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八十六章 加官进爵

第四百八十六章 加官进爵

  听得“称帝”二字,颜良不得不承认,那一瞬间他的心头上着实的痒痒了一下。

  自古以来,多少英雄豪杰杀得你死我活,昏天黑地,为的是什么,为的不就是一尝君临天下的滋味吗。

  刘备、孙权,哪一个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拥护汉帝,但到最后却都称帝称皇。

  纵使是曹操,虽然没有称帝,但生前却已为儿子铺好了称帝的道路。

  而且颜良敢肯定,如果赤壁一役,曹操击败了孙刘联军的话,在有生之年就一统天下,他绝对不会再虚伪的做什么周公,称帝是百分之一百的。

  俗话说,没有皇帝梦的中国男人不是好男人,身为穿越者的颜良,又何尝不想过一回当皇帝的瘾。

  面对着甘宁亢奋的叫嚷,颜良笑而不语,既没有肯定,也没有否定。

  甘宁这么一劝进,麾下那些酒气上涌的武将们,顿时也跟着兴奋起来,群起叫嚷起来,纷纷的劝颜良称帝。

  武将们的智谋毕竟有血,酒气一上头,最容易凭一时血气行事,而那些谋士们,此刻却要冷静的多。

  “主公功业盖世,胜于秦皇汉武,身登九五,君临天下自是理所当然之事。”

  庞统也站了起来,大声的附合着众将的劝进。

  别人可能听不出来,颜良却听得出来,庞统那附合之言后面,一定还跟着一个“但是”。

  “但是,眼下孙权未灭,江东尚未完全平定,统以为,主公此时进位为帝,似乎有些仓促了。”

  果然还有一个“但是”。

  不过,庞统的这个“但是”,却并未让颜良感到不悦,因为庞统的态度也很明了,他的确是拥护自己称帝的,只不过在称帝的时机上有不同的见解。

  这时,甘宁却又道:“江东虽然未平,但孙权只余下几个郡,被灭是迟早的事情,眼下主公已拥三州之地,有这么大的地盘不称帝还等什么。”

  甘宁虽用兵如神,武艺过人,但在政治上却尚显不足。

  要知道,并非是谁的地盘大,谁就能称帝。

  若是这样的话,当年官渡之战拥,坐拥八州之地的袁绍,谁的地盘能有他的大,为何袁绍到死也只称了个魏王。

  颜良的头脑中,那一阵的心痒难耐已经过去,冷静的分析下,颜良很清楚,此时称帝为时尚早。

  但颜良这右将军的官职,当了也有些年,眼下已拥三州之地,也该是加官进爵的时候了,否则,颜良的官职不升,他手下的这班文臣武将,又如何跟着水涨船高。

  念及于此,思绪已定。

  颜良便是淡淡一笑,不紧不慢道:“尔等的心思,本将很是欣赏,不过士元说得在理,凡事要一步步来,步子迈大了容易扯到蛋,尔等都忘了袁术的下场了吗。”

  一句“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”,把在场的众将都听乐了。

  颜良的表态,让众将知道,他们的主公自有称帝之心,但却不打算操过太急。

  颜良一开口,众将想起袁术的旧事,情绪皆是冷静了下来,亢奋的情绪渐为缓和。

  这时,庞统又拱手道:“主公英明,实在我等之福。不过统以为,眼下主公已有三州之地,再居这右将军之职,实与主公的实力不相衬。统以为,主公当表奏朝廷,升任大司马之职,开大司马霸府,统御三州军民。”

  大司马!

  刚刚冷静下去的众将,耳听得大司马三个字,马上又兴奋起来。

  大司马位三公之上,高于大将军,统率国之军政大权,自皇帝以下,可以说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
  颜良以今日之势,大司马的官职倒也的确符合他的实力。

  “好吧,大司马就大司马,就这么定了,士元,就劳你写一道奏表,送往长安去走个过场吧。”

  颜良也不做那假意推托的虚伪之举,觉得合适就干脆的决定。

  “统即刻就去办。”庞统的意见被采纳,欣然应命。

  诸将见颜良自表大司马,想他们的官爵也能水涨船高,自也欣慰不已,也不待奏表发出,当即便皆拜伏颜良,群起山呼“拜见大司马”。

  颜良兴致高昂,心情痛快,坦然受了群下拜见,高声笑道:“本将今既为大司马,少不了尔等的功劳,论功行赏,尔等尽当加官进爵。”

  听得颜良要封赏,众文武们无不大喜,更是齐呼拜谢。

  这时,庞统又笑道:“主公今日官职大司马,理当称孤道寡,方显主公的威仪。”

  称孤道寡么,庞统想的倒是周到。

  以汉之制,凡王公及县侯之爵,或是三公之尊,均有称孤道寡的权力。

  此前颜良的官职虽为右将军,但爵位却是襄阳县侯,本就是有权力称孤道寡的。

  不过颜良到底是穿越者,那时总觉得自称“孤”,或是“寡人”,有些别扭,故是每每以本将自称。

  但现在却不同了,既然自表为大司马,官职已位列三公之上,就算再别扭,也不能再拒绝“称孤道寡”,否则如何能彰显地位。

  “好吧,孤决定,众文武升赏完毕,孤当亲率大军东进,一举讨平孙权。”

  头一次称“孤”,颜良忽然觉得也不是那么别扭,相反,还别有一番快感。

  “愿为主公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!”麾下诸将,无不慷慨呼应。

  顶着大司马头衔的颜良,环视着麾下热血高昂的众文武,刀削似的脸庞上,不禁浮现出傲然之色。

  自称大司马的当天,颜良便拟定了一份名单,大行封赏群臣。

  黄忠、甘宁、魏延、吕蒙四人,东征的功劳最著,颜良遂封四人为平北、平南、平东、平西将军。

  文丑、文聘、张郃镇守中原,虽未参与征吴之役,但功劳却不能抹却,而且皆是元从功臣,颜良遂任命文丑为征北将军,任命文聘为镇北将军,以张郃为镇东将军。

  至于其余张辽、凌统、陆逊、朱桓、黄盖等将领,如张辽、陆逊之流,其才华虽然出众,但毕竟新降未久,没有建立卓越之功,论功行赏,故颜良只升任他们为荡寇、讨逆等杂号将军。

  至于许攸、田丰、贾诩、满宠、徐庶等人,皆也冠以杂号将军之名,但因这些人的谋士身份更浓,故颜良令他们又兼任长史、主簿、诸曹等大司马霸府的文官之职。

  而对于庞统,尽管归降颜良未久,但征吴之役屡献奇策,功劳着著,故颜良升他为军师将军,参署大司马府事。

  军师将军虽为杂号将军,但军师身份特殊,有谋主的身份在内,军师将军便想当于颜良麾下军事参谋长,再加上有“参署大司马府事”之权,其地位自在诸将军之上。

  庞统的功劳虽然摆在那里,不过他毕竟加入颜良集团未久,为了平衡人事,似许攸、田丰、徐庶等谋臣,也皆被赋予了参署大司马府事的权力,这同样是颜良制衡众臣,避免造成历史上诸葛亮那样权力独大的手段。

  官职封罢,但是爵位。

  因是颜良目下的爵位乃县侯,故他麾下之臣,爵位均在县侯以下,依功劳大小,各封都亭侯、亭侯、乡侯等爵。

  封官加爵已罢,颜良更是取秣陵库府,大赏三军。

  三军将士,文臣武将,加官的加官,进爵的进爵,受赏的受赏,无不欢欣鼓舞,整个颜良所统的三州士民,尽皆沉浸在欢庆之中。

  封赏未久,颜良遂调许攸前来守秣陵,自将万余兵马东进吴郡,与先期出发的诸军会合,向孙权发起最后一击。

  而当颜良这边正如日中天之时,逃往吴郡的孙权,却正陷入无尽的灰暗之中。

  因是抽调了朱桓一支兵马,使得会稽郡的防备空虚,鄱阳郡的魏延所部,便趁此时机,连破新安、长山、乌伤诸县,长驱直入杀入会稽腹地,兵锋直取会稽治所山阴。

  三吴诸郡,丹阳、吴郡和会稽,今丹阳已为颜良所得,会稽又被魏延攻略,此时的孙权只余下了一个吴郡。

  而奉颜良之命先期杀到的陆逊和朱桓,以江家大族的身份,大肆的劝降吴郡诸县,当地的豪强大族见孙权已无力回天,便纷纷响应陆逊二人的号召,群起而叛,大杀孙权委任的县令,尽皆献城而降。

  逃到吴县的孙权,无兵可调,无将可用,眼见诸县尽皆,颜良大军逼进,只得一路向南逃窜。

  从吴县到乌程,从乌程到永安,从永安到余杭,孙权带着他的老妈,一路逃到了吴郡的最南端。

  而颜良的大军,却一路追击,根本不给孙权喘息的机会。

  最终,无路可逃的孙权,只能坚守在余杭城中,麾下所用兵将,不过其舅吴景和不到四千勉强纠集起来的残兵。

  就在孙权逃到余杭未久,凌统等所统大军,相继追至,将余杭城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未久之后,已自封为大司马的颜良,也率后续大军,亲自抵达了余杭。

  近三万的大军,将一座小小的余杭城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此时的孙权,已如犹斗的困兽一般,这一座余杭城,已经是他最后的立足之地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