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五百零三章 傲要有傲的资本

第五百零三章 傲要有傲的资本

  “周公瑾生情高傲,今若关将军欲要统领周公瑾,肃只恐他非但不会听从,而且还可能生怒,请关将军三思才是。”

  鲁肃心惊之下,急是出言相劝。

  曾经身为周瑜的挚友,鲁肃自是深知周瑜禀性,心知关羽的这封命令式的“书”,若是发出去,势必会激起周瑜大怒。

  倘若周瑜恼羞成怒,一怒之下放弃“联刘抗颜”,便有为颜良吞并的危险,整个淮南也将落入颜良的手中。

  心怀复仇之意的鲁肃,虽与周瑜存有隔阂,但相比起与颜良的大仇,他与周瑜的那点隔阂,又算得了什么。

  鲁肃的劝言,换来的却又是关羽不屑的一声冷哼。

  “高傲要有高傲的资本,周瑜被颜良杀到这般份上,他有什么资本在本将面前高傲!想要本将出兵救援,他就必须要听本将的号令。”

  关羽语气绝然,一副不容置疑之势。

  面对傲慢之极的关羽,鲁肃也无话可说,只怕惹恼了关羽。

  于是,属下的文士,便按着关羽的口吻,写了一封极尽威势的书信。

  关羽审阅过后,满意的点了点头,便道:“子敬,本将就命你带着这封书信,出使寿春一趟,你和那周瑜既是故交,你就好好的跟他讲讲道理,让他识时务些。”

  鲁肃闻言神色立变,万不料关羽竟然会派他出使。

  当年周瑜为孙权所猜忌,鲁肃本是受周瑜所托,前往应天去向孙权澄明清白。

  结果,鲁肃非但辜负了周瑜的所托,反而是受了孙权之命,接受了右都督之职,试图削夺周瑜的兵权。

  他二人之间的所谓友谊,其实在那个时候时,便已然瓦解,双方虽未明着撕破脸,但却彼此心知肚明。

  这等些,鲁肃心里清楚,周瑜也清楚,那些明眼的江东之人也清楚,而身处千里之外的关羽,却并不清楚。

  在关羽看来,周瑜的据淮南自立,跟鲁肃的忠于孙权,并不会影响到二人的交情。

  “子敬这般表情,莫非你与周瑜不和的传闻,是真的不成?”关羽眉头微微而皱,语气似有不满。

  鲁肃心头一震,忙道:“肃与公瑾乃故交,岂有不和之理。只是肃与公瑾同样是旧日同僚,但今肃却归顺于左将军,所以肃觉得应当避嫌才是。”

  耳听鲁肃亲口提到“避嫌”,关羽疑心顿释,反而表现出大度之色。

  他便摆手道:“子敬忠厚诚恳,今既归顺左将军,本将自相信你的忠诚,至于什么避嫌之事,你根本无需顾虑,尽管去见周瑜便是。”

  话说到这地步,鲁肃已别无选择,只得心怀无奈的接下了这差事。

  经过几天的准备,鲁肃遂是带着关羽的亲笔信,以关羽使者的身份,由下邳起程前往了淮南。

  乘船走水路,由泗水南下入淮河,再沿淮水西进,数日后,鲁肃抵达了寿春城。

  迎接鲁肃之人,乃是江东旧僚朱治。

  这位旧日的同僚,似乎没有料到,关羽竟然会派鲁肃前来出使,自然是颇为惊讶。

  本是热情的朱治,在见到鲁肃的那一刻起,态度便冷淡了许多。

  这也难怪,当年周瑜开拓淮南时,不少当地的文武官员,都是周瑜所推荐,似朱治这些官吏,都对周瑜万分的敬佩。

  鲁肃先是想夺周瑜的都督之位,后又背离孙权,投奔了刘备,他在淮南官吏们眼中的形象,自然是一跌再跌。

  自入城之后,一路所见皆是旧日同僚,所遭皆是白眼,鲁肃自然也不在自。

  不过,鲁肃却故作从容,对那些白眼视若无物,反而还从容自若的跟他们打召呼。

  一路白眼中,鲁肃抵达了周瑜的都督府。

  当鲁肃踏入了大堂一瞬间,他就感觉到了一股阴森之极的杀气。

  昏暗的大堂中,两侧林立着一排刀斧手,个个面目狰狞,冷视着鲁肃,直如那饥饿的虎狼一般,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把撕碎。

  正面上首处,一身银甲的周瑜,则端坐在那里,手中擦拭着佩剑,俊美的脸上,杀机密布。

  鸿门宴!

  鲁肃的脑海中,立时闪现这三个字,一股寒意透心而凉。

  心中暗怖,表面却从容不迫,鲁肃信步而入,微微一拱手,笑呵呵道:“公瑾,别来无恙啊。”

  那一句“公瑾”,那一张忠厚的笑脸,却让周瑜心中一阵的恶心。

  他缓缓抬起来,铮亮的长剑晃了一晃,冷冷道:“鲁子敬,你不是信誓旦旦忠于孙权吗,你怎么也不尽忠,陪着他一块死,却反做了刘玄德的臣子。”

  周瑜的话中,毫不掩饰着讽意。

  鲁肃却只淡淡道:“应天失陷,公瑾不肯发兵来救,肃无别选择,只得浮海千里,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,前去向左将军求援。谁想,天不佑孙氏,肃还是迟了一步。肃为了杀颜良,替孙氏报仇,唯有归顺于左将军,想必公瑾也能体谅肃之苦衷。”

  鲁肃大表了一番自己的忠诚,顺道还反讽了周瑜的背叛。

  周瑜脸色刷的一变,怒道:“鲁肃,你这无义之徒,竟还敢讽刺本督,信不信本督拿你试剑。”

  长剑一亮,寒光流转。

  鲁肃的心头,寒意骤起,但此时此刻,面对杀气腾腾的周瑜,鲁肃却强按下惧意,表情愈发的从容。

  “公瑾,我知道你一直记恨于我,你当然也可以杀了我,一泄心头之恨。但你杀了我,就等于自绝了与左将军的联盟,到时颜良大举来攻,你和淮南诸将士必将覆没。到时候,你我皆将共赴黄泉,只会空让颜良看笑话。这如果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,你尽管一剑杀了我便是。”

  鲁肃慷慨无惧,洋洋洒洒一番赴死的陈词。

  周瑜原本肃厉的脸庞,渐渐的缓和了下来,手中那扬起的长剑,最终也放了下来。

  看着鲁肃那昂然无惧的脸,沉吟许久,周瑜的脸上,缓缓流露出一丝冷笑。

  然后,周瑜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应天城,大司马府。

  “关羽派了鲁肃出使寿春,周瑜一度摆下鸿门宴,不过到最后,二人却似乎冰释前嫌,鲁肃受到了周瑜盛情的款待,在寿春逗留了整整五日。”

  许攸念读着来自于寿春的情报。

  “士庞,你倒说说看,关羽派鲁肃往寿春,有何用意?”颜良将目光投向了庞统。

  庞统捋着短须,微微笑道:“依统之见,关羽这必是想要让周瑜听命于他,故才会派鲁肃去做说客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庞统之言,正也符合他的猜测。

  这时,许攸又道:“周瑜跟鲁肃早已反目,今却盛情款待,可见周瑜迫切的想要得到关羽的援兵,而鲁肃又迟迟不回徐州,想来是两人没能谈妥,还在讨价还价。”

  “子远所言极是,那咱们就趁着他们讨价还价之时,坐等秋收结束,然后再大举北伐。”

  庞统附合了许攸,许攸也赞成庞统,两位顶级谋士,在北伐的时机上,达成了共识。

  颜良却未首肯,反而问道:“子远,秋收还有多久才能结束?”

  “回主公,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收割,要完成秋收,至少还得七八天的时间。”许攸掐指算到。

  七八天的时间……

  颜良沉思起来,眼眸之中,冷绝的杀气在聚起。

  沉吟半晌,颜良高声道:“不等了,孤已决意克日起兵,传孤之命,两日之内,诸路兵马必须完成准备,两日后,尽起六万大军北伐淮南。”

  眼见颜良突然决定提前起兵,那两位谋士均是神色微微一变,互望一眼,各露意外之色。

  许攸忙道:“主公,目下秋收已过半,现在就起兵的话,势必会对秋收有所影响,何不等个七八天,然后再起兵不迟。”

  “周瑜和关羽二人,定然以为孤会在秋收兵才北伐,所以才有闲情讨价还价,孤就是要杀他们一个出其不意,趁其未能谈妥之前,杀他们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颜良语气豪迈,杀气滚滚。

  这时,庞统微微点头道:“主公的考虑也有道理,只不过现在出兵的,秋收方面的影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颜良却不屑道:“凡事岂能尽求完美,秋收有影响就有影响吧,这点损失孤还受得起。”

  眼见颜良战意已下,两位谋士思虑之下,也觉颜良的作法不无道理,便不再反对。

  但就在这时,颜良却又做出了一个令他们惊讶的决定。

  颜良命许攸替他修一封战书,派人送往下邳给关羽,告诉关羽,如果他有胆子的话,就来淮南跟我颜良一决高下。

  “主公,如今关羽会否出兵,还是个未知数,若是主公这封战书一发出,以关羽的那目中无人的性格,大怒之下,出兵必将成定局。如此一来,咱们似乎有点自己给自己添麻烦的意思。”

  许攸忠言进谏,当即道出了自己的顾虑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,傲然道:“孤就是要激怒关羽,孤还怕他不来,当年白马城那一刀,他险些害了孤的性命,这新仇旧恨,孤正好与他一并算总帐。”

  杀机如刃,颜良的胸中,那滚滚的复仇之焰,正在愈演愈烈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