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六十六章 王气之城的主人来了

第四百六十六章 王气之城的主人来了

  孙权要杀张昭!

  自鲁肃以下,无不大惊失色。

  张昭那是谁,那可是当世名士,孙氏之重臣,在江东众臣中,最富名望的长者。

  往昔的孙权对张昭,那可是尊重万分,即使被张昭当面教训,也得唯唯诺诺,装出一副受教的样子。

  如今,孙权却要杀张昭。

  这一刻,连张昭也愣住了,仿佛不敢相信孙权竟会下这样的命令。

  “主公,子布先生也只是提个建议而已,主公投降那颜良自是万万不能的,但肃以为,子布先生也罪不至死。”

  尽管张昭一向瞧不起鲁肃,但鲁肃在这个时候,还是站出来为张昭求情。

  岂料,孙权却怒目一瞪,拍案喝道:“鲁肃你给我闭嘴,我已决意杀这忘负义的老匹夫,谁敢再劝,我下一个就杀谁!”

  孙权是酒壮胆色,怒火蒙蔽了神智,眼里只余下愤怒,谁的话都听不进去。

  鲁肃也知孙权眼下酒醉,神智已有些不清,自己若是再劝的话,只怕真有性命之忧。

  无奈之下,鲁肃只好无奈的闭上嘴,不敢再吱声。

  “你们都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动手,难道要我把你们一个个都杀光吗!”孙权冲着殿侧环立的亲军大吼。

  亲军们神色皆变,生怕被祸及,不敢再迟疑,赶紧上前将张昭控制。

  此时的张昭,已是神色煞白,一脸的惊恐,急叫道:“老朽对主公乃是一片忠心,日月可证,请主公明鉴开恩。”

  生死关头,张昭也再不敢端起长者的架子,只惊恐万状的向孙权求饶。

  醉意熏熏的孙权,已是被酒精与愤怒占据了头脑,眼中只有恨,只有怒,哪里还有其他。

  耳听着张昭的求饶,孙权只当他是在放屁,拂手转过身去,连看都不想再看张昭哪怕一眼。

  “主公……主公,请听老朽解释——”张昭惊得大叫求饶。

  孙权无动于衷,而鲁肃,也只能是一脸无奈,眼睁睁的看着张昭被拖走。

  张昭的叫声渐渐远去,大堂恢复了肃静,内中所有人都胆战心惊,人人自危,纵然是鲁肃,也在暗暗的擦着额头的冷汗。

  孙权杀掉了张昭,气才稍减几分,一屁股坐回了上座。

  看着阶下颤栗的众人,孙权仿佛从中找到了快感,整个人的脸色也好转了不少。

  “鲁子敬。”孙权忽然道。

  鲁肃一怔,忙是拱手上前几步。

  “守卫秣陵之事,我就交给你了,你可千万别再让我失望,否则的话……”孙权并未明言,但言外的威胁之意,却已显露无疑。

  鲁肃心头一震,一股恐怖从脚底升起,他岂能感觉不到孙权言外之意。

  不敢多想,鲁肃忙道:“主公放心,肃此番必竭尽全力,誓死保卫秣陵,绝不让颜良那狗贼踏足秣陵城一步。”

  听得鲁肃这慷慨的表忠,孙权这才满意,摆手不耐烦的示意鲁肃退下。

  心中战栗的鲁肃,如蒙大赦一般,赶紧趋步退出了堂外。

  杀了一个,吓退了一个,孙权的脸上竟是流露出些许得意,摆手喝道:“都愣着干什么,再拿酒来!”

  ……两天后,秣陵城南。

  颜军大营内,昂扬的斗志弥漫其间,数万将士磨刀豁豁,都在准备着向城中的吴狗开刀。

  中军大帐中,颜良正拿着刚刚到手的情报,唏嘘感慨着。

  “没想到啊,这个碧眼儿还真够狠,竟然把张昭给宰了,果然够狠。”

  手中那道情报,乃是秣陵城中暗通颜良的豪杰秘密送到,自从颜良展开声势浩大的心理攻势之后,秣陵城不少人已开始私下向颜良示好,纷纷主动的充当颜良的眼线和内应。

  孙权怒下重臣张昭的消息,早就令全城军民震惊,那些眼线们便迅速的将这个情报送到了颜良手中。

  “听闻孙权近来一直酗酒如命,动不动就拿下属开刀,不过他这回竟然把张昭给杀了,倒是有些出人意料。”庞统感叹道。

  顿了顿,庞统又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张昭乃孙氏重臣,有声望的长者,没想到竟会劝孙权投降,这件事也是在我意料之外啊。”

  “哼,张昭徒有虚名,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人罢了。”颜良却不屑道。

  曾经历史上,赤壁之战开始前,曹操一封战书发到东吴,张昭这个老臣就第一个跳出来劝孙权投降,而今秣陵被围,孙权势危,张昭“重演历史”,劝孙权投降,在颜良看来也是正常。

  所谓的名士,不过尔尔也。

  在场众文武,无论是吕蒙这等孙氏旧臣,还是甘宁这等将领,也皆为张昭所为而不耻。

  这时,吕蒙欣然道:“主公,如今孙权意志消沉,张昭被杀,城中必是人心惶恐,我们的心理攻势已收见成效。末将以来,现在正是双管齐下,全力攻城的时候了。”

  吕蒙一进言,其余凌统等诸将,纷纷慷慨请战。

  万事已备,颜良还有何犹豫。

  他腾的站了起来,环视诸将,高声道:“传令下去,明早时分,全军尽起,给我集中兵力先破石头城。”

  进攻的命令终于下达,诸将无不振奋。

  军事结束,诸将各怀兴奋还往诸营,将颜良总攻的命令传达了下去。

  全军饱食,休整一晚,次日天色未亮,将营将士便井然有序的出营,按照事先的预定计划,向着即定的进攻位置开进。

  蒙蒙的天色中,颜良坐骑着黑色战驹,手提饮血无数的长刀,身着重甲,背披赤色披风,徐徐的步出辕门,一路向秣陵之南前进。

  放眼望去,旗帜遮天蔽日,一面面大旗在晨风中飞舞,如怒涛般一浪接着一浪。

  玄甲森森,刀戟如林,两万斗志昂扬的颜家军战士,列阵于石头城前。

  无数双凶目,死死的盯向敌城,如在盯着可口的猎物一般。

  颜良驻马阵前,巍然横刀而立,远望着那座高耸的城池,心中一股壮怀激烈的情怀如火狂燃。

  眼前便是秣陵城了,历史上,她有很多响亮的名字。

  建业、建康、金陵、应天、南京……六朝古都,十朝都会,多少崛起于南方的王朝,都会无一例外的将都城设在这一座王气之城。

  颜良不得不承认,孙权还是颇有些眼光,正是从他开始,秣陵城才开始成为南方的政治经济中心,而眼前这座雄伟的秣陵城,更不知花了孙权多少心思,去费心的营造。

  “孙权,多谢你给我造了一座王者之都,现在,真正的主人来了,你可以滚蛋了。”

  颜良昂然远视,猎猎的豪情与狂放,在由内而无,肆无忌惮的迸发。

  观敌许久,日将东升,颜良长刀摇指敌城,高声一声:“全军,进攻——”

  战鼓声如雷而起,进攻的号角盖过了滚滚江涛,两万列阵以待的攻城军,开始向着石头城徐徐推进。

  秣陵城依山而建,据形胜之地,其城极为坚固,想要从其他方面强攻,非常的困难。

  城池四面,唯有南面地势不甚险要,故是孙权便在此筑了一座石头城,以作为秣陵南面的屏障。

  欲取秣陵,必先破石头城。

  “填壕队先行,弓弩手居中,升城队居后,各军依次前进,给老子杀上石头城去——”

  甘宁挥舞着双戟,纵马往来奔斥,指挥着一万的先锋队向左翼推进。

  右翼处,凌统则指挥着另一个万人队,同时向石头城的东面逼近。

  两支攻城队,浩浩荡荡的向石头城逼近的之时,部署于城头的四百余架霹雳车,已经提前向敌城发动了狂轰烂炸。

  牛头大小的石头,划出一道道的弧线,挟着破风之声,漫天的轰向敌城。

  山崩地裂,石屑纷飞,天地几为变色。

  城头上的鲁肃,还有他所指挥的四千吴军,尽皆蹲在墙角下,惶惶的躲避着石雨的倾袭。

  这石头城不比寻常土筑之城,其城墙乃是以秣陵附近山石彻筑,远较土城墙坚固,霹雳石的石弹打在城墙上,其实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已。

  然那数百枚石弹,同时倾落的壮观景象,却起到了极好的震慑作用,赫得吴军不敢露头。

  在霹雳车的掩护下,数千人的颜军填壕队,顺利的进抵了护城河前。

  石头城有江水之便,数丈宽的护城河中,水深难测,用寻常的填充手段,已难以填住。

  这数千填壕队,便将近三十余辆壕桥,迅速的架在了河壕两侧,建起了一座直通往敌墙的通道。

  随后而至的千余弓弩手,迅速的通过壕桥,占据了射击的位置,一支支箭矢瞄准城头,准备用箭射来压制城头敌人的反击。

  与此同时,后队的主力升城队,则扛着云梯,推着冲车等攻城器械,呐喊着向着城墙疾冲而来。

  伴随着嘹亮的号子声,近百架云梯被竖将起来,热血狂燃的颜军将士,奋不顾射的夺梯上攀。

  城门处,轰轰的巨响震天动地,百余名士卒推着冲车,开始狠狠的撞击巨大的城门。

  沿城一线,两万颜军将士,已是展开了全面的进攻。

  城头缩着鲁肃知道,形势已到最关键的时候,他只得冒着城下射来的箭矢站了起来。

  他鼓起勇气,奔走于城头一线,口中大叫:“是男人都给我站起来,给我挡住敌贼的进攻,为主公血战到底——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