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六十九章 要嫂子还是要性命

第四百六十九章 要嫂子还是要性命

  “叫那小子进来吧。”

  在这样一个关头,诸葛瑾前来的目的,颜良心中已猜到了分。

  片刻之后,帐帏再起,一名神色凝重的儒士步入了帐中。

  “吴侯麾下使者诸葛瑾,见过颜右将军。”诸葛瑾小心翼翼的上前参见,神情语态极是恭敬。

  “诸葛瑾,咱们还真是有缘,这么快就又见面了。”颜良冷笑着,语气中有几分嘲讽味道。

  诸葛瑾面露些许尴尬,讪讪笑道:“前日一别,瑾对将军的胸襟气度,可一直是敬佩不已,今日前来,正是奉了吴侯之命,向颜右将军问好。”

  秣陵城危在旦昔,孙权却在这个时候派诸葛瑾前来,绝非向自己这个死敌问好那么简单。

  “来人啊,拿酒来。”颜良忽然间起了兴致。

  美酒奉上,颜良颇为客气的请诸葛瑾落坐,诸葛瑾见颜良如此友善,原本不安的心就宽松了许多。

  更让诸葛瑾感到受宠若惊的,则是颜良竟然亲自给他斟了一杯酒。

  “本将还一直未曾向你道谢,来,这一杯就算是本将谢过于你。”颜良举杯笑道。

  诸葛瑾就端着杯子怔在了那里,心里纳闷颜良这是怎么了,为何忽然间就谢起了自己。

  “将军客气了。”糊里糊涂的诸葛瑾,只能讪讪笑着将一杯糊涂酒饮下。

  酒杯放下,颜良表情忽然一变,问道:“你可知本将为何要谢你吗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诸葛瑾尴尬的摇了摇头。

  颜良冷笑道:“当初柴桑之时,若非你装醉偷听,本将如何能借你之口,成功的施展离间之计,又怎能顺利的让孙权猜忌周瑜,逼得周瑜为表清白而主动出击。这么说起来,你可算得上是本将灭吴的第一号功臣,本将岂能不谢一谢你吗,哈哈——”

  颜良大笑起来,笑声中毫不掩饰着讽刺意味。

  此时的诸葛瑾,却是僵化在了那里。

  诸葛瑾那张马脸,转眼就拉得更长,满脸都涌动着惊愕与震恐,那般震惊的表情,仿佛不敢相信颜良所说一般。

  长久以来,诸葛瑾一直对那一晚偷听到的事深信不疑,以为自己为孙权刺探到了重大的情报,为孙权立下了大功。

  直到今天颜良揭穿真相,诸葛瑾才猛然惊醒,方是知道自己竟然于无声无息间,中了颜良的计策,无形中成了冤枉周瑜的帮凶。

  如果没有他的佐证,孙权就不会疑心周瑜。

  如果孙权不疑心周瑜,就没有周瑜主动的出击。

  如果没有周瑜的主动出击,又何以会有今日秣陵之危。

  霎时间,诸葛瑾只觉心寒如冰,他感到自己实足是江东的罪人,实在无颜再见江东父老。

  而颜良,却在那里自品着小酒,饶有兴致的欣赏着诸葛瑾的窘态。

  看到姓诸葛的痛苦的样子,颜良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。

  羞辱敌人,让他们生不如死,远比杀了他们痛快,颜良今日羞辱了诸葛瑾,来日还要羞辱诸葛亮那根搅屎棍。

  “不想瑾于无形中,竟会中了颜右将军之计,将军的智谋,当真是冠绝天下,瑾万不能及。”

  诸葛瑾从羞愧中回过神来,无奈的摇头一叹。

  即使作为敌人,此时的诸葛瑾,也不得不对眼前这个看似粗鲁的敌首,抱以由衷的佩服。

  这是一种屈服,一种精神上的彻底服输。

  一杯饮尽,颜良的表情渐变得冷峻起来,刀锋般的鹰目扫视着诸葛瑾,仿佛要将他内心看穿一般,直将诸葛瑾看得是毛骨悚然,不敢正视。

  “行了,你也不用拍本将马屁了,本将不吃你那套,老实交待吧,孙权派你前来,是求和还请降。”

  颜良在精神上折磨完了诸葛瑾,毫不留面的揭穿了他的心思。

  诸葛瑾身形一震,表情是愈加的尴尬。

  “其实颜孙两家既已联姻,便是一家人了,何必这般大动干戈,让亲者痛,仇者快,颜将军乃深明大义之……”

  颜良摆手打断了他,冷冷道: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不然就滚蛋,别他娘的这么多废话。”

  颜良这“粗鲁”的打断,把诸葛瑾的脸打的是“啪啪”响,直把他听得是心中气愤,却又不敢有丝毫表露。

  诸葛瑾只能红着脸,强行着气愤咽下,强颜的欢笑,讪讪道:“颜右将军果然是豪爽的英雄,那瑾也不敢瞒将军,其实瑾此来,乃是奉吴侯之命,来向将军商议言和之事。”

  果然不出所料。

  仗打到这个份上,孙权已是黔驴技穷,以孙权的性格,现在也该到他装孙子的时候了。

  “你确定孙权是派人来言和,而不是求和吗?”颜良冷声反问道。

  言和与求和,一字之差,意味却有天壤之别。

  言和,意味着两家是平等,而求和,则是弱者在向强者乞求。

  诸葛瑾的脸色愈加难看,他又何尝不知,这是颜良故意在刁难于他。

  “颜将军军势虽盛,但我家吴侯尚有三吴子民拥戴,只要他一声令下,便能征辟十万雄兵,将军如此咄咄相逼,是不是太小看我家主公了。”

  诸葛瑾吹起了牛,以给自己壮声势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,不屑道:“本将就是小看孙权,就是要咄咄相逼,怎么着吧,你不想求和就滚蛋,咱们刀上见真章,老子倒要看看,你们还能装多久的硬气。”

  颜良是狂妄之极,根本不把孙权放在眼里。

  诸葛瑾受此侮辱,心里边那个气呀,气到几乎就想拂袖而去,但恨了半晌,却还是生生的忍了下来。

  他不得不痛苦的承认,颜良虽然狂,但人家却有狂的资本。

  暗叹一番后,诸葛瑾只能把脸面抛在一边,硬着头皮道:“只要颜将军能够念着两家联姻的份,就此息兵,我家主公自愿向将军求……求……求和。”

  诸葛瑾万分艰难的从牙缝之中,挤出了那“求和”二字。

  灭吴之战已到最后阶段,如今形势大好,自己是占尽优势,又岂会给孙权喘息之机。

  无论你是求和还是言和,颜良都断不会答应。

  不过,孙权既是主动提出求和,倒是可以利用这件事做一做文章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心中便有了主意。

  他的表情缓了几分,便道:“既然是求和,就要有求和的诚意,本将倒是想听听,孙权他凭什么让本将撤秣陵之围,应允他的求和。”

  耳听颜良有言和之意,诸葛瑾心中暗喜,忙道:“只要将军准允我方求和,我家吴侯愿将淮南之地,全部割让给将军,以作求和的献礼。”

  孙权这小子,果真是个奸滑之徒,都到了求和的份上,还在打着他的小算盘。

  颜良的表情陡然一变,肃成的怒色如火而燃。

  啪!

  他猛然拍案,怒道:“周瑜早已据淮南自立,此乃世人皆知之实,孙权那狗东西当本将是三岁小儿,很好糊弄吗!”

  怒斥之下,杀意骤生。

  诸葛瑾身形一震,寒意如潮而生。

  “将军息怒,淮南只是其一,我家吴侯还愿割芜湖以西所属扬州诸郡,此外还愿向将军岁岁进贡,降阶称臣,如此,当足以表明我求和之诚。”

  降阶称臣,对于孙权这种厚黑之徒,根本算不得损失。

  方今天下形势变化多端,今年颜良给了孙权喘息之机,明年缓过气来,他很有可能就会反咬一口,什么年年进贡的就更不实际。

  倒是那割地一条,芜湖以西尚有数郡,因其郡多山,一直未能攻下,今若是不战而得,也算是一笔所获。

  只是,这些皮毛的利益,跟灭吴相比,简直不值一提。

  眼珠子转了几转,颜良冷哼一声,“本将灭了孙权之后,整个江东都是本将的,资财、土地和女人,本将想要多少就要多少,用得着他孙权进献吗。”

  诸葛瑾这下就被堵得无话可说了。

  话说到这地步上,颜良的灭吴决心已彰显无疑,显然,除非孙权投降,否则颜良将绝不会停止灭吴的步伐。

  诸葛瑾额头滚汗,满脸的焦虑,不知如何以应。

  这时,颜良却话锋一转,缓缓道:“不过,有一件事,倘若孙权能够答应,或许本将会考虑一下他的求和之请。”

  几近绝望的诸葛瑾,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瞬间惊喜满面。

  “不知是何事,只要我主能够做到,相信必不会拒绝。”诸葛瑾忙是问道。

  颜良便不紧不慢道:“是这样的,你们孙小姐常与本将提及,她甚是想念她的嫂嫂大乔夫人,还是她的侄儿孙绍。倘若孙权能将此二人献上的话,本将心情一高兴,就此答应他的求和也未尝没有可能。”

  大乔!孙绍!

  原本还一脸惊喜的诸葛瑾,喜色烟销云散,只余下了无尽的惊愕。

  大乔,那可是孙策之妻,孙权的嫂子,而孙绍,更是孙权的亲侄儿,此二人在江东的地位可是非同一般。

  如今孙权若为了求和,竟将自家嫂嫂和侄儿献于颜良之手,传扬出去,孙权的颜面和声望还将何存!

  “将军,这个条件实在是有……”诸葛瑾尴尬欲辨。

  颜良却手一拂,断然道:“机会本将已经给了孙权,你可以滚了,回去告诉那碧眼儿,要性命还是要嫂子,他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