

  小乔心中惶惶然,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,紧握的小拳头也在微微的颤抖。

  颜良却负手而立,一脸云淡风轻。

  战鼓声,猛然间达到了最激烈的顶点之处。

  嗖嗖嗖~~千百根弓弦嗡鸣如雀,破空之声突起,数不清的箭矢腾空而起,向着江中的战舰飞扑而至。

  箭如飞蝗,如雨而至。

  霎时间,小乔的那颗心,如坠入了万丈冰渊一般,整个人僵冻在了那里。

  那一张绝色的花容间,所剩者,尽是惊骇与悲愤。

  “他竟然真的……真的……”

  眼眸之中,瞬间盈满了晶莹,贝齿紧紧咬着苍白的嘴唇,几欲咬到出来血印子来。

  噗噗噗!

  箭矢袭至,不是如溅落的雨点被坚盾弹开,就是如倒刺般钉在了盾身上,与此同时,船身的一侧也钉满了袭来之箭。

  “乔夫人,看来这赌局已见了分晓,你是输了。”颜良平静说道。

  游历江东的庞统说的一点没错,江东美周郎的确有非凡的个人魅力,可以让诸多东吴将士,誓死的追随信奉于他。

  但庞统也说过,周瑜同样也有软肋,而他的软肋,就是太看重面子。

  周瑜能够为了保全面子,把还活着的小乔,当作死人来对待,那么他为了面子,又怎会狠不下心来向区区一个“死人”来放箭。

  那淋落的箭雨,很好的佐证了颜良对周瑜的判断。

  不过,当他看到小乔那绝望和充满幽怨的脸庞时,却不禁对这个绝色的少妇,暗生了几分怜惜。

  “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也就罢了,还做得这么绝,周瑜,为了一个面子,你这又是何必呢……”

  颜良感慨之际,骤然间,一道寒光从眼前闪过。

  那是一道箭矢穿透了大盾的缝隙,破空而来,直射向身边的小乔。

  此时的小乔脑子正一片的空白,整个人失神落魄,哪里还会觉察到有箭袭来。

  颜良却是眼急手快,眼见箭矢袭至,身动如影,忽的就纵步而上,猿臂探出,顺势将小乔拦腰搂过,另一手如风般从小乔的身前掠过。

  身法动作快若闪电,小乔惊醒之时,身子已贴在了颜良胸膛,而颜良手中抓住的那根箭矢,那寒光烁烁的矢锋,离她的眼前不过寸许之地。

  惊魂顿醒,小乔这才幡然意识到,若非颜良及时出手,自己已是命丧在了自己夫君的箭下。

  自己的夫君,成了要杀自己的人,而眼前这个曾经憎恨的男人,却反而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。

  这一刻,小乔的心头,原本对颜良的那些敌意,瞬间消散了大半。

  而颜良却将手中的箭矢往地上一甩,回头淡淡问道:“乔夫人,没事吧。”

  这回头时,那张刀削似的冷峻脸庞,就在小乔咫尺间,那充满雄性气息的鼻息,肆意的从她的脸上涌过。

  那气息,在某一个瞬间,竟是让小乔感到一种痒痒的异觉。

  愣怔了一刻,小乔的脸畔红晕悄生,一股羞意袭上心头,本能的就推拒开了颜良。

  “我没事,谢……谢你救我。”小乔低垂着头,很是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谢字。

  颜良能够感觉得到,眼前这女人对自己的敌意,正越来越淡。

  对岸处,吴军的箭袭愈加密集,黑压压的箭矢成片成片的倾泄而来,几乎将头顶的天空都遮蔽。

  以颜良的武艺,自不惧这区区箭矢,但他却不能保证,每一次小乔都是那么幸运,能够被自己及时救下。

  “此间危险,进船舱吧。”

  颜良也不经她允许,再次揽起她的腰,连拖带提的就带她进了船舱中。

  舱门吱呀关上,四壁皆是密封,箭矢射在外壁上发出的叮叮铛铛的声响,回响在这舱中,唯有微弱的光线能从缝隙中射入,整个船舱中一片昏暗。

  从外面的嘈杂和危险中逃离出来,突然间进入这样一个安静的空间,小乔那纷乱的心,也跟着平伏了不少。

  失望的情绪渐渐隐去,但小乔的心头,却忽然间又产生了另一种不安的情绪。

  和颜良独处在这狭窄的船舱中,让她感到很是不安而此时安静下来,她不禁又想起了先前跟颜良打的赌。

  那时她还自信满满的认为自己必胜无疑,以为再过不久,颜良就得愿赌服输,放她回去见自己的夫君。

  但是现在,一切的幻想,都因周瑜那无情的箭雨,统统破灭了。

  此时此刻,就算颜良真的放她回去,她也不再愿意,她不愿回到那个要杀自己的男人身边。

  颜良知道自己赌赢了,但他却没有急于索要赌注。

  颜良没有趁火打劫,这让小乔反而有些不自在起来,她犹豫了半晌,便忍不住低声道:“我愿赌服输,你想怎样处置我,随你便是。”

  “乔夫人,随我便是,这可是你说的,你可别怪本将手段狠辣。”颜良的语气忽然冷峻起来。

  小乔的娇躯微微一颤,一股寒意涌上心头。

  听到“手段狠辣”四个字,小乔以为颜良要对她用刑了,不知要怎样折磨于她。

  “罢了,她要对我用刑还好,免得我受别的折磨……”

  小乔暗暗咬牙,鼓起了勇气,昂着小脸道:“我小乔虽女流之辈,却也言出必行,你要如何折磨我,尽管来吧。”

  “很好,果然不愧是江东二乔,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  冷笑声中,颜良已一步步的逼向了小乔,眼眸之中,更是闪烁着如火的邪意。

  小乔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,只是这船舱太过狭窄,只几步便退到了舱墙上。

  然后,小乔只能心怀着忐忑,如那笼中的小兔子一般,任由颜良那威武雄健之躯,重重的压了上来。

  颜良用胸膛将她紧紧的顶在舱板上,他只消一低头,便能看到小乔那高高堆积起来的雪峰。

  紧张的小乔呼吸越来越急促,那傲然的山丘,也因呼吸而加剧起伏。

  血脉贲张,困龙苏醒,腾腾而起。

  颜良盯着小乔那潮红的脸庞,嘴角扬起的是肆意的邪笑。

  小乔却是心乱如麻,原以为颜良会对她用刑,但照他眼下所为,竟似另有轨之意。

  “颜将军,你到底想……”

  “蹲下。”

  颜良一句命令般的话,打断了小乔的慌问。

  蹲下?

  小乔愣怔了一下,随即便意识到了眼前这男人想干什么,花容间的羞意立时泛滥如潮,一时间又羞又急,僵着不敢动弹。

  “是你说任由本将处置的,怎么,你现在又要反悔了不成?”颜良见她忸怩不动,便面露不悦。

  这时的小乔,方是恍然大悟,明白了颜良为何要带她来此,更明白了颜良为何要跟她打赌。

  原来,一切都是颜良设下的圈套,就等着自己中计。

  小乔乃世美人,如今落于自己手中,若是不一品其味,自己哪里还叫男人。

  不过,征服一个女人,如野兽那般强行占有没什么味道,要征服她,让她乖乖的顺从就范,从中获得的成就感,才最让人兴奋。

  此刻的小乔,已是没有退路。

  她明知自己中了颜良的套,但事实却摆在眼前,如果不是周瑜的无情,如果不是自己的自信,颜良再设套又焉能得逞。

  眼下倘若自己反悔,颜良多半就会动粗,那时惹恼了这个男人,只怕还要受皮肉之苦。

  与其如此,何不……忸怩半晌,小乔轻叹了一声。

  她便是将自己的尊严放下,满脸通红,怀着一腔的羞意,缓缓的蹲了下去。

  颜良这才满意,遂是将一双手垂了下去。

  蛟龙已然傲起,争脱束缚一刹那,只将小乔赫得花容一变,一张樱桃小嘴,本能的就惊讶的张了开来。

  剑拔弩张,颜良哪里还理会那许多,雄躯一抖,蛟龙呼啸而出。

  一瞬之间,如至云端。

  那冲入云霄的蛟龙,翻江倒海,吞云吐雾,肆意的在属于它的那片天地间驰骋。

  几番翻腾,小乔仿佛也陷入了迷离,她彻底的放弃了尊严,只醉心的抚慰。

  船行水中,时时晃动,小乔半蹲在甲板上,为了保持平稳,不得不将颜良的双腿紧紧的抱住。

  而颜良,则巍巍如山一般屹立在那里,双手撑着舱壁,闭目粗喘。

  船舱外,战鼓隆隆,箭矢啸啸,岸上的周瑜,正自指挥着他的士卒,无休止的向颜良放箭。

  而在船舱中,颜良却用同样的方法,回敬着周瑜的爱妾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