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七十六章 送 嫂

第四百七十六章 送 嫂

  这一剪刀刺出去,若是换作是男人的话,以孙权的那点武艺,只怕当场便被刺死。

  只可惜大乔毕竟只是女流,这一刺虽是突然,但去势却并不快。

  正发兽性的孙权,猛见眼前寒光闪过,本能就身形一侧,向傍急避而去。

  哧——剪刀未能刺中孙权面门,但从他的脸侧划过时,仍是将他的脸划开了一道细长的口子,一抹鲜血顿时浸了出来。

  大惊之下的孙权,急是松了大乔,而大乔则趁机挣扎起来,又是一剪刀向着孙权狠狠扫去。

  孙权不及多想,急是跳下榻去,连着退出三步之远。

  此刻,孙权所有的兽性,都给大乔这两剪刀给刺没了,摸着脸上的血迹,看着举着剪刀,疯了似的大乔,孙权是又惊又怒,万没想到自家嫂嫂这么个柔弱女子,竟然能做出这等事来。

  “大胆贱人,你竟敢伤我,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是活腻了吗。”恼羞成怒的孙权,厉声骂道。

  大乔情急之下,本是打算再扑上去的,但见孙权已然逃远,自知凭自己的手段,再想伤到孙权已是不可能。

  别无选择之下,大乔便一咬牙,将那剪刀架在了自己的雪白的脖子上,厉声道:“孙权,你若敢再欺负我一下,我就自刎于此!”

  孙权这下就惊呆了。

  他是万没有想到,自己这嫂嫂竟然刚烈到这般地步,宁死也不肯让自己品尝她的身子。

  先前之时,孙权大发兽性,也是因为大乔所激,此时挨了这么一剪刀,受了惊吓之后,兽性已被吓得无全。

  眼见大乔以死相胁,孙权的脾气很快就软了下来。

  献嫂乞和已经够掉颜面,如果再因强占不成,而逼死自己的嫂嫂,这要是传扬出去,不用别人嘲笑,孙权自己也要羞到了无脸见人。

  何况,若是逼死了大乔,他又用什么去向颜良求和呢。

  权衡之下,原本是一脸恼恨的孙权,转眼间就换上了一脸歉意。

  “方才是权一时被猪油蒙了心,方才会冒犯嫂嫂,权真是罪该万死,嫂嫂大人有大量,千万莫要见怪才是。”

  说着,孙权还“啪”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,以示自责。

  方才还兽性疯狂,转眼又惭愧自责,孙权变脸之快,简直比翻书还要快。

  大乔却并未被孙权的表演所迷惑,架在脖子上的剪刀仍不肯放下,只冷冷道:“叔叔既要送我母子给颜良,就请速速安排车马,送我们出城,若不然,我就只好血溅三尺。”

  大乔已完全不相信孙权,尽管颜良有残暴之名,但在大乔看来,孙权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受了欺凌的她,已不愿在这龙潭虎穴里再呆片刻,宁愿即刻被送给颜良那暴徒。

  “好好好,我马上就安排,嫂嫂千万别冲动。”孙权不敢再犹豫,赶紧三步并作两步,拔退而去。

  孙权离去,房门关上。

  大乔那举着剪刀的手臂,这才无力的放了下来,紧绷的神经终于松缓下来,大乔如虚脱一般,险些就瘫倒在那里。

  ……黄昏时分,数辆马车出现在了孙策府的后门处。

  “看什么看,滚远一点。”

  巷子外的士卒,喝斥着那些好奇的路人,不许任何人接近后门。

  孙权驻马于门外,表情沉重而无奈。

  过不得片刻,后门吱牙一声开了,大乔牵着年幼的孙绍,母子二人相携走了出来。

  一见到大乔,孙权就不自在起来,想起白天里之事,心中便生几分惭愧。

  表面上,孙权却一脸平静,还很从容的向大乔点头致意。

  大乔却连孙权正眼也不看一下,只扶着自己的儿子上得马车。

  “母亲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年幼的孙绍不知内情,满脸的迷茫。

  “你二叔是要送咱们母子去享福,绍儿乖,快上车吧。”大乔编了个谎来哄自家儿子。

  但这安慰之词中,却显然有暗讽孙权的意思,孙权听着心中尴尬,却只佯作没听到。

  眼看着嫂嫂和侄儿上了马车,孙权暗叹了一声,将目光转向了诸葛瑾。

  “子瑜啊,你是不是也觉得,我此举实在是对不起我大哥。”孙权言语中有几分自责。

  神情黯然的诸葛瑾,却忙道:“主公出此下策,也是为了保住伯符将军留下的这基业,相信伯符将军在天之灵,也会体谅主公的难处。”

  诸葛瑾的安慰,让孙权好过了许多,心中那仅存的愧疚,旋即烟销云散。

  孙权便走到马车旁边,低声道:“嫂嫂,我这也是为了孙氏的基业,我相信嫂嫂一定能够理解我的苦衷。”

  马车内的大乔,用漠不理睬来回应孙权。

  孙权碰了一鼻子灰,好生的没趣,却又拱手慨然道:“嫂嫂放心,他日我灭了颜良那狗贼,重振孙家之势,必会以盛大之礼,来迎接嫂嫂这个孙家大功臣还乡。”

  孙权信誓旦旦的做出了承诺,神情甚是郑重。

  马车中的大乔,依旧是不理不睬。

  孙权自讨了尴尬,不好再多言,遂是干咳了几声,回头向诸葛瑾使了个眼色。

  会意的诸葛瑾,遂叫车马起程,离开了这孙府后门,向着秣陵主城南门徐徐而去。

  ……石头城,颜军大营。

  中军大帐之内,颜良正与众人商议着最终的破城之计。

  “禀主公,吴使诸葛瑾又到了。”周仓兴奋的入帐。

  诸葛瑾?

  昨天孙权才刚刚遭受了一场大败,白天更是被惊吓了一场,这才不到傍晚就派了使者来,反应倒是挺快的。

  “主公,那诸葛瑾多半是奉了孙权之命,前来施计拖延的,根本不需理他。”凌统愤愤道。

  他话音方落,周仓又道:“那诸葛瑾除了自己之外,这回还带了孙策的遗孀乔夫人,和儿子孙绍前来,说是要送与四夫人相见。”

  大乔,孙绍!

  听到这两个名字时,大帐之中顿时热闹了起来,众人皆是无比意外。

  惊讶的众将似乎没有想到,孙权竟真能厚颜无耻到拿自己的嫂嫂和亲侄儿,来换取求和。

  唯有颜良和庞统,却是神色如常,仿佛早有所料。

  庞统冷笑道:“看来孙权这一回是真的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,主公,碧眼儿既然这么大方,主公倒不如见一见那诸葛瑾。”

  “嗯,不错,久闻大乔夫人国色天香,本将倒要好好瞧一瞧,孙权的这位嫂嫂是否如传闻中的那样。”

  颜良兴致大作,亲自出得帐外。

  他策马直抵营门,停在营外的车队前,诸葛瑾正焦虑不安的徘徊着。

  眼见颜良到来,诸葛瑾赶紧迎上前去,笑呵呵道:“有劳颜右将军亲自来迎,瑾实在是受宠若惊。”

  诸葛瑾冲着颜良长身一揖,而颜良却当他是空气,策马从他身边而过,翻飞的马蹄践了他一脸的泥星子,令诸葛瑾好生的尴尬。

  策马直抵车前,颜良高声道:“久闻乔夫人芳名,既然来了,何不出来让本将一睹芳容。”

  马车中的大乔,紧紧的抱着儿子孙绍,听得颜良的声音,一颗心儿陡然间就紧张了起来。

  尽管大乔为了气孙权,在秣陵时表现的对颜良十分神往,但实际上,那些流传已久,关于颜良残忍好色的传闻,却让她内心深处,对于这个魔鬼一般男人,早就充满了忌惮。

  而今听得颜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对自己言语如此的轻挑,大乔的心中,不禁涌起了一丝寒意,竟有一种才出狼穴,又入虎口的紧张。

  心中惶然时,车中的大乔便在犹豫,该不该抛头露面。

  这时,颜良见大乔竟不睬他,脸色顿时便一沉,冷冷道:“乔夫人,你别忘了你的身份,你可是孙权送给本将的求和礼物,本将敬你三分是给你些面子,你若不知好歹,一味矫情,本将大可把你的马车拆了,到时你只是自寻尴尬。”

  大乔花容一变,暗想传闻当真非虚,这个颜良果然是个粗暴无礼的匹夫。

  这时,诸葛瑾也慌了,忙是奔过来,贴着车帘小声劝道:“夫人,颜右将军只是想见一见夫人而已,夫人就出来见一见吧,人在屋檐下,哪能不低头啊。”

  车中的大乔,耳听着自家的臣子,竟劝自己屈服顺从于敌人,心寒之余,更对诸葛瑾心生厌恶。

  若只她一人的话,宁死也不愿受此辱,但眼下身边还带着一个孙绍,为了儿子,她只能将自己的刚烈性子,暂且的放下。

  犹豫了片刻,大乔暗暗咬牙,却是掀起车帘,从中出了来。

  传闻中的大乔,终于映入了眼帘。

  那绝色无双的容貌,那冷艳素雅的气质,不仅是颜良,更是让在场所有颜营之人,都为之眼前一亮。

  大乔之美,比小乔更要动人三分。

  “果然是绝色美人,江东二乔,当真是名不虚传。”

  颜良笑着驱马上前,当着众人的面,伸出手来,轻轻的将大乔的下巴端起,想要仔细的欣赏她的美貌。

  大乔未想颜良竟如此放肆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公然对自己动手轻薄。

  那冷艳的容颜间,顿时涌现羞恼的之色,她急是将脸侧开,冷哼一声以示气愤。

  又是一匹烈马呢……征服这样的烈马,方才有成就感。

  颜良不以为怒,脸上反而是流露出了冷笑。

  这时,那诸葛瑾见颜良高兴,便是讪讪笑道:“颜右将军,我主已如约将乔夫人和小公子献上,不知颜将军能否就此息兵,咱们孙颜两家,就此修好如初呢。”

  “息兵,哼。”颜良不屑的一哼,当他转过身时,已是一脸的冷绝如刃。

  马鞭一指,颜良厉声喝道:“来人啊,把诸葛瑾给本将抓起来,重打三十大板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