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七十章 连老妈都能卖的人

第四百七十章 连老妈都能卖的人

  颜良粗鲁的下了逐客令,根本就不给诸葛瑾讨价还价的机会。

  诸葛瑾百般无奈,只能带着羞辱,带着一腔的怒火,灰溜溜的告辞而去。

  回往秣陵城时,已是夜色深深,军府之中,孙权与鲁肃,却仍在不安的等待着。

  一入大堂,上座的孙权与下座的鲁肃,俱是神色一震,二人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。

  “子瑜,言和之事,那颜良是如何答复的?”孙权未等诸葛瑾见礼,便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诸葛瑾叹了口气,默默道:“颜良那厮说了,他可以考虑答应言和,但是却提出了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。”

  孙权与鲁肃对视一眼,彼此从眼中都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  “什么条件?”孙权急急问道。

  “颜良说了,主公若想言和,就必须将……将……”

  诸葛瑾吞吞吐吐,几番欲言又止,实在是难以启齿。

  “颜良到提底了什么条件,快说啊。”孙权有些急不可奈了。

  事到如今,除了实话实说之外,还能怎样。

  诸葛瑾只得深吸了一口气,低垂着头,小声道:“颜良说了,除非主公将乔夫人和孙绍公子献于他,否则他绝不会考虑言和之事。

  此言一出,大堂内顿时死一般的沉寂。

  鲁肃一脸的惊诧,嘴巴惊讶的缩成了一个夸张的圆形,似乎不敢相信颜良竟然提出如此过份的要求。

  而孙权的脸上,则转眼为前所未有的阴怒与震惊所袭据,满脸憋得涨红,几乎咬牙欲碎。

  “颜良匹夫,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!”孙权怒发冲冠,破口大骂。

  身前的诸葛瑾吓了一跳,忙附合道:“瑾当时也是气愤难当,怎想那颜良竟如此无耻,竟能厚颜的提出这般过份的要求,瑾冒着性命的威胁,当场将那颜良狠狠的痛斥了一番。”

  孙权重重点头,气呼呼道:“子瑜你做得好,我江东主臣,头可断,血可流,岂能受此侮辱。”

  得到了孙权的夸奖,诸葛瑾心中不禁暗生惭愧,但表面上,却只能继续作慷慨愤怒的样子。

  这个时候,一直沉默的鲁肃,却道:“主公息怒,颜良这个要求,分明是想羞辱我江东,不过肃以为,主公倒不妨答应了他。”

  孙权闻言大变,没想到鲁肃竟然口出此言。

  “放屁,你难道叫我把嫂嫂和侄儿,拱手送给那个匹夫吗,若是传将出去,我孙权的颜面将可存!”

  孙权怒不可遏之下,也失了风度,公然爆出了粗口。

  鲁肃心头一震,忙是解释道:“主公误会了,此等有辱主公声名之事,肃焉能劝主公去做,肃的意思时,我们可以佯装答应,好让那颜良放松警剔,我们才好趁机用计。”

  趁机用计?

  孙权原本恼怒的表情,转眼就挤出了一丝惊喜,忙问鲁肃怎么个趁机用计法。

  鲁肃遂是不紧不慢,将自己的计策道了出来。

  孙权听罢,不禁微微点头,“若非子敬提醒,我倒差点忘了这一节,如果此计能成功,一举解秣陵之围倒也未必不可。”

  自芜湖兵败以来,连战连败的鲁肃,一直都在遭到孙权的不满,几次甚至是恶语相向,现如今,鲁肃终于又一次得到了孙权的首肯。

  那一直忧郁的脸上,难得现出几分得意,鲁肃捋须笑道:“其实先前肃劝主公向颜良言和,早就料到那颜良会提出苛刻无耻的条件,肃之所以这么做,真正目的,正是为了这一条计策做铺垫。”

  旁边诸葛瑾也赞道:“鲁都督这一计确实是妙,那颜良如今锋芒正盛,已是狂妄之极,正所谓骄兵必败,再加上主公佯作示弱,令其疏于防范,鲁都督此计料想必能功成。”

  经过诸葛瑾的附合,孙权重拾了信心,对于战胜颜良似乎又有了把握。

  只是,权衡片刻,孙权却又忧道:“此计虽好,可是就算是佯作答应,但若是传扬出去,天下也会说我是用嫂嫂和侄儿来施计,必然会有所诽议。”

  “主公此言差矣,正所谓正大事都不拘小节,主公只是巧施诈计而已,又不是真的答应,岂惧那些闲言碎语。”鲁肃很耐心的劝导。

  孙权的顾虑这才便尽皆入下,沉吟片刻,豪然道:“子敬所言极事,那就依你之计而行吧。”

  孙权应诺,鲁肃大为兴奋,忙是去布署安排。

  而诸葛瑾也奉命于次日再度出城,去向石头城中的颜良答复。

  ……次日一大清早,颜良已将诸文武召集于中军大帐。

  众人皆以为主公召他们前来,乃是商议下一步如何破秣陵主城之事,却不料,颜良把他们召来之后,却是一言不发,只顾闲品香茗。

  “主公,石头城已破,秣陵主城近在咫尺,咱们何时发动冲攻,一举攻破秣陵?”

  凌统忍不住请战,复仇心切的他,杀一个徐盛还不够,还日夜念着手刃孙权这个灭门大仇人。

  颜良却淡淡笑道:“攻破秣陵是早晚之事,不必急于一时,今日咱们先不谈军务。”

  不谈军务,那召我们前来为何?

  诸将面面相觑,皆是面露茫然,最后,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向了庞统。

  此刻,这位被颜良任命为军师中郎将的襄阳名士,已是众将眼中当之无愧的军中谋主,有些话也只有庞统才有资格问。

  庞统遂是轻捋短须,微微笑道:“但不知主公今日召我等前来,乃是有何重要之事?”

  “我召你们前来,是让你们陪本将等一个人。”颜良浅饮一口香茗。

  “未知是何人?”庞统好奇道。

  话音方落,周仓步入帐中,拱手道:“启禀主公,那诸葛瑾又来求见了。”

  颜良嘴角微微一动,眼眸中闪过一抹自信,仿佛诸葛瑾的去而复返,均在他意料之中。

  “本将等的人到了,让他进来吧。”颜良摆手笑道。

  过不得片刻,诸葛瑾在众目睽睽之下,步入了大帐之中。

  一进大帐,原本从容的诸葛瑾,顿时面露尴尬。

  很显然,他原以为可以得到颜良私下的召见,却没想到会碰上这么多人,而他此来所要说的事,恰恰又是难以启齿之事。

  “诸葛瑾,孙权那小子想好了吗,他到底是要性命,还是要他的嫂子。”颜良直言不讳,当着众人的面点破。

  诸葛瑾的额头滚落一滴冷汗,脸侧更掠起一抹愧红。

  尴尬了片刻,诸葛瑾在众颜家诸将的注视下,厚着脸皮道:“我家吴侯已决意将大乔夫人,还有孙绍公子送往孙小姐处,以向将军表明求和的诚意。”

  此言一出,大帐之中是一片惊奇。

  诸葛瑾嘴里说着把大乔和孙绍送往孙尚香处,但实际上谁不知,孙权这是要把嫂子和侄儿送给颜良做人质。

  在场的诸将,无论是孙氏旧将,还是颜良的元功宿将,任谁都没有想到,孙权竟会以如此屈辱的条件,来换取和平。

  把嫂子和侄儿送给敌人求和,这简直比送自己老婆,更让人不耻。

  惊奇片刻后,大帐之中,众人尽皆流露出嘲讽之色,无不鄙视孙权所为。

  凌统更是冷笑道:“好个孙仲谋,为了苟活连这样的条件都能答应,亏得你们还为如此无耻之徒效命,羞也不羞。”

  众人的鄙视,凌统这个往日旧僚的当众嘲讽,只将诸葛瑾羞得是脸色一阵红来一阵的青,无地自容,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将进去。

  “能屈能伸,孙权果然是厉害啊,很好,只要你们把人送到,本将就考虑答应他的求和。”颜良亦是冷笑道。

  诸葛瑾暗吐了一口气,打起精神,强颜笑道:“将军胸襟气度,当真令瑾佩服之至,那就这么说定了,瑾这就去回复吴侯,尽快将大乔夫人和小公子送到。”

  颜良摆了摆手,诸葛瑾如蒙大赦,忙是从这充斥着鄙夷目光的大军中逃了回来。

  出得大帐,诸葛瑾长吐了一口气,紧绷的神经方才松缓下来。

  回头瞥了一眼军帐,诸葛瑾眼中闪过一丝阴冷,“哼,颜良,且让你们得意片刻,今日的嘲笑,终有一天会让你们加倍偿还……”

  暗思之际,诸葛瑾不敢久留,匆匆忙忙而去。

  帐中处,却已是热闹无比。

  诸将之中,有大肆嘲讽孙权的无耻,有人如凌统者,则不赞成答应孙权的求和,力陈要一鼓气扫灭江东,彻底绝除后患,也有人建议可佯作接受孙权求和,待士卒稍作休整,再发起进攻。

  颜良却坐在那里,闲品着香茗,笑看着众将争论不休。

  半晌后,争吵渐息,众将的目光都投向了颜良,无论他们如何争论,最后决定,还得由颜良来做。

  颜良却并未下定论,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庞统,“士元,你怎么个看法?”

  一直沉默的庞统,淡淡道:“孙权这个人我很了解,到了万不得已之时,别说是嫂子,就算是他的亲生母亲也能牺牲,不过眼下这种形势,却似乎还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,孙权却答应这般羞辱的条件,统是觉得,这其中多半有计。”

  有计?孙权都已损兵折将到这般地步,还能有什么计?

  众将似乎都觉得,庞统是有些太过谨慎多疑了。

  而颜良却站起身来,来到那悬挂的大地图前,重新审视着整个江东的局势,那一双鹰目,在秣陵四周扫来扫去。

  庞统的目光,同样在地图上游移,那一颗智慧的脑袋,亦在细细的琢磨着。

  蓦然间,二人的眼眸几乎同时一亮,对视之时,脸上均是流露出了诡秘的冷笑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