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八十二章 母子逃命

第四百八十二章 母子逃命

  叹息中的吴氏,将儿子孙权抱得更紧了。

  而这深深的夜色,很快便被四面八方燃起的火把,渐渐照亮。

  山脚大营,辕门之外,颜良已一身披挂,横刀立马于营门。

  身后处,集结的战鼓声正隆隆作响,大批大批的颜军将士,正迅速的往营外而出。

  颜良眉头微凝,他不得不承认,孙权选择在这个时候突围,时机的确是选择的非常好。

  此前为了掘玄武湖,水淹秣陵城,颜良已下令将秣陵周围的自家军营,尽数移至了高处,以免被大水所冲。

  秣陵城东面一线,南高而北低,故是颜良将诸营尽数都移至了钟山脚下一线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秣陵城东去的道路,实际上是敞开着的。

  颜良原打算待水退之后,全军再重新围城,然后发动全面的进攻,一举攻破为大水所浸,四处坍塌的城墙。

  却不想抱定必死决心的孙权,终于还是没有勇气跟秣陵同归于尽,选择在大水尚未退尽之时,就趁夜发动突围。

  此时城外的水位尚及膝盖,有马便罢,若是无马的步卒,在泥水里行进也颇为吃力,孙权带着全军突围,这已是打算把大多数的步卒,当作他突围的炮灰了。

  “想逃,哼,没那么容易!”

  颜良不屑一哼,当即传下号令,命诸营之军,分路出击,由南往北截杀吴军。

  孙权败局已定,即使他能逃出秣陵,最终也难逃覆没的结局,颜良并不忌惮孙权能逃出去,他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让孙权即使侥幸逃出升天,必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  战鼓隆隆,杀声震天,整个黑夜都被震碎。

  甘宁、黄忠、凌统等诸将,分率数千兵马,从各营中杀出,涉水向着狂逃的吴军杀去。

  泥水的阻隔,迟滞了全副武装的颜军行进速度,而吴军为了逃命,甚至连盔甲也尽卸了,只拿兵器以方便轻装前进。

  便是因占了这点便宜,吴军得以在速度上占了优势。

  见得这般形势,颜良遂是果断的调整了战术,急调强弓硬弩,只望夜色中乱箭。

  密如骤雨的箭矢,铺天盖地的射向黑夜之中,没有视野,也没有盔甲保护的吴卒,那血肉之躯完全暴露在了颜军的箭矢下。

  惨叫之声此起彼伏,不断的有人倒在泥水之中,而只顾逃命的吴军,根本也顾不得同袍的生死,他们只能绝情的抛下受伤的同伴,没命的发足狂奔。

  箭雨之中,孙权载着她的母亲吴氏,在策马狂逃,身边的十余名亲军骑士,高举着大盾,组成了一道拱形的铁壁,将孙权母子环护其下,使其免遭箭袭。

  那密集的箭雨,只将吴氏赫得脸色惨白,死死的抱着孙权。

  至于孙权,则同样是心惊胆战,只恐一个运气不好,被破盾而入的一支冷箭射中。

  至于身后的惨叫声,孙权已顾不得许多了,这个时候,只要能逃出升天,他哪里还顾得上自家士卒的生死。

  夺路狂奔了一个多时辰,孙权终于艰难的从泥水中逃了出来,前方的道路渐渐好走起来。

  而此时,在颜军密集的箭雨之下,六千吴军已死伤大半,只余下不到三千的残兵,还在狼狈不堪的追随着孙权。

  眼见身后泥水区域越来越远,孙权暗暗松了一口气,紧绷的心弦方始松缓了几分。

  “主公,看来咱们是逃出升天了,往东不出五十里就是武进城,只要能成功撤入武进,那颜良一时片刻就奈何不了我们了。”

  策马夺来的鲁肃,兴奋的大叫着,脸上难抑欣赏之色。

  孙权长出了一口气,不禁感慨道:“子敬呀,这回听你的计策果然没错,此番退出秣陵,他日若能东山再起,你必是首功之臣。”

  逃出升天,孙权似乎又重拾了几分信心,人还没有彻底撤到安全地带,已经畅想起了未来东山再起。

  “这个时候还想东山再起,当真是痴心妄想了……”

  尽管逃出了秣陵,便鲁肃却没有孙权那份乐观,但也不好扫孙权的兴致,只勉强应合了几声。

  天将放亮,孙权和他几千惊慌的士卒,仿佛看到了一线的曙光。

  正当孙权和他的残兵败将,庆幸着成功突围之时,蓦然间,但听喊杀之声骤起,数千兵马,突然间从大道右翼的山间杀去。

  当先纵马舞刀,杀下山坡者,正是凌统。

  原来颜良只怕孙权逃走,在令诸军乱箭射杀吴人之时,又命凌率两千兵马,走钟山小道去堵截孙权。

  尽管凌统走的是山间小道,但因吴军的速度被泥水迟滞,就在这东方发白之际,奔行了一个多时辰的凌统,终于是追上了吴军。

  眼见颜军杀至,孙权脸色刷的剧变,刚刚才涌上脸庞那丁点自信,旋即被击碎。

  “主公先走,末将在此挡下这班敌贼——”

  关键时刻,当年曾在宣城救过孙权的周泰,再次铤身而出。

  “幼平小心,咱们武进会合。”孙权话音未落时,已拨马向东奔去,鲁肃也跟着一并而去。

  周泰纵马舞刀,喝斥着几千吴卒反身应战。

  “结阵,给老子结阵迎敌——”半赤着膀子的周泰,咆哮如雷。

  几千号本就惶惶的吴军,一心只想逃命,哪里还有战意,一些人不听周泰号令,就想跟着孙权一块跑。

  “敢逃者,杀无赦!”

  周泰怒喝声,手中大刀斩出,瞬间将两名试图违令的士卒人头斩飞。

  在周泰的威慑下,吴军们心惊胆战,只得强撑的胆量,仓促结阵迎敌。

  山坡处,吴军阵形尚未完成时,凌统率领着虎狼之士,已是汹涌的俯冲而去。

  手中那一柄战刀高高扬起,奋然的挥下,鲜血飞溅中,凌统纵马当先,撞破敌阵。

  数千颜军勇士,紧随而至的撞入敌阵,吴军的阵势尚未摆好时,已为凌统军所冲破。

  混战开始。

  凌统一心想取孙权的人头,为死去的家人报仇,此时岂容孙权就此脱出包围。

  此时的凌统,已如疯了一般狂舞着大刀,疯狂的杀戮任何敢于阻挡他的吴军士卒。

  而赤膀血染的周泰,死忠于孙氏,为了保护孙权逃跑,这时也已拼尽全力,不惜一切代价要挡住敌人。

  乱军之中,两个旧日的同僚,仇恨的眼神,寻找到了对方。

  凌统恨周泰助纣为虐,反过来,周泰又恨凌统背主做叛,仇人见面,自是分外眼红几乎在同一时间,二人同声暴喝一声,纵马舞刀杀向了对方。

  两骑虎熊之骑,冲破乱军,两柄战刀,卷起腥红的尾迹,皆如雷电一般斩向对方。

  瞬息之间,刀锋撞至。

  吭~~剧鸣声中,火星飞溅,两骑错马而过。

  凌统的身形微微一震,而周泰那肌肉盘虬的身躯,却纹丝未动。

  一招交手,周泰占上风。

  电光火石的一击后,凌统根本无惧,转身拨马再战。

  而那周泰,同样是恨不得将凌统这个叛徒碎尸万段,急也回身纵刀而出。

  转眼间,两骑厮杀在了一团。

  江东诸将,自孙策以下,最强之将莫过于太史慈,而太史慈以下,便以周泰最强。

  至于凌统、徐盛、董袭、朱桓等将领,则武艺相差无几。

  周泰之武艺,介于绝顶与一流之间,如今发起狠来,武艺不过一流之末的凌统,又岂真是其对手。

  转眼之间,二人刀上已交锋十余合,纵使倾尽全力的凌统,也渐渐的落至了下风。

  “背主的叛贼,老子今天就取了你的狗命——”周泰越战越凶,激战之余,更是嚣张的厉声辱骂。

  凌统空有一腔的愤怒,虽恨不得将周泰碎尸万段,但怎奈武艺上的差距,却并非愤怒就能弥补的。

  在周泰的狂攻之下,凌统只能咬紧牙关,拼力的死撑。

  就在周泰信心大作,以为在数招之内,就可以杀败凌统之时,蓦然间,东面传来了嚣震之声。

  周泰抽得空隙远望,但见另一支颜军又从小道中杀出,绕过混战的两军,直向孙权追去。

  周泰大惊,却不想颜军还有第二支兵马,而当周泰瞥见那面“颜”字的大旗时,方知竟是颜良亲自追至,心中更是大骇。

  此时的孙权,身边只余下个鲁肃,焉能抵抗,颜良这若是追上去,便是死路一条。

  惊急之下,周泰怒发虎威,陡然间刀上加力,连攻了凌统数招。

  陡得空隙,周泰急是拨马跳出战团,弃了凌统,直向孙权所在奔去。

  而此时的孙权,已经是惊恐到差点连马鞍都坐不稳。

  因为身后处,那个魔鬼般的敌人,这时已率军急追而至,而他的身边只余下不到几百号人马。

  “子敬,速速拦下颜良狗贼——”惊恐中的孙权,急是喝令。

  这时的鲁肃同样已是吓得满面苍白,根本无视孙权的命令,只顾策马狂奔,转眼就拉开了距离。

  孙权也想狂奔,只可惜他还驮着自己的母亲吴氏,两人共乘一骑,根本就快不起来。

  就在孙权恐慌之际,颜良已一骑如电,辗杀任命阻挡他的吴军蝼蚁,直奔孙权所在杀来。

  十步——五步——一步——相隔只余半个马身,颜良的鹰目之中,杀意狂燃,手中的战刀呼啸而出,斜向孙权狂斩而去。

  刀锋杀至,孙权不及多想,几乎本能的就将身躯一扭。

  他这一扭不要紧,却将身后的母亲吴氏顺势一带,反如人肉盾牌一样,挡在了孙权侧面。

  一瞬之间,吴氏已是吓得形容惨变。

  而那明晃晃的刀锋,已如电光一般袭至。

  哧啦啦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