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九十四章 低头吧,岳母。

第四百九十四章 低头吧,岳母。

  诸葛亮一而再,再而三,无缘无故的跟自己做对,几次三番,甚至差点坏了他的大事。

  这些仇恨,颜良岂能忘却。

  颜良就是要发配诸葛亮的兄长去喂猪,用这手段来羞辱诸葛亮,让他感受到什么叫作痛苦。

  诸葛瑾却傻了眼,嘴巴夸张的缩成了圆形,呆呆的跪伏在了那里。

  此刻,诸葛瑾的心中,一种深深的懊悔油然而生。

  他不禁在暗骂自己不识时务,倘若当年武陵被俘时,就归顺于颜良的话,以颜良用人之气度,今时的他,恐怕也像吕蒙、凌统这样的降将,位居颜良阵营的高位。

  但是现在,倍受折磨,屈辱的伏地求降也就罢了,最后却沦为了一名猪倌。

  诸葛瑾后悔,由衷的后悔,后悔自己不该为了孙权这样的贪死之徒愚忠,最终落得这般下场。

  “行了,下去吧,孤不想再看到你。”颜良已冷冷的挥手屏斥。

  左右亲军不容分说,将神情呆滞的诸葛瑾拖了出去。

  而此时的吴氏,已彻底的为颜良的手段所震惊,颜良处置诸葛瑾的做法,这是吴氏万万想不到,这超出常理的作法,更让她无法想通。

  此时的颜良在吴氏看来,完全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,变化莫测,魔鬼一般的人物。

  吴氏震惊之际,颜良却又闲饮下一杯酒,很是轻松的摆了摆手,示意周仓继续汇报。

  “启禀主公,我军还生擒了一名敌将,那人自称叫作吴景,是孙权的舅舅,请主公示下是否一并斩首。”

  如果说此前的话,吴氏还能故作淡定,此刻,当她听到吴景之声,却是神色大变,再也抑制不住内心中的惊恐。

  吴景是谁,那可是吴氏的亲哥哥,血脉相联的兄妹。

  孙坚的正妻,本为吴氏的姐姐,当年她吴家姐妹,也是江东的姐妹花,为孙坚这个江东之虎同是收纳。

  而孙策、孙权,其实都是吴氏的姐姐所生,孙尚香才是吴氏的亲生。

  数年前吴氏的姐姐病死前,曾交待孙权将吴氏以生母奉之,而孙权幼时本就受吴氏不少照料,情同母子,便遵照其母遗命,将吴氏敬奉为生母。

  其实若论血缘关系的话,吴景这个骨肉兄弟,远比孙权这个非亲生的儿子要更亲近。

  原先吴氏以为吴景死在了乱军之中,而今听闻吴景还活着,如何能不大惊。

  情急之下,吴氏忙道:“颜大司马,我兄既已被生擒,必会选择投降,未知大司马可否宽宏大量,放我大哥一条生路。”

  “吴夫人,请问你这是在求孤吗?”颜良反问道。

  那一个“求”字,如刀刃一般扎在吴氏的心头,让她听着极为刺耳。

  但眼下她连陪酒都陪了,还怎会计较一个“求”字。

  暗暗咬牙后,吴氏默默道:“求大司马饶我大兄吴景一命。”

  “求人就要有求人的诚意,孤似乎并未看到吴夫人有多少诚意。”颜良不以为然道。

  吴氏知道,颜良这是故意在刁难她。

  颜良的目的就是如此,他最看不惯这些自恃高贵的家伙,在自己的面前佯装矜持。

  颜良就是要让他们彻头彻尾的屈服,匍匐在自己的脚下,无论男人还是女人。

  吴氏暗暗叫牙,心中愤恨难当,只恨不得将颜良撕成碎片,只是,表面上的她,却不敢有任何表露。

  暗恨半晌,吴氏只能咬着嘴唇斟了一杯嘴,满脸不情愿的奉在了颜良面前,低声道:“妾身敬大司马一杯,求大司马宽宏大量,饶我兄长吴景一命。”

  看着奉酒求情的吴氏,颜良冷笑了。

  此前颜良要折磨孙权时,吴氏宁可任由自己的儿子受折磨,也不肯放下尊严,低声下气的向颜良求情。

  而如今,为了救她的兄长吴景,吴氏却能如此忍气吞声的奉酒求饶。

  如此看来,在吴氏的眼中,到底还是同一血脉的兄长,比孙权这个非亲生的儿子更重要。

  “看在吴夫人求情的在上,孤倒是可以考虑一下。”颜良微微松了口。

  吴氏大喜,忙将酒杯奉得更前,口中连连称谢。

  颜良遂是伸出手来,去接她奉上的酒杯,接酒之时,颜良却故意没有接酒杯,而是将她的素手紧紧抓住。

  吴氏脸畔顿生红晕,用力想要挣脱出来,但她那柔弱的手儿,又怎挣得过颜良的虎掌。

  颜良目光如灼,肆意的欣赏着窘羞的吴氏,手掌处那酥滑的触感,正悄然的滋生着他心中的邪火。

  眼前这个大龄女青年,果然保养的甚好,颜良不得不承认,孙家父子的艳福都不浅,所纳的女人,皆是美人。

  以吴氏的姿色,再退倒个十几年,只怕连大小乔这样的名媛也堪一比,纵使如此,亦是风韵动人。

  特别是吴氏那挣扎的窘羞之态,更是撩动着颜良那颗粗暴之心。

  此时的吴氏,眼看着被颜良抓着不放手,心中的羞愤之意是如火而生。

  她的丈夫是谁,那可是威震天下的孙坚,连魔王董卓都忌惮三分,自愧不如的人物。

  当年孙坚纵横天下,所向无敌之时,就连曹操、刘备这样的当今枭雄,还都在打着酱油,更别提那时的颜良,连给孙坚提鞋都不配。

  但是现在,就是这个连给孙坚提鞋都不配的家伙,却是肆意的抓着自己的手,抚触除了丈夫孙坚之外,再无第二个男人触碰过的肌肤。

  于吴氏而言,这简直是莫大的羞辱。

  “颜大司马,请放手!”羞愤之下的吴氏,急是喝道。

  颜良也只是一试而已,看欣赏够了吴氏的窘羞,那虎掌便忽然一松。

  这一松不要紧,吴氏身子往后一退,衣袖把案上的一大盆肉汤带翻在地,汤汤汁汁的溅了她一身。

  这一下,原本高雅素洁的吴氏,却淋了一身的污浊,形容极是狼藉,风韵顿是大减。

  颜良那方起的兴致,也因吴氏这一身的狼藉之相,顿时大减了不少。

  余杭方破,东吴方平,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要做,反正孙权母子已是案板上的肉,随时可以宰割,又何必急于一时,反是少了许多乐趣。

  当下颜良也就赖得再为难吴氏,便叫人送吴氏去房中休息。

  吴氏又是羞愤于颜良的“轻薄”,又是羞于一身的狼狈,今便如蒙大赦一般,赶紧告退匆匆而去。

  当天晚上,颜良尽兴豪饮一场,一觉是睡到了日上三竿。

  次日,颜良便分排诸将,开始收拾江东的残局。

  今孙权虽已被俘,但会稽的吴将贺齐,却仍在抵抗着魏延的围困。

  贺齐此人也算是江东大将,颜良爱惜其才,便派人持孙权手去,前去招降贺齐。

  与此同时,颜良又传檄江东,宣告孙权的被俘,以镇抚人心。

  而同一时间,南征的大军,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西归,加强荆州一线的兵力同时,并向江北庐江一线增调兵马,以为下一步的北进做准备。

  至于吴中一带,因是新降,人心未定,且有山越人需要防范,颜良便决定留魏延这员心腹大将,以及擅长跟山越人作战的陆逊、朱桓镇抚新降的诸郡。

  诸道命令发布出去,颜良在余杭城已逗留了有七八日,差不多也该是起程返回应天的时候了。

  而返回应天之前,颜良决定对孙权做一个最后的处置。

  ……日近黄昏,县府后院。

  猪栏中,孙权已经和那几头大黑猪厮混了数天。

  此时的孙权,已是浑身裹满了臭气熏天的粪泥,披头散发,骨瘦如柴,有气无力的蜷缩在墙角。

  “主公,主公……”

  晕晕乎乎中,孙权听到了一个久违的声音,他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,渐渐清晰起来的视线中,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。

  “子瑜!”孙权如回光返照一般,猛然间精神大作,几步爬到了猪栏边,“子瑜,你有没有带来吃的,我好饿啊,快给我。”

  正如颜良吩咐的那样,看管的亲军们不曾给孙权一粒米,每日只给他猪吃的糟糠。

  孙权虽然怕死,但他还存有一丝尊严,宁可饿着也不吃那些猪食,就这样,足足饿了数天的孙权,终于碰上了被发配来喂猪的诸葛瑾。

  两个落难兄弟相见,千言万语尽在苦涩的泪水中。

  饿到头脑发晕的孙权,便托诸葛瑾去弄点吃得来,如今再次见到诸葛瑾时,孙权如何能不兴奋。

  而诸葛瑾却一声叹息,无奈道:“我被看守的太紧,根本就偷不到东西,主公,这些糠食是干净的,你如果不嫌弃的话,就……”

  诸葛瑾无法再说下去。

  孙权头脑如被雷击,差点就晕过去,绝望到几乎要撞墙。

  诸葛瑾却只能默默无声的,将那一盆干净的糟糠端了上前。

  低头看着那盆中的糟糠,孙权的舌根大股大股的在狂涌着口水,肚子饿得是咕咕叫到如同擂鼓一般。

  不吃,就要活活饿死。

  吃,那岂非与猪狗无异?

  如果说此前的颜良,是要剥夺孙权作为一方诸侯的尊严的话,那么眼下把他关到猪圈里,就是要剥夺他做人的尊严。

  孙权又何尝不知呢。

  那双空洞委靡的眼睛,闪烁着痛苦的神色,孙权的内心中,正受着前所未有的煎熬。

  犹豫半晌,孙权猛的将那一盆糟糠夺过,狼吞虎咽的便大吃起来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