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四百九十五章 处决之日

第四百九十五章 处决之日

  饥饿到极点的孙权,精神力终究还是没能战胜肉体的原始本能,不管不顾,抱着那一盆糠就大吃起来。

  看着猪栏里狼吞虎咽的孙权,诸葛瑾心里是一阵的酸楚,不禁暗暗摇头叹息。

  诸葛瑾不仅仅是叹息孙权的可怜,更是叹惜自己的有眼无珠,竟然当初会选择效忠于这样一个庸主。

  当年的诸葛瑾,正是认定孙权神武雄略,气度不凡,乃是当世之雄主,才会选择为其出仕。

  然而,自从当年的柴桑之战起,处于劣势的孙权,就不断的上演一幕幕不堪的闹剧,将他在诸葛瑾心目中的高大形象,一点点的摧毁。

  直到如今,兵败被俘,不敢自杀也就罢了,还低声下气,豪无尊严的向颜良求饶。

  再到现在,为了苟活,竟然不惜吃起了猪食!

  此时的诸葛瑾,对孙权已是彻底的绝望了,他是真心的希望,当初的孙权,还不如被吴国太所逼,自杀了来得痛快。

  神思叹惜之际,孙权已风卷残云一般,将一盆糠吃了个干干净净,甚至连渣都不剩下一粒。

  孙权打了一个嗝,一脸意犹未尽,抬起头来巴巴的望向诸葛瑾,可怜兮兮的问了一句:“子瑜,还有吗?”

  诸葛瑾心头如被刀扎一般,心痛到几欲吐血。

  心痛之余,诸葛瑾的脸上,更是涌上了一丝讽刺的意味。

  面对孙权那乞求的目光,诸葛瑾只能表情冷淡的摇了摇头。

  孙权显得颇为失望,但他很快又强打起精神,忙道:“没有也不要紧,就烦子瑜明天再给我弄些来吃便是。”

  诸葛瑾没有回应孙权,只是冷冷的盯着他,那种暗含讽意的眼神,让孙权感到极为不自在。

  死盯片刻,诸葛瑾看看左右看守较远,便从怀中抽出了一物,隔着猪栏递给了孙权。

  孙权还以为是吃的,下意识的就赶紧接过手中,低头一看时,却发现诸葛瑾给他的,只不过是一根被削尖了头的竹筷。

  什么意思?

  孙权失望的抬起头,茫然的望向诸葛瑾。

  “主公,这筷子一头已削尖,你只要手法得当,或刺胸口,或刺喉咙,足以解决掉自己。”诸葛瑾压低声音说到。

  解决掉自己……孙权茫然了片刻,陡然间惊悟。

  原来,诸葛瑾竟然是在劝他自杀。

  惊悟的孙权,又急又气,二话不说就将手中的竹筷折断,狠狠的丢在了烂泥之中。

  “诸葛瑾,我孙权待你不薄,你怎敢如此忘恩负义!”孙权气愤的骂道。

  诸葛瑾苦着脸道:“主公,我这也是为你好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简直是生不如死,与其这样受颜良的折磨羞辱,何如一死了之。”

  “好个一死了之,那你为什么不自尽,却宁愿做喂猪这般下贱之事?”孙权不甘示弱,立刻反唇而讥。

  诸葛瑾神色一震,顿露尴尬之色,心想我明明是为了你好,你怎不知感谢,反过来还要羞辱于我。

  而孙权却觉得你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,你诸葛瑾没有自杀以保名节,却怎有脸反过来劝我自杀。

  他主臣二人反目,正待争吵之时,身后却传来了脚步声。

  诸葛瑾回头一看,却见周仓正向这边大步而来,诸葛瑾心头一惧,再不敢跟孙权废话,赶紧拿着那空盆子挪到一边,假装喂猪。

  “孙权,我家主公要召见你,快出来吧。”周仓掐着鼻子,不耐烦的喝道。

  孙权一听颜良要召见自己,心中顿时一颤,只怕颜良这是打算对他下杀手了。

  但到了这般田地,孙权别无选择,只得拖着虚弱的身体,爬出了猪栏。

  当孙权从栅栏中爬出来时,在距此间不远的大牢中,她的母亲吴氏,却走进了另一间栅栏。

  当吴氏看到蜷缩在角落中,那个满身是伤的中年男人时,心中顿时泛起一股辛酸,哽咽着唤了一声:“大哥。”

  关押在此的,正是孙权的舅舅,吴景。

  “妹妹,怎会是你?”

  那吴景一见是妹妹,黯然的脸上顿露惊喜,挣扎着便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  兄妹二人于这牢中相见,不禁是喜极而泣。

  激动了半晌后,二人的情绪稍稍平伏下来,吴景便问吴氏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吴氏便将颜良如何俘获了她母子,又是如何羞辱孙权,以及看在孙尚香的面子上,对自己还算礼遇之事,向吴景一一道来。

  当然,其中关于自己尊严受损的细节,吴氏不好意思跟兄长提起,便一笔带过。

  “看来这个颜良也是个睚眦必报之人,仲谋实力不济,当初就不该招惹颜良,今落得个孙家族灭之祸,也是他咎由自取了。”

  吴景摇头叹息着,渐渐陷入了沉默。

  沉默片刻,吴景猛然想起什么,忙问道:“妹妹,那颜良既已决心灭孙家,那他对咱们吴家又是什么态度。”

  吴家跟孙家有姻亲关系,身为吴家家主的吴景,只怕颜良牵怒于吴家,累得吴家也被灭族。

  “我以尚香的面子,向那颜良求情,那颜良似乎已答应免去兄长一死,只要兄长愿意投降。他既然愿免兄长一死,我想他应该不会对咱们吴家动手。”

  听得妹妹之词,吴景长松了一口气。

  想了一想,吴景又压低声音道:“妹妹,孙家覆灭已成定局,咱们吴家可不能为孙氏陪葬,这个时候你一定要跟孙氏划清界限,千万不可惹祸上身才是。”

  兄长之言,令吴氏听着心头一震。

  沉默半晌,吴氏叹道:“兄长不知,那颜良喜怒无常,性情残暴,一旦恼将起来,说羞辱人就羞辱人,应付起来极是不易。”

  “妹妹啊,为了咱们吴家,有些屈辱该隐忍就隐忍吧,咱们身为亡国之臣,保住家族才是最重要的。”吴景也只能无奈的叹息道。

  吴氏无言再说什么,兄妹二人,只能相对叹息。

  正自黯然之时,牢门吱呀呀一声开了,周仓走入了大牢。

  “吴夫人,我家主公设下小宴,在县府中宴请夫人,请夫人移步一叙。”周仓“客气”的相请。

  吴氏一想到那一天,颜良“轻薄”于己的情景,就百般不愿去见颜良。

  而那吴景却忙劝道:“妹妹,颜大司马既是宴请,那是你的荣幸,赶紧去吧,记得为兄嘱咐你的话。”

  吴景叮嘱之际,连连做暗示。

  吴氏无可奈何,只得离了牢房,不情愿的随着周仓去往县府。

  入得县府,吴氏被请入了正堂边的偏堂。

  不大的偏堂中,一案小宴已备下,颜良已坐在那里,有滋有味的闲品着小酒。

  “妾身见过颜大司马。”吴氏生硬的上前施礼,许是受了兄长的点拨,言辞恭敬了许多。

  “态度变得这么快,看来吴景定是跟她说教了不少……”

  暗中一笑,颜良摆手示意吴氏入座。

  颜良也不睬她,只顾自饮着小酒。

  颜良的不动声色,反而让吴氏愈发不自在,枯坐了半晌,吴氏忍不住问道:“未知颜大司马召妾身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  “孤已决意今日处决孙权,念你们是母子,孤打算网开一面,让你们母子见最后一眼。”

  颜良品着美酒,轻松闲然的道出了这“残酷”的决定。

  吴氏花容骤变,那沉甸甸的身躯,不禁打了个冷战,一张素面顿时变得苍白无比。

  尽管吴氏知道颜良必杀孙权,但当这一天真正到来之时,那种母子情深的本能,还是让她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悲意。

  脚步声再起,周仓入内道:“主公,那孙权已经带来了,目下已入正堂。”

  颜良点了点头,便是站起了身来。

  “吴夫人,孙权临终前,孤还有些话要跟他说,就请夫人在此稍候片刻,时候到了,孤自会令你们母子相见。”

  说罢,颜良从侧门而出,转入了只一墙之隔的正堂。

  隔着窗格虽看不清内中情景,但正堂中的声音,吴氏却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吴氏隐约觉得,颜良让她落坐于此,似乎是有着某种目的。

  正堂之中,孙权正巴巴的望着那一案的酒肉,口中大股大股的吞着口水。

  此时的他,已是被洗刷干净,洗去了身上的恶臭,换上了干净的夜服,重新又恢复了几分人的模样。

  当孙权被周仓带走时,原还以为自己日子到头,颜良打算要他的性命了,一直都心怀着极度的恐惧。

  然而,令孙权感到惊讶的却是,周仓非但没杀他,还派人给他清洗更衣,最后还把他带到了县府大堂。

  而今,看着案上遍放的酒肉,嗅着这满堂的飘香,此情此景,看起来竟似颜良打算盛情召待他一般,根本不似要取他的性命。

  “莫非是那颜良怕杀了我,有失江东人望,所以才改变了心意,打算厚待于我不成?嗯,一定是这样的,如此看来,这姓颜良终究也是个沽名钓誉之徒,还是会忌惮世人的议论……”

  孙权心中揣测着,越想越觉得定是这么一回事,要不然,颜良为什么忽然间对他就好起来了呢?

  念及于此,孙的信心很快又重拾了起来,那一张因饱受摧残,而形容黯然枯瘦的脸上,重新又流露出几分自恃。

  深吸过几口气,孙权昂起头来,那卑躬下来的腰板,此刻也敢挺直了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