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八十七章 最后的蹂躏

第四百八十七章 最后的蹂躏

  旌旗遮天蔽日,密密麻麻的刀锋,如森林一般,铠甲反射出来的寒光,几欲将天穹映寒。

  一身玄甲的颜良,驻马傲立,远望着余杭城,刀削般的脸上,闪烁着不屑之色。

  “启禀主公,霹雳车已经集齐,请主公示下。”平东将军黄忠,策马直抵颜良马前。

  颜良扬鞭遥指,喝道:“所有的霹雳车齐射,给孤狠狠的打!”

  “诺。”那老将热血沸腾,策马飞策而去。

  号令传下,战鼓之声冲天而起,巨大的军旗如风而动。

  隆隆的战鼓声中,三百余架霹雳车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,人头大小的石弹,皆已被安装完毕。

  当战鼓声达到最高亢之时,三百辆霹雳车,同时开炮。

  山崩地裂般的轰鸣声中,数百枚石弹腾空而起,撕破空气的阻隔,划出一道道曼妙的弧线,如漫空而落的流星雨一般,向着敌城呼啸而去。

  轰轰!!

  咔嚓!!

  崩摧与断裂声中,密集的石弹倾落而下,肆意的蹂躏着这座吴中小城。

  土筑的城墙转眼被击出无数的弹坑,处处龟裂,数不清的碎屑漫空飞舞,掀起了茫茫的尘雾。

  第一轮的轰击之后,原本完好无损的余杭北城一线,便如被蹂躏过的少女一般,已是遍体鳞伤,惨不忍睹。

  蹂躏,才刚刚开始。

  那些虎背熊腰,赤着膀子的颜军将士,禀承着颜良“狠狠打”的原则,不惜气力的一次次装填石弹,一次次将那些重达数十斤,挟着他们满腔怒火的石弹,无情的轰向城头的敌人。

  山崩地裂的撞击声,一浪高过一浪,不曾有瞬间的停歇。

  城头处,残存的几千号吴军,已如过街的老鼠一般,惶恐畏惧的缩在城垛底下,抱头闭眼,不敢正视周围的惨烈。

  这些最后的吴卒,多少孙权一路逃来,从各县强行征调起来的郡兵,这些人平时所面临的敌人,不过是一些盗匪而已。

  如此战斗力低下的士兵,何曾经历过如此惨烈的场面,光是那百炮齐发的恐怖景象,就足以摧毁他们的斗志。

  眼下他们所能做的,只是颤栗的缩在那里,乞求老天的保佑,不要让哪一枚长了眼睛的石弹,轰中了自己这身残躯。

  孙权同样在颤抖。

  尽管缩在城楼之中,有十几名壮实的亲兵,高举着坚厚的大盾,保护着他的安全,但孙权仍无时无刻不处在深深的恐怖之中。

  嗵嗵!!

  不时有击穿城楼的石弹,重重的摘击在身前的大盾上,尽管被弹落于地,但那巨大的轰响声,却仍一次次的让孙权感到胆战心惊。

  除此之外,那此起彼伏的惨叫声,同样如刀子一般,一次次的扫割着孙权的脆弱的心灵。

  当孙权在恐惧的旋涡不断挣扎之时,颜良却把玩着马鞭,昂首饶有兴致的欣赏着那“万炮齐发”的盛大场面。

  “主公,小小一座余杭城,岂用得着这般兴师动众,请主公下令攻城,不出半个时辰,末将必将主公的大旗插在余杭城头,将那孙权的人头献于主公。”

  身边的甘宁,傲然不屑,奋然向颜良请战。

  颜良却只冷哼一声,“孤之所以兴师动众,为的不是攻下余杭城,而是为了震慑三吴之人,让那些心存侥幸之徒知道孤的威势,让那些归降孤的人,再不敢心生他意。”

  听得颜良这冷绝之词,甘宁明白了。

  似孙权这穷途末路之徒,其实哪里需要颜良亲率三四万的大军征伐,颜良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要用炫耀他浩大的军势,来震慑异心之徒。

  而以霹雳车狂轰烂炸敌城,却并不急于破城,也正是此意。

  轰炸在继续。

  从午后到黄昏,霹雳车的狂轰一直持续了三个多时辰,直到残阳西斜,石弹耗尽之时,那轰天的巨响,方才渐渐的沉寂下去。

  远望满目疮癔的敌城,颜良这才微微点头,面露满意之色。

  “今日暂退,全军回营休息,明日再增调一百辆霹雳车,继续狂轰。”

  颜良下了更狠的命令,方始拨马扬长而去。

  数万列阵的颜军将士,观看了半天轰城的盛景之后,这才皆是意犹未尽的徐徐退去。

  轰城结束,对于城头的吴军而言,噩梦也终于结束。

  灰头土脸的幸存吴卒们,耳中的轰鸣声渐息,他们偷偷摸摸的探出头来,在确认了颜军确实撤退之后,才敢大着胆子直起身来。

  城头,长吁短叹,暗自庆幸之声响成一片。

  “都让开,瞧你们那胆小的样子,有什么好怕的!”

  孙权见颜军撤退,惧意收起,脸上重燃了几分自信,推开为他奋力挡石弹的亲军,大步昂首走了出残破的城楼。

  当孙权走上城头,举目环顾之时,却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  整个余杭北门一线,已是面目全非,东南角处,甚至还有一部分城墙坍塌了有三成。

  城头上遍地是碎石屑,摧折的木梁遍布,而那些被石弹砸得脑浆崩裂,肢骨摧折的尸体,则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。

  城头一线,已如修罗地狱一般恐怖。

  孙权的心又重新颤抖起来,刚刚拾起的些许信心,转眼就烟销云散。

  颜军只一轮攻击,就把余杭城毁成这样,若再这么轰上几天,恐怕整个城池都将被夷为平地。

  到那个时候,只怕不用颜军攻城,这最后的立足之地,就已化为乌有。

  “颜军攻击力如此之强,只怕我是撑不到子敬说服刘备来救了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

  孙权的内心之中,还一厢情愿的认为,鲁肃的武进一别,乃是为了给他搬救兵去了。

  而经历了今天的狂轰之后,孙权则绝望的意识到,他无论如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。

  带着这样的绝望心情,孙权回往了县府。

  此刻,他的母亲吴氏,已经端坐在大堂中,心情不安的等候许久。

  见得孙权垂头丧气的入内,吴氏的暗松了一口气,心情是又喜又忧。

  喜的是,孙权还活着。

  忧的却是,孙权那一脸的垂头丧气,证明他已丧失了抵抗的信心。

  吴氏想要安慰鼓励孙权几句,张口欲言之时,到嘴的话却又给她咽了回去。

  吴氏也是有些头脑的人,以她的见识,又何尝看不出来,孙家到了只剩下余杭一城,残兵数千的地步,纵使神仙下凡,也难以挽回覆灭之局。

  而同一时刻,吴氏又想起了孙权拿她挡刀的那一幕,一股心痛愤怒的感觉,油然而生。

  那耿耿于怀的恼火,促使了吴氏闭嘴。

  大堂之中,陷入了沉寂。

  脚步声响起,却同样灰头土脸的一个男人,瘸着身子步入了大堂。

  来者,正是诸葛瑾。

  当日被颜良痛打三十大板,诸葛瑾至今伤势未愈,只能这般艰难的行走。

  前番秣陵被围时,诸葛瑾奉孙权之命,前往吴郡编练新军,正是诸葛瑾聚起了一支两千人的兵马,成了孙权最后抵抗力量的核心。

  然而,就在诸葛瑾未及率军出援时,孙权就已经狼狈不堪的逃到了吴郡。

  诸葛瑾,作为孙权忠实的臣子,一路随着孙权逃到了余杭。

  “主公,今日颜军的轰城中,我军死一百,伤三百,计有四百余人丧失了战斗能力。”

  诸葛瑾低垂着头,有气无力的报上了这不好的消息。

  孙权绝望而脆弱的心,再次遭受了打击。

  本来他的残兵就只余下不到四千,今日未战就丧失了十分之一的兵力,这对穷困的孙权来说,无异是重大的损失。

  “外无援兵,内无士卒,该怎么办才好啊……”

  孙权虚弱无力的叹息着,深乐的眉宇之中,充满了绝望于无奈。

  诸葛瑾亦是垂首沉默,此刻他所能做的,除了忠于孙权之外,再无其他。

  大堂中,死一般的静寂。

  孙权、吴氏,还有诸葛瑾,各自默默不语。

  许久之后,吴氏长叹了一声,幽幽的道出了三个字:

  “投降吧。”

  孙权猛然间抬起头,以一种惊诧的表情,看向自己的母亲。

  吴氏那风韵尚存的脸上,雍荣与从容已全然不见,所余的,只有失望与伤感。

  那是对孙权的失望,对孙氏命运的失望,吴氏,已然放弃。

  孙权苦叹了一声,心中何等之酸楚,喃喃叹道:“早知如此,当初就不该得罪颜良,贪图荆襄之地,我这当真是自取灭亡啊。”

  孙权的感叹之中,充满了悔恨的悲凉。

  “主公,颜良残暴之极,听闻他攻破秣陵之后,大肆的屠杀主公的族人,今日主公若是投降颜良,只恐难逃杀生之祸呀。”

  诸葛瑾的情绪激动起来,明显反对孙权投降。

  孙权的身形一震,耳听着颜良屠杀自己的族人,此时的孙权已提不起半点恨意,他所余的,唯有害怕恐怖而已。

  他害怕,残暴的颜良,在他投降之后,仍然不会放过他。

  此时的孙权,不禁又犹豫了起来。

  而这时,吴氏却冷哼了一声,“投降,还有一丝生机,不投降,就是死路一条,仲谋,你自己选吧。”

  吴氏冷酷的言词,将孙权的犹豫顷刻间击碎。

  “投降,还有一线生机,不降,就是死路一条……”

  孙权的脑海中,反反复复的闪现着母亲的这一番冷绝的话。

  权衡许久,犹豫许久,孙权终于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。

  “罢了,投降吧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