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八十八章 孬 种

第四百八十八章 孬 种

  入夜。

  中军大帐中,肉香四溢,谈笑风声。

  与余杭城中的惶惶恐怖气氛相比,颜良这里的气氛用轻松之极来形容,却也一点都不为过。

  此时的颜良,已经在和他的将领们谈论着灭吴之后,下一步的方略。

  俨然,余杭城唾手可得,孙权弹指可灭。

  “禀主公,孙权派了使者诸葛瑾前来求见。”步入帐中的周仓,用一种讽刺般的口吻,笑着向颜良禀报。

  在场的谈笑风生的诸将们先是一怔,随即皆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这已经是诸葛瑾不只一次的前来出使,这位诸葛家的名士,被颜良几番的“殴打”之后,已然成了笑柄般的人物。

  如今再度厚颜前来,诸将如何能不感觉好笑。

  颜良嘴角也泛起了冷笑,摆手示意令诸葛瑾进来。

  过不多时,神色黯然而惶然的诸葛瑾,迈着小碎步,小心翼翼的步入了大帐。

  “吴侯使者诸葛瑾,拜见颜大司马。”

  诸葛瑾拜伏于地,尊呼颜良为“大司马”,此间的迎逢屈奉之意,已是不言而喻。

  “诸葛瑾,上次那三十大板你还没有挨够吗,怎么,屁股这么快就痒痒了么。”颜良冷笑着讽刺道。

  诸葛瑾汗颜无比,形容极是尴尬,面对颜良的嘲讽,丝毫不敢有所发作。

  嘲讽过后,颜良冷冷道:“说吧,孙权这次派你来,是打算又求和呢,还是怎么的。”

  诸葛瑾抹了把额头的汗,忙道:“禀大司马,我家主公自知非是大司马敌手,已然输得是心服口服,今愿倾心归降于大司马。”

  孙权,言降!

  听得诸葛瑾此言,大帐中的诸将神色皆是一振,一时是有人欣喜有人愁。

  欣喜者,自是如陆逊此等江东籍的将领,这些人自盼着孙权能够早日投降,这场发生他们家乡的战争才能早日划上句号,才好减少他们江东人的损失。

  而犯愁者,则多为那些立功心切的将领,一想着孙权投降,仗打完了,立功的机会没有了,自然会感到犯愁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人,则对孙权的投降更是愤慨。

  “主公,孙权此人阴险狡诈,前番求和却暗中袭我军营,今次请降,必也暗藏着诡计,主公千万不可中了孙权的计策才是。”

  激慨的表示反对者,正是凌统。

  孙权一降,颜良极有可能对孙权宽大处理,饶其一死,以显示宽广的胸怀。

  若是那样,凌统便再没有机会亲手杀了孙权,更没有机会报凌氏一族被孙权灭门之血仇。

  凌统此时情绪激怒,自也是再所难免。

  “公绩所言,倒也不无道理,诸葛瑾,孙权可是有前科的,孤凭什么相信他。”颜良点头道。

  诸葛瑾苦叹了一声,摊手无奈道:“吴侯眼下只剩余杭一城,兵马数千,到了这般地步,已非人力所能挽回,还能再使什么诡计呢,大司马根本无需担心我家吴侯的诚意。”

  诸葛瑾倒也说得在理,于孙权这只蝼蚁而言,颜良就是一只巨象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任何阴谋诡计,都是徒劳无用。

  孙权虽然阴险,但他并不蠢,岂能不知道这个道理。

  “如此看来,孙权这回是真的打算投降了?”颜良问道。

  “吴侯的确打算投降,瑾愿以性命担保。”诸葛瑾见颜良有相信的意思,忙是慷慨保证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口中道:“好吧,孤相信孙权确实是打算投降。”

  一听此言,诸葛瑾大喜过望,当场就准备拜谢。

  凌统则是神色一变,忙欲劝谏。

  只是,二人尚未开口时,却已被颜良抬手打断。

  颜良再次看向诸葛瑾,那鹰目之中,非但没有纳降的缓和之意,反而是愈加的肃厉冷绝。

  “孙权走投无路,投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,但孤又凭什么答应他的投降。”颜良冷笑道。

  诸葛瑾一愣,惶然道:“当日秣陵之时,大司马不是曾说,放我家吴侯一条活路,准许他投降的吗,怎么今日却……”

  “出尔反尔”四个字,诸葛瑾自不敢言,生生的给咽了下去。

  颜良却不屑道:“投降也要有投降的资本,那时的孙权尚据半个江东,更拥有应天,这些东西足以换取他的性命,眼下,他又有什么投降的资本呢。”

  诸葛瑾无言以应,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,直窜向背脊。

  颜良的话虽然俗气不堪,把投降与纳降,当成是在做买卖一般,开口闭口讨价还价。

  但诸葛瑾却不得不绝望的承认,从做买卖的角度来看,孙权的确是没有投降的资本。

  “孙氏在江东颇有人望,大司马若能纳我主之降,江东士民有感于大司马的胸襟与气量,必然倾心归降,这想必也正是大司马所乐见的吧。”

  诸葛瑾于百般无奈中,勉强的给孙权找到了点价值。

  只是,换来的却是颜良的一声冷笑。

  “人望?哼,孙权若是有人望,孤大军所向,江东豪杰又何至于望风而降。”

  诸葛瑾这下就无语了,他所有残存的侥幸,都被颜良无情的撕碎。

  这时,颜良腾的站了起来,冷视着诸葛瑾,肃厉道:“诸葛瑾,你回去告诉孙权,他现在只有两条路可选,要么就自杀,要么就迎着头皮与孤血战到底,等着孤攻破余杭,将他和整座余杭城夷为平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”

  颜良的话已很明白,他就是明摆着告诉孙权,老子我就是要把你往死路里逼,怎么样吧。

  这残酷之词,那巍然肃杀的气势,直将诸葛瑾震得是心肝欲裂,愁云惨淡。

  诸葛瑾知道,这下孙权是死路一条了。

  就在他还欲再言时,颜良已拂袖喝道:“孤的话已言尽,你可以滚了。”

  诸葛瑾不敢再稍有逗留,生恐再逗留片刻,将颜良惹怒,当场砍了他的人头。

  惊惧与无奈之下,诸葛瑾只能讪讪的告退,慌慌张张的离了颜营,向着余杭仓皇逃去。

  眼看着诸葛瑾被斥走,诸将皆是为颜良赶尽杀绝的威势所慑,无不面露敬畏。

  凌统则是大喜过望,拱手道:“主公圣明,孙权这阴谋狡诈之徒,的确留不得。”

  颜良既已下了决意,其余诸将自也没话说,纷纷附合凌统之言,皆称要将孙权赶尽杀绝。

  颜良便是环视众将,高声道:“传孤之命,霹雳车轰击余杭三天,三日之后,全军齐攻,一举攻破余杭!”

  “诺!”诸将齐声应命,热血激昂。

  当颜良下达了绝杀之令时,诸葛瑾却正惶惶不安的逃往余杭。

  深深的夜色中,诸葛瑾如一条丧家之犬一般,匆匆的逃往了余杭城,直奔孙权县府所在。

  大堂之中,灯火通明,窗格上是人影晃动。

  今夜,无人能眠。

  孙权踱步于堂中,满脸的焦虑与忐忑,不时的向大门处张望。

  而其母吴氏,则闭目跪坐,口中念念有词,似乎有祈祷着什么。

  母子二人,都怀揣着不安,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等着出使颜营的诸葛瑾,给他们带回活命的好消息。

  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,打断了这夜的死寂。

  孙权和吴氏同时抬起头来,巴巴的望向大门处,满脸的企盼。

  张望片刻,母子二人的脸上,同时流露出了惊喜的神色。

  诸葛瑾回来了。

  然而,当诸葛瑾步入大堂,当他们看到火把照耀下,诸葛瑾那张沉重的马脸时,浓厚的阴云,迅还的就笼罩了他们脆弱的心灵。

  “主公,国太。”诸葛瑾脚步沉重,声音更是沉重。

  “怎么样,子瑜,那颜良可答应我的请降了吗?”孙权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诸葛瑾沉默不语。

  吴氏见诸葛瑾不语,急道:“子瑜,都什么时候了,到底结果如何?”

  沉默半晌,诸葛瑾抬起头来,看着那焦虑的母子二人,马脸之上,浮现出愧疚和痛苦交织的神色。

  “颜良说了,主公只有两条路可选,一条就是自行了断,另一条就是顽抗到底,他拒绝接受主公的请降。”

  诸葛瑾无法隐瞒,只能默默的道出了颜良残酷的回应。

  字字如刀,刀刀摧心。

  那母子二人的表情,瞬间惨白如霜。

  孙权的身形晃了一晃,向后跌撞了两步,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抽去了魂魄一般,空荡如只余下一具躯壳。

  吴氏那风韵犹存的脸庞,亦是为无尽的惊骇所占据。

  “为什么,颜良他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投降,为什么要把我赶尽杀绝,为什么啊!”

  失魂落魄的孙权,悲怆的抱头嚎叫,此时的孙权,已没有半点风范。

  看着体统尽失的孙权,再想起孙权拿自己挡刀的那一幕,吴氏满是失望,一副怒其不争的痛恨。

  诸葛瑾看到抱头嚎叫的孙权,心中也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,极不是滋味。

  他似乎没有想到,他所效忠的“明主”,在面对死亡的考验之时,竟然会连一名普通的士卒都不如。

  吴氏失望半晌,猛的一咬牙,从案上抄起了孙权的佩剑。

  “你父是铁铮铮的英雄,你兄也是当世人杰,我孙家儿郎绝不是怕死的孬种,更不能死在颜良那种人的手中,仲谋,拿出你的勇气来,痛快的去吧。”

  慷慨声中,吴氏奋然将佩剑捧给了孙权。

  孙权愣怔了半晌,方始明白过来,原来自家的母亲,竟然是要让他自杀。

  惊怔之后,孙权沉默了下来。

  凝视着那柄剑许久,孙权缓缓的伸出了手,颤巍巍的向着那柄长剑移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