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六十章 断你后路

第四百六十章 断你后路

  入夜。

  吴营上下,气氛一片沉重。

  那一名名士卒围坐在篝火四周,无精打采的吃着饭,白天里被颜军羞辱的情景,依然挥之不去。

  大帐之中,周瑜的表情同样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尽管被潘璋劝住,周瑜没有冲动之下追击颜良,但他的愤怒却有增无减。

  此时的周瑜,正眉头深锁,酝酿着下一步如何向颜良报复。

  眼下周瑜的本钱并不多,能动用的嫡系部队,只有手头的一万多水军,几百条战船而已。

  淮南方面虽尚有吴军一万多,但指挥权却掌握在程普的手中,而程普是否会听自己的调动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  况且,程普所部眼下也正被北方的颜军牵制,即使肯听从他的号令,却也难以分暇抽身。

  这也就是说,周瑜想要击败颜良,只能凭借手头的一万兵马。

  “都督,我军只有一万,想要击破颜军,只怕是不易啊。”潘璋提醒道。

  周瑜却不屑一哼,“一万人又怎样,只要本督运用得当,击破那狗贼不在话下。”

  说这话时,周瑜自己都觉得有点心虚,只是他知道,如今三军都患上了严重的“恐颜症”,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,身为主帅的他,装也要装出强烈的自信。

  周瑜说下了大话,只好硬着头皮再装下去,他便作自信状,背负着双手,踱步于悬挂的地图前,思索着破敌之计。

  正当这时,一名亲军匆匆入内,慌张道:“启禀都督,合肥吕大人急报,颜军大将张辽正率步骑由皖县向六安进逼,合肥一线形势有危,吕大人请都督速发援兵相救。”

  周瑜闻言色变,猛的扑到了地图前,手指划拉几下,神色愈惊。

  由皖县沿皖水北上,穿越大别山东缘,即可进击六安城,而六安城又与合肥相距较近,六安若陷,合肥必危。

  眼下程普的兵马尽集于寿春一线,合肥令吕岱等地方官所有兵马,不过千把号郡兵而已,根本就不足以抵挡张辽的步骑精锐。

  倘若六安沦陷,合肥再失,那么,濡须口通往寿春的水道,等于就此被截断,他周瑜的一万水军,也就等于被困在了濡须口一带的江北狭窄地带之中。

  周瑜思绪急转,猛然间明白了。

  他终于明白了颜良为何挟有大胜余威,拥有南岸三万多精锐水军,却为何一连数日按兵不动,不主动进攻自己这一万士气低落之兵。

  原来,人家颜良早就想好了兵不血刃的退兵之策。

  “狗贼,好生奸诈——”

  周瑜再度中计,又恨又恼,咬牙切齿的暗骂。

  “都督,合肥若然有失,不光我军,整个淮南都将危矣,末将请率一军北援,必死守六安,绝不让合肥有一丝危险。”

  六安城坚,以潘璋的能力,凭数千人马守住该城,倒也不在话下。

  周瑜却并没有一口答应,反而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  “都督,事不宜迟,万不可耽误,请都督速作决断啊。”潘璋见周瑜尚有犹豫,就有点急了。

  沉默半晌,周瑜那紧凝的眉头渐渐隐去,反而换上了一副如释重负般的轻松表情。

  他微微摆手,淡淡道:“传令下去,明日拔营,全军尽数北撤合肥。”

  全军尽数北撤?

  本是一喜的潘璋,听得这句话,却又陷入了糊涂。

  “都督,全军都撤了,那留多少兵马守濡须口?”潘璋疑道。

  周瑜冷冷道:“全军北撤,自然是不留一兵一卒,这濡须口,那颜良狗贼想要,本督就施舍给他便是。”

  弃濡须口!

  潘璋闻言大惊,却没想到周瑜会做如此决断。

  要知这濡须口,眼下乃是江北与江南连通的唯一通道,若是将此口拱手让给颜军,就等于整个扬州将被颜良拦腰截成两段,南北的吴军就将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。

  而且,一旦颜良夺取濡须口,就要彻底解除后路的威胁,便可以尽倾大军去攻芜湖要塞,而芜湖的鲁肃所部,兵马不过万余,又如何能抵挡颜良数倍水陆大军的合击……

  芜湖要塞若失,秣陵的最后一道屏障便瓦解,整个孙氏的基业就要危如累卵。

  周瑜此举,等于是把孙权往死路上逼。

  “都督,咱们若是弃了濡须口,主公该怎么办?”潘璋慌忙问道。

  周瑜却冷哼了一声,“主公既是不信任本督,那般信任鲁子敬,保卫主公的重任,由鲁子敬去担便,本督现下的任务,乃是守住淮南。”

  周瑜的话中,毫不掩饰着对孙权的怨意。

  他虽未明言,但这话中的却意思却已明显,他周瑜这是要抛弃孙权,据淮南而自守。

  潘璋这下就震住了,定在那里一言不发。

  尽管潘璋等诸将忠于周瑜,但真正的主公到底还是孙权,如今要背弃孙权,心里边这道坎一时怎又有迈过去。

  周瑜岂会看不出潘璋的复杂心理,他便轻抚着潘璋的肩,沉声道:“事到如今,本督也不瞒你,主公无道,既刚愎自用,又听信谗言,才会遭至今日之败。本督若是再对他愚忠下去,只有死路一条,也会把你们一块带到死路上去。所以,本将已决定拥兵淮南,据守自立。”

  周瑜语气决然,显是下了大决心。

  “都督……”潘璋情绪激动,不知如何回应。

  周瑜正视着潘璋,语重心长的问道:“我现在就想知道,你和诸将,是愿意追随我周瑜,还是愿继续为那个庸主卖命。”

  潘璋身形一震,他知道,站队的时候到了。

  只犹豫了片刻,潘璋的神情立时决然起来,拱手道:“末将若非受都督赏识,又岂能有今日,我等诸将,皆愿誓死追随都督。”

  潘璋表了忠心,周瑜暗松了一口气,面露满意之色。

  这时,潘璋又想起了什么,忙道:“末将等虽愿追随都督,只是寿春的程老将军,乃孙氏三代老臣,对孙氏必定忠心耿耿,末将只怕他不会听从都督,而程老将军又据有寿春,名义上,合肥等淮南各地,也都听他的指挥,末将只怕……”

  潘璋想要再说下去时,周瑜却用一脸自信的诡笑,打断了他的担忧。

  “明日起,你便打着本督的旗号,徐徐的退往合肥,本督会自引一军,连夜前往寿春,出其不意的夺了程普兵权,到时淮南军政大权尽在我手,与江南的联系又为颜良断绝,诸将走投无路,还怕他们不服于本督吗。”

  周瑜,早有妙计。

  潘璋这才恍然大悟,原本还残存的犹豫,因是周瑜的妙计,转眼尽消。

  “都督神机妙算,当真不枉末将等誓死追随,都督放心,末将必当为都督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。”

  听着潘璋的慷慨表忠,周瑜得意而笑,心中,一幅蓝图大计,已然开始畅想……

  ……赭圻城。

  月上眉梢,鸟鸣蝉幽。

  带着几万支箭的战利品,颜良尽兴而快,亲自将小乔送入了县城中的一间宅院。

  步入院中,颜良指着这颇为朴素的宅院,淡淡笑道:“乔夫人,这几日就在这里暂歇吧,待本将拿下秣陵后,夫人便可回自家的高门大院。”

  “多……多谢将军。”小乔低低道谢。

  借着月色看去,小乔脸上的晕色未褪,湿润的双唇略显红肿,故是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。

  颜良伸出手来,托起小乔尖尖的下巴,意犹未尽的欣赏着她那绝色的脸庞。

  看到那红涨的朱唇,船舱内的那场惊心动魄,不由又浮现在了脑海,那刀削脸的英武之脸,不禁又掠过一丝邪笑。

  小乔自知他在想什么,顿时绯色流围,不好意思的将脸蛋侧了过去,羞答答的不敢正视颜良肆意的眼光。

  “夫人好好休息吧,好好养精蓄锐,本将改天再好好的看望夫人。”

  言罢,颜良哈哈大笑,转身扬长而去。

  小乔目送着颜良离去,当那院门关上时,她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。

  她那纤纤素指,下意识的触摸在了隐隐作痛的嘴边,脑海中,那惊心动魄的画面也鬼使神差的浮现在脑海。

  那种有些痛苦,却又让人心悸无比的感觉,竟是从未曾有过。

  虽觉屈辱羞耻,但不知为何,她的内心深处,竟还有几分贪念。

  “小乔啊小乔,你岂能这般不要脸,你是名门之秀,绝不可再想那些龌龊之事了……”

  小乔暗暗告诫着自己,叹息着,扭着丰满的腰枝,步入了房中。

  当颜良回往他的临时军府时,三夫人马云禄已备好了晚饭,等候多时。

  颜良酒足饭饱,兴致大好,便又与马云禄一番云雨,快活了一场。

  次日直睡到日上三竿时,颜良方才起床,去往南岸的大营与诸将会面。

  方一入大帐,却见甘宁等诸将,已尽皆齐集,而且还个个兴奋难当。

  “主公……”吕蒙一见颜良入内,兴奋的便欲要报告什么。

  颜良却一摆手,打断了他,微微笑道:“且慢,看你们一个个面带喜色的样子,如果本将猜的不错的话,应该是濡须口的吴军撤兵而逃了吧。”

  诸将闻言一惊,面面相觑,皆是一脸惊奇。

  “主公当真是料事如神,但不知主公何以料知周瑜会撤兵而逃?”吕蒙奇道。

  颜良大咧咧的坐下,不以为然道:“本将先前不是早说了么,我自有妙计,不消一兵一卒,便可轻松拿下濡须口。”

  帐中诸将想起了前事,不禁愈加惊奇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