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八十一章 内帐外帐,两种心情

第四百八十一章 内帐外帐,两种心情

  “坐近一点。”颜良用命令的口气道。

  小乔面露羞意,犹豫了一下,还是扭着腰枝,含羞的坐在了颜良的身边。

  颜良的手掌探出,轻抚着那窈窕柔弱的身段,虽然是隔着一层衣衫,但仍能感觉到那光滑如婴般的细腻。

  小乔身躯微微一颤,一股潮热的感觉,瞬间袭遍了全身。

  内帐处的大乔,透过那缝隙,眼看着自家的妹子,被颜良肆无忌惮的触碰着身体,不禁就怒了。

  她暗暗的咬着牙,眼看着妹子那屈意迎逢的样子,心中是又羞又恨,只是碍于颜良,畏于颜良的威势,却又不敢发作。

  血脉贲张的颜良,眼瞧着小乔那红霞满面的脸蛋,心中的烈火在狂燃。

  那只虎掌,顺着她那光滑的玉背,缓缓的抚至了小乔的香颈处,游移了片刻,蓦然间便是一用力。

  小乔猝不及防,未惊反应时,那一张玉面,已是被颜良按至了腹下。

  本能的挣扎了几下,小乔旋即明白了颜良的意思,不禁羞得是满面的霞色。

  她本欲就范时,却猛然间想起,自己的姐姐还在内帐看着呢。

  羞耻心的作用之下,小乔忙又挣扎,口中“将军,将军”的吱唔不清。

  颜良正至兴头上,在他看来,小乔不过是欲拒还休而已,船舱间的那一幕之后,小乔已然是默认了成为他的女人。

  于是,小乔越是反抗,颜良反而愈是兴奋,偏偏按着她的脖子不松手,只将那怀张娇艳动人的玉面,深深的埋入其下。

  内帐中的大乔,这时已是惊怒万分,一张风韵无双的脸蛋上,怒色如红潮般时隐时褪。

  颜良残暴粗鲁的一面,如今终于是展现在了大乔的面前,眼前妹妹被欺凌,大乔愤怒之下,只恨不得当场冲出去,将自己的妹妹解救于颜良的淫威之下。

  只是,就在大乔愤然转身,打算冲将出去时,却止步在了帐门处。

  大乔想起了孙绍,想起了自己的处境,她的一举一动,都必须要为自己的儿子考虑。

  倘若就此冲将出去,激怒了颜良,却当如何是好。

  大乔心中的愤怒,渐渐的强行压制了下去,脚步如灌了铅似的,再也移不动半步。

  最后,她只能恨恨的咬了咬牙,转身而回。

  而当大乔透过缝隙,再向外帐中看时,却顿时惊呆了。

  但见缝隙的那一头,颜良四仰八叉,如大爷似的半躺在那里,好生的享受之状。

  而小乔,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弃了挣扎,正匍匐在颜良的双腿之间。

  尽管那零乱披下的头发,深埋住了她的面容,让大乔无法看清楚,但大乔却想象的到,此刻,那乌发遮掩之下,会是怎样一种丑态。

  大乔震惊了,整个身躯木然的僵在那里,满眼的难以置信。

  她万没有想到,自己那出身高贵的妹妹,面对颜良的欺凌,不但是没有反抗,此时此刻,反而是如此的顺从,下贱如娼妓一般,如此丑态毕出的伺候着那个男人。

  看着丑态毕出的妹妹,大乔心如刀绞。

  “这还是我的妹妹吗,她怎会如此不知羞耻,怎么会……”

  大乔的心中,一个痛苦的声音,正在一遍遍的回荡着。

  而缝隙的那一头,小乔却愈加的迷离。

  她已经完全抛开了所谓的尊严,忘记了自己的亲姐姐,自在暗中相窥,只忘情的呜咽着。

  甚至,她的秀鼻之中,还不时的发出快感般的哼哼唧唧之声。

  所有的这一切,在大乔看来,都是“丑态毕出”。

  而那迷离的声音,更如刀子一般,深深的刺痛着大乔的心,令她仿佛感同身受,如同自己的尊严受损了一般。

  但不知为何,看着看着时,大乔的心底,却不禁滋生了一丝别样的念头。

  那种念头,让她的心跳陡然间加快起来。

  大乔不敢再看下去,她急是将目光移开,强行平伏着砰动的心跳。

  但那靡靡之音,却仍丝丝缕缕的钻入她的耳朵,搅得她心绪难平,异常的感觉滋生愈烈。

  心底处,一种久违的羞意,正在悄然的燃烧大乔无奈这下,急是用双手将耳朵捂住,拼命的捂住,以阻止那靡靡之音入侵她的大脑,搅乱她的心神。

  然而,那丝丝缕缕的声音,却如蚊蚁一般,从她的指缝渗过,拼命的钻入她的耳中。

  而她的脑海中,那些靡乱的画面,更是鬼使神差,不断的浮现,根本就挥之不去。

  外帐的小乔,正畅开心怀,快活的享受着。

  而内帐中的大乔,却痛苦不已,拼命的抗拒着。

  就在姐妹二人水火般的心潮澎湃中,大帐之中,蓦然间响起一声雄浑而低沉的狮吼之声。

  雨露淋漓,一泄而尽。

  那“可怕”的声音,终于停止了,松开双手的大乔,竟已是一般的热汗,无力的跪坐了下来。

  外帐处,满脸通红的小乔,终于可以直起身来,喘息难定的樱桃小嘴边,仍留有几分残迹。

  看着那张春色满面,娇艳如霞的羞涩脸庞,颜良心头那团刚刚沉寂下去的烈火,转眼又滋燃起来。

  便当他抖擞精神,打算亲自上阵操刀时,帐外忽然传来了周仓的声音。

  “启禀主公,秣陵城外有紧急军情,斥候探报,似乎吴人正在大举冲围。”

  吴人突围!

  颜良的心思,瞬间就从小乔的身上移近,腾的便跳了起来,大步流星的奔出帐外。

  他人一手,大帐中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  心情荡漾的小乔,本已做好了经受波折的准备,却不想颜良会突然因军务而去。

  按说“逃过一劫”,小乔应该感到庆幸才是,却不知为何,她的心底,竟隐隐约约产生了些许失落。

  “唉~~”

  轻声一叹时,小乔那如霞的花容,陡然间如潮而褪,脸色顿时变得尴尬了起来。

  此时的她,终于才又想起,自己的姐姐还在内帐,刚才自己的那般丑事,只怕统统都让姐姐给看了去。

  惊羞之下小乔,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,手忙脚乱的整理着凌乱的衣裳,并将那披散的头发,重新的盘将起来。

  当小乔慌张的整理之际,抬头之时,却猛见大乔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。

  这时的大乔,正以一种失望、伤感、愤怒,还有鄙夷的眼光,漠漠的瞪着她。

  小乔身形一震,脸上顿露羞意,头微微低下,不敢正眼面对颜良的目光。

  “姐姐,刚才的事,你……”小乔还抱着一线希望,以为自家的姐姐没有看到自己丑事。

  “妹妹,你怎么能做这种事?”大乔愤然质问道。

  小乔身形一震,佯作淡定道:“姐姐何出此言呢。”

  大乔见自家妹妹不承认,表情愈怒,“你还不承认,你刚才做的那些丑事,我全都看到了。”

  这一声喝,直令小乔满脸绯红,更加的不好意思。

  “妹妹,你可是有夫之妇,咱们乔家更是名门,你怎能不知羞耻的,那样任那姓颜的侮辱!”大乔不依不饶,继续斥责自家的妹子。

  小乔被她训得是面红耳赤,胸脯起伏难定。

  面对着大乔“大义凛然”的斥责,小乔最开始还有惭愧之意,但听着听着却渐生恼意。

  “姐姐,不要再说了!”小乔突然间恼羞成怒,清喝了一声。

  正自碟碟不休的大乔,身形一震,本能的停了口。

  小乔抬起头来,正视着她,“什么有夫之妇,我那位夫君,早已当我是死了,如今的我,不过是颜将军的一件战利品而已,我一介女流,除了顺从求合之外,还能怎样,你难道要我去死吗!”

  小乔这一番话,深具委屈,只把大乔听得是身形一震。

  猛然间,大乔的怒火被扑灭了,亢奋的情绪渐渐平伏下来,渐渐的,她开始明白了妹妹的难处。

  其实,由始至终,大乔都明白,妹妹的所作所为,乃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  但出身名门的那份矜持与自傲,却让她始终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,让她对妹妹那丑态,始终是耿耿于怀。

  眼见大乔沉默了下来,小乔的怨气也平息了许多,她轻叹了一声,走上前来将大乔的手携起。

  “姐姐,我早说过,咱们既已落入颜将军手中,有些事是在所难免,早晚要接受的。今日是妹妹我,也许明日就轮到了姐姐你,我劝姐姐还是放下所谓的尊严,早做准备吧。”

  早晚要轮到我吗?

  大乔丰满的娇躯一震,心头处,一股寒意悄然而生。

  ……夜色深深,马蹄翻飞,月色之下,七千多惶恐的吴军,正在齐膝的泥水中艰难狂奔。

  大水灌城已过数日,原本齐腰的水位业已下降,在鲁肃的建议下,孙权选择了这一天,率领着他残存的兵马,弃守突围。

  喊杀声已然响起,那是有所察觉的颜军,开始发兵阻击。

  孙权策马飞奔,凭借马蹄践起的泥巴,飞溅了一身,却也不敢稍有停歇。

  他的身后,母亲吴氏则紧紧抱着他,紧紧的贴着儿子的背。

  飞奔许久,秣陵城已越来越远,吴氏回头看了一眼,不禁暗生感慨,那风韵未尽的脸庞间,悄然涌起一丝丝的伤感。

  “今日一去,不知何时才能再回秣陵啊。”吴氏幽幽的叹息着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