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七十九章 淹你老窝

第四百七十九章 淹你老窝

  大水漫城,黄昏之时,整个秣陵外城已浸泡在了决崩的湖水之中。

  城中水深近腰,各条街道尽被淹没,数不清的吴人只能举家爬到房顶,惊恐悲切的躲避汹涌浸入的大水。

  即使是内城里面,大水也齐了膝盖,唯有孙权所在的军府,因地势较高,方才没有被洪水所淹。

  高阶下的孙权,俯视着一城的汪洋,整个人已是被吓得失魂落魄,呆若木鸡。

  就在不久前,孙权还抱着一丝残存的希望,以为颜良连日来的按兵不动,乃是因为锐气已尽,打算退兵而去。

  但眼前,这滔滔的洪水,却击碎了孙权残存的那丁点的希望。

  大水灌城,这大自然的力量,已非人力所能抗拒,在此恶劣之极的条件下,仅凭着几千惶惶之军,又如何还能坚守下去。

  “怎会这样,难道,当真是天要亡我孙氏不成?”孙权仰望苍天,心境悲凉无比。

  正自悲怆之际,蓦听得身后一声惊臆的叫声,回头看去,却见吴氏已是吓得昏了过去。

  “母亲,母亲——”孙权大吃一惊,急是扑了上前。

  震惊中的孙权,也顾不得外面滔滔洪水,只能喝斥着那些惊慌的婢女们,将吴氏扶回房中去休息。

  孙权忙着去照顾老娘,抗洪之事,只能留给了鲁肃。

  此时的鲁肃,自然也形如那热锅上的蚂蚁,忙得是手足无措。

  他和孙权一样,自以为将大乔母子送出,颜良几日不攻,乃是动了息兵之念。

  鲁肃却万没有想到,颜良会这么狠,非但没有息兵,而且竟然是使出了水灌秣陵这一招。

  面对着滔滔的大水,鲁肃又能如何。

  眼看着一城的军民浸泡在水中,叫苦连天,人心惶惶。

  眼看着四围的城墙,在大水的冲击的浸泡下,数处已开始坍塌,男女老幼担土抬石都填之不住。

  眼看着秣陵城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,崩溃的败势再难挽回。

  鲁肃绝望了。

  在大水淹城的第三天,浑身泥巴的鲁肃,不得不带着一脸沉重的表情,前去见孙权。

  阴冷的大堂中,孙权枯坐在那里,正在一杯接一杯的给自己灌着酒,绝望如他,只能用酒精来麻醉自己。

  “主公,城东有数处城墙坍塌,肃已率男女老幼拼命填堵,怎奈水势太大,堵之不住啊。”

  鲁肃一进门就给孙权送上一个坏消息。

  孙权身形微微一震,苦笑了一声,只低头继续灌酒。

  此时的孙权,已有些麻木,似乎放弃了希望,只等着城破的那一刻。

  鲁肃却不愿意,想他与颜良作对多年,今若城破,自己只怕就是死路一条,纵然是归降,颜良多半也不会放过自己。

  念及于此,鲁肃便移上近前,语重心长道:“主公,让城别走吧,就算失了秣陵,我们还有吴郡、会稽诸郡在手,拼力一搏,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。”

  东山再起吗?

  孙权苦笑了一声,“你休要再安慰我了,当年我据有整个扬州,都敌不过颜良,如今大半个扬州都给颜良占了,就凭区区几个郡,如何能反败为胜,最终还不是落得个身死名灭的下场。”

  孙权已经不相信鲁肃,半醉半醒的孙权,已然放弃了希望。

  “主公可不要忘了,刘备和曹操,皆是颜良的死敌,如今北方的战事日趋明了,曹操和刘备瓜分北方的态势已很明显,一旦他二人抽出身来,必会南下向颜良动武。主公虽只余数郡,但只要能苦撑下去,撑到天下大势改变之日,焉能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。”

  鲁肃洋洋洒洒一番话,搬出了曹操和刘备,来做孙权的救星。

  原本已绝望着的孙权,给鲁肃这般一劝,心底处不禁又升起一丝残念。

  “难道,我堂堂孙仲谋,就这么醉倒在这里,等着颜良那狗贼破城来取我性命吗?孙仲谋啊孙仲谋,你岂能就此甘心?”

  内心中,一个声音回响在脑海,那是活命的念头,在做垂死的挣扎。

  孙权缓缓的放下了酒杯,萎靡的脸上,渐渐的浮现出一丝沉静,鲁肃的话让他开始思考起来。

  正当这时,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同样一身泥巴的周泰,匆匆的闯了进来。

  “主公,秣陵城是守不住了,再撑下去就是死路一条,请主公下令全军突围,我周泰必拼死保得主公杀出重围。”

  周泰伏于阶下,慨然请命。

  见着周泰时,孙权眼眸中的那一丝希望之色,瞬间更亮了几分。

  孙权先前不敢突围,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诸将降的降,死的死,使他对杀出重围失去了信心。

  但如今,周泰的慷慨出现,让他猛然间意识,自己麾下还有这么一员忠贞勇猛的大将。

  “主公,事不宜迟,请让肃和周将军,保着主公杀出重围吧。”鲁肃也慷慨起来。

  孙权缓缓的站了起来,看着两个忠贞的臣子,目光渐渐变得刚毅起来。

  啪~~孙权猛的将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上,奋然道:“颜良狗贼想要杀我,可没那么简单,我绝不会让他图霸扬州的阴谋得逞。传令下去,明日全军尽出,我要率尔等杀出重围去!”

  周泰闻言大喜。

  鲁肃亦是一脸喜色,但那欣喜之外,却悄然掠过一丝别样的神色。

  ……次日,钟山。

  石亭间,酒已温好,香气四溢。

  颜良闲品着小酒,欣赏着山下水淹秣陵的盛景,好生快哉。

  脚步声响起,左右亲军分开一条路,小径上一个满脸阴郁之人,颇不情愿的步入了石亭。

  “黄老将军来得正好,酒且温,陪本将饮上几杯。”颜良笑道。

  被卸了武将,一身便服的黄盖,看了颜良一眼,闷不吭声的跪坐在颜良的对面。

  黄盖也不客气,自斟一杯便大口灌下。

  颜良也不以为怪,只笑道:“听闻黄老将军也是好酒之人,想必府上必珍藏了不少好酒,待这城外的大水退了之后,本将只怕要往老将军府上讨几杯好酒不可。”

  颜良言语自信,对拿下秣陵志在必得。

  黄盖看了一眼山下,眼看着汪洋一片的秣陵城,心情愈加的沉重,郁闷之下,自又灌起了酒。

  “秣陵城破在即,孙权的覆沿已成定局,老将军乃明智之人,何不就此归顺本将,助本将成就大业呢。”

  颜良向黄盖炫完武力,便是抛出了橄榄枝。

  黄盖身形一震,抬头看了颜良一眼,冷哼一声:“老夫乃孙氏三代之臣,你觉得我会投降于你这个孙家的死敌吗?”

  颜良就知道,黄盖必会搬出什么“三朝元老”的迂腐之词。

  他便冷笑道:“三代之臣又如何,孙坚和孙策还罢,此二人皆乃当世英雄,老将军忠于他父子也就罢了,似孙权这般庸碌无耻之主,老将军若还是忠心不二的话,那本将只能笑你是愚忠了。”

  耳听得颜良如此“贬低”孙权,更笑自己“愚忠”,黄盖脸色一变,不禁勃然生怒。

  “姓颜的,你焉敢辱没我家主公,我黄……”

  “黄老将军也不用急,孙权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老将军只消见一个人,心里自然就会有定论。”

  说着,颜良向周仓示意了一眼。

  周仓会意,马上吩咐了下去。

  黄盖本来是憋了一肚子的气,却给颜良这莫名其妙的话,还有奇怪的举动给压住,一脸的茫然,不知颜良是在耍什么花招。

  正当狐疑之时,忽听得身后脚步声响起,似是有人进入石亭。

  黄盖只是下意识的回头瞅了一眼,这一瞅不要紧,那张苍老的脸庞,陡然间大变。

  步入石亭之人,正是孙策的遗孀大乔。

  “夫人,你怎会在此?”黄盖一跃而起,惊诧的向大乔施礼相问。

  大乔同样是一脸的惊讶,此前他正在山脚的营中,却被颜良派人接到山上,不想竟会在此碰见孙家的老臣黄盖。

  “公覆老将军,我……”惊讶的大乔,似乎不愿说出那些丑事。

  颜良却道:“乔夫人,烦劳你告诉黄老将军,你好端端不在秣陵享福,却为何会出现在此。”

  那命令般的口气,不容置疑。

  大乔不敢不听,只得轻叹了一声,无奈道:“老将军有所不知,是孙权把我和绍儿送给了颜将军的。”

  黄盖神色一变,表情愈加茫然,一时转不过这道弯来,无法理解大乔这话的意思。

  大乔便是将孙权如何为了求和,将她和孙绍母子二人,厚颜无耻的送给颜良之事,统统都如实的告知了黄盖。

  黄盖是越听越听,惊骇的神色如潮水一般,转眼袭遍了那张老脸。

  当大乔默默的讲述完之后,黄盖已是脸色铁青,额边爬满了豆大的冷汗。

  “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,主公他乃当世英雄,如何会作出此等无耻之举,不可能……”

  黄盖口中喃喃自语,一个劲的摇着头,似乎难以接受这残酷的事实。

  这时,也不用颜良说什么,大乔已是冷冷道:“我所说之词,句句属实,老将实,说句不中听话,这些年来你所效忠的那个孙权,其实根本就是一个衣冠禽兽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