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八十九章 碧眼儿,你有胆子吗!

第四百八十九章 碧眼儿,你有胆子吗!

  那双颤抖的双手,在距离佩剑咫尽之间时悬滞了下来。

  孙权的额头,一滴冷汗悄然滚落,他的嘴角在抽动,眼眸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。

  迟疑了片刻,孙权一咬牙,还是将佩剑抓住。

  吴氏松开了手,退后一步,以一种鼓励的表情,望着孙权。

  而诸葛瑾,则以一种茫然的眼神,同样看着吴氏。

  他有些搞不明白,明明是吴氏第一个提出“投降”的建议,那就证明,吴氏想活命,更想让孙权活命。

  但是现在,吴氏却反了过来,竟然在反劝孙权自杀。

  反劝着自己的儿子自杀。

  很明显,身为臣下的诸葛瑾,并不理解吴氏用意。

  如今大势已去,吴氏劝孙权投降,那是为了保住自己儿子的性命,为孙家留下血脉,那是人之求生的本能。

  但眼下颜良拒绝他们的求降,一定要将孙权赶尽杀绝,顽强的抵抗下去,最终还是难逃一死。

  生的希望已没有,身为孙坚之妻的吴氏,便想让孙权死的有尊严一点,如此,纵然没能保住孙家的性命,至少保住了孙家的声誉。

  如此,吴氏也算对得起孙坚的在天之灵。

  这,便是吴氏的用意。

  孙权能够理解吴氏的良苦用心,他并没有恨自己的母亲,而是纠结的拿起了那柄佩剑。

  审视半晌,孙权缓缓的将剑拔了出来。

  明晃晃的剑身,倒映着孙权的眼眸,那是一双充斥着懊悔、恐怖、愧疚的眼睛。

  手腕翻动,长剑缓缓的举了起来,一寸一寸,缓慢的移向孙权那白净的脖子。

  吴氏眼中盈起了泪光,似乎在为儿子的将去而难过,但她却紧咬着牙关,保持着决然。

  旁观的诸葛瑾,却表情越来越紧张,越来越焦急。

  “主公,不可啊!”

  就在孙权手中的剑,离脖子还有数寸时,诸葛瑾终于忍耐不住,大叫着想要阻拦孙权。

  “子瑜住手!”吴氏猛一伸手,挡住了诸葛瑾。

  诸葛瑾焦急道:“国太,主公可是你的亲儿子啊,你怎狠心逼他自裁。”

  “不是我逼他自裁,是孙氏的荣誉逼他自杀,他身为孙家儿郎,这是他必须做的选择,诸葛瑾,难道你想让孙家蒙羞吗!”

  吴氏声声如刃,字字如刀。

  诸葛瑾这下就被喝住了,尽管心有不忍,却只能苦着脸僵在那里,再不敢去阻止。

  没有人再阻拦,孙权手中的长剑,终于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  一个是自己的母亲,一个是自己忠诚的臣子,两人站在几步外,就那么眼睁睁目送着孙权自尽。

  孙权看了二人一眼,那般巴巴的眼神,仿佛在盼着二人能够阻拦他似的。

  但他等到的,却只是无奈。

  “我是孙家的儿郎,我父乃江东之虎,我兄乃小霸王,我孙权绝不能丢孙家的脸,孙权啊,只是那轻轻的一抹而已,你一定能做得到……”

  脑海之中,一个声音在鼓励着自己。

  手中的剑刃将脖子越压紧,隐隐约约已切出了丝丝的血纹。

  “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啊……”

  另一个懦弱的声音,却在苦苦的哀求,哀求着孙权不要下狠心。

  于是,那紧压的剑纹,又开始徐徐的松开。

  决死于不死之间,孙权那颗脆弱的小心脏,正承受着激烈的煎熬,而孙权的脸上也是时红是白,变化无端。

  蓦然间,孙权紧紧的闭上了眼睛,狠狠的交紧了牙关,似是做出了最后的决断。

  诸葛瑾只道孙权已决心自杀,便将头偏了开去,不忍心看自家主公血溅当场的惨状。

  而吴氏,尽管逼迫着孙权自杀以过声名,但当看到孙权决意已下的那一刻,还是痛苦的闭上了眼。

  大堂之中,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铛啷——许久之后,金属撞地的声响回荡在空寂的大堂中,伴随其中的,是一声痛苦而无奈的长长叹息之声。

  当吴氏睁开眼时,看到的却并不是鲜血横流的儿子,而是一个掷剑于地,恐惧懦弱的儿子。

  孙权虚弱无力的瘫站在那里,整个身子都在颤栗不休,满脸的惭愧与畏缩。

  那柄长剑,就跌落在他的脚前。

  “母亲,儿做不到,儿真的做不到啊——”孙权无力的向吴氏诉苦,声音几近哽咽。

  吴氏细眉深凝,脸上流露出失望的表情。

  失望变成鄙夷,鄙夷变成愤怒,愤怒的吴氏,俯身将地上的长剑捡起,从新横在了孙权的面前。

  “连自杀都做不到,你怎佩做孙家的儿郎,给我把剑重新拿起来。”吴氏厉声逼迫道。

  孙权看着那柄剑,这一回却再也没有勇气去接,只是一个劲的摇头,满脸的乞求。

  “母亲,不要逼儿,我真的做不到,别再逼儿了。”孙权哭腔着求道。

  “不行,你绝不能玷污孙家的名声,你今天必须自尽以谢先祖!”吴氏却毫不容情,几近于铁石心肠。

  旁边的诸葛瑾看在眼里,心中颇不是滋味,却又不好说声,只能默不作声。

  在吴氏的几番逼迫下,孙权是越来越委屈,那积聚的委屈,最终演变成了愤怒。

  “我说了我做不到,你不要再逼我了!”

  恼羞成怒的孙权,一把将吴氏手中的长剑夺过,“咔嚓”一声便用膝盖将长剑狠狠的折成了两段。

  铛啷!!

  孙权将两截断剑,狠狠的丢在了地上,转身发疯似的逃离了大堂。

  “仲谋,你给我站住!”吴氏大喝,试图叫住儿子。

  但孙权却根本充耳不闻,惊恐之极,羞怒之极的孙权,只捂着耳朵,如鸵鸟一般充耳不闻,抱头大步流星的仓皇而逃。

  望着儿子逃去的背影,吴氏一脸怒其不争的样子,恨望许久,只能摇头一声叹息。

  ……三天后,余杭城北。

  数万颜军步骑再度集结,四面列阵,光是北城方向,就集中了约两万的颜军主力。

  刀戟森森,旗海滚滚,浩大的军势,直令天地为之色变。

  颜良傲立于将旗之下,藐绝的目光冷视着敌城。

  三天的狂轰下,眼前的这座余杭小城已被轰成惨不忍堵,那一面城墙处处是弹坑,处处是裂缝,处处是坍塌,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。

  孙权这座最后的城池,就如那碎裂的玻璃墙一般,只消颜良轻轻一弹指,就可以轻易的摧毁。

  三天的狂轰已经结束,声势浩大的演变已毕,也该是这场战争终结的时候了。

  “主公,碧眼儿已是穷途末路,不知那小子会自杀吗?”身边的甘宁猜想道。

  “自杀?哼”颜良冷笑了一声,断然道:“碧眼儿绝没有那个勇气。”

  颜良太了解孙权这样的人了。

  为了求和,孙权能把自己的嫂子献出,为了活命,孙权能用自己的母亲挡刀,这样一个为了苟活而不择手段之人,他怎么可能会有勇气自杀呢。

  好死不如赖活着,这必是孙权眼下的心境。

  旭日已升,天高云淡,正是一场大战的好天气。

  “时候差不了,开始给碧眼儿最后一击吧。”颜良马鞭遥指敌城,下达了总攻的命令。

  传令骑飞奔于各军阵,令旗如风摇动,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。

  各级将官的喝斥声中,围城列阵的数万颜军将士,战意如火狂燃,狂热的杀意如潮澎湃。

  三通鼓过,天崩地裂的呐喊声轰然而动,成千上万的颜军将士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从四面八方的汹涌扑向余杭城。

  面对着城外如潮的人海,城头残存的几千吴卒,最后一道心理防线,顷刻间就土崩瓦解。

  数天的霹雳车狂轰,早已上吴卒们的精神遭受了巨大的创伤,此时的城头,只余下诸葛瑾一人在领军,连孙权的影子都看不到,在这种情况下,这些本就惶恐的吴卒,哪里还有战斗的意志。

  颜军尚未杀到,各城的吴卒就已崩溃。

  惊怖中的吴卒,丢盔弃甲,不顾一切的望风而逃。

  “站住,都给我站住,后退者杀无赦!”诸葛瑾怒声喝斥着,甚至不惜亲手斩杀几名逃兵。

  然而,大势已去,仅凭诸葛瑾的威慑,又如何能压制住这败溃军心。

  转眼之间,数万守城吴卒已逃路大半,而在此时,颜军的漫漫人海,已袭卷至了城下。

  护城壕被转眼填满,数百架云梯被竖起,成千上万的颜良将士,不顾一切,争先恐后的拥攀向敌城。

  如雨的箭矢狂袭而至,无情的射杀着城头残留的吴卒。

  东南角处,更有凌统一马当先,从坍塌的城墙处,奋不顾身的冲将上来。

  “为了主公而战,为了江东而战,给我顶住,顶住——”

  诸葛瑾依然没有放弃,挥舞着长剑,奔走于城头一线,激励着残存的吴卒,做最后的垂死挣扎。

  然而,诸葛瑾所有努力,在这兵败如山倒的形势下,如蝼蚁一般,又如何能撼得动颜军这头巨象。

  城下处,老将黄忠已策马直抵城下,举目远望,正瞧见诸葛瑾正在视野中奔走。

  黄忠杀意顿起,遂是挂住长刀,解下背上硬弓。

  开弓似弯月,箭出如流星,但听得一声嗡响,那一支利箭破空而出,直奔诸葛瑾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