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醉 鬼

第四百六十四章 醉 鬼

  残阳如血。

  沿岸的江水已是一片赤红,浑浊的水中漂满了尸体,随着江涛不断的被拍打上岸滩。

  从江边到旱营,一条宽大的血色地毯延伸而去,断肢与残躯遍布其中。

  头顶的天空上,群鸦们正盘旋欢鸣,准备享受等待已久的这场人肉盛宴。

  颜良策马徐徐步入旱营,经过一面倾斜的“鲁”字大旗时,他轻轻一踹,将那面残存的旗帜踹倒在地,策马昂首踩踏而过。

  原本属于鲁肃的那座中军大帐外,已高高的耸立起了“颜”字的大旗。

  一骑飞奔而来,正是全身浴血的甘宁。

  “主公,各营已悉数被我军攻占,只可惜逃走了鲁肃那厮。”甘宁兴奋之余,又有些遗憾。

  鲁肃跑的倒也是真快,赶在颜良的大军合围之前,率领着不到一万的兵马向着东北方向全力突围。

  那一路的凌统尚未完成合围,在斩杀了千余人后,还是让鲁肃率令同着八千残兵逃出了包围,由陆路向着秣陵仓皇逃去。

  虽然走了鲁肃,但此役歼灭了近七千的吴军,还擒获了黄盖这个江东老将,更重要的是攻占了芜湖要塞,击破了去往秣陵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  用大获全胜来形容此战的结果,一点都不为过。

  “逃了一个鲁肃何足道哉,他日还有的是机会,说不定兴霸你不久后还能生擒孙权那碧眼儿。”颜良笑着鼓励道。

  甘宁热血又起,兴奋道:“主公说得是,鲁肃算得了什么,宁将来必生擒了孙权,将那小子献给主公。”

  颜良哈哈大笑,笑的痛快,笑的狂傲。

  “此役得胜,三军将士都辛苦了,咱们就在此休整几天,不日尽起大军,随本将杀奔孙权的老巢去——”

  痛快的颜良,环顾众将干,高声大喝。

  左右浴血的将士,无不欢欣鼓舞,挥舞着兵器,向着颜良齐声高呼“万岁”。

  “万岁——”

  “万岁——”

  那亢奋的呼声,盖过了涛涛江水之声,直令头顶盘旋的群鸦惊飞,更令天地变色。

  振奋的呼声中,颜良举目投向东面,口中冷笑道:“孙权,老子我马上就去爆你的菊了,新仇旧恨,也该是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了。”

  残阳如血,猎猎的战意,在这残破的战场中如火狂燃。

  ……秣陵城。

  军府大堂中,浓烈的酒气在弥漫。

  上座处,孙权正一杯接一杯,疯狂的给自己灌酒。

  左右的那些婢女和侍从们,皆是战战兢兢,连大气也不敢出口,生恐一个不小心惹怒了他们这半醉的主公。

  自从得知皖口失陷的噩报后,孙权的心理就陷入了恐慌之中,每日都只能以酒精来麻醉自己,久而久之,这位江东之主,从原先的意气风发,变成了现在这般酗酒如命,喜怒无常的样子。

  而孙权的酗酒,在得知周瑜弃守濡须口的消息后,更是达到了顶点。

  每每酒醉后,孙权就极易发怒,无端的会鞭笞左右的侍从,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。

  整个伺候着如此之主,左右之人如何能不胆战心惊。

  噌——半醉的孙权,突然拔出佩剑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
  左右皆是吓了一跳,本能的都往后一缩。

  半醉晃晃悠悠的走下阶来,举着剑来到了堂前所树的那一排草人前面。

  草人的头上皆贴着一个名字,依次是颜良、吕蒙、凌统、周瑜,不是他孙权的敌人,就是他眼中的叛徒。

  但听“噗”的一声,孙权一剑狠狠的刺入了那个叫“颜良”的草人胸膛,孙权那醉熏熏的脸上,顿时涌现出惊喜得意之色。

  “颜良狗贼,终于被我刺中了吧,我料你也不是我的对手,哈哈哈——”

  孙权得意的狂笑,晃着步子,将那一排草人依次刺过一遍,把内心中憋闷的怒火,尽数发泄在了这些草人身上。

  脚步声响起,有人从身后走向了孙权。

  “谁让你进来的,给我滚出去——”孙权也不看是谁,转身挥剑就大骂。

  “放肆,你连母亲也想杀吗!”身前的妇人,怒容厉喝。

  孙权揉了揉眼睛,细细一看,方才认出,眼前这漂亮的妇人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母亲吴氏。

  醉意顿时消散大半,孙权吃了一惊,急是将手中佩剑往地上一丢,拱手道:“儿不知是母亲,冒贸之处,请母亲恕罪。”

  吴氏的怒容这才稍敛,将孙权上下扫了几眼,不禁流露出失望之色。

  “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,一身酒气,满身颓废,哪里还有个吴侯的样子,你如此自暴自弃,可对得起你父亲的威名,对得起伯符临终前的托付吗?”

  吴氏满脸怒色,也不给孙权面子,当着左右侍从的面,劈头盖脸就是一番教训。

  孙权酒气已尽,被吴氏训的是面露惭色,点头如鸡,不敢吱声反驳。

  吴氏劈头盖脸的将孙权教训了好一会,方才是解气,丰满的胸脯也因生气而起起伏伏。

  孙权垂手立在那里,任由母亲教训,直到吴氏不再骂时,方才叹道:“母亲息怒,儿也不想这样,只是眼下周瑜不服号令,擅自弃守濡须口,拥兵淮南。芜湖口鲁肃之军,不过万余,颜良进攻的水陆大军却有数万。形势如此不利,儿苦恼不已,方才只好借酒销愁。”

  吴氏白了他一眼,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。

  “颜良残暴,堪比那董卓,当年董卓麾下十几万西凉铁骑,不比颜良势大得多,结果呢,还不是给你父亲数万兵马杀得弃了洛阳,逃往关中。而今颜良势不及董卓,你麾下将士却胜于你父,还有三吴之地作后盾,又岂能被那颜良吓到。”

  吴氏倒是一身的傲气,豪迈自信的激励自家儿子。

  孙权受此鼓舞,似乎也振作了几分,点头道:“母亲说得是,眼下虽失了周瑜一军,但我尚有鲁肃一万五千兵马,只要他能守住芜湖,我就不信那颜良能威胁得了我秣陵。”

  孙权精神振作,吴氏方始满意,拉着儿子的手道:“这才是我的儿子,仲谋,你只管打起精神来,咱们母子俩同心协力,一起把这一关熬过去,为娘相信,终有一天,你会将颜良的人头斩下,献给为娘。”

  在吴氏的几番鼓励下,孙权精神大振,那委靡的脸上,重新浮现出了自信之色。

  便在这时,陈武匆匆而入,一脸神色凝重。

  “启禀主公,启禀国太,芜湖方面传来急报,鲁都督他……”陈武面色为难,似乎不敢出口。

  吴氏却拂手道:“吞吞吐吐什么,天塌不下来,鲁子敬他到底怎么了?”

  陈武不敢再犹豫,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启禀国太,鲁都督他为颜良大败,已弃了芜湖要塞,正率残兵向秣陵城退来。”

  吴氏那原本傲然沉静的容颜,陡然间涌现惊色,所有的从容,都被这个惊人的消息所击碎。

  而孙权脸上,那刚刚重现的自信,也霎时间烟销云散,骇然与震惊充斥于色。

  那双手紧握的母子两人,瞬间僵化在了原地。

  ……休整两天,颜良的大军再度开拔。

  三万水军顺流东下,黄忠所率的一万步军,沿着江南岸而行。

  四万水陆大军并行齐驱,向着百余里外的秣陵城浩浩荡荡的杀奔而去。

  与此同时,被颜良临行任命为庐江太守的张辽,此时也由濡须口而发,率领着八千多步骑沿长江北岸东进,先后扫平了历阳、乌江等江北诸城。

  两天之后,颜良所在的三万水军,率先抵达了秣陵水域,而在不日之后,黄忠的南岸步军也进抵秣陵东南,而张辽的北岸步骑,也在秣陵正对的江北岸下寨完毕。

  总计约五万的大军,对秣陵城形成了自北向南的半包围之势。

  大军登岸,颜良的主力大军于秣陵西南面设营。

  安营已毕,颜良遂召集诸将,于中军大帐内共商破城之事。

  “秣陵城近在眼前,诸位有何破城之计,尽可畅所欲言。”颜良摆手道。

  吕蒙当先出列,拱手道:“启禀主公,末将以为,秣陵城之重,无过于石头城,若想破秣陵,必当先集中兵力,攻陷石头城为先。”

  “当年末将曾参与督造石头城,对该城十分熟悉,末将请率升城军强攻此城。”凌统紧接着出班请战。

  此二人皆为孙权旧将,对秣陵的城防可以说是了如指掌,如何攻打秣陵,他二人自然最有发言权。

  尤其是凌统,心念着孙权灭门之仇,更恨不得第一个攻入秣陵,手刃了孙权报仇。

  众将慷慨求战,士气正盛,颜良自是乐见的,但素来禀承“攻城为下”原则的颜良,却没有急于首肯众将的请战。

  颜良将目光投向了庞统,笑问道:“士元你云游江东多年,对秣陵城想必也是了如指掌,如何破城,想必你心中必有良策。”

  众人的目光皆是投向了庞统,眼神之中颇有几分期待,自上次得知庞统献上连环离间计后,众诸对这位奇貌不扬的新同僚,早已刮目相看,此时自也期望他能再展奇策。

  庞统则站起身来,微微一拱手,淡淡道:“依统之见,攻城倒是不急,在攻城之前,我们还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先做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