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五十九章 谢周都督箭

第四百五十九章 谢周都督箭

  颜良雄风抖擞,愈加的激烈,仿佛要将一腔的怒气宣泄。

  当年,正是周瑜率领的吴军,无故侵入江夏,包围夏口数月之久,逼到自己几乎南北不能相顾。

  当年,同样也是周瑜,在自己北伐中原之战中,横插上一脚。

  而不久前,湖口一战后,自己本可一举攻下皖口,扫灭江东,却又是周瑜冒出来,浪费了自己宝贵的数月时间。

  今日,周瑜就在数十步外的岸上,而自己,却在这里肆意的享受着他的爱妾。

  这种复仇的快感,简直比亲手杀了周瑜还要爽快。

  而蹲在那里的小乔,同样也在卖力的迎逢,那散开的一头乌发,疯狂的摇动,将她整张脸都深陷在其中。

  迷离中的小乔,愈加的狂野,仿佛要报负周瑜对她的抛弃,她就是要让眼前的颜良,肆意的凌辱自己,以此来羞辱周瑜。

  蛟龙翻腾,酥舌缠绵。

  狭窄的船舱之中,男人粗重的呼吸,还有女人的呜咽之声,杂糅成了一曲靡靡的乐章。

  正自征伐时,舱门忽啦一下被人推开。

  “主公,事有不妙了。”闯进来的周仓,急叫道。

  小乔被这突然间的闯入,一下子打断了她的迷离,惊醒过来的她,羞耻之意如潮而生。

  窘羞下的她,急忙便想站起身来,而正当血脉贲张的颜良,却将她的头紧紧按住,怎也不松手。

  他缓缓的回过头来,平静的喝问道:“慌什么慌,天又没塌下来。”

  此时的颜良背对着他,那巍巍的身躯正好挡住了小乔的身子,但从他双腿之间,却依稀能看到裙角罗衫。

  周仓愣怔了一下,猛然间醒悟过来,方知自己搅了主公的雅兴,顿时汗颜。

  他不敢再多看,忙将身子侧了过去,慌张道:“启禀主公,各船船身受箭太多,已经开始倾斜,再这么下去就有翻船的危险,请主公示下。”

  听他这么一说,颜良这时才发现,整个船舱果然与早先相比,倾斜了不少,只是他方才正处神游外物之际,竟是没有觉察到。

  这也难怪,岸上周瑜的几千弓弩手,发疯似的不惜箭矢乱射,受箭的船身一侧密密麻麻的钉满了箭矢,一侧的重量过重,整艘船不倾斜才怪。

  觉察到了此事,颜良便打算下令撤船回营,正当他准备下令时,脑海中却忽然间闪过一个念头。

  眼眸转了一转,他便高声道:“这有何可虑,传令下去,命各船掉转船头,以另一侧受箭便是。”

  周仓先是一怔,旋即领悟了颜良的用意,赶紧应命而去,将舱门紧紧关上。

  船舱之中,重归平静。

  颜良轻抚着小乔涨红的脸蛋,邪笑道:“只是小插曲而已,夫人莫紧张,咱们继续。”

  这几句戏虐似的言语,只将小乔听的是娇躯一颤,满脸羞如桃花。

  曾几何时的她,身份何等的高贵,而现如今,却在蹲在这狭窄的船舱之中,以此丑态来服侍着眼前这个男人。

  小乔所有的矜持,所有的尊严,都在这一刻抛之九霄云外。

  “罢了,我一个被人抛弃的弃妇,还有什么尊严可言,索性如此吧……”

  小乔心中暗叹,将那仅存的心理包袱卸去,竟是不用颜良催促,闭上眼睛,又继续主动的抚慰起来。

  稍稍的停歇之后,颜良再度飞上了云霄。

  岸上处,周瑜却扶剑而立,目光冷傲的远望着敌船。

  “这几轮箭下去,若是能将那贱妇射杀,正好一了百了,若能侥幸将颜良那狗贼射死,更是天助我也。”

  心念于此,周瑜猛的拔剑,向着江上一指,厉声喝道:“给我狠狠的射,射光敌贼——”

  吴军士卒们因是前番一败,俱是士气低落,心怀着一股子憋曲,如今碰上只有三十余艘战船的敌人,仿佛捏到了软柿子一般,个个热血激荡,拼了命的开弓放箭,想要宣泄心中的怨气。

  但敌人那三十余艘船,在此密集箭矢的远程打击之下,却竟偏就不退,自左向右从水营前掠过后,又掉转过头来,从右向左的再度逼近。

  吴军士卒们怒了,面对着挑衅似的敌人,他们浑然忘记着手臂的酸疼,不惜力的疯狂放箭。

  只这一阵的功夫,吴军竟已是射出了近十余万支箭,原本空荡荡的敌船另一侧,这时也皆钉满了箭矢。

  运运望满,满覆箭矢的敌船,俨然如同漂浮在水面上的海胆一般,浑身上下都是倒刺。

  而随着另一侧箭矢的增加,原本开始倾斜的战船,渐渐便恢复了平衡。

  吴军水营中,原本一脸傲然的周瑜,见得这般情形,眉头暗暗深凝,心中不禁开始产生了狐疑。

  “这姓颜的匹夫到底是打得什么算盘,看这样子,似乎并非单纯想引我出击,他到底是想干什么?”

  狐疑顿生的周瑜,喃喃自语着,脸上的阴云愈重。

  麾下的那些吴卒却并不知主帅的猜疑,战鼓已经敲至了最高亢处,最强大的一波箭雨,如漫天而落的冰雹一般轰向了敌船。

  “唔——”

  钉钉铛铛的轰击声,瞬间将船舱内那一声男人长长的吐息之声所淹没。

  颜良全身的肌肉都紧绷到几乎要爆开,巍巍的身躯连着打了几个颤栗,一双手更是几乎将小乔的乌发撕断,片刻之后,方始松驰了下来。

  一腔的邪火,在江南两大美人之一的抚慰下,终是泄尽。

  而此时的小乔已是满面潮红,香汗淋漓,生平头一次感受到那浓烈的雄性腥气,只觉喉头一痒,伏在地上便呕了起来。

  猎物就在手中,今次先浅尝一番,来日再慢慢品味。

  兴致已尽的颜良,觉察到刚刚恢复平衡的船身,又开始有倾斜的迹象时,便打开舱门,大步走了出去。

  这一出舱门,顿时把颜良吓了一跳。

  放眼望去,整艘战船上,但凡是没有被遮掩的地方,统统都被密密麻麻的箭矢所占据,其余三十艘船也皆是如此,放眼看去,形容倒颇是赫人。

  “主公,船又开始倾斜了,咱们该怎么?”周仓顶着大盾过来,护住颜良,大声问道。

  颜良环看了一眼四周情况,便摆手道:“箭受的差不多了,传令退兵回营吧。”

  令旗摇动,各艘“刺猬船”如蒙大赦,急是调转船头,向南岸的大营退去。

  颜良还嫌不够,遂是传令叫全船将士,一同齐声高喊:“谢周都督箭!”

  最初只是本船,很快,当其余战船上的士卒,听到这喊声时,顿时明白了其中之意,也皆是扯起嗓门,冲着渐渐远去的敌岸齐声大吼。

  “谢周都督箭——”

  “谢周都督箭——”

  吼声之中,还夹杂着嘲讽般的狂笑,隆隆的喊声,震天动地。

  “怪不得主公叫掉转船头,用另一侧受箭,原来竟是有此深意。”恍然大悟的周仓,满脸的叹服。

  而颜良却负手而立,笑而不语。

  原本的演义之中,诸葛亮草船借箭,一口气骗了曹操十万支箭,狠狠戏耍了曹操一回。

  而今颜良灵机一动,仿效一回诸葛亮,尽管效果要差一些,但这三十艘船上,少说也骗了六七万支箭。

  这一趟,在周瑜眼皮子底下耀武扬回一加,享受了周瑜的女人,又骗了他数万支箭,颜良实可谓是不虚此行。

  远望着吴营,颜良冷笑道:“美周郎,你的女人和箭,本将都收下了,多谢你的慷慨,哈哈~~”

  当颜良狂笑之声,岸上的周瑜,却已是一脸煞白。

  耳听着江上那一声声“谢周都督箭”,周瑜此时才恍然大悟,自己是又中了颜良的奸计。

  人家压根就不是来诱你出击的,你却如惊弓之鸟一般,平白无故的送给了人家几万支箭,还眼睁睁的看着人家扬长而去,羞辱,这简直是莫大的羞辱。

  周瑜一阵胸闷,似乎有一股气血正冲涌而上,周瑜极力的咬牙,方才强行平伏下去。

  幸亏周瑜无法看到船舱中发生的那一幕,如果他看到的话,此时想必已然喷血倒地。

  纵使如此,周瑜仍是气愤难平,怒极之下,厉声叫道:“狗贼颜良,焉敢戏弄本督,来人啊,速整大军,本都要亲自杀出去,亲手斩下狗贼的人头!”

  众将一听,顿时大吃一惊。

  潘璋急道:“都督方才不是说,颜良乃是想诱我军出击,都督倘若亲自出击,岂非中了颜良奸计,以身犯险!”

  潘璋尚保持着冷静,这个时候,反过来劝起了周瑜。

  潘璋的话如当头一棒,将周瑜那已经冲到脑门的怒气,生生的给砸了下去。

  清醒过来的周瑜,眼见着敌舰越行越远,便想自己即使率军追出去,也未必追得上。

  况且,如果颜良狡诈,如果真有诱敌之心,自己这么冲动的杀出去,岂非又中奸计。

  权衡良久,周瑜只能狠狠的将长剑插在了地上,咬牙恨恨道:“颜良匹夫,今日的羞辱,我周瑜牢记在心,早晚有一天,我要让你十倍偿还,十倍!”

  江面处,小乔已走出了船舱,脸上的残露尚未褪尽。

  那一张荣光焕发的俏脸,举目望去,眼看着吴营愈远,那一面“周”字的大旗,也最终消失了视野之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