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八十三章 不臣者,斩!

第四百八十三章 不臣者,斩!

  颜良万没有想到,生死关头,孙权竟然会拿自己的老妈来做挡箭牌。

  不过话说过来,历史上的刘邦,当项羽要煮他老爸时,还能笑呵呵的要跟项羽分一碗肉羹,半路上为了逃命,可以把自己的亲生儿女踢下马车。

  孙权虽然没有刘邦的本事,但学学刘邦的手段,用自己的老妈来当当肉盾,倒也没什么不可以。

  这一刀下去,杀不了孙权,却非将吴氏斩成两截不可。

  孙尚香好歹是自己的四夫人,为了争霸之业,杀了其兄倒还说得过去,但若说杀了她的老妈,却难免有些过了。

  更何况,颜良那饮血无数的战刀,怎允许给一个女人的鲜血玷污。

  心念于此,刀锋将至的瞬间,颜良猿臂微微一缩,长刀生生的收了寸许。

  只听得“哧啦啦”的一声撕裂声,刀锋从吴氏的背后划过,锋利无比的刀尖,分毫之间将吴氏的衣衫,如切败絮一般斩破了一道口子。

  衣裳一破,吴氏大半个白净的玉背,便即显露了出来。

  惊魂未定的吴氏,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儿子竟会用自己来挡刀,心下自是惊怒万分。

  怒气未及发作时,吴氏却又感觉背后一凉,惊觉自己的衣衫已破,后背竟是露了出来。

  瞬息间,羞红的耻意袭遍全身,吴氏只觉尊严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只恨不得将颜良千刀万剐。

  颜良却无心欣赏一个三十五六岁女人的后背,一刀扫过,双腿猛夹马腹,再度追了上来。

  眼看着颜良追至,孙权知道,他这回是连用母亲做挡箭牌的机会都没有了,再迟疑下去,只怕就要命丧于此。

 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,瞬间填满了孙权的脑海。

  “我不想死,我不能死——”

  脑海中,一个声音如惊雷一般,不断的震响。

  曾几何时,颓废的孙权自以为走投无路,曾一度抱定了必死的决心,以为自己可以坦然的面对死亡。

  但当死亡近在眼前时,孙权才发现,自己竟是那么的懦弱。

  惊怖之下,孙权已是失了理智,脑海里不顾一切的闪现出个念头:

  把母亲甩下去,没了包袱,或许我还有一丝生机!

  念头既生,孙权毒意便起,身形一扭,当即就想把吴氏从背后甩出去。

  当此时,猛听身后有人一声咆哮:“休得伤我主公——”

  这一声怒啸也令颜良心头微微一震,回头瞥去,却见一个赤膀浴血的虎熊敌将,正如那发了狂的公牛一般,从后向着自己急追而来。

  正打算把老妈甩下去的孙权,见得周泰杀到,不禁大喜过望,在最后一刻息了将母甩下去的念头。

  “幼平救我——”孙权惊喜的大叫。

  此时的颜良已是迫近了孙权,倘若他硬取孙权的性命,自然有十足的把握,但周泰从后已飞袭而至,要杀孙权,就有可能面临着为周泰所伤的危险。

  此等冒险,自然不值。

  念及于此,策马奔行中的颜良,旋即放慢了马速。

  孙权母子渐远,周泰却已如风一般追至,暴喝声中,周泰狂抡着大刀,疯了似的向颜良斜斩而来。

  刀锋猎猎,斩斩而至。

  颜良却神色不变,猿臂展动,手中那柄染血的战刀,如一轮弯月般反手而出。

  寒光流转的刀锋,挟着狂澜怒涛般的劲力,破风而过,呼啸斩出。

  吭~~刀锋撞至,星火飞溅,震耳欲袭的金属嗡鸣声,遍袭四野。

  不久之前还杀得凌统手忙脚乱,占尽上风的周泰,这时却是心头大震。

  颜良那不可一世的一刀,竟使自诩江东武艺第二周泰,感觉到虎口微微发麻,胸口的气血也为之一荡。

  纵横江东多年,周泰只在第一次柴桑之战,与黄忠的交手中,方才有过此等受压的感觉。

  这是他生平第二次有些感觉,而且,那种强烈的压迫感,比与黄忠过招时还要强烈。

  “这就是传说中颜良的实吗,此人的武艺,当真是……”

  周泰不及惊异时,颜良的第二刀,第三刀已如风斩至。

  那正大雄浑的刀式,如长河般绵绵不绝,大开大合,刚猛之极。

  狂风暴雨般般的进攻,转眼就形成了层层的铁幕,交周泰包裹其中,根本就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只逼得周泰只能倾尽全力的应付。

  以颜良绝顶的武艺,即使是江东第一猛将太史慈,亦不是他的对手,何况于周泰。

  先前在凌统面前耀武扬威,占尽优势的周泰,此时也尝到了被压迫到手忙脚乱,穷于应付的窘迫。

  颜良的实力,要比老将黄忠略胜一筹,而正当壮年颜良,气力更是远胜于黄忠。

  十招,二十招,三十招……勉强的撑过三十招手,周泰已越发的力不从心,鼻息粗重,汗流满面,败相已是频露。

  哐~~颜良的刀锋如电光一般,无情的急斩而至,慌乱之中,周泰回刀相挡不及,庞大的身躯只能斜向急避。

  噗!

  避过了要害的周泰,肩部后侧却为颜良的战刀余锋斩破,寸许的伤口斩裂,大股的鲜血往外翻喷。

  剧痛之下的周泰,禁不住一声闷响,身形更是剧烈一震。

  颜良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滴血的刀锋瞬间又再度袭至,直取鲜血淋漓的周泰。

  此时的周泰也顾不得肩上伤痛,只能咬着一口钢牙,拼了命的死撑。

  周泰的武艺,周泰的坚韧,此时不禁令颜良暗生欣赏之意。

  “周泰,你非是本将对手,再战无益,归降吧。”

  颜良手中的招式威力不减,出招之际,却气息如常的从容招降。

  耳听颜良招降,周泰自觉尊严受辱,不禁是勃然大怒,一张脸愈加的狰狞。

  “呸!我江东之将只有战死,岂有投降,老子更不会降于你这贼臣!”

  周泰非但不降,而且还恶语相向。

  颜良当场就怒了,手中长刀压力猛增,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倾袭向周泰。

  肩上、背上、腰上……因是受伤而战力减弱的周泰,如何能应付得了颜良这一顿狂攻,十余招的攻势之下,周泰已是被斩到遍体鳞伤,鲜血几乎将他周身浸染。

  颜良这还算是手下留情,到了这般地步,以他的实力,若是想取周泰的性命,已非难事。

  爱才的颜良,还是想收降这么一位勇猛的虎将。

  “孙权庸碌无耻,不惜用自己的嫂嫂和侄儿求和,此等庸碌无耻之主,值得你去愚忠吗,周泰,速速觉悟吧!”

  颜良稍稍放慢了刀势,试图揭穿孙权的嘴脸,能够点醒周泰这个莽夫。

  只是,面对颜良的招降,周泰非但无动于衷,反而是破口大骂:“狗贼,休得再侮辱我主公,老子我生是孙家的臣,死是孙家的鬼,我家主公乃当世仁主,我周泰必为他誓死而战!”

  周泰是满嘴喷血,大表对孙权的忠心。

  而听到“当世仁主”那四个字时,颜良的嘴角却掠过了一丝冷笑。

  “狗屁当世仁主,周泰,老子看你是愚不可及,真是没得救了!”颜良也火了。

  周泰被颜良如此辱骂,胸中的怒火是勃然大作,仿佛最后的潜能被激发了一般,突然间不知哪里来的气力,本是式微的刀式,突然间变强了许多。

  一刀接一刀,暴走的周泰,不惜生命的气力,疯狂如野兽般向颜良狂攻而去。

  纵使颜良武艺绝顶,但面对着暴走的周泰,一时间也难取其性命。

  然他也不曾有丝毫忌惮,只从容的出刀,沉稳自若的挡下了周泰一轮的狂攻反击。

  十招走过,暴走结束,气力大损的周泰,再难维持住疯狂的攻势,很快又落入了下风。

  “周泰,本将念你武艺不弱,有心用你,再给你一次机会,降还是不降!”颜良已是下了最后的通碟。

  “老子我宁死也不降你这背主之贼!”

  周泰愚忠之极,全然没有一丝的服软归降之意。

  而那“背主之贼”的恶言,这时也真的激怒了颜良,点燃了他积聚于胸的杀意。

  猎猎的杀意,如喷涌的火山一般,瞬间燃遍全身。

  即然你想愚忠,那老子我就成全你吧。

  鹰目一凝,颜良一声暴喝,手中的刀势猛增,但见千百道寒光,如流星赶月一般四面激射而出。

  鲜血翻飞,惨叫骤起。

  重重的刀影之中,周泰手中的大刀脱手被震飞,诺大的身躯如陀螺一般,旋转着被从马上抽打坠下,鲜血从周身数不清的创口出射出。

  那血淋淋的身体,还未落地之时,颜良那柄战刀,已如泰山压顶一般,当空截至。

  咔嚓~~周泰那坠落的血躯,在半空之中,竟是被颜良从腰际砍成两半。

  “扑嗵”两声,两截躯体先后落地,中间是洒落一地的肠子,大股大股翻涌的鲜血,将地面浸成一片泥泞。

  一时未死的周泰,双手扣着地面,如蜗牛一般爬向不远处的大刀。

  没了半截身体的他,到了这个时候,竟然还想拿刀再跟颜良一战。

  颜良策马挡到了他的身前,堵住了周泰的去路。

  周泰艰难的抬起头来,狰狞的面孔死死瞪向颜良,口中骂道:“狗贼,暴徒,狗——”

  面对垂死挣扎的周泰,颜良只冷哼了一声,长刀缓缓扬起,毫不留情的呼啸斩下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