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七十二章 狂杀吴将

第四百七十二章 狂杀吴将

  “退,速退——”

  惊觉中计的陈武,扬刀一声大叫,掉转马头就想撤兵。

  只是,两千吴军拥挤在了一团,惊慌之下一时号令难行,陈武那一句撤退,反而让本军陷入了更加混乱之中。

  “杀——”

  颜良长刀向前一指,没有过多的言语,只一声惊雷般的“杀”字。

  那洪钟般的吼声,直震得左右将士的耳膜嗡嗡作痛,凛烈之极的杀意,如星火一般,瞬间将将士们积蓄已久的战意点燃。

  “杀——”

  震天动地的狂吼声中,万余颜家军的将士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轰然泄下,向着营门处的吴卒杀奔而去。

  此时的陈武,才刚刚撤出营门,身后的颜军已然杀至。

  如此近的距离,陈武自知若只一味撤退,背后破绽尽露,他的两千宿卫精锐将被轻易击溃。

  万般无奈之下,陈武只能强打精神,勒马转身,催督士卒迎击。

  宿卫精锐不愧是精锐,在这种情况下,斗志依然没有瓦解,他们在陈武的喝斥下,强鼓起勇气,仓促列阵迎敌。

  片刻之后,一万颜军冲到,那茫茫无尽的人海,如滔天巨浪一般,转眼就将两千吴军淹没。

  一场数量悬殊的围杀,就此展开。

  陈武的宿卫亲军虽然精锐,但颜良所统的,亦为百战精兵,一万对两千,压倒性的优势之下,吴军顷刻就陷入全面的劣势。

  惨叫声中,一名名吴卒倒在四面八方砍来的刀剑下,被分割为数段的吴军,只能各自为战,凭着斗志苦苦支撑。

  与此同时,埋伏的两路伏兵也先后杀到,近六千人的兵马,也加入到了围杀之中。

  乱军中,凌统和吕蒙所率兵马,肆无忌惮的辗杀着企图逃往秣陵的吴卒。

  万千军中,颜良更是长刀如风,左右横扫,肆意的收割着人头。

  那一人一骑一路辗杀过去,所过处,竟是生生的辗出了一条血路,倒在其间的,则是数不清的残肢断颅。

  纵马如风,长刀似电,颜良如魔神一般,踏着长长的血路,直杀向乱战的陈武。

  孙权麾下有名之将,韩当、董袭和徐盛皆已陨命,吕蒙、凌统、蒋钦和陆逊已然归降颜良,黄盖被俘,其余潘璋、太史慈之流皆在淮南,已归周瑜所有。

  眼下这秣陵城中,孙权能用的武将,不过周泰和陈武二人。

  若杀陈武,就等于断了孙权一条臂膀。

  四蹄翻飞中,颜良已纵马杀至,手中长刀卷起赤血的尾迹,直向陈武斩去。

  此时的陈武惊觉颜良杀到,心知对手武艺绝顶,乃他生平所见最强的敌手,不及多想,陈武急是倾尽全力,举刀相扛。

  刀锋如电,呼啸而至。

  吭——沉闷的撞击声中,陈武只觉泰山压顶般的巨力,狂轰而下,直震得他气血如潮,头目一眩。

  双臂难支之下,陈武手中的长刀急沉下来,颜良的刀锋顺势斩向陈武的面门。

  惊恐下的陈武,急是头往旁一侧,躲过了削至的刀锋,但肩膀却被斩下。

  肩甲碎裂,刀锋砍入血肉,被陈武卸下去七成之力的这一刀,竟仍能破甲而入,伤及他的肩膀。

  “他的力道竟刚猛如斯,他到底是人是鬼……”

  陈武惊怖之时,肩痛欲裂,而此时,颜良却刀势一收,猛又横斩而来。

  下压的力道骤去,陈武还来不及喘口气时,斜向处,那长刀已似一轮弯月,横扫向他的腰际。

  刀锋未至,那先行扑至的劲风,便如鱼胶一般死死的将他缠住,封住了他所有的闪避之路,唯有硬生生的去扛。

  生死一线,陈武顾不得肩上之痛,急是竖刀相挡,这一次他是将吃奶的劲力都用了出来。

  颜良面如冰霜,猿臂展动中,刀锋已狂袭而至。

  哐——又是一声金属激鸣,飞溅的火星瞬间照亮了陈武那惊怖艰难的脸庞。

  狂力冲击之下,陈武只将翻滚的气血再难压制,张口便喷出一蓬血箭,身形剧震,握刀的双手更是虎口震裂。

  头晕目眩中,陈武双腿紧紧夹住马腹,费尽全力才稳住身形,不至于从马上被击飞出去。

  “能吃下我两记强击,这厮也算了得了。”

  颜良暗自欣赏时,第三刀却已毫不留情的斩将出来。

  这一刀力道不及前两刀那么刚猛,但速度却极快,尚未看清他如何变招,刀锋便无声无息的从背后斩向陈武。

  两刀击打吐血,这第三刀陈武是万万不敢硬挡。

  斜眼瞥见刀锋斩至,陈武一面吐血,一面将上身急是往前卧去。

  那明晃晃的刀锋,贴着陈武的后背呼啸而过,正当陈武以为避过这致命一击时,却听的“噗”的一声,那刀锋竟如切败絮一般,将他身前的马头斩断。

  那硕大的马头飞上半空,断颈处的热血狂喷而出,刚刚抬起头来的陈武,冷不防被喷了一脸,视野竟为模糊。

  而断头的马躯,原地晃了几晃,便即栽倒于地。

  马上的陈武视线不清,反应不及,跟着也滚落下去,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
  当陈武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时,颜良那铁塔般的身形,已勒马挡在了他跟前,手中的刀锋就在他脸上晃动。

  身体剧痛,筋骨欲碎的陈武,心中涌起了无尽的悲凉。

  三招之内将自诩武艺过人的自己击落马下,颜良的武艺之高,已是全然超出了他的想象,高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。

  陈武悲凉的不仅是自己的失败,更是为孙权感到悲哀,此刻,当他真见识到颜良的武艺之时,他已意识到,以孙权的实力,根本就无法挽回覆没之势。

  左右,那两千精锐的宿卫吴军,已然被数倍的颜良杀得屁滚尿流,死伤几尽。

  那飞溅的鲜血,那遍地倒落的尸体,愈加让陈武绝望。

  “鲁肃的雕虫小计,也想瞒过本将,当真是笑话。”颜良俯视着陈武,一脸藐视。

  孙权身边还剩下多少能人,颜良可是了如指掌,一清二楚的紧。

  在颜良看来,鲁肃绝对算得上他的运输大队长,正是鲁肃统帅下的吴军,一次次的败给自己,帮助自己不断的壮大起来,他颜良能有今日之势,鲁肃实在是功不可没。

  颜良更知道,孙权身边的智谋之士已所剩无己,即使鲁肃屡战屡败,到了这个时候,能为孙权出此计谋的,除了鲁肃外也再无旁人。

  陈武却是震惊万分,万万也想不到,颜良竟然如此料事如神,竟然能推测出献计之人,就是鲁肃。

  震惊之下的陈武,伏在地上惊呆在了那里。

  “陈武,本将念你还有几分勇力,今日之势,孙权必灭无疑,你若肯归降本将,本将可以给你一条活路。”

  向来爱才的颜良,自对陈武这个孙权的死忠,还保有几分收降的希望。

  愣怔中的陈武,一听得颜良招降,却如同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一般,陡然间勃然大怒。

  “颜良狗贼,老子我生是孙家之臣,死是孙家之鬼,岂会降你这等背主之贼……”

  陈武是破口大骂,极尽对颜良的轻视与鄙夷,即使愤怒到吐血连连,嘴里依然骂个不休。

  颜良被激怒了。

  他爱才是不错,但也是有底线的,哪怕你是旷世奇才,一旦触动了颜良的底线,也绝不能容忍。

  历史上的陈武和董袭一样,都是孙权的死忠,二人皆为孙权所战死,如今看来,想要收降陈武基本是没有可能。

  “好一个愚忠之徒,很好,你想做忠臣,本将就成全你——”

  暴喝声中,颜良猿臂高举,长刀毫不犹豫的奋然斩下。

  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骂声休止,陈武的人头已跟他的身体分了家。

  颜良将那颗血淋淋的人头,手刀尖高高的挑起,厉声喝道:“陈武人头在此,吴人还不投降,更待何时!”

  雄浑的喝声,如惊雷般遍传四野。

  死战中的残存吴兵,寻声望去,当他们看到颜良刀挑人头,那狰狞恐怖的一幕时,所有人残存的战意,瞬间就吓得魂飞破散。

  片刻之后,金属掷地声响成一片,残存的几百号吴卒,纷纷的将兵器弃却于地,惊恐万分的伏地请降。

  斩陈武,威降众敌,刀挑人头的颜良,屹立于万军之中,那巍巍之势,直令众军伏首不敢仰视。

  此间的战意渐息,而营东方向,喊杀之声却骤然而起。

  颜良将那人头扔给了亲军,拨马转向了东面,血染的脸上尽是傲然。

  颜良知道,来自于营东的响声,意味着另一路的敌人,也已经入套。

  穿越大营腹地,在后营方向,朱桓正率领着他三千部曲,借着夜色的掩护,向着颜营狂冲而来。

  秣陵城的三堆烽火已点燃,敌营西面方向,喊杀声也隆隆作响,进攻的号角已然吹响。

  被孙权授以密令的朱桓知道,内外夹击,攻破敌营的时候到了,他便毫不迟疑的率军杀奔而出。

  如风一般的飞奔中,颜营已在三十步之外,看着那人影散乱的敌营,料想必然没有防备,只要再冲几步,就可以一举冲破敌营。

  眼看敌营应在跟前,蓦然间,忽听一起炮响,颜营外的壕沟下,突然间现出一排颜军。

  那突现的颜军士卒手中,每一个人都端着一张奇形怪状的弩机,无数寒光流转的矢锋,如死神的獠牙一般狰狞。

  “元戎连弩!是元戎连弩!”霎时间,朱桓神色惊变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