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想死,由不得你

第四百六十三章 想死,由不得你

  主帅已到,甘宁大喜。

  他双戟连舞,强攻数招将黄盖逼退,抽得空隙闪身跳出战团。

  “这老家伙就留给主公了,末将去也——”大叫声中,甘宁舞着双戟杀出血路,向着敌营腹地杀去。

  黄盖本待欲追时,猛听得甘宁口呼“主公”,举目扫去,但见十余步外,一名敌将正巍巍驻马,以一种冷傲的目光,死死的盯着他。

  相隔十余步,黄盖甚至已感觉到那敌将慑人的威势力,令他从脚底升起一股恶寒。

  那敌将,不是颜良还能是谁。

  中央突破成功,颜良这个主公的到来,更加鼓舞了士气,颜家军的健儿们,个个皆如发狂的猛虎一般,扑向那些败溃的吴卒。

  从水上到岸滩一线,腥红的鲜血染了厚厚的一层。

  颜良就驻马于那血滩之中,身后那红色的披风猎猎飞舞,手中战刀泛着幽幽的寒光,巍巍然,当真如来自于地狱的魔将一般。

  他的一双鹰目,已然锁定了黄盖,冷峻的脸上浮现一抹藐视,抬起手来,向着十步之外的黄盖轻轻一招。

  那是一个极其挑衅的手势,那是暗着在向黄盖说,老子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,有种的你就放马过来。

  黄盖怒了,大怒。

  韩当的血仇涌现脑海,江东元功老将的尊严受到侮辱,此刻的黄盖,不禁勃然大怒。

  刀锋如电,将一名敌骑斩杀,黄盖夺下了一匹战马,暴喝一声,纵马向着颜良疾扑而来。

  “姓颜的狗贼,受死吧——”

  一人一骑,杀破乱军,如狂风一般扑来,转眼已至近前。

  手中那一柄长刀,挟着雷霆之势,如车轮一般向着颜良横扫而来。

  那一刀挟着黄盖所有的愤怒,撕破空气时发出的嗡鸣声,竟如刺耳的哨音一般。

  这一刀,已是黄盖生平最强的一刀。

  明晃晃的刀锋,呼啸而至,而颜良,却面色沉静,嘴角只微微上扬,流露出一丝不屑。

  猿臂如风而动,尚不及看清他身法之时,手中那染血的战刀,已是诡异从肋下反扫而出。

  不挡不避,迎击而上,颜良要以攻对攻。

  那一刀去势虽快,却细微无声,但刀上的劲力,却如大洋中的暗流一般,挟裹着汹涌澎湃的狂力。

  哐——巨鸣声中,两柄战刀如流星般撞在一起。

  颜良身如磐石,巍然不动。

  黄盖却身形一震,虎口一麻,五指间已是渗出一丝血迹,竟然是被震裂了虎口。

  而那长河倾泄般的力道,更是顺着兵器灌入黄盖那苍老的身体,只搅得黄盖五内翻腾,呼吸几欲停滞。

  一招交手,自诩武艺不凡的黄盖,却惊骇的发现,颜良的武艺已是强到了如此地步,自己跟颜良,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战力。

  而这一刀下去,颜良也判知黄盖的武艺,不过介于一流与二流之间,与甘宁这样的一流武将尚能勉强一战,但与自己这般的绝顶武艺相比,却相差悬殊。

  同为老将,黄盖毕竟不是黄忠。

  黄盖又岂不知自己非是颜良对手,但那股子傲气劲,再加上为韩当的复仇之念,却激发了他的斗志。

  明知不敌,黄盖却强压下翻滚的气血,不惜气力的再度向颜良攻去。

  “这黄盖的武艺虽不及汉升,倒也颇有几分硬气,很好,本将就陪你玩几招,看你能狂多久。”

  当下颜良便不急于取胜,只长刀如风,沉稳的应对黄盖袭来的刀势。

  但见黄盖憋足了劲力,每一刀下去都倾尽全力,如要玩命一般,但颜良却沉静如水,身法从容,轻轻松松的接下了黄盖所有的攻势,甚至连气息都不曾发生过变化。

  一连十余刀的狂攻之下,黄盖那年老的身躯气力渐显不足,刀势渐渐便削弱下去。

  差距摆在那里,黄盖想凭着一股子狂劲,就想胜过绝顶的颜良,只能是痴心妄想。

  此时的颜良,耐心的容黄盖发完狂,陡然间刀势一变,开始发起了他的攻击。

  战刀如电,一刀快过一刀,如狂风暴雨一般袭卷向黄盖。

  但见刀影重重,却不见颜良如何出招,层层叠叠的刀气,如铁桶一般将黄盖围裹在其中,那汹涌的攻势,转眼已把黄盖逼到手忙脚乱。

  这才是刀法中的至高境界。

  黄盖见得颜良显露出真正的实力,心中惊骇万分,这才知自己刀法与颜良相比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冷汗滚滚而下,粗喘如牛的黄盖已是破绽百出,狼狈不堪。

  疾攻如风的颜良,这个时候本可轻易取下黄盖性命,但杀念涌上脑海时,他却又有另外的想法。

  区区一个黄盖,杀之容易,但若能够生擒,甚至是逼降,以黄盖的名望,这对孙权麾下残存的那些武将,心理上必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旋即改变了想法。

  刀式一变,攻击的烈度陡然暴涨,本就已穷于应付的黄盖,更是窘迫到了极点。

  颜良连攻数招,蓦的低喝一声,手中长刀如电光般斜向扫去。

  黄盖回身不及,只能舞刀反手相挡。

  吭~~一声金属嗡鸣中,黄盖手中的战刀已脱手而飞,溅落在了几步之外。

  尚未及惊诧时,寒光一掠,颜良的刀锋已架在了黄盖的脖子上。

  形势变化如此之快,以及于黄盖迟滞了足足有一秒,方才看到了脖前所架的刀锋。

  一瞬间,满脸憋红的黄盖,那苍老的脸庞,变得如死灰一般暗淡,眼眸之中,更是涌动着惊诧与愤怒的复杂神色。

  黄盖万万也想不到,征战天下这么多年来,自己竟会在今日晚节不保,被颜良如戏耍般的擒住。

  “要取老夫人头就痛快点,正好送老夫去见孙将军。”黄盖绝望已极,闭上双眼引颈就戮,打算去下面和孙坚相见。

  果然是一个慷慨的老将,杀之确实有些可惜。

  “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,可惜老子我就喜欢跟人对着干,你想死,本将却偏不让你死。”

  颜良冷笑一声,忽然间战刀一变,向着黄盖肩膀拍去。

  马上的黄盖不及防备,整个人便被撞下马去,这时,在旁掠阵的亲军等便一拥而上,将滚落于地的黄盖五花大绑。

  被压在地上黄盖惊诧之余,更觉受辱,边是拼命的挣扎,边是怒吼道:“姓颜的,要杀便杀,我黄盖绝不会向你屈服。”

  颜良俯视着地上的黄盖,冷冷道:“你这样的话,很多人都曾跟本将说过,不过到最后,他们却都食言了。”

  “姓颜的,你——”

  黄盖欲待再言时,颜良却已懒得跟他再废话,摆手喝令部下将黄盖绑了先押往战船上去。

  解决了黄盖,当颜良环顾四周时,发现岸滩一线的战斗,已经结束。

  他一万英勇的将士,成功的攻陷了栈桥至岸滩的吴营,大批的吴军已从水营向旱营方面败溃而去。

  杀至兴起的甘宁,正率领着将士们,一路势如破竹,直奔鲁肃的中军而去。

  与此同时,中央的突破,也迫使两翼的吴军军心瓦解,徐盛和周泰所率的几千吴军,只能且战且退,一并向着旱营退去。

  而吕蒙和凌统,则各率一万兵马相继杀上岸滩,三路上岸的兵马,无可阻挡的向着鲁肃的中军合围而去。

  此时,旱营高地处,鲁肃已是身形僵硬,脸色苍白如纸。

  远远望去,沿岸诸军尽如蝼蚁一般,向着旱营方向败溃而来,中路的“黄”字大旗,甚至已经被斩落,那意味着老将黄盖,或许已遭不测。

  鲁肃心痛如绞,绝望的情绪在心头疯狂的涌动。

  “枉我费尽心机,却仍没能守住芜湖,今日一败,我还有何面目去见主公啊……”

  自觉无力回天的鲁肃,心中在深深的自责。

  左翼处,徐盛率领的数千残兵,率先退往了旱营。

  一身是血的徐盛纵马奔至,尚未驻马便大叫道:“都督,我军防线已全面崩溃,芜湖是守不住了,速速撤兵退往秣陵吧。”

  退往秣陵!

  这四个字涌现脑海,让鲁肃精神微微一振。

  “可是,主公命我等坚守芜湖,不可擅退半步,今若撤兵回秣陵,主公怪罪下来,你我谁能担当得起。”

  如今的孙权,因是受连败的刺激,精神已变得喜怒无常,鲁肃自然担心逃往秣陵之后,孙权一怒之下将自己治罪。

  徐盛就急了,忙道:“今若全军被歼于此,秣陵城便将无兵可守,整个江东将危如累卵,都督岂能因怕主公责怪,就要将全军断送在此!”

  听得徐盛之言,鲁肃不禁暗生惭愧,便想发今江东危在旦昔,自己又岂能一己之私,就置江东安危于不顾。

  只这犹豫的功夫,右翼周泰也率军退回了旱营,攻上岸来的颜军,已从三面对旱营发起了围攻。

  正当这时,蓦听得大营背后也杀声大作,似有万千兵马正冲杀而来。

  鲁肃与在场诸将,尽是大吃一惊。

  颜军不是只有三路兵马么,怎突然会有第四路兵马从背后杀来?

  惊恐之际,一骑斥候飞奔而来,惊叫道:“禀都督,大事不好,敌将黄忠率一万大军,正向我后营疾攻而来。”

  黄忠也杀到了!

  鲁肃脸色惊变,那残存的一丝犹豫,瞬间被击碎。

  “撤兵,速速撤兵,全军从东北面突围,立刻撤往秣陵——”

  鲁肃再也顾不得什么主帅的沉稳与威严,惊叫声中,自己已慌到拨马先走,向着东北向狂逃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