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怕 死

第四百六十五章 怕 死

  更重要之事?

  颜良顿起了兴趣,示意庞统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当年孙策平定江东时,对江东豪杰杀戮甚多,以致人人暗怨,后孙权继位,变弦更张,对江东世家豪强改以招抚任用,江东豪强们这才渐渐归附。而今孙权连败势危,江东大族必也人人心危,心存骑墙者想来不在少数,这岂非正是主公用计之时。”

  庞统捋着短须,洋洋洒洒的将自己的计策道来。

  颜良顿时便明白了,庞统这是在建议他打心理战,从内部先瓦解掉秣陵城坚守的意志。

  攻心为上,攻城为下,此正上兵之道也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深以为然。

  其余如吕蒙等诸将,也皆领悟到了庞统计策之妙,纷纷也暂压强攻之念,支持庞统的动议。

  军议已定,未久,颜良便传令下去,对秣陵城展开了强大的攻势。

  首先,颜良命庞统亲笔写了一道《讨孙檄文》,在檄文中,庞统历数了孙策入侵江东时的杀戮罪行,以勾起江东豪杰们沉埋的仇恨。

  痛斥完孙策,庞统又将孙权的昏庸无能,忌贤妒能,杀戮忠良诸事,大书特书一番,并总结罗列了孙权十条罪状。

  最后,庞统在檄文中,号召江东军民弃暗投明,抛弃孙权这个庸主,投入颜良这个当世雄主的怀抱。并且庞统还警告将江军民,倘若继续助纣为虐,城破之后,颜良将对他们施以毫不留情的惩罚。

  当然,庞统的这道《讨孙檄文》,自然是以颜良的名义落款。

  檄文成,颜良遂下令把丹阳郡附近的书生文人尽数征辟,命他们连夜抄写,数日之间就抄写了十余万份。

  颜良遂将这十余万份檄文,一部分派细作深入三吴腹地,广散于诸郡,一并分则以强弓硬弩,尽数射入秣陵城中。

  于是,数以万计的檄文射入城中,很快就对这座江东都城中的军民,造成了相当大的心理影响。

  这些年来,孙权屡次兴兵与颜良大战,却无一例外的大败而归,三吴的儿郎们为他战死者不计其数,那些江东父老们,自对此心怀有悲愤。

  况且前次柴桑会战,孙权不顾粮草不济的劣势,屡屡向江东百姓和世族豪强们强征粮草,更是激起怨声载道。

  诸般种种,江东士民其实对于孙权早已颇为失望。

  现如今,孙权兵败致秣陵被围,一城的军民尽陷于危境,对孙权的无能更是愈加的埋怨。

  于是,在几万份《讨孙檄文》的“煽动”之下,秣陵军民对孙权的怨恨,便是与日俱增。

  在打心理战的同时,颜良也没闲着,正抓紧时间为最后的攻城做准备。

  因是不到半月的时间里,颜良连战连捷,一口气从皖口打到了秣陵城下,后勤补给线一下子拉长到了五六百里之长,尽管有长江水运的便利,便如此长的补给线,毕竟也给荆州方面的供粮增加了难度。

  颜良便一面开展心理战,一面催促荆州后方运粮往前线,只等粮草屯集充足之时,便向秣陵城发动总攻。

  当颜良意气风发,有条不紊的准备着攻城战时,城中的孙权,却正过着苦逼不堪的日子。

  从芜湖逃回来的鲁肃,只带回了不到八千的残兵,加上秣陵城原有的守备军,孙权能够使用的兵马,仅只一万三千余众。

  一万三千惶惶之众,却要面临城外颜良的五万大军。

  无奈之下,孙权只能下令从吴郡、会稽诸郡,抽调朱桓、贺齐等将,即刻率防范山越的数千部曲,赶往秣陵增援。

  此外,孙权还发布命令,征辟城中豪强的仆丁和私兵,临时组织新军以增强秣陵的守备。

  然而,就在孙权刚刚发布这道命令后,他就遇上了头疼之事。

  军府大堂中,孙权手拿着那道《讨孙檄文》,脸色铁青,浑身都气得是抖动,眼眸中更是迸射着深深的恨色。

  正是这一道檄文,使得秣陵人心大动,不少豪强都以种种理由,拒绝征用自家的仆丁僮客。

  命令下达一日,孙权只征集了不到三千的新军,而且还多是老弱残丁。

  孙权忽然有一种预感,他感觉到,秣陵的军民,仿佛就要抛弃他了。

  哗哗哗——怒不可遏,孙权疯了似的将手中的帛书撕成粉碎,然后扔得遍地都是。

  “拿酒来!”孙权气呼呼的大吼一声。

  左右婢女哪敢迟疑,赶紧将早就事先备好的美酒送上,他们知道,他们愤怒的主公,每到这个时候,就会如惯例一般借酒销愁。

  美酒奉上,孙权是一杯接一杯的灌自己,恨不得立刻把自己灌醉,这样就能忘了身处的困境。

  没有人敢再去向吴国太报信,因为自那一回被母亲骂过后,孙权就发了狠,说谁再敢向吴国太通风报信,就灭其九族。

  “颜良狗贼,你以为我孙权怕你吗,我不怕你,有种你就攻城啊,发什么檄文,笑煞人也,我看这一城的男女,谁敢叛我!”

  孙权一边灌自己,一边骂骂咧咧,彰显着自信。

  脚步声响起,门外有两人趋步走入了大堂,那步入堂中的二人,正是鲁肃和张昭。

  一个是三军都督,一个是文官之首,到了这么危难之境,二人不约而同的来向孙权商议应敌之策。

  孙权见那二人进来,也不理会他们,只管继续饮酒。

  “主公,石头城乃秣陵咽喉,必也是颜良重点进攻之地,肃以为当再增兵两千,加强防御。”鲁肃拱手进言。

  “增兵两千?”孙权一听就火了,瞪着鲁肃道:“我的数万兵马,都给你输得干干净净,哪里还有两千兵马给你去送死。”

  孙权也是喝得醉了,竟是当众如此讽刺鲁肃。

  鲁肃神色一变,顿时面露汗颜,尴尬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当初从芜湖败归后,鲁肃自知难逃罪责,便是主动向孙权请辞,请求免去都督之职。

  孙权心中虽怨鲁肃,但思来想去,麾下也并无他人能胜任帅职,无人可用之下,孙权只能假作不怪,继续命鲁肃为都督,负责统帅秣陵诸军守城。

  今日心情不好,加上酒醉,孙权便是口无遮拦,发泄起了对鲁肃的怨气。

  鲁肃心中惭愧,自不敢有所微词,而同来的张昭,却不禁是脸色一沉。

  “主公此言差矣,鲁子敬固然是屡败,但他所面对的敌人,却是颜良这等当世雄主,败给此人也是天意,非战之罪,主公对子区的责备,老朽实在是不敢苟同。”

  鲁肃听得张昭为自己辩解,非但没有感激,反而是暗暗叫苦,心说你这哪里在为我开脱,简直是火上浇油。

  果然,当孙权听得张昭,竟然口口声声称颜良为“当世雄主”之时,心中更是勃然大怒。

  换作是旁人,只怕孙权这个时候早就责罚,不过张昭用是极有威望的老臣,孙权素来对他有所忌惮,尽管心中愤怒不已,却不敢对其加罪。

  愤怒中的孙权,只能暂压怒火,冷冷质问道:“好一个当世雄主,子布看来对颜良的评价很高啊,那我倒想听听,子布有何良策击破颜良这个雄主的围城。”

  孙权的愤怒与讽刺,张昭似乎全然不当回事,依旧是昂首挺胸,一副长者教训晚辈的姿态。

  他便是捋着白须,缓缓道:“颜良文武双全,麾下良将如雨,谋士如云,连曹操、刘备和二袁都非是其对手,称之为当世雄主亦不为过。老朽以为,主公若想拯救一城生灵于水火,保全孙氏的血脉,如今唯有一计可用。”

  孙权先是听着张昭将把颜良大夸一通,心中是愈来愈火,但听得张昭说他有计策,可以解今日秣陵之危,不禁是精神一顿,面涌喜色。

  “子布若有妙策可解如今困境,还不快速速道来。”孙权一跃而起,兴奋的催问道。

  张昭轻咳了一声,缓缓的道出了他的两字妙计:

  “降颜。”

  降颜?

  孙权糊涂了一下,仿佛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,眼眸中还掠过一丝茫然。

  张昭却已正色道:“如今秣陵城外有颜良雄兵五万,整个扬州也被他一分为二,而我江东精锐之军皆已丧尽,残存之兵又士气低沉,如若再行顽抗,无异于以卵击石。主公若在这个时候,以三吴之地投降颜良,以颜良之气量,必会保得主公荣华富贵,而三吴的士民,也因此免除了战火的荼毒,正才是万全之策。”

  鲁肃惊在了那里,他万没有想到,张昭竟然会提出投降之策。

  孙权也惊呆了,他更是想不到,自己信任和尊重的老臣,竟然在此危难之时,会劝自己投降死敌。

  “张子布,我孙家待你不薄,没想到,当此危难关头,你竟然心生叛意!”

  孙权惊愤难当,指着张昭的鼻子厉斥。

  张昭却神色郑重,拱手道:“主公误会了,老朽正是受主公厚恩,为主公的身家性命设想,所以才会出此下策。”

  “为我的身家性命?哼,我看你是想保住你这条老命吧!”

  孙权再难抑怒气,眼眸中陡然间杀气涌动,摆手厉喝道:“来人啊,把这个贪生怕死,忘恩负义的老匹夫,给我拖出去斩了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