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七十四章 吓到你尿裤子

第四百七十四章 吓到你尿裤子

  “我朱桓受孙氏厚恩,岂能做那忘恩负义的背主之贼!”

  朱桓满脸刚毅,言语愤然,似乎陆逊的劝降,让他感到尊严受损。

  耳听这大义懔然之词,陆逊却只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声。

  “孙氏什么时候对我们江东豪姓有厚恩了,休穆难道忘了,当报孙策攻取江东时,是如何杀戮我们江东豪杰了吗?”

  一句反问,令朱桓身形微微一震,本是决毅的表情,立时也跟着动摇了三分。

  “孙策以武力强取江东,凡不服其者,被他所戮无数,你们朱家不也有人死于其手。至于那孙权,若非因孙策亡死,害怕位子坐不稳,又焉会启用我江东土著,说到底,他孙氏对我们只是利用而已,至于休穆所说的厚恩,我实在想不出来厚在何处。”

  陆逊洋洋洒洒一番话,揭穿了孙权的本质。

  朱桓肃烈的表情,愈加的缓和下来,沉默不语,似是陷入了深思之中。

  陆逊趁势又道:“孙权工于心计而短于谋略,疑心极重,若非其屡屡猜忌周郎,又焉能落得今日之败,以兄之明智,难道竟愿为此庸主赔上性命吗?”

  这番话后,朱桓神色黯然,周身杀气皆尽,那紧握的银枪也早已松开。

  “颜将军神武雄略,有汉高祖之气度谋略,又有西楚霸王之超凡武艺,自起兵以来,几乎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数年间据有荆豫两州之地,今又大有鲸吞扬州之势。如此雄主,堪称古今未有,我辈正当倾心归顺,成就功业,逊实不知,休穆兄你还有何可犹豫的?”

  陆逊言语愈加慷慨,最后那一问,更是声音肃厉。

  朱桓浑身一怔,眉宇之间竟似闪过几分惭色,似乎在为自己的负隅顽抗感到惭愧。

  “如此说来,颜将军确为当世人杰,只是,桓今奉吴侯之命前来偷袭,也杀了不少颜军将士,只怕今若归降的话……”

  朱桓话锋已转,归降之心已再明显不过,只是尚有些顾忌。

  陆逊便宽慰道:“休穆兄多虑了,颜将军之气度,非常人所及,彼时各为其主,颜将军又会放在心上。君不见吕子明、凌公绩等人,所杀颜军将士哪个不比兄多,如今却皆受颜将军器重,休穆兄根本就不需顾虑。”

  经过这一番开导,朱桓残存的顾虑,已然被打消。

  兵败被围,负隅顽抗就是死路一条,与其为孙氏卖命,何如归顺颜良这样的明主。

  朱桓心绪释然,当即道:“既是如此,那桓便决心归顺颜将军,请伯言代为引荐。”

  陆逊终于说服了朱桓,心中大喜,当下便引着朱桓下得山丘前去相见。

  此时的颜良,早已驻马山脚,等候多时。

  黄忠等将还在怀疑,那朱桓是否会为陆逊说动,而颜良却由始至终气定神闲,一脸的自信。

  未己,旭日东升,在灿烂的朝霞照耀下,陆逊与朱桓并骑下得山来。

  黄忠一见此状,不禁暗暗向颜良投以敬佩的目光,暗叹颜良洞察人心的本事。

  “败军之将朱桓,承蒙颜右将军抬举,归降来迟,还请将军恕罪。”朱桓滚鞍下马,伏地请降。

  颜良忙是一跃下马,几步上前将朱桓扶起,抚其肩哈哈笑道:“休穆来的一点不迟,久闻吴中多英杰,先有伯言,今又有休穆来归,有尔等相助,本将何愁王图霸业不成。”

  能得颜良的盛赞,朱桓倍感荣幸,心中欢喜不已,暗自庆幸自己果然遇上了明主。

  当下,收降了朱桓后,颜良便尽起得胜之军,浩浩荡荡的开向秣陵城东而去。

  此时已是天光放晓,朝霞满天。

  秣陵东城墙上,孙权和鲁肃,均在忐忑不安的观望着城外之势。

  从昨夜到今晨,已经过去了数个时辰,却至今没有收到陈武和朱桓的战报。

  昨天后半夜时,喊杀之声还震翻了天,但随着天光放亮,喊杀之声却渐息,城外复归了平静。

  是胜是负,孙权并不知晓。

  “天都亮了许久,子烈他们为何还没有回报?”孙权愈加不安,他心中那种不祥的预感,也愈加的强烈。

  “颜军毕竟乃精锐之士,这一仗打久一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”旁边的鲁肃,很淡定的安慰孙权。

  尽管鲁肃表面上很从容自信,但他的内心却是心急如焚,比谁都着急。

  毕竟,他可是自信满满的向孙权献上了这一计,如今久未知结果,鲁肃只怕若计策再有个差池,那自己就真的是没脸再苟活于世了。

  于是,这主臣二人便皆表面淡定,心下焦虑不安,目不转睛的巴巴望着城外。

  许久之后,忽有眼尖的士兵大叫:“快看,城外有兵马出现了!”

  孙权身形一震,急是举目寻去,果然见钟山方向,一队队的人影,正向着秣陵城徐徐逼近。

  渐行渐近,当孙权看清来军的旗号时,霎时间惊得是脸色煞白。

  那浩浩荡荡而来的军团,并不是他想象之中,陈武和朱桓的得胜之军,而是成千上万,密如乌云压地的颜军。

  放眼望去,数不清的战旗如怒涛般翻滚,如林的刀戟之锋,密密麻麻,几欲将苍穹映寒。

  近两万的颜军,排出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军阵,浩荡如山一般推进而至。

  中央处,那一面巨大的“颜”字将旗,随风猎猎飞舞,更是狂妄的向着秣陵城耀武扬威。

  而在那“颜”字旗的旁边,还树着许多面“朱”字大旗,大旗之前,颜良在朱桓的陪同下,昂首向着秣陵徐徐逼近。

  那一面面“朱”字之旗,自是颜良有意树起,他就是要借此来告诉城中的孙权,你所巴望的朱桓,已经归降了我颜良,你想要反败为胜的痴心妄想,已然破灭。

  果不其然,城头上,当孙权认出那“朱”字大旗时,原本就惊愕的脸,霎时间青筋涌动,竟是惊到抽动了起来。

  “朱桓竟然——”

  孙权脑子嗡嗡作响,精神混乱无比,已经有些语无伦次,说不出来话。

  蓦然间,他猛的转过头来,目光狠狠的瞪向鲁肃,厉声吼道:“鲁子敬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不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你的计策万无一失吗?眼前的敌军是怎么一回事?朱桓又怎会役敌?”

  此时的鲁肃也已惊到目瞪口呆,孙权这一连串愤怒的质问,更是重重的击打着他脆弱的心灵。

  “主公息怒,朱休穆受主公厚恩,焉能投敌,我想这多半是颜良的奸计,想要故意惑我军心。”

  事实虽然摆在眼前,但鲁肃还抱着一丝残念,不相信自己的计策会再一次被颜良识破。

  孙权的怒气也稍息,同样自欺欺的告诉自己,他还有希望,也许正的如鲁肃所说那样。

  城外处,昂首远视的颜良,向周仓示意了一眼。

  周仓遂将一个血淋淋的包袱拿来,颜良向身边的朱桓道:“休穆,就有劳你走一趟,把此物丢给城头的孙权吧。”

  朱桓接过了那血包袱,狐疑道:“不知这其中装的是什么东西?”

  “内中所装,乃是陈武的人头。”颜良轻描淡写答道。

  陈武的人头!

  朱桓心头一震,不禁暗生寒意,看着手中之物,朱桓旋即明白了颜良的用意。

  颜良这是要他亮相于秣陵城下,再将陈武的人头扔给孙权,以此来震慑孙权的守军的人心。

  不得不说,这一招,的确是够狠。

  朱桓犹豫了一下,便也不再多言,只纵马提头出阵,奔向了敌城。

  朱桓一走,另一侧的黄忠道:“主公,这朱休穆新降未久,主公纵他单骑而去,难道就不怕他一去不回吗?”

  黄忠是在担心朱桓趁机回归孙权的怀抱。

  “本将素来是用人不疑,放心吧,朱休穆乃明智之士,绝不会做这等反复无信之举。”

  颜良一脸的自信,丝毫没有丁点担心,那强烈的自信,也打消了黄忠的顾虑。

  数万人的注视下,朱桓提着陈武的人头,纵马直抵护城河前。

  当朱桓出现在城前之时,鲁肃残存的侥幸,瞬间灰飞湮灭。

  那一刻,一脸苍白如纸的他,只觉自己如同被人剥光了衣服,羞愧绝望到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而孙权,亦是惊到目瞪口呆,整个人犹如跌进了冰冷的深渊,瞬间被冻住了一般。

  朱桓仰视城头,高声叫道:“孙仲谋,我朱桓已弃暗投明,归降了颜右将军,我劝你念一城生灵的性命,休得再做无谓的抵抗,速速开城请献,否则,继续再顽抗下去,这就是你的下场。”

  话音方落,朱桓一声暴啸,猿臂抡起,奋力的将那包袱掷上了城头。

  包袱落地时,朱桓已转身策马而去。

  那飞上城头的包袱,滚了几滚,正好落在了孙权的面前。

  左右之人将包袱捡起,奉在了孙权的面前。

  孙权颤巍巍的伸出手来,将那血污的包袱一点点的揭开,那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缓缓的露出了狰狞的面容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当孙权认出那是陈武的人头时,蓦的一声大叫,整个人晃了几晃,随即昏倒在了地上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